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中华国学 » 《容斋随笔》:为读书治学指门径

《容斋随笔》:为读书治学指门径

2012081211005057898

按下标题阅读完整文章

《容斋随笔》:为读书治学指门径

(此文已获得许可于本网站发布。)

 

《容斋随笔》:为读书治学指门径

张三夕(华中师范大学国学院副院长、文学院教授)、

张帆(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研究生)

 

编者注:

一个坚持了11年的读书会!

每月一次,10多名研究生,在华中师范大学国学院副院长张三夕教授带领下,进行长达4个多小时的读书会,其中必有的一个内容,就是由一名研究生,讲读一本经典。读书会全程录音,由一名研究生做执行主编, 编成内部刊物《问学记》。截至2014年6月,《问学记》已经出版了95期。

此文即摘自记录2014年3月20日读书会的第92期《问学记》。当时参加者有张三夕教授及16名研究生学生:李程、罗昌繁、茶志高、郑诗傧、毋燕燕、王光艳、邓凯、温燎原、王叶迟、孙德贤、彭琴、郭姣、董海春、张帆、刘兆录、郑淑玉,主持为董海春,主讲人张帆,整理者孙德贤,地点在中国武汉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古典文献学教研室,主题之一是阅读、讨论洪迈的《容斋随笔》。

当年,张三夕考入南京大学中文专业,成为古典文学大师程千帆先生文革后的第一届学生。每个星期,程先生总会叫门下的学生到家中“谈天”。师生几人一边喝茶一边促膝长谈,程先生说:“剑桥大学的学问是在喝咖啡中得来的。”

后来,程式“谈天会​​”成为张三夕张式“读书会”的种子。从2003年开始,张三夕教授组织门下的学生开展“读书会”活动,至今已经11年!张三夕想用这种方式融合中国传统书院“师徒制”和西方的导师制,在最自然的氛围中传承知识与精神。而每年门下研究生毕业,张三夕都会安排“欢送会”。 2014年的欢送会和读书会一起开,张门师徒一起到了湖北麻城,听其研究生讲《王阳明全集》。

张三夕教授说,中国古人在人生修养教育方面积累了丰富的教育实践经验和历史文化资源,从私塾到书院,学生通过反复阅读和背诵经典,受到以儒家伦理价值为核心的人文修养方面的薰陶,从而达到培养知书达礼的谦谦君子或儒雅君子的教育目的。而自上个世纪初废除科举制,开展新文化运动以来,我国在引入西方学校教育制度的同时,也逐步放弃了在人生修养方面的历史文化传统,所谓公平的科举制度,扼杀了贵族性质的书香门第。

张三夕教授的“张氏读书会”是延续中华传统的一种好尝试。我们刊载这篇《《容斋随笔》读书讲义,也是希望大家关注、体味一个持续坚持了11年的读书会所蕴含的那种文脉、那抹书香。

有这样一本书,800多年前,在它产生之初就成为畅销书,达官贵人争相购买,后来传入禁中,得到了南宋孝宗的赞赏,此后便一发不可收,接连写了五笔,为世世代代有识之士所青睐。 800多年后,这本书迈过了封建社会,又与毛泽东相遇,毛泽东在战争的岁月里得到这本书,就一直随身携带,随时取阅,甚至成为他临终前所看的最后一本书。由于这种特殊的关联,这本书在新的千年再一次跻身畅销书之列。这本书,就是南宋洪迈所著《容斋随笔》。

 

一、作者生平

洪迈(1123-1202),字景卢,号容斋,又号野处,饶州鄱阳人(今江西波阳县)人,南宋著名的文学家、史学家和考据学家。洪迈出身儒门世家,鲁迅《中国小说史略》评论洪氏父子称“父子伯仲以文箓相禅,屹为一代礼乐宗主”,《宋史·洪迈传》认为以父子兄弟中以洪迈“文学最高”,学识渊博,六经诸史各家文集无所不通。

洪迈一生历任高、孝、光、宁四帝,曾出使金朝,数度修史,是当时文坛和政坛的重要人物。

徽宗宣和五年(1123),洪迈生于其父洪皓秀州司录事官舍。洪迈七岁时,父亲洪皓使金被扣押,随兄适、遵攻读。绍兴十二年(1142),20岁的洪迈随兄赶考,伯兄适、仲兄遵同登博学宏词科,遵第一,适第三,而“文学最高”的洪迈却落选。

直到绍兴十五年(1145),洪迈中进士,名列第三。授两浙转运司干办公事,因受秦桧排挤,出为福州教授。其时洪皓已自金返国,正出知饶州。洪迈便不赴福州任而至饶州侍奉父亲,至绍兴十九年(1149)才赴任。

绍兴三十二年(1162)春,金世宗完颜雍遣使议和,洪迈为接伴使,力主“土疆实利不可与”。朝廷欲遣使赴金报聘,洪迈慨然请行。于是以翰林学士名义充贺金国主登位使。

至金国燕京,金人要洪迈行陪臣礼,洪迈坚决不从,金人于是封锁使馆,不供给饮食,过了三天才见到金主。金大都督怀中提议将洪迈扣留,因左丞相张浩认为不可,乃遣还。

八月二十三日,殿中侍御史张震弹劾洪迈等奉使辱命,洪迈被罢官。

然而,洪迈出使金国,慷慨忠烈,力尽使节,之所以未能完成使命,根本上说是因为“弱国无外交”。

干道二年(1166),知吉州(今江西吉安),后改知赣州(今江西赣州)。洪迈在江西任间,重视教育,建学馆,造浮桥,便利人民。干道三年(1167),除中书舍人兼侍读兼权直学士院。洪迈兄弟俱入西省(中书省的别称),无上荣光,当时传为美谈。 (《容斋随笔》卷十六《兄弟直西垣》:绍兴二十九年,予仲兄始入西省,至隆兴二年,伯兄继之,干道三年,予又继之,相距首尾九岁。予作《谢表》云:父子相承,四上銮坡之直;弟兄在望,三陪凤阁之游。(前一事指陈尧叟三兄弟),实为本朝儒林荣观之盛。)

