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新聞中心 » 《天賜普洱》拍攝工作座談會在普洱召開

《天賜普洱》拍攝工作座談會在普洱召開

《天賜普洱》拍攝工作座談會在普洱召開
[發佈時間︰07-03-2014          來源︰本站]
《天赐普洱》拍摄工作座谈会在普洱召开
中國文化院院長許嘉璐一行人考察了普洱市茶園及古寨
《天赐普洱》拍摄工作座谈会在普洱召开2
中國文化院院長許嘉璐與部族首領和少數民族村民親切交流

2月19日至2月23日,中國文化院院長許嘉璐考察了普洱市景邁山萬畝古茶園、甕基布朗族古寨、糯幹傣族古寨、邦崴千年古茶樹、酒井老達保拉祜族村、西盟縣佤族等地,與當地部族首領和少數民族村民親切交流,深入瞭解民族信仰、生活方式、生態保護等,體驗少數民族風土人情、傳統文化、社會現狀。雲南省人大副主任楊保建、普洱市委書記衛星、普洱市人大主任丁豔波、普洱市宣傳部長趙聯濤、中國文化院院長助理兼北京辦主任張武、中國千年文化工程項目總製片人張林、執行總編導劉刻以及攝製組等一行陪同考察。期間,許院長與衛星書記就紀錄片《天賜普洱》的方向、使命和靈魂等進行了深入交流。許院長還專門召開座談會,聽取攝製組前期工作的彙報,對下一步拍攝工作提出意見和建議。

許院長指出,上個世紀的最後十年,聯合國提倡不同文明的對話,但那時中國並沒有多少發言權。潘基文擔任秘書長之後,這項對話轉到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提出世界文化多樣性與不同文明對話的發展方向,中國才開始參與,“尼山論壇”應運而生。“尼山論壇”體現了文化多樣性和不同文明的對話,《天賜普洱》是對這一趨向的呼應。國際版取名《湄公河深處》是合適的,其學術背景就是世界思想界的走向,符合西方新人文主義的潮流。《天賜普洱》中的“天賜”兩個字,表面上是大自然的賜予,暗含著被賜予者對天的回饋,我們要感恩大自然、祖先,感恩普洱的民族鄉親,感恩他們對自己文化的堅守。在當今國際環境下,整個國家的發展可能還要保持適當的速度,我們要探尋如何在這種情況下守住自己的根。我們不能以單一的維度和標準評價什麼是先進與落後、什麼是幸福與痛苦。紀錄片要用模糊的、留有空間的方式去表達最深沉的信仰。

“普洱有生命 生活如普茶”,茶葉被采下來、曬青、壓成餅,叫做生茶,生者,活也。普洱茶沒有保質期,可以自然發酵、成熟,越陳越好,所以說茶是有生命的。泡茶之後,茶活在水裡,作用於人的器官,化為人的生命,而生命最終又會回歸自然,我們要尊重和理解人和自然的一體性,這就是“普洱有生命”。生活就如同茶本身的平淡醇厚,德、道、法均在其中。“普茶”體現了道家的靜、佛家的淨、儒家的敬,承載著中國傳統文化思想,蘊藏著豐富的人生哲學,要用這種理念處理我們生活中的各種關係。這就是“生活如普茶”。

《天賜普洱》成功了會有四個方面的貢獻:一是對中國紀錄片拍攝的突破和創新;二是體現中央宣導的文化創意;三是用故事震撼正在思考自己人生價值的人們;四是為探索如何講述中國故事做出示範,讓村寨裡、街道上、家庭裡、人心裡的文化活潑潑地呈現出來。在技術性問題上注意三個方面:一是大膽追求,敢於冒險,勇於創新。只有創新才能出精品。二是播出的同時,爭取出版一本《天賜普洱》的書。書中要有若干精闢的、引人深思的話語,帶有人生哲理的格言。三是在片尾增加拍攝側記,要珍惜和保存好所有原始采風的片子和資料。

最後,許院長表示,聽了大家的報告之後,對拍好這部紀錄片更有信心,希望攝製組用寶貴的青春書寫未來,讓心靈得到洗禮,讓這部片子成為創作生涯中最美好的記憶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