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文明對話 » 中華文化發展方略 » 首辦兩岸四地文化沙龍 探尋中華文化發展方略

首辦兩岸四地文化沙龍 探尋中華文化發展方略

(中華通訊社 吳建芳、楊生華報道)

許嘉璐院長在文化沙龍上作開閉幕式致辭
許嘉璐院長在文化沙龍上作開閉幕式致辭
文化沙龍照片
文化沙龍照片
活動盛況
活動盛況
蘭華升執行董事代表中國文化院致辭
蘭華升執行董事代表中國文化院致辭
汪樹先生在會上致辭
汪樹先生在會上致辭
艾克先生主持兩岸四地文化沙龍
艾克先生主持兩岸四地文化沙龍

2013年11月6日至7日,由中華文化發展促進會、中國文化院主辦,由中國華藝廣播公司承辦的首屆“中華文化發展方略——兩岸四地文化沙龍”活動在福建福州舉行,兩岸四地在文化界具有代表性的近30位專家學者參與此次沙龍活動。這次活動以“探討中華文化、凝聚發展共識”為主題,主要就四大議題即“中華文化的深厚淵源”、“中華文化的當代價值”、“當代華人的文化精神”、“中華文化的傳承發展”進行研討。會後召開新聞發佈會,發佈了與會者關於中華文化發展方略的八條“福州共識”。
開幕式上,第九、第十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中華文化發展促進會會長、中國文化院院長許嘉璐,中國華藝廣播公司董事長汪澍,中國文化院執行董事蘭華升分別進行了致辭。福建省人大副主任黃琪玉,福建省政協副主席、省社科院院長張帆,福建省委宣傳部副部長盧承聖,福州市政協副主席王長鷹,中華文化發展促進會秘書長鄭劍等出席了開幕式。中國華藝廣播公司執行董事兼總經理艾克主持了開幕會議。

本次活動邀請到兩岸四地在文化界具有代表性的近30位專家學者參與沙龍活動,其中來自中國大陸的有中國社科院宗教所教授韓秉芳、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

宗教研究所副研究員唐曉峰、福建省社科院研究員劉登翰、華僑大學副校長張禹東、北京大學哲學系宗教系主任王博、北京師範大學人文宗教高等研究院常務副院長朱小健、華東師範大學哲學系教授施炎平、中國海峽文學藝術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徐學、福建省作家協會副主席楊際嵐、福建行政學院教授林怡、台港文學選刊雜誌社主編宋喻、青島老舍文化研究會研究員周建彩、中華能源基金董事局委員中國文化院執行董事張治中等;來自臺灣的有王道旺台媒體股份有限公司執行長蘇進強、臺灣著名作家張曉風、中國婦女寫作協會理事長陳若曦等;來自香港的有香港作家聯合會會長、《國學新視野》特邀主編潘耀明,中國文化院(香港)有限公司總經理吳建芳等;來自澳門的有澳門特區政府文化諮詢委員李觀鼎等。

以下為“中華文化發展戰略——兩岸四地文化沙龍”活動詳情:

 
 1、許嘉璐院長開幕致辭:

 

中華文化發展促進會會長、中國文化院院長  許嘉璐
中華文化發展促進會會長、中國文化院院長 許嘉璐

文化發展需要方略,兩岸四地齊心研究
——“中華文化發展方略——兩岸四地文化沙龍”開幕致辭
中華文化發展促進會會長、中國文化院院長 許嘉璐

其實我不過就是教育戰線上的一個老兵,到現在執教54年,如此而已。至今我還在努力地學習有關文化的知識。五天前我從臺灣回來,在臺灣參加了幾個活動,其中學術性較強的有:由“中研院”(臺灣“中央研究院”)和太平洋基金會主辦的“中華文化與企業的經營”研討會,最後一代衍聖公、民國後成為祀奉官的孔德成先生逝世五周年紀念會,以及一場有關儒學的研討會,從中我學到很多東西,對從古今賢哲對社會的教導有了更深刻的領會。所以,“學不可以已”,用周總理的話說就是“活到老,學到老”。有關這次文化沙龍的宗旨和籌辦這次沙龍時的思考,汪澍和蘭華升兩位先生在致辭中都已經做了說明。這次沙龍無疑地又是我學習的一個機會。作為這次文化沙龍的參與者之一,我說說我的思考。