淳熙十一年(1184)知婺州(今浙江金华)。洪迈在婺州大兴水利,共修公私塘堰及湖泊八百三十七所。

后孝宗召对,洪迈建议于淮东抗金边备要地修城池,严格屯兵,立游桩,益戍卒,并应补充水军,加强守备,得到孝宗嘉许,提举佑神观兼侍讲,同修国史。

洪迈入史馆后预修《四朝帝纪》,又进敷文阁直学士,直学士院,深得孝宗信任。淳熙十三年(1186)拜翰林学士知制诰。庆元四年(1198),洪迈已经76岁,再次上章告老,升为龙图阁学士。嘉泰二年(1202),为端明殿学士。卒赠光禄大夫,谥文敏。

洪迈为官50余年,对有宋一代的社会政治经济情况非常熟悉,屡次兼任编修官,参与编写了各种体裁的宋代史书,从《日历》到《实录》,从《圣训》到《国史》无不参与其事。

除此之外,他于光宗绍熙年间辑录的《万首唐人绝句》,被孝宗誉为“选择甚精,备见博洽”。同时,作为一位“学问该洽,为不数见”的学者,洪迈一生著述宏富,见于《宋史·艺文志》的就有近30种,内容遍及经、史、子、集四部。

而其中的两部笔记力作《容斋随笔》和《夷坚志》更是确立了他在文学、史学、考据学等领域的重要地位。

《宋史》本传对于洪迈生平事迹的记述颇为简略。清代学者钱大昕曾经编著《洪文敏公年谱》一卷,洪汝奎又在此基础上有所增订。台湾学者王德义又新编《洪荣斋先生年谱》(载《幼狮学报》第三卷第二期)。 2006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了凌郁之的《洪迈年谱》,在三家谱的基础上旁搜远绍,对洪迈一生的主要事迹记述比较详备,很有参考价值。

 

二、《容斋随笔》的版本

《容斋随笔》自成书以来,好评如潮,并被多次翻刻。

 

(一)古代版本

《容斋随笔》宋刻本主要有四种:嘉定年间赣州本、建宁本以及、绍定本、临安本。 《容斋随笔》一集十六卷完成后便刻于婺州,淳熙年间(1174-1189)传入禁中,并得到了皇帝的称赞。洪迈回去后经过一番查询才弄清《随笔》一集乃婺女所刻,贾人贩于书坊中,贵人买以入。遂在此后又续写了二、三、四、五集。到嘉定五年(1212),即洪迈去世10年后,他的侄孙洪汲以赣州司簿守章贡(洪迈生前曾守章贡),才刻印五笔为一整本书,即为赣州本,又称章贡本,这是最早的全刻本,有何异为之作序,今藏北京国家图书馆。嘉定十六年(1223)洪汲移守建宁,又在建宁刻印了此书,称为建宁本,已佚。理宗绍定二年(1229),周文炳据建宁本校刻,为绍定本,已佚。临安府鞔鼓桥南河西岸陈宅书籍铺印临安本,已佚。

明代版本较多。钞本有永乐五年(1407)钞本,存《三笔》一至四卷,《四笔》十一至十六卷,现藏北京国家图书馆。还有同藏于国家图书馆的明钞本,是黄冈刘氏藏书,这个钞本出于多手,价值很高。

刻本主要有,会通馆铜板活字本,明孝宗弘治八年(1497)刻,出自绍定本,简称会本,今藏北京国家图书馆。李本,为弘治十一年李瀚刻本,今藏国家图书馆。弘治本,明弘治年间覆刻赣州本,今藏北京国家图书馆。明刊本,简称嘉靖本,今藏北京国家图书馆。兰雪堂仿宋活字本,今未见,王国维曾据此本校《三笔》、《四笔》、《五笔》,王氏校本今藏北京国家图书馆。

与会通馆活字本、李瀚本成鼎足之势而最有影响的是崇祯三年(1680)马元调刊本,马本印行以后,流传颇广,出现多种批校本,有名的如清何焯、陈舒批本。马氏版本,康熙时期为洪迈裔孙璟所购得,另为修补印行,这便是康熙庚辰重修马本。现今收藏在北京国家图书馆和美国国会图书馆的明崇祯刻本没有标明年代。马刻本是流传到今天最早最完整的原刻本。明代版本很多,而且大多是比较完善的。

清代版本多依据马本,主要有扫叶山房版和新丰洪氏十三公祠版。会通馆活字本,清嘉庆年间(1796-1820)有新刻,在清亦为佳本。清代文字狱严重,尤其是前期、中期,影响亦波及《随笔》清代坊刻本,书中涉及到“胡”、“虏”等字都被删禁了,《随笔》中诸如《五胡乱华》等篇目也被删去了。

概括宋、元、明、清几代各种版本的承继关系,基本上可将《容斋随笔》版本流传情况分为两个系统:

宋嘉定本(以赣州本为主)——元大德修本——明弘治李瀚本——马元调本——清刻本。

宋绍定本——明会通馆活字本——清嘉庆本。

光绪九年,洪氏刊本依会通馆活字本重校,两个系统又走向合流。 《四部丛刊》本更是两个系统的合璧。实际上,这两个系统内容基本一致,没什么大的差异。

 

