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中華國學 » 《容齋隨筆》:為讀書治學指門徑

《容齋隨筆》:為讀書治學指門徑

2012081211005057898

按下標題閱讀完整文章

《容齋隨筆》:為讀書治學指門徑

(此文已獲得許可於本網站發佈。)

 

《容齋隨筆》:為讀書治學指門徑

張三夕(華中師範大學國學院副院長、文學院教授)、

張帆(華中師範大學文學院研究生)

 

編者注:

一個堅持了11年的讀書會!

每月一次,10多名研究生,在華中師範大學國學院副院長張三夕教授帶領下,進行長達4個多小時的讀書會,其中必有的一個內容,就是由一名研究生,講讀一本經典。讀書會全程錄音,由一名研究生做執行主編, 編成內部刊物《問學記》。截至2014年6月,《問學記》已經出版了95期。

此文即摘自記錄2014年3月20日讀書會的第92期《問學記》。當時參加者有張三夕教授及16名研究生學生:李程、羅昌繁、茶志高、鄭詩儐、毋燕燕、王光豔、鄧凱、溫燎原、王葉遲、孫德賢、彭琴、郭姣、董海春、張帆、劉兆錄、鄭淑玉,主持為董海春,主講人張帆,整理者孫德賢,地點在中國武漢華中師範大學文學院古典文獻學教研室,主題之一是閱讀、討論洪邁的《容齋隨筆》。

當年,張三夕考入南京大學中文專業,成為古典文學大師程千帆先生文革後的第一屆學生。每個星期,程先生總會叫門下的學生到家中“談天”。師生幾人一邊喝茶一邊促膝長談,程先生說:“劍橋大學的學問是在喝咖啡中得來的。”

後來,程式“談天會”成為張三夕張式“讀書會”的種子。從2003年開始,張三夕教授組織門下的學生開展“讀書會”活動,至今已經11年!張三夕想用這種方式融合中國傳統書院“師徒制”和西方的導師制,在最自然的氛圍中傳承知識與精神。而每年門下研究生畢業,張三夕都會安排“歡送會”。2014年的歡送會和讀書會一起開,張門師徒一起到了湖北麻城,聽其研究生講《王陽明全集》。

張三夕教授說,中國古人在人生修養教育方面積累了豐富的教育實踐經驗和歷史文化資源,從私塾到書院,學生通過反復閱讀和背誦經典,受到以儒家倫理價值為核心的人文修養方面的薰陶,從而達到培養知書達禮的謙謙君子或儒雅君子的教育目的。而自上個世紀初廢除科舉制,開展新文化運動以來,我國在引入西方學校教育制度的同時,也逐步放棄了在人生修養方面的歷史文化傳統,所謂公平的科舉制度,扼殺了貴族性質的書香門第。

張三夕教授的“張氏讀書會”是延續中華傳統的一種好嘗試。我們刊載這篇《《容齋隨筆》讀書講義,也是希望大家關注、體味一個持續堅持了11年的讀書會所蘊含的那種文脈、那抹書香。

有這樣一本書,800多年前,在它產生之初就成為暢銷書,達官貴人爭相購買,後來傳入禁中,得到了南宋孝宗的讚賞,此後便一發不可收,接連寫了五筆,為世世代代有識之士所青睞。800多年後,這本書邁過了封建社會,又與毛澤東相遇,毛澤東在戰爭的歲月裡得到這本書,就一直隨身攜帶,隨時取閱,甚至成為他臨終前所看的最後一本書。由於這種特殊的關聯,這本書在新的千年再一次躋身暢銷書之列。這本書,就是南宋洪邁所著《容齋隨筆》。

 

一、作者生平

洪邁(1123-1202),字景盧,號容齋,又號野處,饒州鄱陽人(今江西波陽縣)人,南宋著名的文學家、史學家和考據學家。洪邁出身儒門世家,魯迅《中國小說史略》評論洪氏父子稱“父子伯仲以文籙相禪,屹為一代禮樂宗主”,《宋史·洪邁傳》認為以父子兄弟中以洪邁“文學最高”,學識淵博,六經諸史各家文集無所不通。