為什麼我們要舉辦兩岸四地的文化沙龍?舉辦沙龍,在我和蘭華升先生以及其他朋友閒聊中曾經提到過,沒想到就成真了。當時我的想法是,中國文化院的宗旨是“弘揚華夏文化,和合世界文明”。到紐約辦尼山論壇,在北京辦尼山論壇,大批國際朋友來,這就是在“和合世界文明”,而其基點是當前中國亟需振興民族文化。這有以下幾個原因:

第一,當今的時代是人類的危機時刻。人們比較關注本國的和世界的環境、資源、社會以及經濟(特別是兩次金融危機)等問題,但是在這些問題背後,根本性的問題是文化。我們不能不否認現在彌漫在地球上空、占著絕對強勢的是西方文化。這一文化是自馬丁·路德和加爾文宗教改革後形成的基督新教促成的。特別是進入工業化之後,從哲學上說是從笛卡爾之後逐漸形成、從20世紀後半葉到現在更加強化介入經濟全球化及現代科技發展的物質崇拜、工具理性和價值中立。就是這一其實已經異化了的希伯來文化,造成了今天的種種問題。在這時,西方的智者,包括學者、思想家和宗教家開始意識到西方要從東方(具體說是中華文化)中汲取營養,否則人類隨時有可能引起一場災難,甚至可以徹底毀滅。具體的事例就在我們眼前,例如中日之間的矛盾,一旦擦槍走火,這種災難就不局限於中日之間,有可能擴散到東亞、亞洲甚至全世界;又例如最近爆出的美國監聽醜聞,這在和平時期只是監聽,一旦遇到緊急狀態,這就是殺人的工具,既然可以監聽,就可以定位,用無人機精確制導,進行“斬首行動”和屠殺,只要導彈落在具有實力的國家,就可以引發一場混戰。既然國際上越來越多的朋友開始把頭轉向東方,想從中國古老的智慧中吸取探索人類未來之路的營養,作為中華民族的子孫,兩岸四地的學者自然應該有所擔當,還應該加強交流,逐步取得更多的共識,齊心合力,挽救世界。但我們不是救世主,我們只是世界的一員,而五千年的文明證明了一點:中華文化的智慧是寶貴的,是有別於後來所產生的一些文明,它更適合人類的生存、繁衍、發展、提升。

第二,中國自身也到了一個關鍵的時刻。首先不能不承認,壟斷著世界輿論、思想,或者說控制世界絕大多數人靈魂的,既然是物質崇拜、工具理性和價值中立,我們也不能不受其災。今天在兩岸四地所發生的許多事情,如果拋開現象看其實質的話,不外乎就是中華文明與希伯來系列文明、現代文明等其他文明的一場博弈。祖國還沒有真正強大。雖然現在我們是第二大經濟體,也開始在海外投資,那不過是開始要富,還沒真正的富,更不能談到強;有錢只是富而已,富未必強,富未必貴,強與貴的支撐就是文化。在歐洲,特別是在英國,我們有時會遇到這樣一位中老年先生,穿著皺巴巴的西裝和舊皮鞋,到咖啡屋要一杯咖啡,在那裡看報,進來的人有的一看到他會先對他致意,他也會很紳士地回禮。原來他不是億萬富翁,甚至過得有些拮据,但他是勳爵,有他家族品格的傳承,有豐富的文化底蘊,無錢而貴,足以引起世人的尊敬。

