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新聞中心 » “福州共識”引發共鳴,多學者建言中華文化發展方略

“福州共識”引發共鳴,多學者建言中華文化發展方略

“福州共識”引發共鳴,多學者建言中華文化發展方略
[時間06-01-2014]         來源︰轉自澳門日報、旺報、《文化共識》等
5-140106125133246
”中華文化發展戰略——兩岸四地文化沙龍”現場

5-14010612561X55
眾學者簽署福州共識

中國文化院於2013年11月6日首辦”中華文化發展戰略——兩岸四地文化沙龍”。會議的專家及文化人士共同發表”福州共識”,引發共鳴,現刊出李鵬先生(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副院長、教授;美國馬里蘭富布賴特訪問學者)、吳建德先生(台灣樹德科技大學兩岸和平研究中心主任)、潘耀明先生(香港作家聯會報行會長;《國學新視野》特邀主編)、郭震遠先生(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研究員)、李觀鼎先生(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及蘇進強先生(旺台兩岸互信基金會執行長)等人有關”福州共識”的評論及文章。

兩岸理應共同擴大中華文化國際話語權李鵬
(廈門大學臺灣研究院副院長、教授;
美國馬里蘭大學富布賴特訪問學者)


中華文化歷史悠久,博大精深,在世界範圍內都享有盛譽。九月以來,筆者作為中美富布賴特項目公派訪問學者,充分感受到中華文化在美國的影響;同時,作為一名臺灣研究學者,在同來自海峽兩岸的美國華人華僑的交流中,更深刻感受到兩岸共同合作,攜手擴大中華文化國際話語權的重要性。

今年底,中華文化發展促進會、中國文化院主辦,中國華藝廣播公司承辦了“中華文化發展方略-兩岸四地文化沙龍”。兩岸四地的文化名家在此次沙龍上形成了傳承弘揚、創新發展中華文化的八條共識,即“福州共識”。其中有多條共識提到兩岸要“共同應對國際文化的競爭挑戰”、“廣泛吸收世界文化的優秀成果”、“增強中華文化國際影響力,擴大中華文化國際話語權”、“共同建構分工合作的中華文化國際傳播體系”等等。

受到歷史因素的影響,兩岸在文化領域尚存在某些誤解,在國際社會進行文化合作還不夠充分,甚至在很多時候存在著競爭。比如大陸和臺灣分別在海外舉辦的“孔子學院”和“臺灣書院”,本身都帶有傳播中華文化的重任,但目前二者之間的合作還比較少,有時候還會有互別苗頭的意味,有學者就形容他們之間“存在著台海兩岸無聲的文化角力”,更不用說形成“分進合擊”的合力了。這種狀況如果不加改善,對擴大中華文化在海外的影響不僅沒有正面的助益,反而會削弱中華文化的海外話語權。

目前兩岸聯合在海外推展和進行文化活動還非常少,不僅讓海外華人華僑感到失望和難過,也讓外國人很難瞭解到中華文化的方方面面。前幾天,就有一位從大陸赴美的華僑找到筆者,表示他們正在籌畫今年大華府地區的春節聯歡晚會,但往年的晚會都沒有來自臺灣的節目,他們非常希望能夠有臺灣的藝人、臺灣的節目加盟到這樣的晚會之中,讓兩岸同胞在同一個文化舞臺上表演,讓在美國的華人華僑在晚會中感受兩岸關係的緩和與改善。

隨著兩岸關係和平發展不斷深入,兩岸之間文化領域的合作也越來越多,越來越密切,這種合作理應延伸到國際社會之中。臺灣的中華文化根深葉茂,大陸隨著經濟的發展,也越來越重視中華文化的傳承與發展,不斷擴大中華文化的國際影響。如果兩岸能夠取長補短,就有機會在國際社會中充分展示中華文化的魅力,形成“一加一大於二”的合力,讓中華文化真正能夠在文化的國際競爭中脫穎而出,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奠定堅實的文化基礎。

從“福州共識”探討未來兩岸關係之發展趨勢吳建德
臺灣樹德科技大學兩岸和平研究中心主任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於2013年4月在博鼇會見臺灣前副領導人蕭萬長時表示,對促進兩岸合作提出,希望兩岸同胞團結合作,共同致力於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毋庸置疑,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是全世界中國人的引領期盼之目標。倘若,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發生變化,則此目標難至臻境;兩岸關係發展的路途,可能遙遠而充滿艱辛,無法一蹴可幾。因此,兩岸關係發展如果逆轉,勢必影響中華民族復興的前途。由大陸中華文化發展促進會、中國文化院主辦,中國華藝廣播公司承辦的第一屆“中華文化發展方略—兩岸四地文化沙龍”於2013年底在福建省福州舉行。以“探討中華文化、凝聚發展共識”為主題,邀集兩岸四地文化界知名人士,探討中華文化發展方略,最後達成關於中華文化發展方略的“福州共識”,為中華民族與文化的復興,提供創新的構想與方向。職是之故,茲就“福州共識”探討未來兩岸關係之發展趨勢,舉其犖犖大端分述如下:

