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新聞中心 » 主題活動 » 儒釋道融合之因緣研討會

儒釋道融合之因緣研討會

儒釋道融合之因緣研討會
[發佈時間:11-12-2013          來源:本站]
5-13121111233Y93
許嘉璐院長發言
5-131211115425Z5
 
5-13121111533O10

2013 年11月9 日至10 日,由中國文化院和北京師範大學人文宗教高等研究院共同主辦的“儒釋道融合之因緣研討會”在北京師範大學英東講堂舉行。中國文化院院長許嘉璐、國家宗教事務局副局長蔣堅永、北京師範大學校長董奇、中國佛教協會駐會副會長學誠、中國道教協會副會長張繼禹、中華能源基金董事局常委蘭華升等領導和嘉賓以及著名專家學者三十餘人出席了本次研討會。
 
會議從儒釋道融合之因緣、民族精神與宗教信仰、修身養性與社會責任、學說傳承與理念創新等方面進行了深入探討,促進了對三家學說義理及其相互關係的深入瞭解,為不同文化的和諧共存總結了寶貴經驗。社會各界聽眾八百餘人次出席,研討會得到《人民日報》、《光明日報》、《人民政協報》、《人民論壇》雜誌、《中國青年報》、《香港商報》、《法音》雜誌、《中國道教》雜誌、《中國老齡》雜誌、鳳凰網、愛國網等多家媒體的廣泛關注和報導,在社會上引起了強烈反響。
 
以下為“儒釋道融合之因緣”研討會詳情。
   
5-131211111604V4
1、主持人朱小健(北京師範大學人文宗教高等研究院常務副院長):
 
尊敬的許嘉璐先生!尊敬的各位領導、各位嘉賓,女士們、先生們、朋友們:
 
大家上午好!
 
西方的宗教教派還有文化在過去的歷史當中有過很多積澱,兩千多年來儒釋道三家的文化在中國的大地上面相互的進行滋養,相克相生,使我們中華文化之光在世界文化之林中有著自己突出的特徵,這樣一種特徵,一種中國文化之光,應該說在當今世界有著特殊的價值,我們的研討會是由中國文化院、北京師範大學人文高等研究院共同舉辦,國家宗教事務局給了我們具體的指導,中國的佛教協會、道教協會給了我們很大的支持,下面請容許我榮幸的介紹出席今天大會的嘉賓:  
 
第九、第十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中國文化院、北京師範大學人文宗教高等研究院院長許嘉璐先生,許先生是我們活動的宣導者,也是具體的指導者。
 
國家宗教事務局副局長蔣堅永先生,謝謝您一直對我們人文高等研究院、北京師範大學的支持。
北京師範大學校長董奇教授。
中國佛教協會駐會副會長,北京師範大學人文宗教高等研究院副院長學誠法師。
中國道教的副會長,北京人文學校宗教協會的副校長張繼禹副校長。
中華能源基金董事局常委、中國文化院董事蘭華升先生。
中國文化院院長助理,中國文化院董事兼北京辦主任張武先生。
 
出席今天研討會的還有來自中國的大陸、香港、臺灣的知名專家和學者,就不一一介紹了,把時間交給後面的演講者,我們今天還要特別歡迎北京高校的師生、社會人士、媒體界的朋友,讓我們對他們的到來表示一併的歡迎和熱烈的感謝。
   
今天的開幕式有四項議程,首先我們請北京師範大學校長董奇先生致辭!
 5-131211111I3291
2、董奇(北京師範大學校長):
 
尊敬的許嘉璐先生,尊敬的各位專家、老師們、同學們、女士們、先生們:
 
大家上午好!
 
今天我們大家齊聚一堂,共同研討儒釋道融合之因緣這一重大主題,意義深遠。首先我僅代表北京師範大學全體師生對蒞臨大會的各位專家、學者表示熱烈的歡迎。
   
中華民族歷史悠久,中華文化源遠流長,在2000多年的歷史長河中,儒釋道彼此互補、融通,逐步匯聚成中華問題的文化與精神,代表著中華文化包容、多元的精神氣質。
   
儒家思想創造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理念,道家思想推崇人法地、地法天、天法到、道法自然的的準則。佛教講究報恩等理念,包括國土恩、父母恩、眾生恩,雖然側重有所不同,但其根本的宗旨就是為了提升人身的智慧,追求人身的幸福,促進社會的和諧。他們對自然、社會,對世界的思考,成為千百年來中國人安身立命、行為處事的基本準則。在維護民族團隊、社會穩定、國家統一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在當今的社會中也有著巨大的現實意義。
   
儒釋道文化是東方文明的傑出代表,也是世界聞名的重要組成部分,在當今紛繁複雜的國際國內環境當中,以儒釋道為代表的中國傳統文化正爆發出獨特的生命活力和思想價值,他們對於解決國際間的爭端,化解社會矛盾,尊敬人與自然,人與社會的和諧相處都有著積極的推動作用。
   
