Home » 新聞中心 » 文化沙龍 » 《我的文學人生》 » 《我的文學人生》午宴沙龍

《我的文學人生》午宴沙龍

文學妙語人生精華
中國文化院在港邀請王蒙演講《我的文學人生》
1-13062910553LZ
中國當代作家、文化學者王蒙在演講


  春風和煦,春意滿堂,青春的氣息仿佛從來沒有離開過年屆79歲的王蒙。這位馳名海內外的中國當代文學家、國家文化部前部長,4月15日來到香港,在皇朝酒店出席中國文化院專門為他舉辦的《我的文學人生》午宴沙龍,並即席演講,贏得現場歡聲笑語一片、激情鼓掌不斷。

  這場妙趣橫生的文化沙龍,由中國文化院主辦、中華能源基金委員會支持。神采奕奕的王蒙沒有過多介紹自己的文學成果,也沒有更多回顧自己的人生經歷,因為現場很多人請他簽名的《王蒙自傳》三卷本和他去年剛剛出版的《中國天機》,已把這一切原原本本地告訴了讀者。

  王蒙的演講本身就像是一篇勵志的散文。他曾經坎坷,又曾經輝煌;他在輝煌中激流勇退,更在自由的文思中與時俱進。他在演講開始時借用毛澤東關於農家吃飯的一段話自嘲似地自白,說忙時吃干,閒時吃稀,不忙不閑的時候吃半干半稀,這就是我的文學人生,從而將他此生命運的輪回起伏比喻得維肖維妙!

  談到文學的作用,王蒙引述了老舍《茶館》人物王利發那一番關於年輕時牙好吃不到花生豆,歲數大了有花生豆吃卻沒有牙能吃的議論,別出心裁地講述了他的文學觀。那就是:當你沒有花生豆吃的時候,你可以通過文學虛構出花生豆,獲得畫餅充饑、望梅止渴的快樂;而當你沒有牙能吃花生豆的時候,你又可以通過文學來回憶和描寫花生豆的味道,同樣能夠產生快樂。

  文學的意義當然不止這些。王蒙以《紅樓夢》為例,分析了賈寶玉與薛璠的不同境遇。這兩人同是富家紈絝,為什麼寶玉可愛,而薛璠可惡呢?就是因為寶玉的文學修養高,能寫詩,且詩情高雅,而薛璠的文學素養差,只會惡搞,寫的東西低俗得不能讓人上口。所以,文學改變了一個人的形象。

  文學還能改變人的命運。王蒙又講出了阿Q的故事:阿Q終身只愛過一個人,那就是吳媽。但可憐的阿Q不會用文學的方式表達,他只會直白地要求:“我要同你困覺”,結果就成了性騷擾。而他如果懂得文學,向吳媽朗誦一段徐志摩式的愛情詩:“我是天邊的一朵雲,我和你相會在月光中的夜晚”,那麼,吳媽很可能就會向他唱“月亮代表我的心”。你們看,文學的力量有多大,文學是能夠成就人的!

  文學改變命運的歷史典故還不止這些。王蒙引述曾國藩的往事,說他與太平軍作戰,屢戰屢敗,便準備如實向皇上稟報。但他的慕府卻建議:不如將“屢戰屢敗”寫作“屢敗屢戰”,就顯出不屈不撓的精神了。結果,曾國藩如此照辦,竟獲得了朝廷的嘉獎。而如果他如實報告“屢戰屢敗”,則可能被皇上殺頭。可見,文學的表述在政治上也有非常重要的功能!

  談了諸多文學的意義,王蒙話鋒一轉,批判了揚州城的一副千古名聯:“自古文人多愛酒,從來英雄不讀書”。他認為:不讀書怎麼能成為英雄?尤其是在今天這樣的時代,英雄一定要讀書,一定要學貫中西。而王蒙本人,則對他自己的觀點身體力行,在演講中不時插入俄語,講契柯夫;插入英語,講奧巴馬;插入維吾爾語,講波斯文化,談笑風生之中,讓人盡覽不同文化與文學的風采,讓現場嘉賓連連驚歎:這真是一場不可多得的文化盛宴!

