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新聞中心 » 許嘉璐院長聽取尼山論壇組委會工作彙報

許嘉璐院長聽取尼山論壇組委會工作彙報

許嘉璐院長聽取尼山論壇組委會工作彙報
[發佈時間:2014-05-05]         來源:本站


     4月12日,中國文化院院長許嘉璐在北京辦會見山東省委宣傳部副部長、文化廳黨組書記徐向紅一行,就籌辦第三屆尼山論壇、創辦尼山書院等事宜進行了交流。中國文化院院長助理兼北京辦主任張武陪同會見。

徐部長首先介紹了第三屆尼山論壇的籌備情況,並彙報了尼山論壇組委會計畫與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公眾論壇和聯合國文明聯盟簽署四方協定以及在山東成立系列“尼山書院”等有關情況。

許院長指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幹事博科娃提出的“新人文主義”與尼山論壇的觀點是一致的,也和中國儒家思想相契合。所謂“新人文主義”,就是對文藝復興以來,啟蒙時期所提出的人文主義的批判。後來,在世界哲學界出現了後結構主義、女權主義、後現代主義,從學術上解構了啟蒙時代的人文主義思想。人文主義思想給世界帶來了現代的科技發展,但由於啟蒙思想家和宗教結合的“絕對真理”,也帶來了嚴重的問題。後現代主義的口號是“把傳統撕成碎片”,雖然將其拆解了,但並未重新建設。現在提出的新人文主義,“新”表示與過去舊的人文主義不同,仍叫“人文主義”,表示以人為本。新人文主義和儒家倫理有很多相通之處。倫理的核心,不管出自哪種信仰,都是“善”和“愛”,因為這來自人的本能。從學理上講,我們彼此是可以溝通的。教科文組織提出的“文化多樣性”和“文化多元性”在某種意義上是矛盾的,甚至是衝撞的。文化的多樣性,不排除其中一種文化是霸主、是領導者,帶有普世意義,其他的文化只局限在一個角落。而“多元性”的提法就不一樣了,大家都是平等的。我們要用中國人的觀點解讀“多樣性”,講清楚中國人理解的“文化多樣性”,是排除“中心”的多樣性。講述中國倫理,可以用西方認可的專家,比如萊伯尼茨、羅素等的觀點來介紹,這樣比較容易除去蒙在中國倫理文化上的灰塵,顯露出本來面貌。

許院長強調,孔子學說不是宗教,但可以稱儒學是帶有宗教性的學說。在對外的某些場合,甚至有必要稱孔子學說是宗教。例如在印尼,不談宗教就會被視為沒有信仰,會被排除在“宗教間對話”之外。這個提法也是針對西方百年來鼓動的“歐洲中心論”。在康得之後就明確了宗教本身是無哲學的,哲學完全是人類理性的昇華,而宗教是排除理性的,是先驗性的,無需論證的,也是不允許顛覆的。東方文化中宗教與哲學是密不可分的,界限不明。有些學者認為,西方基督教傳播到愛琴海一帶,吸收了希臘和羅馬的哲學,產生了跨界的內容,即神學等。這種提倡理性的哲學和先驗性的宗教之間的結合,是造成今天宗教衰落的原因。儒學包含著宗教因素,也是有預設、先驗性的內容,比如“天”、“命”等觀念,但不是宗教。

關於創建“尼山書院”,許院長指出,關鍵是要定好位,要著眼兩個方面:一是中華文化的普及;二是培養未來的大師。第一項是普及知識,培養更多的博雅之士。第二項是培養尖子,尖子只能在大量博雅之士的基礎上產生。什麼是博雅之士?博雅就是知識和心胸博、舉止待人雅。未來的大師和博雅之士,不是兩年三年就能培養出來的,要著眼未來長期辦下去。在借鑒國內其他書院成功經驗的同時,“尼山書院”的具體運作可以從三方面展開:一是配合山東的“四德教育”開展,舉辦系列講座。二是培養孩子。三是不定期舉辦高峰論壇,組織專家學者交流對話,提高理論水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