我們關於和平與發展是實現兩大主題的理念,處理國與國的關係應遵循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的理念,建設和諧社會的理念,都蘊含著儒家思想,禮之右、和為貴、和而不同、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等寶貴思想。當前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為推動社會主義文化大發展、大繁榮,就要深入挖掘中國傳統文化的精髓與智慧,就要重塑民族素養,熔鑄民族精神,創新文化理念,對內凝聚人心、匯聚力量,對外傳播中國聲音,廣交天下朋友,以儒釋道的文化精髓創新,在新的歷史時期重新煥發新的光彩,再次展現其強大的生命力。
   
北京師範大學是中國人文社會科學研究的重鎮,在中華思想文化的研究、傳承和創新方面有著深厚的沉澱、雄厚的實力,做出了突出的貢獻。我校成立人文宗教研究院就是為了整合各方面的優質資源,使之成為高端的學術研究和學術思想交流的平臺。
   
研究院成立以來,在許先生的帶領下,始終致力培養知行合一的高層次人才,開展了一系列有效的合作,積極推進世界不同文明和信仰之間的對話。上個月還在這兒召開了北京尼山世界文明論壇,為中國人文宗教學科的發展和建設,為中華民族文化新的建設做出了重要貢獻。
   
今天我們聚焦中國傳統文化的主題,從民族精神與宗教信仰,修身養性與社會責任,學術傳承與理論創新等角度探討儒釋道融合之因緣,這是儒釋道思想在當代社會又一次的碰撞和融通,也是各位專家學者、宗教人士交流思想、探討學術的又一次盛會,相信此次研討會一定會促進儒釋道思想的研究,推動中國傳統文化的傳承起到積極重要的作用,也希望各位專家學者繼續支援北京師範大學人文高等研究學校的發展,使之成為世界一流的中國文化傳統研究的基地和文化交流的重鎮,為傳承和弘揚中國傳統文化,為促進中華文化與世界文化的交流,促進中華文化走向全世界,推動我國的文化建設,為實現民族復興的中國夢做出更大的貢獻。
   
最後預祝此次研討會圓滿成功,謝謝大家!
   
主持人朱小健:謝謝董校長一直以來對我們人文宗教高等研究院的關心和支持,現在有請國家宗教事務局副局長蔣堅永先生致辭!
 
5-1312161A643295
3、蔣堅永(國家宗教事務局副局長):
 
尊敬的許嘉璐先生,尊敬的各位高僧高道,各位來賓、各位學者:
 
大家上午好!
 
今天我們聚集在北京師範大學,就儒釋道融合之因緣進行研討,可謂因緣殊勝,可喜可賀,我謹代表國家宗教事務局對此次的論壇表示衷心的祝賀。
   
中華文化源遠流長、博大精深,積澱著中華民族最深層的精神追求,是中華民族生生不息、發展壯大的豐厚滋養。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是中華民族的突出優勢,是我們最深厚的文化軟實力,在中華民族艱難而輝煌的發展歷程中,中華傳統文化薪火相傳、歷久彌新,始終為國人提供精神支撐和心靈慰藉,成為維繫海內外華夏兒女情感的紐帶,國民奮勇前進的強大精神力量,準確把握傳統文化的時代價值,大力弘揚中華民族的偉大精神,從優秀傳統文化當中汲取實現中國夢的精神力量,是我們當前面臨的重大理論與實踐課題。
   
儒釋道是中國傳統文化的骨幹,對中國古典文明以及當今中國人的思維方式、風俗習慣等方面產生了持久而深遠的影響,和諧是中國傳統文化的重要特徵,在中華民族多元一體的格局中,儒釋道三者各有側重,各擅專長,既相互競爭,又在彼此交往中學習借鑒;既是多樣性中尋求圓融,又在差異中共同發展。儒釋道相容並包、和氣共榮的文化屬性,使得我國的宗教與社會之間,宗教與宗教之間,以及宗教內不同教派之間相互尊重、相互滋養,和諧共生,共進共榮,譜寫了人類文明史上獨特而絢麗的篇章。
   
當今世界國際格局正處在深刻變化之中,不確定因素大量存在,各種矛盾錯綜複雜,在人口大變動、人口大交流當中,宗教多元化趨勢加快,各種不同宗教之間的碰撞、交融日益頻繁,以宗教為背景,或以宗教因素參與其中的矛盾和紛爭不斷,宗教極端主義活動猖獗,引起了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
   
中國儒釋道文化當中的包容開放精神,與之形成鮮明的對比,光耀古今、啟迪未來,足以為時代之見、世界之見。
   
這次研討會,兩岸三地宗教界、學術界、高僧高道、專家學者齊聚一堂,以儒釋道融合之因緣為主題,圍繞民族精神與宗教信仰,修身養性與社會責任,學術傳統與理念創新展開深入研討,總結經驗、啟迪智慧,向世界傳播中國和諧之音,正可謂恰當其時。
   
近年來,中國文化院和北京師範大學人文高等研究院在許嘉璐先生的帶領下,以傳承華夏文化,和合世界文明為宗旨,致力於搭建世界不同文明對話交流的平臺,積極向世界全面宣揚中華文明的和諧價值,努力溝通中西文化,促進世界各文明間的交流、發展與彼此瞭解,開展了一系列的卓有成效的工作,舉辦了大量頗具影響的活動,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績,在海內外產生了熱烈反響。
   
我們期待加強與北京師範人文宗教學院、中國文化院的合作,深入挖掘與闡發中國宗教,特別是佛道教中所蘊含的豐富優秀傳統文化資源,促進中國宗教的內涵式發展,推進不同文明信仰之間的交流與對話,為實現中國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與世界的和平做出重大的貢獻。
 
預祝這次的研討會成功!祝在座的各位身體康泰、吉祥如意!
 