一、“福州共識”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勾勒出未來藍圖

“福州共識”第一項:由於中華文化源遠流長、博大精深,是兩岸四地同胞共存共用的精神家園,為推進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實現中華民族繁榮復興提供豐富資源和不竭動力。“福州共識”第二項:兩岸四地同胞的共同願景是中華民族復興,共同承擔著傳承弘揚中華文化的天職,肩負著創新發展中華文化的神聖使命,理應攜手並肩,共同應對國際文化的競爭挑戰。

誠如,中國共產黨十八屆三中全會中論述,建設社會主義文化強國,增強國家文化軟實力,發揚中華民族優秀文化,靠深化改革帶領中國人民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夢。而且,臺灣地區中國國民黨第19次“全代會”在兩岸關係和平發展不斷鞏固深化、持續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關係。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還分別致電連戰、吳伯雄。中國共產黨與中國國民黨將繼續堅持“九二共識”確立的政治基礎,鞏固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良好局面,共同為中華民族的復興通力合作。

短期間兩岸如要協商政治、軍事問題,殊屬不易;未來將重點置於經貿與文化交流協議等方面,惟須不斷創造有利政治協商的契機與條件。例如,大陸海協會副會長孫亞夫于2013年4月出席臺北舉辦的“辜汪會談”20周年時指出,兩岸關係客觀存在著政治分歧,這幾年的發展已經碰觸到政治難題,如未能予以妥善處理和解決或部分解決,還將制約兩岸關係的發展。事實上,兩岸和平發展來之不易,但存在許多困難與問題,須投入更多心力才能克服挑戰。兩岸可以運用中華優良文化基礎,加以思考如何解決困難與問題,共同創造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

二、“福州共識”有助於強化兩岸的中華文化認同,並為解決兩岸問題提供新思路

“福州共識”第三項:兩岸四地文化同根同源,各具特色,彼此間的文化交流合作應秉持“求同存異、取長補短、互相尊重、相互包容”原則,不斷擴大交流合作範圍,深化交流合作內涵,豐富交流合作形式,完善交流合作機制,努力形成“資源分享、優勢互補、互惠共贏、共同發展”的局面,深化兩岸四地文化交流合作,推動中華文化之凝聚,促進中華文化之認同。“福州共識”第四項:正視衝突、加強融合是中華文化應對世界大勢之道。中華文化應保持民族性、展現包容性、賦予時代性,廣泛吸收世界文化的優秀成果,不斷拓展中華文化的時代內涵。
目前,兩岸尚未找到化解政治分歧的有效辦法之前,兩岸擴大文化交流與合作,以消除兩岸官方與民間的誤解,增加臺灣民眾對大陸的理解、認同;兩岸的融合儘管不能根絕“台獨意識”與“台獨”的思想主張,減少壓縮其利用“台獨”來操作政治議題的空間。

現在兩岸在“九二共識”的基礎建立起互信,雙方應該坦誠地正視現實,以中華文化可作為未來兩岸政府往來,形成緊密的聯結。兩岸擴大交流,兩岸經貿領域的密切合作,以消除兩岸官方與民間的誤解、不信任,增加臺灣民眾對大陸的理解、認同與嚮往;兩岸可透過加強文化各層次交流,強化對中華文化之認同,兩岸文化融合逐步形成,臺灣對於中國文化、中華民族與中國的認同感益形加強,台獨意識將會日益淡化。

在未簽定文教交流協議前,兩岸應戮力交流,以加強瞭解與互信,以求同存異之精神,共同創造兩岸和平之契機;兩岸中華文化之交流可為兩岸和平創造有利之契機與氛圍,以文化的基礎為兩岸和平發展奠基兩岸文化協議,對兩岸人民情感與文化交流幫助很大,共同創造兩岸和平之契機。兩岸人民與文化交流越緊密,則台獨聲浪大小將隨中共對台的善意而呈成反比之現象。

三、“福州共識”為兩岸各層面交流添磚加瓦

“福州共識”第六項:中華文化復興需要民眾參與,必須實現精英文化與民間文化融合發展。既要重視發展精英文化,彰顯中華文化核心價值,提升中華文化人文精神;也要重視發展民間文化,顯示中華文化民族性格,築牢中華文化社會根基。“福州共識”第七項:抓好傳統文化教育是中華文化傳承永續的根本之道,應當高度重視對青少年進行傳統文化教育,用中華文化精華滋養靈魂,用中華文化精髓型塑價值。

近年來兩岸關係發展,必須擴大合作領域,為基層交流創造更多條件;兩岸“合則兩利,分則兩害”;兩岸未來將在經濟、文化等領域擴大合作,為兩岸基層交流創造更多條件,繼續深化兩岸各層面交流,為增進中華文化與中華民族認同創造更為堅實的基礎與條件。

