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新聞中心 » 許嘉璐院長會見臺灣前“行政院長”劉兆玄

許嘉璐院長會見臺灣前“行政院長”劉兆玄

[發佈時間:2014-05-05] 來源:本站

許嘉璐院長與臺灣前“行政院長”劉兆玄(中)合影
許嘉璐院長與臺灣前“行政院長”劉兆玄(中)合影

4月24日,中國文化院院長許嘉璐在北京辦會見臺灣前“行政院長”、現任中華文化總會會長劉兆玄,就當前臺灣形勢、兩岸聯手舉辦“王道論壇”等事宜進行了交流。中國文化院院長助理兼北京辦主任張武陪同會見。

關於舉辦“王道”論壇,劉會長認為,目前西方思想界、學術界正在反思基督教文明所帶來的種種局限,越來越多的人認為現行西方推崇的普世價值觀已經過時或走到了盡頭,需要更新或升級到“資本主義2.0版”。有學者推出用“社會進步指標”來衡量社會的進步與落後,而不再是過去單純的GDP或經濟增長指標,要加入社會公平、正義等因素,這是一種進步。但是這種反思與研究仍來源西方思維,對於發展中國家來說,不但幫助不大,而且會造成一定的誤導。值得注意的是,在西方推波助瀾下,“社會進步指標”可能會變成新的“普世價值”。這樣,發展中國家也要用西方的指標來衡量社會發展水準,在價值觀方面仍然沒有話語權。因此,建立帶有東方思維的新的社會進步指標,是非常迫切而重要的。這就需要兩岸有識之士聯起手來,用東方的“王道”思想和精神,制約西方的“霸道”。相關智庫也要跟進研究,制定出帶有可操作性的社會指標,不僅兩岸可用,也為世界做貢獻。

許院長指出,西方提出的“社會進步指標”,依然是在用研究自然科學和技術的方式研究人文社會問題。人間的幸福感、罪惡感以及道德律,是無法用數字來量化的。量化就要分類,就陷入西方思維和理論體系的窠臼。如何應對西方的指標體系,是當前需要解決的重大課題。目前在研究可持續發展規劃和指標體系中,存在很多問題,缺乏對歷史的回顧和對未來的展望,沒有上升到人文、哲學的高度。專家學者大多受西方學術訓練的,對事物進行“肢解性”研究,難以獲得應有的效果。

許院長指出,“王道”是儒家關注國家和國際問題思想的結晶,最初由孟子提出,漢代進而提出“雜霸王道而用之”,實際上已經吸收了法家思想的合理元素。“王道”是中華文化的根和靈魂,現在談“王道”只強調其“包容”的一面是不夠的,還要談其“自強”的一面,包括“自衛”,甚至以戰止戰。正如老子說的,“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之器,不得已而用之。”因為“天下有道,卻走馬以糞;天下無道,戎馬生於郊。”

關於明年舉辦的“王道論壇”,目前有三個背景:一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幹事博科娃提出的“新人文主義”;二是全世界都在思考可持續發展問題,其關鍵或者說其根本動力在文化;三是2018年世界哲學大會將在中國舉辦,主題是“學做人”。從這些背景可以預見,關於“王道”的探討會在西方獲得回應。這次論壇,我們應在前兩屆的基礎上昇華,邀請歐美、大陸及臺灣有影響的學者共同參與,最好能達成一些共識,簽署“王道”宣言。
許院長表示,中國文化院願意與中華文化總會一道,共同推進和落實“王道論壇”各項準備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