謝謝大家!
       
主持人朱小健:謝謝蔣局長,也謝謝長期以來對我們的支持和關心。下麵請中華能源基金董事局常委、中國文化院董事蘭華升先生致辭!
 

 

5-131211112321L1
4、蘭華升(中華能源基金董事局常委、中國文化院董事):
 
尊敬的許嘉璐委員長,各位領導、各位專家學者,女士們、先生們、朋友們:
 
大家上午好!
 
我非常榮幸的受許嘉璐委員長的委託,代表中國文化院的董事局,真誠感謝大家的到來,來到北京,共述儒釋道融合之因緣,在此我也帶來了中國能源基金董事局主席葉簡明先生誠摯的問候和良好的祝願,預祝本次研討會取得豐碩的成果!
 
中國文化院是這次的研討會的主辦之一,以“傳承華夏文化、和合世界文明”為己任,是中華能源基金致力於中華傳承與推廣的重要平臺。中華文化的主體是儒釋道文化,但在現有的文化裡面,中國的中醫文化、茶文化是最能夠生動體現中國文化理念的兩種形態。中醫文化和茶文化的意義,這就是許先生關於中國文化的“一體兩翼”說,中國文化院主要的工作就是圍繞“一體兩翼”,配合國家中華文化走出去戰略。
 
推動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的發展走出去,在中國文化院已經成功舉辦的活動中,9月份中醫養生論壇的研討是兩翼之一的中醫文化,將于明年舉辦的中國茶文化的高峰論壇和第五屆國際茶葉論壇是圍繞兩翼中的茶文化展開的。10月份的北京尼山論壇呼應了許先生致力於推動的文明對話而舉辦。
 
前幾天我們還在福州舉辦了“中華文化發展方略-兩岸四地文化沙龍”活動,目的是促進中華文明在兩岸四地的傳承、合作與發展。由許先生指導策劃的學術活動,在促進兩岸四地的文化交流,推動中華文化走出去方面發揮了重要的作用,也必將對中華文化未來發展和走向產生深遠的影響。
 
今天我們共聚一堂,迎來了“儒釋道融合之因緣研討會”的開幕,面對當前的西方教派和文明的衝突,這次儒釋道融合之因緣研討會的舉辦可以說正當其時。這也是許先生近年來對世界形勢和中華文化進行深入的思考和研究的結果。
 
儒釋道三家2000多年來在中國大地的相互滋養、相克相生,共進共榮,三家融合所煥發的中華之光,理應啟迪當下,照亮世界。正如許先生所說,目前正是中國學人有所擔當,深入研究中華文化,為今天和未來的世界貢獻中華智慧的時候。許先生不僅是中華傳統文化的傳播和倡導者,更是身體力行的偉大推手,這些年來他退而不休,一邊孜孜不倦的致力於中華傳統文化進行思考、梳理和推廣,一邊不顧70多歲的高齡,致力於奔波於世界各地,進行世界不同文明之間的對話,這種鍥而不捨、忘我犧牲的精神,每每讓我們後備感佩、汗顏、動容,他高瞻遠矚的洞見,每每讓人折服。
 
中華能源基金願以中國文化院為平臺,積極回應並全力支持許先生提出的為世界貢獻和實現中國智慧的宏大構想,為先生所宣導和推動的學術、文化活動,貢獻我們的一份力量。
 
再次感謝各位專家、各位學者對本次研討會的支持,謝謝大家!
 
主持人朱小健:謝謝蘭董,下麵我們請本次論壇的宣導者,中國文化院、北京師範大學人文宗教高等研究院院長給我們致辭!

 

 

5-13121111233Y93
5、許嘉璐(第九、第十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中國文化院、北京師範大學人文宗教高等研究院院長):
   
尊敬的各位領導,各位高僧大德、學者,各位新朋友、老朋友,各位熱心的聽眾,以及媒體的朋友們:
 
請允許我對您表示真誠的、熱烈的歡迎!
 