  在演講結束之前,王蒙終於談到了男人和女人的話題。他說,什麼樣的男人最受女人歡迎?有兩條:一是負責,二是有趣。不負責的男人,太過自私,總是傷害女人;而沒有趣的男人,太過木呐,也同樣不能給女人帶來快樂。所以,男人有多少錢並不重要,當多大官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能對你負責,他能給你生活的樂趣!王蒙的這番精彩議論,引來在場所有女士的暴風雨般的掌聲。


王蒙演講引香港各界關注
1-13062911004D04
香港中聯辦副主任楊建平(右)與王蒙先生親切交談


  王蒙《我的文學人生》演講吸引香港各界。中聯辦副主任楊建平,香港特區政府民政事務局副局長許曉暉,中聯辦宣傳文體部副部長周愛國,中聯辦經濟部副部長許琳,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新聞發言人唐銳,全國政協委員、香港中旅集團董事長張學武,全國政協委員、香港中華文化促進會副主席黃景強,新華社亞太總分社社長兼總編輯俱孟軍等各界嘉賓約50人出席了沙龍,並與王蒙親切交流與對話。


中華能源基金董事局常委、中國文化院執行董事蘭華升
在王蒙先生午宴沙龍上致歡迎辭
1-13062911053GW
中華能源基金董事局常委、中國文化院執行董事蘭華升代表主辦方致辭

 

各位嘉賓:

大家中午好!

今天,香港文化界的名人聚集一堂,和國務院參事、文化部原部長、中國當代著名作家、文化學者王蒙先生一起,分享他的文學人生。請允許我代表主辦方中國文化院、代表我們的葉簡明主席和許嘉璐院長,對王蒙先生表示熱烈的歡迎與敬意,也感謝在座各位嘉賓的熱誠光臨與參與。

王蒙先生是大家熟悉的當代文學巨匠。他的一生充滿坎坷,更充滿輝煌。從上世紀五十年代以來,他始終站在中國當代文學的發展前沿,既敢於在文學作品中針砭時弊,又勇於探索文學形式的創新,連續四次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提名。直到今天,他仍然筆耕不輟,將筆觸從小說拓展到散文,從古典文學研究提升到政治文化反思。王蒙先生的文學和王蒙先生的人生,影響了整整幾代中國人。

主辦今天這個沙龍的中國文化院,隸屬于中華能源基金,是獲得國家支持的中華文化發展促進機構,2012年初在香港註冊成立。中國文化院以“傳承華夏文化,和合世界文明”為宗旨,立足香港,依託內地,面向海外,積極傳播中華文化、廣泛開展文化外交、務實發展文化產業,爭取為提高中華民族的文化“軟實力”做出積極的貢獻。

中國文化院雖然成立時間不長,但她屬下的中華出版社已經出版了多部有品質的出版物。其中,《國學新視野》已連續出版了九期,彙聚了眾多國內外漢學、國學大家為其作者和採訪對象,成為文化院的品牌刊物;還出版了《周南解密港澳回歸》、《香港與內地經貿合作報告》藍皮書等。影響所至,三十多位海內外名家大師,都欣然擔任我們這個新機構和刊物的顧問與作者。

同時,為了更好地研究和傳承中華文化,我們還大力舉辦多種文化主題活動。去年11月,我們在聯合國總部主辦了主題為“超越國度、不同信仰、共同價值”為文化理念的紐約尼山世界文明論壇;今年下半年,還將在北京舉辦“2013北京尼山世界文明論壇”和以“養生、文化、生態”為主題的中醫養生論壇、以“超越信仰的共同價值觀”為主題的跨宗教系列對話活動。另外,8月份還將在香港舉辦中華國學論壇等。

今天,王蒙先生接受中國文化院的邀請,與大家暢談文學人生,也為我們在香港的文化傳播打開了新的視窗。我們將以此為開端,探索更多、更好的形式,更為廣泛地與香港文化界、與關注中華文化發展的廣大朋友對話,從而增進香港與內地的文化交流與合作。為此,我要再次向王蒙先生表示誠摯的感謝。同時我也期待各位,能在今天的交流討論中各抒己見,各有收益。現在,我建議大家用熱烈的掌聲歡迎王蒙先生為我們演講《我的文學人生》。

謝謝大家!