(二)今人整理本

据时为毛泽东管理图书的徐中远记载,1976年,毛泽东生前要读的最后一本书是《容斋随笔》。与伟人这样一种必然抑或是偶然的联系,使得《容斋随笔》不可避免地要成为畅销书,市面上各种版本更是琳琅满目。

比较好的有中华书局版本的。

中华书局有两个版本,一个是唐宋史料笔记丛刊本《容斋随笔》,孔凡礼点校,中华书局,2005年版,上下两册,2009年,2013年分别有重印。另外一个版本中华经典随笔系列,冀勤评注,是一个选本,2007年出版。

第二个是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年版,编入《宋元笔记丛书》中。第三种是江苏广陵古籍刻印社出版的《笔记小说大观》本,在第六册中,1983年版。还有就是凤凰出版社2009年出版的沙文点校的本子。

除此之外,还有各种各样的版本,品质不一。北京燕山出版社,2008年出版四册绣像本,线装书局2011年马松源译注本,也是四册。除此之外,还有中国三峡出版社,内蒙古大学出版社,中国戏剧出版社分别有文白对照精装四册本。这些都是五笔全本。

还有一些是选本,例如中州古籍出版社国学经典丛书系列,王兴亚译注,2010年出版。崇文书局国学经典文库系列,段青峰译,2012年出版。云南人民出版社王辉编,2013年出版。凤凰出版社古代文史名著选译丛书,罗积勇译注,2011年出版。

还有一些做成线装书,但是品质不高。江苏广陵书社有限公司2010年出版6册线装本,是选编本。万卷出版公司在2012年也出版“崇贤馆藏书系列”6册线装本,可笑的是居然是简体竖排本。

 

三、《容斋随笔》的内容

《容斋随笔》是洪迈半生的读书笔记。 《容斋随笔》的写作开始于洪迈使金受挫,罢官归乡时期,正好与他宦海沉浮的后半生相始终,从40岁动笔,“始予作《容斋随笔》首尾十八年、 《续笔》十三年、《三笔》五年,而《四笔》之成不费一岁”,差不多40年时间写成。洪迈考阅典故,涉猎经史,博览群书,其中自经史典故、诸子百家,以及诗词、文翰、医卜、星算之类,凡意有所得,即随手札记,《四库全书总目提要》称:“南宋说部,终当以此为首焉”。因为其条目先后,无复诠次,因此取名为“随笔”。

《容斋随笔》中分为《容斋随笔》、《容斋续笔》、《容斋三笔》、《容斋四笔》、《容斋五笔》五个部分,前四笔每笔十六卷,篇首都有洪迈写的小序,简要说明情况,第五笔十卷,一般认为是绝笔之作,未成而逝,所以集前没有小序。 《随笔》329条,《二笔》249条,《三笔》248条,《四笔》259条,《五笔》135条,共74卷,1220条。内容驳杂,条目之间内容跳跃性很大,想要更好地了解这本书的价值,应该对这1000多条的笔记进行归类。清代耿文光在《万卷精华楼藏书记》有一条《跋<容斋随笔·四笔>自序》,其中有一句话说“壬辰春日多暇,因取《五笔》,选其诂经者为一卷,考史者为一卷,记朝章典故者为一卷,评诗文者为一卷,终以异闻为一卷,共五卷,颇便观览。”这是耿文光在阅完全书后作出的分类,基本上囊括了《容斋随笔》中笔记的全部内容。

《容斋随笔》大致可以分为五类,即​​诂经、考史、评诗文、记朝章典故、异闻杂着。

 

(一)诂经

诂经,字面意思看是对于经典的训诂,凡是与儒家经典有关的笔记都归入这一类之中。除此之外,小学也归入这一类之中,关于语言文字方面诸如词意考源、词义辩证、古籍释词、古方言、俗语、文字演变、音韵等等,都是诂经的范畴。据粗略统计,“诂经”在全书中大约有107条,占全书的8.8%。

如《随笔》卷五《诗什》是对《诗经》的训诂,解释《诗经》中题名“某诗之什”的“什”,引用陆德明的说法是诗歌比较多又不是一人所为,多数以十篇为一卷,所以称为什,而不是人们所认为的称誉他人所作的为佳什。 《随笔》卷三《三传记事》是训《春秋》的,通过“春秋三传”对于秦穆公袭郑和晋国接纳捷菑比较,认为在记录秦穆公这件事上,谷梁赤的记录纡徐有味,而在晋国这件事的记载上,当属左氏言简意赅。 《四笔》卷二《诸家经学兴废》讲了经学史等等。

洪迈学识渊博,对《周易》也有着独到的理解。诂经内容中有17%的内容是在讲《周易》以及与之有关的内容。 《续笔》、《三笔》、《五笔》中零星分布,主要集中在《随笔》之中。例如《随笔》卷五《六卦有坎》,洪迈认为,屯、蒙、需、讼、师、比这六卦中都有坎,其深意是圣人防患备险之意。又如卷十一《屯蒙二卦》,解释了屯为贞,蒙勿用,士人守身居世,应该以此为鉴。

小学方面,例如《随笔》卷五《字省文》中称“礼”是“礼”在《说文》中的本字,“与”是“与”在《说文》中的本字,对于今天研究繁体字,是有意义的。再如《五笔》卷八《礼部韵略非理》中称官修的“《礼部韵略》所分字,有绝不近人情者,如’冬’之与’东’,’清’之与’青’,至于隔韵不通用”。

 