剛才幾位嘉賓的致辭已經揭示了這次論壇的宗旨和內容,在這裡說一說我們提出這樣一個論壇的緣起,或者說主客觀的因素。
 
會議的標題、主題就是:“儒釋道融合之因緣”。
 
第一關鍵字是融合,顯然這是和當今世界上流行的統治著整個地球的思想、文明的衝突,認爲必然衝突、只有衝突才能解決問題的思路是一種回應。
 
第二關鍵字是因緣,在對儒釋道的研究中,大家有一個共識,就是儒釋道在兩千多年中相融相濟、攜手並進,君子動口不動手,在辯論中學習了對方,豐富了自己,於是把中國的儒學、佛學、道學都推進到了世界思想和哲學的頂峰。
 
當西方還沉浸在,或者迷惑在中世紀的黑暗當中的時候,宋代的學者已經為中國構建了完善的哲學體系,可以說那時候的中國哲學就是世界哲學的頂峰。至於後來,由於歐洲中心論的影響,一些哲學家論斷,認為中國沒有哲學,於是人們產生一種誤解。而我們也曾經自卑過,今天中國的哲學已經得到了世界哲學界的承認。大家已經看到媒體上的報導,2018年,從未在中國舉行過的世界哲學大會將在北京舉行,而且從這次會議開始,漢語將作為世界哲學大會的會議用語。文化核心,或者最高境界是哲學,因此,這是一個標誌,這是一個轉折,這是中國的文化正式的跨入世界領域、世界論壇的一個標誌。
 
這是由於我們國力的強大,由於近30年來中國學術的發展提高,由於全國學人的努力。但是力促其事、力主其事,用盡了自己全部的精力來促進這件事情的,就是今天在座的,我的好朋友,北京大學人文高等研究院院長杜維明先生,請杜先生站出來讓我們學生們認識一下你的尊容。我們感謝杜先生的努力,感謝他的一片赤子之心,感謝他從儒家的思想汲取了自己成長的滋養,知行合一,一生始終奉行著儒家的理念。他的率真而行是我們的榜樣,我應該代表中國文化院人文宗教高等研究院,並且冒昧的代表在座的各位聽眾,對杜先生表示感謝!
 
在這個總的題目下有一些思考:
 
第一,儒釋道已經逐漸成為國際化的宗教或學說。這三種宗教和學說,它們自身的理念,以及他們相互之間的關係是當今充滿衝突的世界所需要的,要想讓儒釋道這種國際化的宗教學說真正成為顯學,就需要我們做兩方面的工作:1、提高;2、普及。應該讓精深和通俗結合,這一點在佛教進入中國,中國化的過程前期,在基督教經過馬丁路德和加爾文的改革,由英國的清教徒的實踐證明瞭應該如此。而佛教、基督教傳入中國的過程也說明瞭這個問題,這就是要想讓學問成為顯學,而且在廣大民眾當中普及,似乎不應該從基層做起,而應該拿自己的精義去說服、感染不同階層的精英與執政者。基督教初期的失敗,佛教曾有的不成功說明瞭這一點,而南北朝之所以迅速鋪開就是走了我剛才說的路線,因而普及是必須的,而提高、深化是不可少的,必須二者有機的結合。今天我認為在兩岸四地的儒釋道中,似乎普及占了主要的精力,而提高、培養一批大師反而被忽略,我們開展儒釋道融合之因緣的研討,希望能夠激勵和引導更多的學人對儒釋道進行深入的研究。

第二,在中國儒釋道之間的融合是世界的奇跡,反觀世界史,特別是作為世界中心的歐洲,自古以來,不同信仰之間,一種信仰的不同宗派之間從來都是血光相見、血光滔天,直到今天這種趨勢沒有得到完全的遏制。因此我們需要研究儒釋道為什麼能夠相融共進,這種經驗是極其寶貴的,也是今天的世界所急需的。過去所有涉及到這個問題的論著都提到了中國文化的包容性,但是如果論述只停留到此,其實我們和相融之因與緣還有相當的距離,我們應該深化這方面的研究,這不僅僅是我們的需要,也是世界的需要。
 
第三,儒釋道現在面臨著共同的國際和國內形勢的挑戰,應對現實的挑戰,正是儒釋道兩千多年來不斷的提升、不斷的突破機緣,在應對中相融的因緣的探究,應該是極其重要的啟示,只有在應對挑戰中進行創新,儒釋道才能夠傳承,而只有在不斷的傳承中才給創新提供機遇,傳承與創新從來是硬幣的兩面。
 
下面我冒昧的就這儒釋道相融因緣的今後研究提出一點淺見。
 
第一,我們應該從不同的層面上對這個問題進行思考,首先借用西方哲學的術語說就是宇宙論的問題、本體論的問題。儒釋道有一個共同點,這是相融之因緣,這就是一元化的思考,一統的觀念,正因為這樣,所以對所謂的終極關懷我們都不是先驗的,而是從實踐中提升的。例如孔夫子把人生中最高的境界定義為聖人,要做到聖必須比他高而又高,他直到死還在努力的踐行著、追求著。
 
道教最高的境界就是真人,如果我們讀道教經典知道,對他的要求也和儒家的要求相近。而佛教,人們所共知,它的最高境界就是佛。佛教應該十住,攀登十地,只有到十地才可以和佛陀接近,有的學者提出只有十一地才能夠真的成佛。
 
人的道德、思想的提高是有階段性的,從某種意義來說,是在我們一生當中永遠達不到的,但是這並不妨礙人們對真理、對最高境界的追求。同時在走向終極關懷的路上,我們儒釋道都主張內求,儒家的反求諸已起,佛教的見性即佛,道家的修之身,以身現神,抱樸守一,都是這個道理。
 