兩岸關係發展欲速則不達,如欲破解政治難題,創造政治對話之條件,兩岸須有耐心與包容,並且不能挑釁雙方的底限。所以,未來兩岸雙方的溝通與協商之道路仍然荊棘遍佈。兩岸關係發展,要先易後難,先經後政,以民間多元交流與官方溝通機制的建立,藉以降低雙方敵意,並提升互信。如何建構一個和平、穩定的關係,是未來兩岸領導人面臨的議題。如果兩岸能結束敵對之狀態,降低兩岸之間緊張的關係,共同邁向和平的未來,是兩岸人民之願望與福祉。現在兩岸有共同的基礎,並建立起基本的互信,在彼此關係不斷有突破發展之際;如果,雙方稟持善意與善念,在兼顧尊嚴與共同利益原則,在互不否認及擱置爭議的前提下,展開各項協商尋求共識,則兩岸關係的發展應可較為穩建與平順。

兩岸應擴大在經濟、文化、教育各方面之交流,“九二共識”是兩岸交流之基礎,兩岸應深化各項交流,建立互利雙贏之局面。現在兩岸有共同的基礎,並建立起基本的互信,在彼此關係不斷有突破發展之際;兩岸政府必須採取新思維、掌握兩岸關係發展的脈動和契機,以兩岸關係新局之開展,如以中華文化的優良傳統在兩岸政府溝通,似在未來兩岸和平的發展上有更長遠之前景,中華文化可作為未來兩岸政府往來,除了經濟層面之外,形成緊密的聯結。兩岸應簽訂文教等方面之交流的協定,促進兩岸交流正常化,則將大步邁向和平之路。

四、中華文化發展方略—兩岸四地文化沙龍與“福州共識”為兩岸文化協議指引發展方向

“福州共識”第五項:提升中華民族文化軟實力,亟需增強中華文化國際影響力,大力發展文化產業、打造文化品牌,共同建構分工合作的中華文化國際傳播體系。“福州共識”第八項:文化創新是文化發展的內在動力,中華文化只有不斷創新才能歷久彌新。應當在中華文化深厚土壤中,不斷加快文化品牌創新、文化產業組織創新及文化商業模式創新,著力促進文化與科技融合、文化與產業結合,為中華文化復興插上騰飛的翅膀。

首屆“中華文化發展方略——兩岸四地文化沙龍”,邀集兩岸四地文化界知名人士,搭建兩岸四地文化界交流平臺,深入探討中華文化發展方略,為中華文化傳承發展引入新視角,為中華民族繁榮復興注入新動力。與會專家一致認為應把“兩岸四地文化沙龍”打造成為一個兩岸四地長期探討中華文化的固定平臺、知名品牌;例如,許嘉璐先生特別提議以“常設、多樣、務實、漸進”為原則實現“兩岸四地文化沙龍”常態化、機制化。這指出未來兩岸文化協議指引發展方向。

2008年底,時任中共總書記的胡錦濤倡議簽署兩岸文教交流協議以來,陳雲林首度2010年12月公開向海基會董事長江丙坤提出相關呼籲表示,關於兩岸文教交流,可在既有基礎或在已簽署生效的協議架構下積極擴大往來。兩岸文化交流協議,中共認為現階段是除經貿之外,最關注的重點。中共認為文化交流協議成功,才能確保兩岸和平發展之模式可長可久。

在2013年6月的“吳習會”中,國民黨亦將“加強文化交流,推動教育協議”列為七項建議之一;未來雙方應可尋求交集,納為協商議題。兩岸關係之發展,不穩定因素仍然存在。當前中共希望把握兩岸關係的機遇與挑戰,兩岸同時發展政治、經濟、文化之關係;因此,文化交流可為政、經交流的必備工作,始能行穩致遠;兩岸關係發展欲速則不達,如欲破解政治難題,創造政治對話之條件,兩岸政府須有耐心與包容之瞭解彼此的矛盾,並且不能挑釁雙方的底限。

結語

如果,兩岸政府稟持“中共,大事小以仁;臺灣,小事大以智”之仁恕寬容精神的中華文化與儒家精神,在兼顧兩岸尊嚴之立場,以“九二共識”為基礎,在互不否認與擱置爭議的前提下,展開各項協商,尋求共識,並以更多的善意,耐心與智慧,以處理經緯萬端、錯根盤結的兩岸問題,則兩岸關係的發展應能朝更和平的方向發展。兩岸應戮力交流,以加強瞭解與互信,以求同存異之精神,共同創造兩岸和平之契機。
兩岸政府必須採取新思維、掌握兩岸關係發展的脈動和契機,以兩岸關係新局之開展,以中華文化的優良底蘊作基礎,兩岸和平的發展,則有更長遠前景;中華文化可作為未來兩岸政府往來,除了經濟層面之外,形成緊密的聯結。兩岸應簽訂文化交流協定,促進兩岸交流正常化,則將大步邁向和平之路;兩岸更應擴大在經濟、文化、教育等各層面交流,並建立互利雙贏局面,以利兩岸關係的發展能朝更和平的方向發展。