(二)考史

考史,是《容斋随笔》中对于历史考察和评述的笔记,其中包含了洪

迈深厚的学识和功力,具有很高的价值。 “考史”的条目在全书中分量最重,粗略统计,约有590条,占全书的48.3%。

首先是评史,即对历史事实的评论。致力于讨论国家政权的兴衰的《容斋随笔》的一大主题。例如《随笔》卷二《秦国用他国人》,通过秦用魏人商鞅、张仪,韩人吕不韦等​​,讲了治国要善用人,“卒之所以兼天下者,诸人之力也”。而《续笔》卷五《秦隋之恶》则深入研究了亡国的原因,“赋征无度,竭民财力”,使得民不聊生。评史的另一个表现就是对历史人物的评价。如《续笔》卷三《汉文帝受言》,《三笔》卷七《光武苻坚》、《赦恩为害》等等,都进行了客观具体的分析。

其次是记史。 《容斋随笔》对历史事实的记录很丰富,例如《三笔》卷三《北狄俘虏之苦》讲金人惨无人道地虐待汉人俘虏。 《五笔》卷六《李彦仙守陕》记述了李彦仙建炎年间孤军抵抗金入侵,最后壮烈殉国的事迹,这可能与洪迈使金失败的心境有关。 《三笔》卷十二《再书博古图》以及卷十四《政和文忌》揭露了蔡京当政时期的文化专制政策等等,都有强烈的现实意义。

洪迈是一个考据功力深厚的史学家,绝不会仅仅停留在历史记录上,而是皓首穷经,对历史进行深入细致的考察和订正。例如《三笔》卷十四《官会折阅》考察了会子即当时的纸币,在宋高宗、孝宗、宁宗各朝的施行情况,是对经济状况的深入考察。除此之外,还有对于避讳和姓氏的考察。例如《随笔》卷九《古人无忌讳》,说古代的人是不避讳的。而到了唐代,避家讳就特别严格了,《续笔》卷十一《唐人避讳》举了很多例子,包括李贺避父亲名讳而不能参加进士考试。而如《三笔》卷二《汉人希姓》记录了前后《汉书》中著录的当时有但是后世却没有了的姓氏。 《四笔》卷九《姓源韵谱》是对姓氏之书的考证,等等。洪迈还致力于古今地理的考察,包括一些地方名称的由来、沿革、分野、交通等等。例如《随笔》卷三《四海一也》考察了大海,认为所谓的东、北、南三海其实是一个。 《随笔》卷六《州县失故名》是对地名沿革的考察。 《四笔》卷十六《郡县用阴阳字》考察了古代郡县名字中带有阴和阳字的地名,等等。

 

(三)评诗文

洪迈的名声推重当时,如范成大称他为“平生海内文章伯”,陆游说他“笔近反离骚,书非支诺皋。岂惟堪补史,端足擅文豪”,可见,洪迈之所以有如此地位,不仅仅因为他丰富的史学知识,还因为他的文学成就。洪迈在晚年光宗绍熙年间,辑录了《万首唐人绝句》,尽管这本诗集后来备受议论,但当时获得孝宗的盛赞“选择甚精,备见博洽”。

《容斋随笔》中约有240条诗文评论,包括诗话、文话、词话等,占全书的19.7%。清人把这些评述诗文的笔记挑出来,辑录而成《容斋诗话》,论四六的部分编为《容斋四六丛谈》,可见评论诗文的内容很受关注。

《容斋随笔》中评诗文类,最多的是对诗的评述。有的是对诗文的记录,如《随笔》卷二《唐重牡丹》记录了很多唐代写牡丹的诗句,如白居易《秦中吟》中《买花》:“共道牡丹时,相随买花去。一丛深色花,十户中人赋”,再如卷四《诗中用茱萸字》,王维有“遍插茱萸少一人”,王昌龄有“茱萸插鬓花宜寿”等。 《续笔》卷二《岁旦饮酒》、《存殁绝句》、《唐诗无避讳》,《三笔》卷二《题咏绝唱》等等。还有一类是直接对诗篇发表议论的,例如《随笔》卷一《乐天新居诗》从白诗中观唐代风俗,《五笔》卷七《琵琶行海棠诗》认为苏轼《海棠诗》是效仿白居易《琵琶行》而作,《三笔》卷十六《乐府诗引喻》议论乐府诗体,认为乐府出自​​南朝“子夜四时歌”等等。还有一种是诗人的评述,如《五笔》卷二《元微之诗》盛赞元稹的《连昌宫词》。而对于白居易,洪迈更是欣赏,以至于《五笔》卷八整卷都是评论白居易的。

除此之外,洪迈还有很多论述文章的。如《随笔》卷一《文繁简有当》,卷七《李习之论文》《韩柳为文之旨》《论韩公文》等,是讨论作文之法的。 《续笔》卷三《秋兴赋》是考察潘安仁《秋兴赋》对宋玉《九辩》的继承。洪迈对自己的四六颇为自得,记了很多关于四六的笔记,如《三笔》卷八《四六名对》、《吾家四六》,《续笔》卷十二《天生对偶》,《四笔》卷六《用柰花事》、卷五《王勃文章》等等。

 

(四)记朝章典故

洪迈对朝章掌故了然于心,《容斋随笔》中有很多记录法律、科举、历法等等之类的笔记,可以作为一个类别。这一类约有120条,占全书的9.8%。

如《随笔》卷十一《汉诽谤法》,《续笔》卷三《谥法》,《三笔》卷七《五代滥刑》是讲法律的。 《续笔》卷一《田宅契券取直》,《三笔》卷十《纳绢尺度》,《续笔》卷四《田租轻重》讲的是田租赋税。还有一些关于官名的记载,例如《随笔》卷七《将军官称》、卷九《汉官名》、卷十《省郎称谓》,《续笔》卷一《汉狱名》、《三笔》卷四《枢密称呼》、卷五《郎官员数》,《四笔》卷四《今日冗官》、卷十五《官称别称》都是对古代和当世官制的考察和记录,对于了解中国古代官制有一定的作用。