另外在思想方法上,或者叫方法論上,我們是辯證的,講周流變化、無始無終,講中庸、中觀、守中,我們是講倫理上和合的,己所不欲、勿施於人,講慈悲等等都是如此。因而我們應該從世俗面、倫理面、方法面,以及形上面,多方面採取多種工具、多種視角進行研究,這種研究就是三家一體攜手研究真理,而這個真理並不是絕對的,它是隨著人類意識、思想、水準的提高不斷前進的。同時它不是超越者,它是現實中來的,還要回到現實中去的,如果要超越只是超越現實,它不是先驗的。
 
第二,我們應該從歷史過程中尋覓相融之因緣,這就是要從三家兩千多年來不斷的豐富完善中去研究,要從相互的爭辯中去研究,從宋以來三家相融的理論和實踐當中去研究,從理論與實踐,當代理論與實踐的發展趨向中進行研究。實際上這兩千多年來,相生相剋的過程就是和而不同的豐富過程,就是相融之因緣
充分展現的過程。
 
第三,從國際思想宗教演變中借鑒。例如,從19世紀開始,猶太教就在探索和基督教之間的相互融合問題,因此在猶太教內部先後出現了幾個改革的派別,提出了改革的學說。比如婆羅門教,在進行變革的時候,辨析大師已經在設想與佛教之間的溝通。又如100年前所產生的巴哈伊教,它的教義就是世界所有宗教的融合。巴哈伊教只有100年,但是據說他的教徒已經僅次於基督教,在世界上占第二位,什麼原因?值得我們借鑒。
 
我們之所以要在歷史的過程中尋覓,要從國際的形勢中去借鑒,這就是我們始終秉承著三家都秉承的,從現實出發,講主觀的體驗,同時進行認真的思考和紮實的實踐,我相信沿著這條路走,我們在相融之因緣的課題上一定能夠取得成果,成為我們三家共同發展的借鑒,也是給世界重要的參考。
   
這個問題是重要的,我希望我們今天的論壇能引起三界的學人和大僧大德的重視,能夠進行持續的研究,這種研究能夠立足自身、放眼三界,胸懷世界。在研究過程中我希望我們相互啟發,緊密的合作,而且我們的隊伍逐步的擴大。
 
這是我的一點淺見,可能不切實際,或者不正確僅供大家參考,說得不對的請大家批評指正。
 
謝謝!
 
主持人朱小健:我們研討會後面的研討,給我們說了一個方向,我們儒釋道融合之因緣,民族精神與宗教信仰、修身養性與社會責任,學說傳承與理念創新。接下來有一個環節,請領導、嘉賓、各位會議的代表,我們一起到會場的一層門口有一個合影,另外我們在會場的外面為各位參加活動的聽眾們準備了茶點,請大家享用。我們將在10:15分進行下麵的演講。我們開幕式到這裡,謝謝大家!

(茶歇)
 
以下為專家學者發言綜述。
 
儒釋道融合之因緣研討會綜述
 
一、本次研討會的重要意義
 
世界文明對話的提倡已有數十年之久,但步履維艱,成效不大。在三大一神教(猶太教、基督教、伊斯蘭教)之間,不僅在歷史上發生過宗教戰爭,而且至今仍然關係緊張,時有衝突和流血,又與民族矛盾交織在一起,成為當今世界不安定的重要因素。聯合國也很早就開始準備文明對話,希望在抽象的普世主義
和封閉的特殊主義中間找出一條道路。當人們把目光轉向中華文明史就會發現,不同文明之間的對話與交融在中國早已進行,儒釋道三教以對話與溝通化解衝突,形成中華文明多元通和的發展模式。如果人類能夠借鑒中國的歷史經驗,文明對話就會加快速度,文明衝突就會日漸減少,和諧世界的理想就會早日實現。
 
儒釋道三教的根本宗旨都是為了提升人類智慧,追求人生幸福,促進社會和諧。他們各自對自然、社會,對世界的思考,成為千百年來中國人安身立命、行為處事的基本準則。在維護民族團結、社會穩定、國家統一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在當今的社會中也有著巨大的現實意義。
 
二、儒釋道融合之因緣
 
(一)三教融合
 
中國佛教協會駐會副會長學誠法師指出,中國儒釋道三教融合,比起人類文明史上其他的宗教交流,遠遠深刻和普及。三教彼此學習和借鑒對方的理論,並形成了一定的‚文化分工,如以儒治國,以道治身,以佛治心的三教配合說法,各展所長,共同解決時代和社會的問題。中國的三教融合是‚尊重差異,學習互補,和諧世界,同願同行。
 
北京大學哲學系教授、副系主任李四龍先生認為儒釋道三教在合流過程中能保持各自的主體性,佛教、道教、儒教的界限非常清楚,彼此沒有太多衝突。歷史上雖有過衝突,但最後又形成了一團和氣,所以,這個經驗可以概括為:體上會同,用上合流。
 
台灣慈濟大學宗教與人文研究所所長林安梧教授提出整個中國民族永生的奧秘就是孝、悌、慈。孝是對生命根源的崇敬,悌是順著生命根源的橫向的展開,慈是順著生命根源縱向的延伸,而儒釋道三教也是在延續和傳承這三個字。
 