文化共識(卷首語)
5-140106130039533
潘耀明
(香港作家聯會報行會長;《國學新視野》特邀主編)
就文化成果而論,人所追求的目的,未必能獲得;但人所不追求者,必不能獲得;因文化成果只能由自覺活動中生出。
——勞思光:《中國文化要義新編》日前,在福州舉辦「兩岸四地文化沙龍」,與會者有來自港、台、內地的作家、學者,對中華文化發展的方略,各抒己見,饒有意義。「沙龍」會後,與會者簽署了一份「福州共識」。「共識」內裡提到的一點,頗能切中要害的:「對一個民族而言,文化軟實力決定民族競爭力、民族向心力。文化興則民族興,文化強則民族強。中華民族的復興亟需中華文化的復興。」新上任的習近平主席提出「中國夢」,惹來不少非議,認為這是「美國夢」的老調重彈,但不得不承認,這也可說是舊瓶異酒,瓶子的標籤都有一個「夢」,內裝的不是美國的洋酒,而是中國的白乾。這一「中國夢」的實現,雖然路途迢遙而戛戛乎難以企求,卻難免令人浮想聯翩。置身當下紛紛攘攘的社會,往往只是「白日夢」一場,只有在夢境中,才有夢想成真這回事,所以也只是「夢幻」而已。

有夢比起無夢──「無望」好,起碼可以發揮想像空間。

說起中國夢,大儒饒公宗頤教授也有一個夢。他老人家做的是文化夢,他在一篇《中國夢當有文化作為》的文章中指出:「現在都在說中國夢,作為一個文化研究者,我的夢想就是中華文化的復興。文化復興是民族復興的題中之義,甚至在相當意義上說,民族的復興即是文化的復興。」

這一旨意與「福州共識」相近。已屆耋期之齡的饒公,睿智過人,率先登高振臂而呼:「推動文化的復興,我輩的使命是什麼?我以為,二十一世紀是重新整理古籍和有選擇地重拾傳統道德與文化的時代,當此之時,應當重新塑造我們的『新經學』。我們的哲學史,由子學時代進入經學時代,經學幾乎貫徹了漢以後的整部歷史……。」

饒公要提倡「新經學」,因為自從五四以迄,經學只被當作史料來看,未加好好應用。

歷經五千年漫長歷史的中華文化,是老祖宗給我們留下的一筆龐大而珍貴的遺產。可是,作為中華不肖的炎黃子孫,卻沒有把它當寶,反而是視作草芥、垃圾,非掃地出門不可。相反,毗連的日本、韓國、新加坡及其他東南亞國家,對中華文化遺產,如獲至寶,欣然取之享之用之,外加吸收西方現代民主管理理念,中西兼融,相得益彰,造就了一個個繁榮富強、講究禮義廉恥、忠孝恕道、「非華實華」的泱泱大國的社會景觀。

學高五鬥的饒公,不憚其煩,苦口婆心地向國人,包括高高在上的領導人諄諄引導:「西方的文藝復興,正是發軔於對古典的重新發掘與認識,通過對古文明的研究,為人類智識帶來極大的啟迪,從而刷新人們對整個世界的認知。我國近半個世紀以來地下出土文物的總和,比較西方文藝復興以來考古所得的成績,可相匹配。令人感覺到有另外一個地下的中國——一個在文化上而又厚重的古國。」

如果把地下厚重的古中國文化加以發掘、考究出來,拭掉塵垢、剔除陳腐部分,擷取精華,推陳出新,「與現代接軌,把前人保留在歷史記憶中的生命點滴和寶貴經歷的膏腴,給以新的詮釋。這正是文化的生命力所在。」

饒公孜孜以求文化中國夢的實現,身體力行,他對中國傳統文化的承傳、發現和推陳出新是不遺餘力的,蔚為中華文化世界一棵亭亭如蓋的蓊鬱大樹。

我們有幸與饒公身處於同一屋簷下的香港,沾染了一點文氣,理應為中華文化盡一分綿力。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一九六六年,當「偉大舵手」發起一場旨在滅絕中國傳統文化的文化大革命的時候,香港報人金庸「拚死」辦了《明報月刊》,以洵洵儒雅書生的一管筆,立意承傳中華文化那一朵若明若滅的薪火。

這一冊標誌不黨不私、有容乃大、將屆四十八春秋的老牌文化綜合雜誌,當年既頂住政治狂飆衝擊,遂後又沒有被滔滔商海巨浪淹沒,不屈不撓地把薪火延續下去,在華人社會可說是獨樹一幟的奇。

這說明來自民間社會的文化的強大生命力,也足見民間文化力量是不容忽視的事實。「福州共識」裡面,有一條是說到點子上的:

中華文化復興需要民眾參與,必須實現精英文化與民間文化融合發展。既要重視發展精英文化,彰顯中華文化核心價值,提升中華文化人文精神;也要重視發展民間文化,顯示中華文化民族性格,築牢中華文化社會根基。

其實,精英文化也源自民間社會,讓我們共同努力吧!