洪迈生活在宋金对峙的特殊年代,南宋王朝内忧外患,洪迈很痛恨朝廷内部的冗官,这种情绪一而再地在《容斋随笔》中得到体现。例如《续笔》卷四《宣和冗官》,《三笔》卷四《旧官衔冗赘》、卷七《冗滥除官》、卷十六《医职冗滥》,《四笔》卷十四《王元之论官冗》等等,一再揭露冗官对于朝廷的危害。

除此之外,作为一名封建文人,洪迈对于和文人命运息息相关的科举多有论及。例如《随笔》卷三《进士试题》记载了唐代科举作弊,卷九《高科得人》,《续笔》卷十二《唐制举科目》、卷十三《科举恩数》《下第再试》 《金花帖子》,《三笔》卷二《秀才之名》、卷十《词学科目》《唐夜试进士》,《四笔》卷六《干宁复试进士》、卷八《省试取人额》、卷十三《科举之弊不可革》《宰执子弟廷试》等等,多方面介绍了科举制度。

 

(五)异闻杂着

还有一些笔记是考察风俗异闻以及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这些都放入异闻杂着之类里面。这一类约有163条,占全书的13.4%。

有考察风俗的,例如《随笔》卷八《沐浴佩玉》,《续笔》卷三《鸟鹊鸣》、卷八《姑舅为婚》、卷十《唐诸生束修》、卷十三《民俗火葬》,《三笔》卷二《介推寒食》,《四笔》卷五《饶州风俗》、卷六《洗儿金钱》,《五笔》卷一《风俗通》等等。

有记录异闻的,例如《随笔》卷一《郭璞葬地》、卷六《宣发》、卷九《翰苑故事》,《续笔》卷一《双生子》、卷十《天下有奇士》,《四笔》卷一《西极化人》、卷二《城狐社鼠》,《五笔》卷一《双生以前为兄》等等。

有考察宗教的,例如《续笔》卷七《代宗崇尚释氏》、卷十四《瞬息须臾》,《四笔》卷十三《金刚经四句偈》《四莲华之名》《黑法白法》《多心经偈》等是记述佛教的。

有记载金石的,如《三笔》卷十二《紫极观钟》、卷十三《钟鼎铭识》《十八鼎》等。有记载动植物的,如《随笔》卷十《玉蕊杜鹃》,《三笔》卷三《兔葵燕麦》是记载植物的,而《随笔》卷十三《虫鸣之智》、《五笔》卷三《瀛莫间二禽》是讲动物的。还有记载医药的如《四笔》卷三《雷公炮炙论》《治药捷法》等。还有如《续笔》卷十二《妇人英烈》是讲烈女的。

 

四、《容斋随笔》的价值

(一)史学价值

  1. 以史为鉴、求实致用的历史意识

中国传统社会历来重视对历史的考察和借鉴,强调“以史为鉴”。

洪迈在长期的广博的阅读中,深感当时的宋朝廷百弊丛生,他在《容斋随笔》中从国家和社会,尤其是国家方面不同的侧面提出了借鉴。例如他对冗官现象深恶痛绝,《三笔》卷七《冗滥除官》中,列举了自汉以来很多朝代的冗官,比如汉代更始帝刘玄时有“灶下养、中郎将,烂羊头,关内侯”,《北史》记录在周代常常“员外常侍,道上比肩”,到了五代,周行逢据守湖湘的时候,有“满城司空、遍地太保”的谚语,可见历代冗官的眼中。与前代相比,宋朝廷当时的冗官之严重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甚至到了触目惊心的地步,他在《四笔》卷四《今日官冗》中痛陈当朝冗官的病无可救,干道间,“大使臣六千五百二十五员(比索熙增一千三百四十八员)。小使臣一万八千七百五员(比索熙增七千四百员),而今年科举、明年奏荐不在焉,通无虑四万三千员,比四年之树增万员矣,可不为之寒心哉!”“病在膏肓,正使俞跗、扁鹊持上池良药以救之,亦不及已。”冗官太多,既消耗了政府的有效财力,又严重影响行政效能,进而影响到整个政府的有效运作,关系到国家的生死存亡,洪迈这般近乎绝望的痛心疾首也就不足为怪了。

宋王朝南渡之后,士大夫都在反思宋朝的溃败,洪迈便是其中之一,洪迈对当时的高宗朝士“哀其不幸,怒其不争”。靖康之难,秦桧为奸,以致绍兴和议,宋对金称臣,面对时局,洪迈哀叹不已,他对古时候贤臣名将保疆卫国的功勋事迹唏嘘不已,《随笔》卷十三《拔亡为存》:“古之人拔亡为存,转祸为福,如此多矣。靖康、建炎间,国家不竞,秦、魏、齐、韩之地,名都大邑数百,翦而为戎,越五十年矣。以今准古,岂曰无人乎哉?”其实就是“怒朝廷之不争”,呼吁有志之士奋起抗金,保家卫国。 《随笔》卷十三《孙吴四英将》中,洪迈认为三国时,孙吴能雄踞江左,抗衡中州,是在于有周瑜、鲁肃、吕蒙、陆逊等人相继推荐,忠心为国,孙权信而用之,因而发挥了很大作用。其意在暗讽两宋之际奸相秦桧谋害岳飞等国之栋梁,而宋高宗不能知人善任,不能容贤,以致造成奇耻大辱。

 