中國道教協會副會長張繼禹道長指出,儒釋道三教皆為聖人創制,其教義、教理皆出於聖人心體實證之道。道無形,教有跡。儒、道、釋三教各有至言妙理,老子、孔子和釋迦皆為世之聖人。教雖分三,道則唯一,三教的教化皆不離於道。
 
中央民族大學哲學與宗教學學院教授牟鐘鑒先生認為,儒釋道的融合在一定意義上乃是人文與宗教的互補。儒家是中華思想文化的主幹和底色,但對於兩大人生困惑‚生死與命運,不能在儒家思想中獲得滿意的答案。佛道二教對此進行了有益的補充。回觀中華儒釋道三家融合的過程,從最初的社會功能求同,到國家政策的協調,再到後來哲學理論的會通,它們共同鑄造了仁慈、民本、中和、弘毅、尚德、信義、勤儉、寬容的中國精神,為今日世界文明對話樹立了良好的榜
樣,提供了有益的經驗。
 
中國道教協會副秘書長、中國道教學院副教務長孟至嶺道長提到萬事萬物要從本和末談起,因為只有明白本和末,才能明白其中‚分與合之間的關聯。中國宗教最大的特點在於實踐。西方的宗教,慢慢演變成精神,它的文字演變成學術,也就是哲學。儒釋道三家的文化根源是道,所彰顯的是善,它們的枝是教化,儘管教化的方式有所不同,但都是以善教化,善的根本是道,它們的枝葉就是外表文字語言形式。
 
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員楊曾文先生指出,儒釋道會通與融合是歷史的民族的選擇,不是偶然因素的結果。三教通過會通和融合促進了各自的完善發展,同時促進了中華民族文化的充實和豐富。三教都在維護中國社會穩定、促進中華民族的價值觀和向心力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對維護國家統一、和諧,促進現代化建設具有積極的作用。
 
山東大學儒學高等研究院副院長顏炳罡教授則以歷史實例闡述三教歸一的典範。全真教是非儒非道非佛,也可說是亦儒亦道亦佛,全真教是中國文化發展到一定階段通過不同教派的相互融合而形成的一個新的教相系統。全真教是以道為宗,以儒為用,以佛為行。全真教的融合在那個時代達到了一定高度。
 
北京大學哲學系副教授程樂松提出在社會民眾層面上,三教很難區分開。可以發現有一個很奇怪的張力,普通的民眾會認為是渾然的事情,不需要進行分析。作為學術層面它會陷入概念的模糊和混淆。
 
(二)儒釋會通
 
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員楊曾文先生以契嵩為例闡述歷史上儒釋會通的範例。契嵩的觀點是以佛教的心性論為基礎,會通儒佛二教。二教都站在各自立場上,互相吸收。契嵩提出儒佛二教皆源自聖人之心、教人為善等理論,並以佛教五戒十善比附儒家的五常倫理,同時會通儒釋二教之孝論,使儒家能夠接受,並擴大了佛教的社會影響。
 
清華大學國學研究院院長陳來教授則以南宋的時代背景分析了佛教對宋代心學的影響。宋代心學在修養論、心性論、境界論等方面被佛教影響,具體表現在心性、作用、靜坐、光景、頓悟、無心等不同方面。心學對佛教的吸收可分為‚形式的‛和‚實質的‛兩種情況。從南宋禪宗和心學的發展歷程看,可以說沒有佛教就沒有心學。
 
(三)儒道會通
 
中國道教協會副秘書長、陝西省道教協會副會長劉世天道長從城隍信仰看儒道融通的實踐。按照宗教學的觀點,在三教出現之前,城隍就已經存在了,所以城隍的歷史源遠流長。在文化傳承中,城隍廟扮演了非常好的角色,是很好的弘揚平臺,有高臺教化的作用。所以儒道兩家是中國文化的一種合力,同時也是一種張力,其不同點可以相互刺激、相互促進,推動我們中國文化的發展。
 
(四)釋道會通
 
浙江省天臺縣桐柏宮主持張高澄道長表示,天臺山釋道非常和睦,兩家都掌握了自己的修行技術,各有所得,互相借鑒,大家也會發現道釋的根本是相同的,互相之間可以促進。
 
三、民族精神與宗教信仰
 
(一)儒
 
北京大學高等人文研究院院長杜維明教授指出,儒家作為一種精神性的人文主義,在國際社會上越來越受到重視。大家正努力挽救、恢復、重塑、重建、更新中國的文化傳統,包括儒家傳統。儒家傳統是人類史上理論最全面、實際成效最寬廣的一種教育理念。這種精神性的人文主義,與西方啟蒙發展出的凡俗性的人文主義完全相反,不排斥宗教,是一個學習的文明、包容的文明,是儒釋道的共性。儒家所帶來的這種精神與基督教、佛教、道教、伊斯蘭教都可以配套。
 