人生的價值、精神的價值從來不是中立的,可是我們百年來一直受到“西學東侵”的折磨(我不用“東漸”,因為它不是漸漸來的),這種折磨在今天尤其顯得痛苦。只有我們文化強了,國家才強,民族才強,我們才能擺脫這種折磨。另外,祖國尚未完成統一,“完全的統一”應該是兩岸四地形成一個整體。雖然兩岸的人民一直在努力,形勢也越來越好,但我們知道,祖國的完全統一還需要時間,不能性急。當一個家庭有些錢了,家裡有很多的文化寶貝,但弟兄還不和,還在分居,外人怎麼看這個家庭?恐怕不能說這個家庭是楷模。“家和”才能“萬事興”。

中華民族幾千年的經驗證明,人與人之間、族群與族群之間,最持久、最堅韌、任何外力無法摧毀的紐帶,就是文化。在這樣一個關鍵時刻,兩岸四地聯合起來共同探討我中華文化的發展,表明我們具有熾烈的熱情,也有非常堅實的理智及基礎。要讓中華文化成為兩岸“金剛不壞”的紐帶,讓它更加堅韌,更加粗大,就離不開對中華文化的弘揚、發展和創新。所以我們會議題目在斟酌後將“中華文化發展方略”放在前面,即是說中華文化是我們共同的財產,今天世界的形勢、中國的形勢決定了需要弘揚、發展和創新中華文化,需要兩岸四地一起坐下來研討。當然我們三十幾位專家坐在這裡研討,不可能一呼百應,但逐漸研討下去,讓它成為兩岸四地文化人的熱點話題,我想是可能的也會有成果的,能造成兩岸加強文化交流、港澳和內地加強文化聯繫的一種“勢”。

第三,扭緊文化紐帶,共創文化繁榮。在兩岸之間有多重紐帶,現在最熱絡的是經濟紐帶,但經濟是漂浮的、忽起忽落的。中國大陸到臺灣的投資容易受到限制,額度很小,臺灣到大陸的投資已經是一股強大的經濟力量,絕大多數台商在大陸盈利了,和大陸的關係越來越親密。可是別忘了,中國的經濟形勢如今受制於世界的經濟形勢,如果美元成了一張廢紙或近同廢紙,再次爆發金融危機,我們大陸和全世界的經濟都會受到重創,那時台企就面臨著半停產甚至停產,貿易減少,港口可以羅雀。兩岸經濟紐帶會變得鬆弛。另一個紐帶——政治紐帶。我們現在安安靜靜、和和睦睦、思考辯難,五十五年前兩岸炮聲轟鳴時誰曾料到?二十年前,誰能想到海峽兩岸“三通”會說通就通?現在每天往返於兩岸的航班九十多,馬英九先生說還不夠,桃園機場、松山機場在謀劃如何擴大;誰能想到今天我們的餐桌上就有一些是臺灣的農產品?即使能實現政治互信,那也只是一時的,政治不斷在變化,我們需要小心呵護,不希望走回頭路,但誰也不能保證。軍事也是一種紐帶,兩岸退役將領不久前共同提出兩岸軍隊應該配合起來保衛祖宗留下的疆土和海疆,現在這還是一種願望。軍事隨著政治走,戰爭是政治的延續。

我們的子課題,也就是三場的論題:中華文化的深厚淵源、中華文化的當代價值、當代華人的文化精神,都圍繞著剛才我所說的主題。這就是說,思考中華文化發展方略,必須弄清楚我們深厚的淵源,這是祖宗留下的遺產。我們需要破解一個問題:農耕時代的文化理念是否適合後工業時代?這在學術界是有爭議的,時時見於報端。另外,兩岸四地在全世界據說有五千萬到八千萬華人,作為中華民族子孫,在遠離“唐山”的地方,反而比較完整地保存了中華文化。只有全球華人都來參與這個問題的思考,我想中華文化的振興才能指日可待。因此可以通過文化沙龍,凝聚兩岸四地文化精英,為中華文化的發展,為最後形成中華文化發展方略的共識獻計獻策。

作為中國文化院院長及文化發展促進會會長,我就想說說對這次會議題目的解讀供大家參考,說的不對的地方請大家在發言中點明,進行批評指導,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