  1. 辩证的历史观

洪迈主张以史为鉴,但绝不会全信历史,他始终有着一种怀疑批判精神,能够辩证地看待历史。

洪迈博学多才,对很多事情有自己独到的看法,因此他的历史观充满着批判怀疑的精神。例如《随笔》卷十五《张天觉为人》中,根据张天觉为官时的所作所为,否定了世人心中张天觉忠诚正直的形象,认为他是个非常奸险的小人。再如《续笔》卷十《孙坚起兵》,裴松之认为孙坚最有忠烈之心,因为“董卓盗国柄,天下共与义兵讨之,唯孙坚以长沙太守先至,为卓所惮,独为有功。”但是洪迈却认为孙坚“是以区区一郡将,乘一时兵威,辄害方伯、邻守”,况且“刘表在荆州,乃心王室,袁术志于逆乱,坚乃奉其命攻之”,孙坚怎么能够称得上是“勤王”呢?而他最后的失败也只能说是自取灭亡。总的来说,《容斋随笔》对于历史事件和任务的怀疑与批判是有合理因素的,也是有进步意义的。

辩证的历史观还表现为洪迈的通变思想。通变思想的逻辑思路是从观察社会入手,达到致用的目的。洪迈认为无论是用兵打仗,官位授予,地方官员办公,还是日常生活,都要懂得通变,以达到“变则通,通则久”的效果。

例如《续笔》卷一《晋燕用兵》中,晋国和燕国所用的计策是相同的,都是去挖对方的坟墓,但最终结果却大不相同,晋国获胜是因为懂得变通,只是假装挖敌方的坟墓,而燕国却真的去挖敌方的坟墓,激怒了对方人民,最终导致燕国失败。又如《四笔》卷十三《国初救弊》,宋太宗平定江南之初,各州获罪之人大多是禁锢起来押送朝廷,使得很多人在路上就丢了性命。张齐贤担任江南西路转运使后上书朝廷,要求只往京城遣送罪犯本人,不必株连他人。此后,江南向京城押送的犯人减少了一大半。洪迈认为往京城押解犯人的弊端都是各州的官吏因循旧习而形成的,张齐贤进行了变更,是有益于百姓的。

 

  1. 实录直书精神

实录直书精神起于董狐、南史氏,西汉司马迁撰写《史记》也秉持实录直书精神,《汉书·司马迁传》对史记评论道:“然自刘向,扬雄博极群书,皆称迁有良史之才,服其善序事理,辩而不华,质而不俚,其文直、其事核,不虚美,不隐恶,故谓之实录。”可见,“实录”的标准是“文直”,即史文质直地表达史事,以及“事核”,“不虚美”,“不隐恶”,这样才称得上“良史之才”,这一观点对后世史学发展影响深远。到唐代,刘知几的《史通》中有“直书”一节专门讨论实录直书的问题。实录直书是根植于中国古代史学传统的,反映了传统史学的求真观念。

洪迈继承了前辈优秀史学家的良史之德,在长期担任史官编修史书及写文章的过程中,秉承着直笔实录的史德,主张要据史直书,而不任情褒贬。例如《续笔》卷四《周世宗》,洪迈一方面对周世宗柴荣推崇有加,“英毅雄杰,以衰乱之世,区区五六年间,威武之声,震慑夷夏,可谓一时贤主”,但是另一方面,又客观地指出周世宗的短处,“然考其行事,失于好杀,用法太严,群臣职事,小有不举,往往置之极刑,虽素有才干名声,无所开宥,此其所短也。”这样我们就看到了一个比较全面的周世宗的形象。

洪迈在收集、整理史料和编写著作的时候,总是力求求真存信,仔细辨别考证史料,错讹者正之,脱漏者补之,不清者明之。 《五笔》卷一《陶潜去彭泽》中,考辩陶渊明解印绶去彭泽令的缘由,《晋书》及《南史》都说“潜为彭泽令,素简贵,不私事上官。郡遣督邮至,县吏白:’应束带见之’。潜叹曰:’吾不能为五斗米折腰,拳拳事乡里小人’即日解印绶去,赋《归去来》以遂其志。 ”认为陶潜辞官是不愿为五斗米折腰,而且后人传为美谈而不疑。洪迈据其辞序云:“寻程氏妹丧于武昌,情在骏驰,自免去职,在官八十余日”,指出陶渊明解印绶去官是以妹丧而去,不缘督邮。

洪迈在长期的修史实践中成长为一名优秀的史学家,秉承前辈史学家以史为鉴的优秀传统,抱着求实致用的功利目的,辩证观照,据事直书,在《容斋随笔》中给我们留下了许多出色的史论文章。

 

(二)文学价值

 

  1. 诗学观

洪迈论诗的基本观点,仍是中国传统的观风化、言情志的风雅兴寄观。中国自《诗经》、《汉乐府》到唐代近体诗,从未离开这一轨迹。抒情言志的现实主义诗歌理论是人们对诗歌艺术规律的认识,洪迈的诗学观正是深深根植在这种传统诗学观之上。

用近体诗反映社会现实,在晚唐现实主义诗人手中得到发展,宋诗继承了这一传统。 《五笔》卷十《农父田翁诗》:列举了张碧的《农夫》诗和杜荀鹤的《田翁》诗,感叹“读之诗人怆然,以今观之,何啻倍蓰也”!他认为诗歌应该有“监戒规讽”的“风人之旨”。也因为这种观点,所以他在《连昌宫词》中称赞《连昌宫词》有“监戒规讽”之意,非​​《长恨歌》所能比,强调的就是诗的“美刺”作用。