台灣高雄師範大學經學研究所鄭卜五教授提到,孔子一生走來,理想與實踐始終一貫,思想與品德臻致中和。孔子提出的關於君子和小人,以及華夷之分的分演,都是孔子道德實踐的方式之一。從春秋學角度看,正名是孔子基本的思想要義。從正名產生了義,義產生直的思想。義也演化出禮樂的思想,把禮樂做到最恰當,就產生了仁的思想,仁包含了忠恕。要瞭解孔子善行的精神,在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基礎上,達到己之所欲,方施於人,進一步拓展到‚人之所欲,方施於人的現代儒學精神。
 
清華大學國學研究院院長陳來教授談到了儒教的現狀。就一個大中國地區來講有儒教,比如香港有孔教,是作為正式的宗教組織登記的,得到香港政府和民間承認,所以在大中國地區有儒教。更遠地講,到整個東南亞,也有儒教。如果僅僅局限在中國大陸,答案就不統一了,有人毫無疑問地會回答有,有人可能講沒有。
 
北京師範大學哲學與社會學學院李景林教授談到兩個問題:聖的觀念和儒家施教的方法。人之為人,儒家承認人有超越的價值,神和人之間有一個通性,可以通過人道契會天道,顯示神性。在教化上,儒家最重要的是禮樂教化。禮樂的形式過去是一代一代連續傳下來,現在斷掉了,需要重建。聖的觀念和禮樂教化的觀念是內在貫通的。
 
(二)釋

中國佛教協會駐會副會長、北京師範大學人文宗教高等研究院副院長學誠法師指出,佛教是理性的宗教,自傳入中國,它與本土文化形成水乳交融、不可分割的整體。華夏民族的人文精神、非概念思維、包容性、重師承,以及追求學問匯通、生命圓成的性格塑造了漢傳佛教的形態。同時,佛教深深地影響著漢民族的性格,其中又有補充,但更多的是成全和創新,包括人文精神的發揚、抽象思辨的訓練、包容性和開拓精神、禪宗對心性的解放、戒律與集體精神的訓練、藝術想像力的發揚等。
 
中國佛教協會常務理事、福建省佛教協會副會長兼秘書長、福建省開元佛教文化研究所所長本性法師提出,從社會學角度看,佛陀一開始走的就是人間佛教之路。佛陀是一個很大的革新家、革命家。傳承、延續、改革、創新、對話、交流、碰撞、磨合,吸納新理念,吸收新文明,這些都是佛教發展壯大的源泉。佛教發展到今天,中華人間佛教的發展要加入一些新的元素:第一,堅持人間佛教道路。第二,要進行南北佛教的融合;第三,推進東西文明的對話。
 
(三)道
      中國道教協會副會長張繼禹道長闡述了道教之真精神。其兩大要義:一是吸收輸入外來之學說,二是不忘本來民族之地位。這兩種態度雖然看似相反,而實際足以相成。今天談到道教的精神已不需要再過分的強調對外來文化的吸收、包容,因為在全球化社會浪潮的影響下,道教對外來文化的接納,已經成為不可抗拒的時代潮流。相反,不忘本來民族之地位,則是當前道教繼承發揚需要認真對待的重要現實。
 
四川大學老子研究院院長詹石窗教授提出,道教歷史是從黃帝開始的,可用‚道、德、善、靜、安這五個字來概括道教的文化價值觀或核心精神。 北京師範大學哲學與社會學學院副教授章偉文先生的題目是‚道文化精神的現代價值。首先,要強調不同文化之間的對話,通過對話可以相互理解、相互學習、共同進步,所以文化融合是非常重要的;第二方面是中國文化的創新。中國傳統文化在文化創新中肩負重要責任;道文化的基因中存在著包容和融合的因素,可以對我們現代社會起到積極的作用。
 
四、修身養性與社會責任
 
華東師範大學學術委員會副主任、人文社會科學學院院長楊國榮教授闡釋了人的意義與境界。人追問世界的意義以及自身之在的意義,意義的發生與人的存在過程無法分離。以認識世界與認識自己、變革世界與變革自己的過程為歷史之源和現實內容,觀念展現了智慧的內涵,同時指向智慧的境界。人性境界的形成,使人表現為道德主體。人性能力的發展,則使人成為實踐主體,而自由的人格則以二者的具體融合為內涵。
 
黑龍江省佛教協會會長、哈爾濱極樂寺方丈靜波法師從修行與社會責任關係的角度提出,在現實中,由於資訊不對稱造成認識上的差距,使得佛教成為受害者。儒家思想積極入世,實現人生價值。道家思想看破人生,逍遙自在;佛家思想,歷事練心,面對現實,接受現實,處理現實,放下對現實的糾結執著,就是覺悟人生,奉獻人生,各有側重點。近代高僧太虛大師從信仰定位、寺院定位、僧伽定位講述人間佛教。印光大師告訴我們住持佛法之人的十個標準。這個世界因為理性而有秩序,也因為感性而有溫情,兩者缺一不可。所以,希望大家都能做一個正確資訊的傳播者。
 