同心弘揚中華文化 攜手推進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郭震遠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 研究員)


當今時代,國際博弈已逐步從硬實力的比拼轉向軟實力的較量。文化興則民族興,文化強則民族強,中華民族的復興亟需中華文化的復興。兩岸關係和平發展,也應當伴隨文化交流的大繁榮,以及中華文化的大發揚。在此背景下,2013年年底,中華文化發展促進會、中國文化院以及中國華藝廣播公司等,在福建省福州市舉辦了首屆“中華文化發展方略——兩岸四地文化沙龍”(以下簡寫為“活動”)。“活動”以“探討中華文化,凝聚發展共識”為主題,通過深入探討,達成了關於中華文化發展方略的“福州共識”。與近年來曾舉辦的類似活動比較,由“福州共識”顯示的“活動”的特點在於,不僅十分重視文化交流合作對於增進兩岸四地民眾感情、強化兩岸四地互信的重要現實意義,而且突出強調了,面對世界文化競爭融合,兩岸四地同心弘揚中華文化,對於推進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的重大深遠影響。可以預料,“福州共識”的落實,將在多個層次上,進一步推進兩岸四地的文化交流合作,更加強化中華文化認同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的重大作用。

一、在世界文化的競爭、融合中,同心弘揚中華文化

近現代的世界歷史,在深層次上可以說,就是倚仗絕對優勢物質力量的西方文化,消滅其它文化的歷史,即西方學者所稱的“文明衝突史”。但是,歷史和現實都越來越清晰地顯示,迄今仍然具有強大優勢的西方文化,在推動世界創造了巨大物質財富的同時,也不斷暴露出其難以消除的嚴重先天性缺陷。人類面臨的毀滅性戰爭、極端的不公正、資源枯竭和環境災難等等,在最深層次上無一不是西方文化發揮到極致的結果。人類面臨的可怕災難,甚至可能毀滅的前景,促使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反思,並且越來越深刻地認識到,不僅需要採取各種具體措施,以應對人類面臨的災難,而且必須改變發展思路、發展模式,只有這樣才能真正有效地拯救人類並實現全新的發展。所以,“文明衝突論”開始受到越來越強烈的質疑和批判,而且世界文化的競爭、融合則由此方興未艾。正是在這一背景下,以中華文化為主體的東方文化,在世界範圍受到了越來越廣泛的關注。

世界文化競爭、融合方興未艾,提供了弘揚中華文化的良好機遇;而中華文化的自身特質、輝煌歷史,以及兩岸四地經濟社會發展引人注目的成就,則是弘揚中華文化的基礎和決定性的推動力量。中華文化源遠流長、博大精深,作為世界上唯一歷經數千年而未曾中斷、延續至今的古老文化,所具有的“和平”、“仁愛”、“天人合一”等核心內涵,不僅為中華民族數千年發展、興盛提供了保證,而且給陷於困境與迷茫的世界,指明了出路和方向。過去三十多年來,兩岸四地,首先是大陸持續、較快發展造就的世界經濟奇跡,引起了世界對於“中國模式”越來越強烈的關注,從而激發了對“中華文化”越來越明顯的重視。所以,現在兩岸四地既面臨在世界弘揚中華文化的良好時機,也具備了弘揚中華文化的基礎和條件,應該,也完全可能在世界文化的競爭、融合中,發揮更加主動的積極作用,引導世界文化以及人類的良性發展。這將是中華文化、中華民族對世界做出的又一次重大貢獻。

“福州共識”不僅指出了世界文化面臨競爭、融合,而且強調了在其中弘揚中華文化的重要性,尤其突出了兩岸四地同心弘揚中華文化的重大意義。這充分表明,參加“活動”的兩岸四地人士,對於在世界文化競爭、融合中,同心弘揚中華文化有著深刻理解和高度共識。可以預料,“福州共識”的落實,將為弘揚中華文化,爭取中華文化在世界文化競爭、融合中的更有利地位,開創新局面。

二、增強兩岸四地文化交流合作,實現中華文化與時俱進、歷久彌新

穩定性、延續性是中華文化一個突出的特點。中華文化歷經數千年,延續至今從未中斷。而一些與中華文化幾乎同時出現的古老文化,如兩河文化、埃及文化、印度文化等,都早已在歷史長河中消失。但中華文化的穩定性、延續性並不是靜止性、停滯性。恰恰相反,在數千年中,中華文化表現出了突出的開放性、包容性和創新性。正是開放、包容和創新,形成了中華文化的穩定、延續。中華文化的開放、包容,既是對外的,也是內在的。數千年來中華文化吸收、融合了大量外來文化,使之成為自己的新鮮組成、新鮮血液;同時,中華文化自身的各組成部分之間活躍的緊密聯繫和相互交流,則使中華文化充滿活力。所以,對外開放和各組成部分之間的交流合作,對於中華文化的穩定、延續,以及發展同等重要。