在品评诗人诗作的时候,注意作品与诗人生活思想的联系,从而考察作者的立意。孟子在诗歌阅读方面很早就提出了“知人论世”和“以意逆志”,要求解释作品的时候要“知其人”“论其世”,不能“以文害辞”“以辞害志”。到宋代,苏轼又强调“立意”的重要性,要求读者要深入领会作者意图,并进一步完善了孟子的主张。洪迈对这一诗歌欣赏理论很重视。如在《五笔》中《琵琶行海棠诗》一则,洪迈指出:“白乐天《琵琶行》一篇,读者但羡共风致,敬其词章,至形于乐府,歌咏不足。遂以谓真为长安故倡所作。予窃疑之。”这段议论还指出,白居易《琵琶行》的立意在于借琵琶女“写天涯沦落之恨”,并非“真为长安故倡所作”,确为深得其旨。

洪迈诗论中不少篇幅是从艺术上着眼的,反映了洪迈对诗歌艺术的审美要求,也可以看出同时代文学思潮的影响。洪迈诗论既重视诗歌的现实主义精神和社会功能,也重视诗的文学特征,即诗的形象性。他在《古行宫诗》一则中赞赏元微之《行宫》诗“语少意足,有无穷之味”,《司空表圣诗》一则讲苏东坡称赞司空图诗高雅,得“味外味” ,这些都表达了洪迈对“诗味”“含蓄”的趣味和要求。又如《诗能改字》一则,记载了王安石改“春风又绿江南岸”中“绿”字的故事,可以看出洪迈对于诗歌语言的严格要求和审美理想。另外,通过《诗要检点》《得意失意诗》《杜诗命意》《东坡三则》等,可以看出洪迈对诗歌应形象生动、含蓄蕴藉、旨趣深远、用语本色、自然巧妙而不伤于雕琢的要求。

洪迈的诗评多不因袭成见,而是根据他对诗歌内容、艺术的要求进行鉴别,得出自己的结论。例如《徐凝诗》一则中写中唐诗人徐凝,徐凝曾经受白居易赏识,到了宋代却因为“瀑布界破青山色”之句被苏轼指为恶诗,因此不为世人称说。洪迈考察他的事迹,发现很多好的地方,肯定这些诗“皆有情致,宜见知于微之、乐天也。”反之,即使是白居易、苏轼这些大家,对他们诗中不妥之处也大胆指出。这种不以人废言,实事求是的态度,对正确开展文艺批评无疑是有益的。

 

  1. 文章观

洪迈论文主繁简适当,偏于尚简,认为作文应该学习古文的简而有当,推崇《左传》、《史记》、《汉书》等笔力。例如同是记载秦穆公袭郑这件事,洪迈对比了《左传》、《公羊传》、《谷梁传》,认为《谷梁传》记载的曲折有趣,而记载晋纳邾捷菑这件事,《左传》则语言简洁而真切。洪迈对当时文士写文章大堆空话、套话很厌恶,在《随笔》卷十五《蔡君谟帖语》中,“此帖语简而情厚,初无寒温之间……”对蔡襄写给韩绛的一封信大加赞赏,称其让当时喜讲空话,套话的文士汗颜,可谓针砭时弊之举。

洪迈论文推崇韩愈、柳宗元、苏轼等人的文章,也认同他们论文的观点,反对模拟,主张大胆创新,强调构思和布局要新。他在《随笔》卷七《七发》……认为韩愈,柳宗元别有新意的创作起到了纠正当时文弊的作用,使那些了无新意、不忍卒读的模仿之作黯然失色。洪迈推崇韩愈、柳宗元的为文之旨,认为学习写作的文士应当认真思考领悟,学习韩文创作经验,如《随笔》卷七《韩柳为文之旨》。

洪迈继承和发展了有宋一代文人“文以载道”的传统,强调文章的内容很重要,不能光讲究华丽的文辞,文章写出来要能载“道”,“道”是本,认为写文章不是小事情,而是背负着教化天下的重任,他在《随笔》卷十六《文章小伎》中用一连串的排比句道出文章非小事,圣王之道、孔孟之道都是以文相传的,这就是文所要载的道,这足以说明写文章非小事,笔锋直斥后世那些以为做文章为小技的人,这些人以为追逐词章的华美,写出来的文章华而不实,内容空洞,忽略了作文要载道这一根本目的。

洪迈推崇朴实的文风,而不喜夸夸其谈,他强调为文务必不能矜夸过实,赞美过什或贬抑太低都是要不得的,应当实事求是,而在现实当中,矜夸过实往往是文士们作文时的一个通病,洪迈就举了古文大家韩愈的一个例子,《随笔》卷四《为文矜夸过实》……赞美时吹捧上天,贬低时一无是处,这等浮夸之风连韩愈这样的文章大家也不能免。

 

(三)小学价值

音韵、训诂、文字,古人谓之“小学”,属于经学范畴,古人把小学看成是进行学习和继承文化遗产所必备的基础知识。 《容斋随笔》中也体现了洪迈在训诂、音韵等方面的成就。

 

  1. 训诂

诂学是解字释词的学问,自先秦就已经开始,到汉代基本形成。洪迈《容斋随笔》中关于训诂方面的论述,包括了很多方面,见解独到。郭在贻先生在《训诂学》一书中说:“宋人所著文集笔记中,也有不少散在的训诂资料,零玑碎玉,往往可采。”并称南宋文学家洪迈所著《容斋随笔》为“较著者”。

首先是注意词义的考源与辩证。如《五笔》卷六《俗语放钱》条考察了“放钱”的由来:《汉书·谷永传》颜师古注认为富人油钱,把钱拿出来放与他人,以收取利息。又如《五笔》卷一《俗语有出》记录了俗语“摊”字的含义:今人赌钱,以四个为一数,叫做摊。

