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中華國學 » 《周易》與中國文化

《周易》與中國文化

xinsrc_0820307161034171289218

按下標題閱讀文章

《周易》與中國文化

(此文已獲得許可於本網站發布。)

《周易》與中國文化

張三夕(華中師範大學國學院副院長、文學院教授)

456

一、《周易》的性質及成書年代

《周易》這部經典,古人把它看作是“推天道以明人事”的經典(見《四庫全書總目提要》卷一《易》類序)。張載《橫渠易說•繫辭上》:“《易》即天道,獨入於爻位悉之以辭者,此則歸於人事”。程頤《程氏易傳•繫辭》:“聖人作《易》,以準則天地之道。《易》之義,天地之道也”。四庫館臣說:“《易》道廣大,無所不包,旁及天文、地理、樂律、兵法、韻學、算術,以逮方外之爐火,皆可援《易》以為說,而好異者又援以入《易》,故《易》說愈繁。”

我們今天把它看作是一部哲學著作,馮友蘭《周易縱橫錄》稱“周易是一本比較完整的辨證的宇宙代數學。”“一部《周易》,就是中華民族的精神現象學。”餘敦康認為:“一部《周易》,中華民族的智慧的結晶”。 (《中國智慧在〈周易〉 〈周易〉智慧在和諧》,見《光明日報》2006年8月24日,第6•7版)

“週”的講法有二:一是指周代,二是指周全、週普。 《周禮注疏》卷二十四(頁354):“太卜,掌《三易》之法,一曰《連山》,二曰《歸藏》,三曰《周易》。”賈疏: “鄭雖不接《周易》其名《周易》者,《連山》、《歸藏》皆不以地名,以義名《易》,則周非地號,以《周易》以純《幹》為首,乾為天,天能周匝於四時,故名《易》為’週’也。”又參看張舜徽先生說,見《致顧頡剛先生論〈周官〉、〈左傳〉標題書》,見《訒庵學術講論集》第597頁,華中師範大學出版社2008年12月版)。

“易”的本義在《說文解字》中解為“蜥蜴”之“易”。這是一個像形字,段玉裁注為:“上象首,下象四足,尾甚微。”(頁459)許慎又引緯書說“日月為易。”段注辯駁說:“謂上從日象陽,下從月象陰。緯書說字多言形而非其義。此雖近理,要非六書之本。然下體亦非月也。”後來講“易”的含義一般從鄭玄的說法,其義有三:一、簡易,二、變易,三、不易。高亨《周易古經今注》認為這種說法“屬駢枝之說。”他“疑易初為官名,後為書名。”所謂官名是指掌占卜的官。 (頁5—6)

【參看文獻】 孔穎達《周易正義》引鄭玄《六藝論》:“易一名而含三義:易簡,一也;變易,二也;不易,三也。” 鄭玄這個說法是根據《易緯幹鑿度》。張舜徽先生《史學三書平議》頁180:“三者之中,以變異為尤要”。孔穎達《周易正義•論易名》:“夫《易》者,變化說名,改換之殊稱”。漢人著論,多以變易賅義詮。 《釋名•釋典藝》:“易,易也,言變易也。”孔氏修《正義》,特本漢人舊說為言。又參看錢鍾書《管錐編》第一冊《周易正義》札記開篇“論易之三名”。

簡要地說《周易》是一部講事物如何發展變化的書。英譯The Book of Change就是取此義。 《周易》本來是一部古代占筮的書,即俗話所說的算命的書。 《連山》、《歸藏》、《周易》三部筮書稱為“三易”,故易是筮書專有名詞。上古時候的人,遇到難以決定的事情,常常要向神靈請示。 (今天中國人算命更多的帶有看心理醫生的意味。)請示的形式主要有卜和筮兩種。

“卜”,是用龜甲或牛肩胛骨,占卜時,用火燒灼甲骨的一定部位,甲骨出現裂紋,稱為卜兆,根據卜兆判斷事情的吉凶。占卜後,還要將占卜的時間、占卜者的名字、所問事情以及應驗情況刻在甲骨上,後人稱為卜辭。這種刻在甲骨上的文字又被稱之為甲骨文,清末光緒二十五年(1899),商代的甲骨文被金石收藏家王懿榮偶然發現。人們對商代的占卜的具體情形才開始慢慢有所了解。

“筮”,是用蓍草,(一種多年生草本植物,一本多莖,可入藥。夏秋間開白花,可供觀賞。《易•繫辭上》:“是故蓍之德,圓而神。”)據《易•繫辭上》記載,占筮的方法是用四十九根蓍草桿任意分成兩份,然後按照一定的規則排列組合,求出卦象,來判斷吉凶。

漢代焦延壽作《易林》創立焦氏筮法。其弟子京房則更進一步,對筮法進行了徹底變革,創立了納甲法。漢代筮法因而趨向完備。 (現代有的老先生還會這種方法,如石聲淮先生。又參看高亨《周易古經今注》第七篇《周易筮法新考》,頁139)把占筮的情況記錄下來,就是筮辭。筮辭在上古時就被選編成冊,經過不斷整理,輾轉流傳,演變成《周易》這部書。 《周易》又稱為《易經》,簡稱《易》。它包括《易經》和《易傳》兩部分。

《春秋左傳》和《國語》中記載了22個運用《周易》占筮的事例。如在《春秋左傳》中記載了這樣一個故事:齊棠公死,崔武子弔喪,看其遺孀美貌,想納為妾,但心中沒有底,故用《周易》佔了一卦,得《困》,有人根據爻辭“困於石,據於蒺藜,入於其宮不見其妻,兇”斷定,此女人不可娶,而崔武子不相信,認為一個無夫之婦有何害,若有害早已讓先夫帶走。故取之為妾。

根據《周易》的內容推斷其寫作年代,可知其不出於一時一人之手,《漢書•藝文志》提出“人更三聖,世曆三古”說,認為伏羲氏畫八卦;周文王演為六十四卦,作卦辭和爻辭;孔子作傳以解經。 “五四”運動以後,史學界對傳統說法提出懷疑,認為卦和爻辭中講到周文王以後的歷史事件和歷史人物(如“箕子之明夷”“康侯用錫馬蕃庶”等辭反映了文王以後的史實),足證《易經》成書非出於一時一人之手,因此出現了周初說、春秋中期說和戰國說,所據不一,迄今尚無定論。學術界一般認為,《易經》大約編定於殷商末年西周初年,其重卦出自文王之手,而卦爻辭則是周公所作。 《易傳》的成文在戰國時期,作者可能不是孔子,可能是孔子的後學。據劉大鈞先生《周易概論》考證,《易傳》為思孟學派(孔子後代子思和後學孟子)所為。 (見《周易概論》第27—37頁)也有人提出孔子不僅沒有作《易傳》,也沒有讀過《周易》,但這一看法不符合歷史文獻記載。在《論語》中,孔子明確地說過“加我數年,五十以學《易》”,有人認為是孤證,但《論語》其他地方也引用過《周易》,《論語•子路》 :子曰:“南人有言曰:’人而無恆,不可以作巫醫。’善夫!”“不恒其德,或承之羞。”子曰:“不佔而已矣。”“不恒其德,或承之羞”即《周易•恆卦》九三爻辭。

司馬遷、班固在史書中也肯定過孔子晚而喜《易》,讀《易》“韋編三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