大陸文化和臺灣文化及港澳文化都是中華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大陸文化是中華文化的主幹,台港澳文化則是在特定歷史條件下分別形成的分支,在中華文化各組成部分中,具有較特殊地位。所以,兩岸四地之間的文化交流合作,對於中華文化的發展具有特殊意義,這在1978年大陸實行改革開放以來更為突出。現在,兩岸四地都進入了經濟社會發展的歷史新階段,都面臨必須突破的新瓶頸。大力增強兩岸四地的交流合作,充分發揮兩岸四地特殊關係帶來的重大優勢,具有更加重要的意義。增強兩岸四地的交流合作,不僅是增強經濟的交流合作,而且必須增強文化交流合作。因為增強文化交流合作,勢將有力促進中華文化的與時俱進。這不僅將進一步強化中華文化在世界文化競爭、融合中的有利地位,而且對於兩岸四地的經濟社會轉型,將產生重要的積極影響。主要是,文化交流合作將有助於形成新的發展思路和模式,這對兩岸四地都是十分需要的。

香港、澳門已回歸祖國,儘管實行一國兩制,但與大陸的文化交流合作,已沒有重大障礙。所以,增強兩岸四地的文化交流合作,重點是增強兩岸的文化交流合作。可以說,只有兩岸文化交流合作的持續增強,才能實現中華文化的與時俱進、歷久彌新。“福州共識”對於兩岸四地的文化交流合作,尤其是兩岸的文化交流合作,予以了高度重視。“福州共識”提出,“求同存異、取長補短、相互尊重、相互包容”的原則,要求形成“資源分享、優勢互補、互惠共贏、共同發展”的局面,以及通過兩岸四地文化交流合作,實現推動中華文化之凝聚,促進中華文化之認同的目標。對之一一落實,必將出現中華文化更加充滿活力,在世界文化競爭、融合中地位更加有利,對兩岸四地經濟社會轉型的促進更加有效的大好形勢。

三、強化中華文化認同,兩岸四地攜手推進中華民族偉大復興

現在,兩岸關係和平發展進程進入了深水區。兩岸的國家認同問題是兩岸在深水區必然面對,必須處理和解決的核心問題。不必諱言,兩岸對這一問題的認識存在明顯分歧。兩岸關於國家認同的分歧,在深層次上反映了兩岸對中華文化認同出現了分歧。同時,近年來香港的少數人,也出現了對國家認同,以及在深層次上對中華文化認同的較明顯動搖。

上述現象清楚表明,強化中華文化認同,對於兩岸四地都是迫切而重要的課題。儘管在臺灣和香港對中華文化認同動搖的不是多數人,但由於有外部勢力插手,如不能有效強化中華文化認同,少數人的動搖可能擴散,甚至可能引發更嚴重的局面,從而不僅將嚴重干擾已進入良性發展軌道的兩岸四地關係,而且最終將對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進程,形成不可低估的重大衝擊。必須深刻認識、強化中華文化認同與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緊密關係:強化中華文化認同,將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提供堅實的精神支柱和可靠保證;同時,中華文化認同必將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進程中,不斷得到強化。兩岸四地應緊緊把握這一關係,共同努力,強化中華文化認同,攜手推進中華民族偉大復興。

強化中華文化認同不會一蹴而就,需要兩岸四地長期的共同努力,需要做大量細緻的實際工作,尤其是做人的工作。認同問題實際上就是人心聚散問題、人心向背問題,文化認同更是如此。所以,強化中華文化認同,既要有緊迫感,又要不急不躁。“福州共識”充分表現了,對於強化中華文化認同路徑、方式的深刻認識。既明確表述了強化中華文化認同的重大意義,又較全面、系統地提出了須做、可做的大量工作。可以預料,“福州共識”的落實,必將有效強化兩岸四地的中華文化認同,為兩岸四地攜手推進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提供更堅實的精神支撐、更可靠的保證。

 

敎育:中華文化永續的根本之道
——讀《福州共識》
5-140106130103623
李觀鼎
(中國作家協會會員)

中華文化發展促進會、中國文化院及中國華藝廣播公司等社會團體和傳媒機構,於二○一三年十一月六日至七日在福州舉辦首屆“中華文化發展戰略——兩岸四地文化沙龍”,邀集兩岸四地文化知名人士,深入探討中華文化發展方略,眞誠對話,求同存異,最後達成八點“福州共識”,為中華文化傳承發展引入了新視角和新思路。

《福州共識》凝聚了與會者的智慧和想像,是集體思辨的結晶。它有力地確認:源遠流長、博大精深的中華文化,是歷代中華兒女共同的創造、兩岸四地同胞共同享有的精神家園;復興中華民族、弘揚中華文化是兩岸四地同胞的神聖使命;同根同源又各具特色的兩岸四地文化,彼此間應秉持“求同存異、取長補短、相互尊重、相互包容”的原則,努力形成“資源共享,優勢互補,互惠共贏,共同發展”的局面;中華文化應正視衝突,在保持民族性的同時,展現包容性,賦予時代性,廣泛吸收世界文化的優秀成果;中華文化應增強國際影響力,擴大國際話語權,為此,兩岸四地應大力發展文化產業,努力拓展文化貿易,積極加強文化交流,並在對外傳播中完善政策和策略;中華文化復興需要民衆參與,必須實現精英文化與民間文化的融合發展;應高度重視對靑少年進行傳統文化敎育,用中華文化精華滋養靈魂,型塑價値,文化創新是文化發展的內在動力,要在中華文化深厚土壤中,不斷加快文化理念、文化品牌、文化產業組織、文化商業模式的創新,着力促進文化與科技、文化與產業的結合。這些識見,高屋建瓴,又貼近實際,深具現實意義。作為一名敎育工作者,我對《福州共識》中提到的敎育問題特別感興趣,且來議論一番。