而如《五笔》卷七“骞骞二字义训”则仔细辩证了“骞骞”者两个形似字的含义,从读音、注释、用途方面考证,并发出了小学繁琐的感叹。

第二,意识到词有多义,释多义词。古人解释字义,多是一字一义,洪迈却意识到词有多义。如《三笔》卷九《孟子义训》,关于“孟”字的义项,洪迈归纳为以下几个:“最长最先之称”如“孟侯”、“孟孙”等;“勉”;“蜀语谓孟为弱”;“鲁之宝刀曰孟劳,不详其义”。又如《随笔》卷八《任务以义为名》,归纳了“义”的义项:公正合宜的举动;大家都尊戴的;与大家一起共用;行为、举措有过人之处、指认做亲属的;用于人的“义”还可引申到用于事物或动物。

第三,注意到了可以利用古籍进行释词。有些字词非语言能直接解释,洪迈注意到可以利用古籍中的记载、史籍里的故事对字词进行形象化的解释。如《五笔》卷五《狐假虎威》条,用《战国策》、《新序》所在解释谚语的意思。又《五笔》卷三《石尤风》条,利用唐诗解释“石尤风”的意思和用法。

 

  1. 文字

洪迈认为文字是不断发展演变的,应不拘字形,区分异体字、俗体字等。

首先,注意区分异体字。 《五笔》卷九《委蛇字之变》条,洪迈举出了“委蛇”二字十二种不同的写法,并一一列举其出处、注释。又如《三笔》卷十三《碌碌七字》条指出“碌碌”七种不同的异体。

其次,注意辨俗体字和讹字。 《四笔》卷十二《小学不讲》条,洪迈根据张参《五经文字》和唐玄度《九经字样》的考订记载了《今人所共昧》的俗字及讹字95个,如唐宋时期,考订古今文字的同异,辨析正字、俗字的形体,形成风气。洪迈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在《容斋随笔》他注意到了要辨俗体字。如《三笔》卷十三《五俗字》,冲、凉、况等五个字以水为部首,《玉篇》末亦收  部,但注云“俗”。唐张参《五经文字》以为是讹误。

第三,注意考本字。如《随笔》卷五《字省文》,从字形角度,洪迈指出应把“礼”、“处”、“与”当作本字。 《三笔》卷五《潜火字误》则是辨通假字。

 

  1. 音韵

音韵学与训诂学的关系最为重要,是训诂学的得力工具,因为训释词义,往往需要通过语音说明问题。

首先,认识到隔韵不通用。如在《五笔》卷八《礼部韵略非理》中洪迈指出了官修的《礼部韵略》中东与冬,清与青隔韵不通用。从今天流行的一些韵书来看,“东”之与“冬”,“清”之与“青”还是隔韵不通用的,洪迈的当时就能看出这一点,很有远见。

其次,注意到了语音古今、地域的不同。洪迈指出“南北语音之异,至于不能相通”,并列举了历代注书的例证,同时指出地名异音是因为“土俗各有别称者”。如《续笔》卷八《地名异音》条,记了很多《汉书·地理志》中的异音地名。

《四笔》卷八《库路真》条也记载了方言词,洪迈指出“库路真”是一种器物的名称,并推测“库路真”一词应是周隋年间西边的方言。

又《随笔》卷四《宁馨阿堵》记载的是晋宋间的语助词,后人认为“阿堵”为“钱”,“宁馨儿”是“佳儿”的意思,这些解释都是堆原本意思的误用。

 

(四)考据学价值

考据是我国传统的学术研究方法之一,它在史学研究中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和意义。洪迈作《容斋随笔》,在笔记中兼考史实,为杂考史实的著作提供了范例。洪迈深谙考据之道,除了在史料中“求真”“求实”之外,还把考据延伸到包括文学、小学等的方方面面,具有很高的价值。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称其“辩证考据,颇为精准”。

《容斋随笔》在宋代众多有关考据的笔记中占有重要地位。南宋嘉定年间,宝谟阁直学士何异为之作序曰:“(《容斋随笔》)可以稽典故,可以广见闻,可以证讹谬,可以膏笔端”(《容斋随笔·总序》)。明弘治年间,河南监察御史李瀚序曰:“(迈)考核经史,捃拾典故,值言之最者必札之”“余得而览之,大豁襟抱,洞归正理,如跻明堂,而胸口楼阁四通八达也”。 《容斋随笔》在考证时考辩经典,厘订典故,辨证考据颇多创见,具有极高的考据学成就。

  1. 洪迈生平博览群书,对许多当时的现行文献精熟于心,这就为洪迈利用多种相关文献进行考证打下了深厚的基础。观察细致入微,对所遇事物的细小瑕疵也不放过,每次有了想法,都会随手记下。
  1. 考据方法灵活多样,除了依靠文献、史实考证,他还长于依据避讳、音韵、金石等考证文献。
  1. 疑古与考实的学术精神,求真与存信的学术风格。

洪迈处在我国历史上的一个史学及其相关学科繁荣的时期,其具有严谨的治学态度、渊博的学识。 《容斋随笔》毕迈生平所学于一书,日积月累凡四十年乃成此五集。 《容斋随笔》中国考据成果宏富,在考证时多运用他校、理校等方法,以事实、文献、金石等为依据,颇多创见。迈还以是考察作为考据和基础,丰富了考据学的内容。 《容斋随笔》考据方法灵活多样,融会贯通、考证精详,堪称宋代众多有关考据的笔记中的代表之作。

洪迈学识渊博,著作宏富,与其“好读书,善读书”是分不开的,他“聚天下之书而遍阅之”,“意之所之,随即记录”,“辨析精审”,独立思考,不迷信古人说法。这种精神,正是我们今天读书、做学问非常需要的,不仅要在阅读中勤于思考,还要能善于捕捉这种思想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