五、學說傳承與理念創新
 
(一)慈宗名義的因緣、契機和影響
 
香港慈氏文教基金董事長、香港慈氏學會導師、清華大學偉倫特聘教授王聯章先生指出,傳承和創新是任何宗教哲理最難完成的使命。直至佛滅八、九百年無著、世親二位論師在慈氏菩薩指引下,創立瑜伽行派,後來中國玄奘、窺基大師師徒建立 ‚法相唯識學,以至近代太虛大師創立慈宗,佛法在繼承傳統中創新理念。慈宗一詞出自太虛大師的提倡。太虛大師晚年以及其傳人羅時憲宗師一生均主張以慈氏宗,慈氏學為統攝大乘佛學簡捷可行的研究方法,作為探究大乘佛法單刀直入的快捷方式。

(二) 格義
 
中國人民大學佛教與宗教理論研究所執行所長張風雷教授指出,研究早期中國佛教史,格義是必然要提到的問題。格義、配說可追溯到東晉竺法雅。後來道安、僧叡對格義進行了彈斥和摒棄,但還要注意到它在佛教史上不可磨滅的作用。
 
中國佛教協會研究員、中國佛學院研究部主任園慈法師指出,中國佛教能夠走到今天,與儒家、道家在中國大地上和合相處,可以歸納為三個方面:一是佛教本土化;二是中國人自己介入佛經的翻譯;三是思想方面的融合。
 
     北京師範大學人文宗教高等研究院常務副院長、中國訓詁學研究會會長朱小健先生從格義的歷史發展說明格義對於不同文化、宗教、學說,是接觸、溝通、融合的。格義于母文明也具有反作用。加強對兩個文明尤其是母文明的掌握是當務之急。
 
(三)國家權威與宗教寬容
 
中國社會科學院佛教研究中心研究員張新鷹先生指出,沒有國家的力量和權威,只憑藉社會一般成員之間的生活關系紐帶是沒有辦法保持宗教寬容局面的長久穩定。宗教的存在彌補了儒教對於信仰個體指向相對空疏的不足。在客觀功能上,三家的社會自然分工有很大差別。這種差別使佛教、道教在以儒教為中心的統合體當中,贏得了充分的活動空間,並對三者活動空間配置和功能劃分進行了高度概括。
 
(四)“內聖外王”之本意
 
中國人民大學國學院教授梁濤先生說明瞭在《莊子》天下篇中的“內聖外王”的道家本義。“內聖外王”由一個道家概念轉變為儒家概念,並嘗試建立一個更為合理和恰當的內聖外王研究範式。
 
六、許院長總結和展望
 
在10 月 9 日開幕式上,許嘉璐院長闡述了儒釋道融合之因緣。因緣是儒釋道三家攜手並進,在辯論中學習對方,豐富自己。當西方沉浸在中世紀的黑暗時,宋明理學已構建了完善的哲學體系,宋明理學是世界哲學的高峰。2018 年世界哲學大會將在中國舉辦,漢語也成為世界哲學大會的會議用語,說明今天的中國哲學得到了世界的認可。文化的核心是哲學,儒釋道又是中國哲學的
精髓。在當今充滿衝突的世界,要讓儒釋道這種國際化的宗教學說真正成為顯學,就需要做好提高和普及兩方面的工作。儒釋道能夠相融共進,這種經驗是極其寶貴的,也是今天的世界所急需的,應該對此深入探討。同時,為了積極面對國內外的挑戰,應從世俗面、倫理面、方法面,以及形而上面,採取多種工具、多種視角進行研究,從歷史上三家相融的理論和實踐當中去研究,從當代理論與實踐的發展趨向中進行研究,從國際思想宗教演變中進行借鑒。
 
在 10 月 10 日閉幕式上,許院長指出,在儒釋道相融過程中,三教當中都包含著三性,三性構成了相融的可能性。這三性是:第一,人文性。儒釋道都是為人,以人文為核心,以人文為出發點、為歸宿。三教都是追求人心、人性,通過一定路徑和方法,使人心、人性從一般走向崇高。同時,也消解了以神為本的現象與本質、存在與價值、宇宙與人類之間的二元對立。三教都是要普渡眾生,關心整個人類。第二,積極性。在中國文化當中不存在原罪,沒有與生俱來的負罪感。儒釋道三家都主張人性善,有著積極的、永遠向上的個性,這使中華文化持續發展,今後也將永續。第三,神聖性。我們應該進行古今對話,人文和科學的對話。在世俗層面,還應增加天人的對話和身心的對話。通過‚下學上達‛來完成超越,‚上學下潛‛來完成實踐。正因為有著人文性、積極性、神聖性,所以我們可以自豪地說,中華文化是厚重的、深沉的。今後學人要處理好研究和信仰的關係,應該知行合一、為人師範,否則非但無益,反而有害。
 
最後,許院長提出了自己的三大心願:一是經過多方合作、長期拼搏在中國的大地上建立一所孔子大學;二是,組織一批老中青皆有的文化義工隊伍,走進學校、走進社區,以仁為己任,不考慮任何的報酬、辛苦,把自己掌握的中華文化的一部分貢獻給聽眾。三是,重整中華禮樂,尤其是儒家禮樂,來陶冶人心、人性和人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