 

現場照片
1-1306291109504F
王蒙先生演講之前,中華能源基金委員會文化工作委員會主任,中國文化院執行董事、行政總裁吳建芳談三十多年閱讀王蒙的體會。
1-13062911101K49
王蒙演講之後,和與會主要嘉賓合影。
(攝影/李永寧)

 


各大媒體對王蒙沙龍的報導
[點擊標題閱讀全文]

新華網新聞頻道:王蒙在香港講述“我的文學人生
新華網港澳頻道:自評“屢敗屢勝”王蒙香江開講分享文學人生
新華網視頻頻道:作家王蒙在港講述“我的文學人生”
中國新聞網:王蒙赴港分享自己60年“文學人生”
亞太日報:王蒙在香港講述“我的文學人生”
大公網:前文化部部長來港演講中聯辦官員出席
香港文匯報:王蒙分享寫作人生文學如嘗花生豆
香港商報:中國文化院邀王蒙講文學人生
新民網上海灘頻道:自評“屢敗屢勝”王蒙香江開講分享文學人生

王蒙簡介

王蒙,男,1934年10月生於北平(今北京),祖籍河北南皮。中國當代著名作家、文化學者。中共黨員。1955年在《人民文學》雜誌上發表短篇小說《小豆兒》,開啟了他的文學人生。曾任中國作家協會書記處書記、《人民文學》主編、中國作家協會常務副主席,文化部部長,全國第八屆政協常委,中國作家協會第四、第五屆副主席,中共第十二、第十三屆中央委員,中國筆會中心副會長,中國國際交流協會副會長。現為國務院參事、中央文史研究館館員、中國作家協會名譽副主席。

王蒙在河北省上中學時,就參加了中共領導的城市地下工作,並於1948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50年在北京市從事青年團的區委會工作。1953年創作長篇小說處女作《青春萬歲》。1956年在《人民文學》雜誌發表短篇小說《組織部新來的年輕人》,於1957年被錯劃為右派。1958年開始在京郊勞動改造,1963年起遷往新疆,1978年平反回京,同時也重返文壇。

王蒙的文學創作以小說為主,自二十世紀五十年代至今,共發表長篇小說7部,中、短、微型小說集10餘部,評論集10餘部,散文集10餘部,古典文學研究3部,舊詩集1卷,新詩集2卷,並有取自英語、維吾爾語的譯作。1993年出版《王蒙文集》10卷,2003年出版《王蒙文存》23卷,之後又出版了《王蒙自傳》3卷,解讀老子及莊子作品5卷,紅樓夢研究專著5卷,講稿4卷。他的作品被翻譯成英、法、德、俄、日、韓、意、挪、瑞、荷、阿、越等20餘種文字出版。

王蒙的創作受到廣泛關注,作品常常成為科研、討論、評論、學位論文的對象,也屢次引起爭議,受到指責和批評。二十世紀五十年代毛澤東曾多次提及他的短篇小說《組織部新來的年輕人》,並給予很好的評價。

他在藝術形式上大膽探索,銳意創新,將西方的“意識流”、“黑色幽默”等藝術手法與中國傳統的諷刺藝術和喜劇形式熔為一爐,對新時期文學創作作出很大貢獻。為此,他曾獲義大利“蒙德羅”文學獎、日本創價學會“和平與文化”獎,並榮膺俄羅斯科學院遠東研究所榮譽博士、澳門大學榮譽博士學位,是約旦作家協會名譽會員。他還曾訪問世界各大洲60多個國家和地區,進行了大量講學、研究與文化交流活動,並出任中國人民外交學會理事會顧問。

從2000年起,王蒙曾連續4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提名。2002年12月21日,提名委員會向瑞典諾貝爾文學獎評審委員會提名時,在提名信中這樣評價王蒙:“王蒙先生是中國當代文學最具代表性的偉大作家、文藝理論家和思想家,也是享有世界聲譽的中國作家。他在近五十年的文學創作歷程中,創作六百多萬字的文學作品,出版近百部小說、散文、詩歌和學術著作,被譯成二十多種文字在各國出版,多次榮獲中國國家級文學大獎和義大利、日本等國的國際性文學大獎。他的巨大的文學成就不僅包括他與生俱來、永不停止的創新意識和探索精神,還包括他通過作品所洋溢出來的聯繫時代、關注社會和人生的人文情懷和生命之火。他個人不平凡的經歷、卓越的才華、敏銳的思維、過人的思辨力、洞察力和藝術創造力,加上他驚人的毅力和勤奮,還有寬容大度、善於自我調整的文化性格,共同造就了他成為一代文化大家和享譽世界的偉大作家。”

王蒙的文學作品反映了中國人民在前進道路上的坎坷歷程,他也由初期的熱情、純真趨於後來的清醒、冷峻,更可寶貴的是,他始終樂觀向上、激情充沛,並在創作中進行不倦的探索和創新,成為新時期中華文壇上創作最為豐碩、也最有活力的作家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