如果說《福州共識》反映了一種基於使命感的危機意識,那麼,我覺得它突出地體現在對敎育問題的重視上。《福州共識》第七條指出:“抓好傳統文化敎育是中華文化傳承永續的根本之道,應當高度重視對靑少年進行傳統文化敎育,用中華文化精華滋養靈魂,用中華文化精髓型塑價値。”這正是面對文化危機作出的及時而正確的反應。

大家知道,在現代化進程中,我們正面臨各種危機。較諸資源、環境、經濟等方面的危機,文化危機似乎不那麼起眼,但它確實存在,一個明顯的表現,就是廣大靑年的淺閱讀甚至不閱讀。經典文本的閱讀,已被讀圖、讀影視(電影電視是活動圖畫)、讀縮本、讀文化碎片所取代。重感覺而輕思考,重了解而輕理解,重結論而輕推理,重模仿而輕創造,淺嘗輒止,一知半解,這已成為社會閱讀的普遍趨勢。更甚者是不閱讀。一部《紅樓夢》,網友們說:“死活也讀不進去”。據第九次全國國民閱讀調查報吿,二○一一年韓國人均讀十一本書,法國二十本,日本四十本,以色列六十本,而我們中國只有四點三本。這種閱讀危機不正是一種令人擔憂的文化危機嗎?中華傳統文化包含的歷史經驗再豐富、文化底蘊再深厚,其現實意義再重大,如果沒有人尤其是沒有年輕人通過閱讀去了解它、認識它、把握它,又怎能將其延續下去並發揚光大?

這種閱讀——文化的危機,從大環境來看,主要原因有兩個:一是物質或金錢在現代社會的形而上性質。我們整個社會生活已為物質消費所帶領,這已經是不爭的事實,在此一過程中,物質或金錢已經被賦予了一種超越性。這常常讓人想起莎士比亞名劇《雅典的泰門》中泰門那段經典台詞:“啊!黃金,你眞是一尊了不得的神哪!……帝王逃不過你的掌握,親生的父子會被你離間!你燦爛的奸夫,淫污了聖潔的婚床!……你永遠年靑韶秀,永遠被人愛戀的情郞,你的容顏的光彩,可以融化狄安娜女神膝上的冰雪!你有形的神明,會使冰炭化為膠漆,仇敵互相親吻!你會說任何方言,使每一個人唯命是從!黃金,你這動人心弦的寳物啊!……”六百年過去了,把物質或金錢作為價値來源和價値尺度的價値觀,非但沒有改變,反倒愈演愈烈了。金錢物質的統治,正是人們深感不滿而又無力反抗的現實,人們有時甚至會屈從於金錢物質的統治並與之合謀。事實正是如此,物質金錢影響着人的整個生活,包括我們的閱讀。不能掙錢,不能掙大錢,不能很快地掙大錢的事,人們都不願意幹,於是在閱讀方面便出現了種種急功近利的現象。

二是飛速、高度發展的技術成了人的主宰。技術是一柄雙刃劍,一方面為我們提供了速度和方便,一方面又消解着我們的天性和潛能。大家看過4D電影吧,人對爆炸、地震的感覺都可以製造出來。當人們的感覺都被技術取代了,那麼,人的想像力和創造力,人的潛能的開掘和發揮,將會受到多麼可怕的影響!技術一邊體現人的征服和佔有的慾望,一邊又不斷地把人異化為物,正如網友們自嘲的那樣,在這個電子化時代,我們每個人都成了離不開鍵盤的“賤人”,離不開鼠標的“鼠輩”,離不開觸摸的“畜牲”。我們每天低頭數百次去看“微信”,是名副其實的“磕頭蟲”。技術設置的種種難以抗拒的誘惑,讓我們在不知不覺中反主為“客”,靈性和想像逐漸消失殆盡。我們的求知慾很容易就在零散化、平面化、碎片化的信息中得到一種自滿自足,而與此同時,一種可怕的惰性也就充滿我們的心頭,這確乎是非常令人擔憂的。

面對物質(金錢)崇拜和技術發展的挑戰,我們怎麼辦?《福州共識》提出“抓好傳統文化敎育”,尤其是要“重視對靑少年進行傳統文化敎育”,我以為是“抓”到了點子上,敎育的確是中華文化永續的根本之道。據此,我有兩點想法:其一,要讓《福州共識》成為更多的人的共識,把閱讀提高到文化戰略的高度來看待。閱讀,特別是廣大靑少年的閱讀,茲事體大,關乎中華民族文化傳承發展的全局。對他們進行傳統文化敎育,向他們推廣閱讀,一定要站在民族復興的高度。我們每一個敎育工作者和文化工作者都應有這種文化自覺。

