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中醫與茶 » 中國醫學 » “和”在中醫養生觀中的體現

“和”在中醫養生觀中的體現

嚴世芸簡介
5.严志芸

嚴世芸,1940 年 5 月生,上海中醫藥大學終身教授,博士研究生導師。曾任上海中醫藥大學校長、上海市中醫藥研究院院長。現為全國高等醫學教育學會常務理事、全國高等中醫教育學會顧問。中華中醫藥學會副會長,中華中醫藥學會內科分會副主任委員,上海市文史館館員,上海中醫藥學會會長、上海市名中醫、全國名中醫繼承班指導老師、第六屆全國高等學校教學名師,上海市教學名師。現為上海中醫藥大學中醫藥文化研究與傳播中心主任。曾獲國家教育部科技進步二等獎、國家教育部優秀教育成果二等獎、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科技進步三等獎、中華中醫藥學會科技進步三等獎,國家圖書獎提名獎等獎項。


“和”在中醫養生觀中的體現
嚴世芸

     “和”是中國傳統文化中頗具特徵性的哲學思想,是中華文化的精髓,它貫穿於萬物中,許多古,從而成為中華民族固有的價值觀念和崇高理念,滲透于我國百姓的生活工作、人際交往、處世乃至國家政事等各個方面。其表現在人與自然的關係——“天人和諧”;表現在人與人的關係上——“和睦相處”、“君子和而不同”;表現在人與社會上——“和群濟眾”;表現在國家的關係上“協和萬邦”等方面。

中國傳統文化孕育的中醫學,“天人相應”觀是養生理論的根本無論是《黃帝內經》,還是歷代醫家的學術思想和理論,都滲透了“和”的理念。其養生觀念更是與諸子百家的思想一脈相承。

1. 順應自然——天人和
道家強調道法自然,老子說:“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總結了自然之道和人道的結合,主張順從自然,以求得天地與我並生、萬物與我為一的境界。儒家也強調:“中和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達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萬物育焉。”儒董仲舒亦強調“循天之道” , 不失中和,以達到天人之和諧。《內經》養生十分注重人與自然環境的關係,認為萬物之生化,各有其自然之道。治病應順從人體生化的自然規律,把握人體正氣自我恢復的時機適時調養,關鍵在於調動、調節機體自身的生理機能,並注重與時令節氣變化相順應。人必須適應外界環境,否則就會導致疾病的發生,只有順應自然,才能“內外調和,邪不能害”,即“和於陰陽,調於四時”;“處天地之和,從八風之理”。所以養生必須遵循效法於自然界的陰陽變化,以保持機體的陰陽和諧,取得人與自然的統一。“人能應四時,天地為之父母”,順應自然陰陽消長運動的養生方法,使人與自然氣候變化的節律取得協調統一,是卻病延年的重要保證。

2. 和調情志——心身和
道家循道修身養性,追求寧靜和諧,即重視人的自我調適和內心的和諧,老子認為修道者要做到“致虛極,守靜篤”,“見素抱樸,少私寡欲”,主張清靜無為以達到人體內環境的心身和諧。“和其光,同其塵,挫其銳,解其紛,是謂玄同。”。有了和諧,方能以豁達的心胸與平和的心態去看待一切。佛家也講修心養身 , 力圖以無我的超然態度進入一種徹悟的心靈境界,皆心氣平和,血氣流通,然後實現自我身心的和諧。人們在物欲橫流的世俗社會 , 只有排除內心的雜念 , 斷絕各種貪欲 ,才能獲得內心的清淨平和 , 保持積極、樂觀、向上的心態和良好的精神面貌。中醫養生重視情志的安和,協調。防治疾病,調和情志是要點之一。《內經》在調理情志方面非常重視一個“和”字,它認為精神情志的調和在防禦疾病方面可以發揮重要作用。如《靈樞・本髒》說:“志意者,所以禦精神,收魂魄,適寒溫,和喜怒者也。……志意和則精神專直,魂魄不散,悔怒不起,五臟不受邪矣。” 擁有健康的情志和平和的心理,才能減少身體遭受外邪侵襲的機會,才會健康。