其二,我們的傳統文化敎育,要深入淺出,循序漸進,不要搞文化快餐、文化速成,比如《一本書讀懂中國文學史》之類。我喜歡老子,喜歡屈原,讀了許多年,也只是慢慢走近他們,斷不敢說完全讀懂了。一本書讀懂中國幾千年,那是不切實際的。也不要搞文化明星式的“領讀”。我覺得中國文化院應該帶一個頭,組織專家學者好好梳理中華文化的精華,編寫一套能夠準確傳達傳統文化核心精神、適合靑少年心理特點和閱讀習慣的文化叢書,並逐步建立一個循序漸進、紮實有效、豐富多樣的傳統文化閱讀體系。我還期待我們的社會建構一個由學校、社區、公共圖書館和媒體共同參與的閱讀指導和推廣體系,為廣大靑少年提供一個文化閱讀的良好生態環境。

我特別贊同《福州共識》這樣的主張:“用中華文化精華滋養靈魂”。當傳統文化在年輕一代心中生根發芽,當中華民族集體價値觀融入他們的人生觀、世界觀和價値判斷,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則指日可待矣。

 

從福州共識看兩岸文化交流
5-1401061301502E
蘇進強
(旺台兩岸互信基金會執行長)

甫閉幕的中共三中全會,宣示習李體制對于深化改革的全面啟動。在可預見的未來,如果習李體制的全面改革獲得較大的成果,中共將成為名副其實的世界大國,即連美、日等國也可能瞠乎其後。

事實上,中國對于成為世界大國的企圖並非夢想,而是從中央到地方一條鞭的政策,且各級政府分進合擊,摸著石頭過河,已逐漸展現出成熟的藍圖與規模,在在值得陷于內斗與食安風暴無法脫困的台灣深自警惕與省思。

兩大主軸 宗教與社區

就以11月6日在福州舉行的「中華文化發展方略──兩岸四地文化沙龍」為例,福建雖僅為一省,卻展現了立足兩岸四地,放眼全球的格局。從會後所發布的「福州共識」來看,也十足呈現了面對世界不同的「文化對話與合作」、「文化沖突與對決」的決心和準備,在八點共識中,透露出這次主辦單位企圖宣示的,對內強化中華文化一體共榮,共同承擔、擴大交流合作;對外正視沖突、加強融合、加強傳播的理念。尤其難得的,這次會議也兼顧了精英文化與民間文化的融合,傳統文化的教育與文化內涵的創新。

就個人參加會議的體驗,議論最多的是「民間宗教」與「社區營造」兩大主軸,民間宗教可說是華人社會最多數的宗教信仰,具有深厚的中華文化淵源,也有同根同源、血濃于水的親和力,兩岸四大信徒最多的媽祖、保生大帝、開漳聖王、文昌帝君、城隍爺、玄天上帝等共同的神明,雖然其起源、宗廟都來自中國大陸,但卻超越政治、地理的藩籬,而民間信仰所強調的忠孝節義與仁愛精神,以及由廟口文化所形塑而成的社區意識,更是中華文化能夠延續數千年的重要價值。

中華文化是全球華人共同的價值,也是兩岸四地最大的共識與共同資產。中華文化的本質是內聖外王,但萬丈高樓從地起,「內聖外王」必須由個人誠意正心修身做起,而不只是精英階層的文化理論。以台灣推動社區總體營造的經驗為例,我主張文化發展戰略必須以社區做為基礎,亦即文化必須進入社區、進入生活、進入社會的底層才能發光發熱。

台灣經驗 陸港澳借鑒

台灣的社區組織、社會大學、社區大學,實質上都是由民間社團負責運行,這種由下而上的文化與教化,也是中華文化以仁為本、以民為本的王道精神。而台灣數萬個非贏利組織所形塑的公民社會,更成為社會穩定及制衡藍綠惡斗的力量,這些成功的經驗,便可以做為中、港、澳的借鏡。

大陸的改革開放已獲得巨大的成果,但社會文明與國民品質則尚待提升,近年來中共雖對兩岸文化交流用力甚深,但卻形式大于實質,儀式性的活動與官方性質,凌駕文化的內涵與民間本質,以致有流于空泛之弊。個人認為,兩岸在經濟上的合作交流已漸趨制度化,文化交流即應務實而行,一方面大陸官方已不再避諱社區文化與公民社會的議題,大陸民間社會對公共事務與文明品質的提升也不再陌生,既然如此,社區文化與營造必然可以成為「和諧社會」與中華文化發展的起點;另一方面,兩岸應速簽訂文化交流協議。

不可否認,大陸的決策力及執行力已經超越台灣,對于復興中華文化、建構文化制高點的企圖也是有目共睹,而台灣擁有深厚的文化底蘊,以及發揚傳統文化最重要的社區營造經驗,兩者若能相輔相成,取長補短,未來中華文化弘揚全世界將可預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