3. 謹和五味——飲食和
民以食為天,飲食對人體的重要性是不容置疑的。《內經》繼承古代先賢思想,指出:“天食
人以五氣,地食人以五味,……五味入口,藏於腸胃,味有所藏,以養五氣,氣和而生,津液相成,神乃自生。”強調“食飲有節”,“謹和五味”等飲食調養的原則。五味和調對人體健康非常重要的。《素問・生氣通天論》強調指出:“是故謹和五味,骨正筋柔,氣血以流,腠理以密。如是則骨氣以精,謹道如法,長有天命。”說明謹和五味,是長壽的重要條件。五味調和則能滋養五臟之氣,使身體強健。

4、勞逸適度——形體和
人生命活動中,適度的體力、腦力及房事活動可以使人氣血流通、筋骨強健、神思敏捷、身心和暢。若勞力、勞神、房勞過度,又會傷及人體氣血陰陽而致病。《素問・上古天真論》曰:“形勞而不倦”,“外不勞形於事,內無思想之患”。認為勞而不倦、勿使身心過勞是養生的重要原則。勞而不倦即勞逸適度。勞逸適度者,勞逸和也。《素問・宣明五氣篇》雲:“久視傷血,久臥傷氣,久坐傷肉,久立傷骨,久行傷筋,是謂五勞所傷。” 認為視、臥、坐、立、行等人之五種體態保持過久亦會損傷人身氣血與骨肉筋脈等組織。故《素問・經脈別論》曰:“春秋冬夏,四時陰陽,生病起於過用”,可見,過勞是多種疾病發生的原因。反之可知,動靜結合、勞逸適度之勞逸和是養生的不二法門。通過適度鍛煉和休息以達到人體和諧的健康狀態。

5、養生防治目的——求“和”
總之,精氣和(包括營衛和、氣血津液和、臟腑和)、形神和、邪正和是健康生命活動的表現,飲食和、起居和、情志和、勞逸和是養生的重要原則,“失和”是導致機體非健康(或疾病),甚至死亡的原因,那麼“和”理所當然就是《內經》養生防治的總原則。具體而言,又分別有和營衛、和氣血、和津液、和臟腑、和形神、和邪正、和德、和飲食、和起居、和情志、和勞逸等等,不一而足。傳統中醫學符合當前醫學的目的和醫學模式,《內經》所論“上工治未病”,體現了醫學模式轉變的核心價值。《內經》在總結前人經驗的基礎上,汲取了古代哲學中未雨綢繆、防微杜漸的先進的理念,提出了“治未病”的預防思想,《素問・四氣調神論》稱,“是故聖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亂治未亂.此之謂也 夫病已成而後藥之,亂已成而後治之,譬猶渴而穿井,鬥而鑄錐。不亦晚乎 !”這段話從正反兩方面強調治未病的重要性。同時,《素問・刺熱篇》還說:“病雖未發,赤色者刺之,名曰治未病。”《靈樞經・逆順》篇中謂:“上工刺其未生者也;其次,刺其未盛者也,……上工治未病,不治已病,此之謂也。”以上均強調在疾病發作之先,把握時機,瞭解傾向,予以治療,從而達到“治未病”的目的。“治未病”是《內經》的核心理念之一,“未病”是表像,本質是不和而將病,欲病,透過表像審視本質,則仍然體現了“和”的精義,最終目的在於令人不
病而保持健康和諧狀態。在現代醫學中,疾病是作為人的生命和健康的對立面存在的,兩者是征服和被征服的關係,是對抗醫學。為了適應從“治已病”轉向“治未病”,疾病防治必須從對抗轉向協調,即從對抗醫學轉向整體和諧的醫學。可見在未來的醫學中,以預防為主的觀念,亦當加強整體和諧的探討和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