洪邁一生歷任高、孝、光、寧四帝,曾出使金朝,數度修史,是當時文壇和政壇的重要人物。

徽宗宣和五年(1123),洪邁生於其父洪皓秀州司錄事官舍。洪邁七歲時,父親洪皓使金被扣押,隨兄適、遵攻讀。紹興十二年(1142),20歲的洪邁隨兄趕考,伯兄適、仲兄遵同登博學宏詞科,遵第一,適第三,而“文學最高”的洪邁卻落選。

直到紹興十五年(1145),洪邁中進士,名列第三。授兩浙轉運司幹辦公事,因受秦檜排擠,出為福州教授。其時洪皓已自金返國,正出知饒州。洪邁便不赴福州任而至饒州侍奉父親,至紹興十九年(1149)才赴任。

紹興三十二年(1162)春,金世宗完顏雍遣使議和,洪邁為接伴使,力主“土疆實利不可與”。朝廷欲遣使赴金報聘,洪邁慨然請行。於是以翰林學士名義充賀金國主登位使。

至金國燕京,金人要洪邁行陪臣禮,洪邁堅決不從,金人於是封鎖使館,不供給飲食,過了三天才見到金主。金大都督懷中提議將洪邁扣留,因左丞相張浩認為不可,乃遣還。

八月二十三日,殿中侍御史張震彈劾洪邁等奉使辱命,洪邁被罷官。

然而,洪邁出使金國,慷慨忠烈,力盡使節,之所以未能完成使命,根本上說是因為“弱國無外交”。

乾道二年(1166),知吉州(今江西吉安),後改知贛州(今江西贛州)。洪邁在江西任間,重視教育,建學館,造浮橋,便利人民。乾道三年(1167),除中書舍人兼侍讀兼權直學士院。洪邁兄弟俱入西省(中書省的別稱),無上榮光,當時傳為美談。(《容齋隨筆》卷十六《兄弟直西垣》:紹興二十九年,予仲兄始入西省,至隆興二年,伯兄繼之,乾道三年,予又繼之,相距首尾九歲。予作《謝表》雲:父子相承,四上鑾坡之直;弟兄在望,三陪鳳閣之遊。(前一事指陳堯叟三兄弟),實為本朝儒林榮觀之盛。)

淳熙十一年(1184)知婺州(今浙江金華)。洪邁在婺州大興水利,共修公私塘堰及湖泊八百三十七所。

後孝宗召對,洪邁建議於淮東抗金邊備要地修城池,嚴格屯兵,立遊樁,益戍卒,並應補充水軍,加強守備,得到孝宗嘉許,提舉佑神觀兼侍講,同修國史。

洪邁入史館後預修《四朝帝紀》,又進敷文閣直學士,直學士院,深得孝宗信任。淳熙十三年(1186)拜翰林學士知制誥。慶元四年(1198),洪邁已經76歲,再次上章告老,升為龍圖閣學士。嘉泰二年(1202),為端明殿學士。卒贈光祿大夫,諡文敏。

洪邁為官50餘年,對有宋一代的社會政治經濟情況非常熟悉,屢次兼任編修官,參與編寫了各種體裁的宋代史書,從《日曆》到《實錄》,從《聖訓》到《國史》無不參與其事。

除此之外,他于光宗紹熙年間輯錄的《萬首唐人絕句》,被孝宗譽為“選擇甚精,備見博洽”。同時,作為一位“學問該洽,為不數見”的學者,洪邁一生著述宏富,見於《宋史·藝文志》的就有近30種,內容遍及經、史、子、集四部。

而其中的兩部筆記力作《容齋隨筆》和《夷堅志》更是確立了他在文學、史學、考據學等領域的重要地位。

《宋史》本傳對於洪邁生平事蹟的記述頗為簡略。清代學者錢大昕曾經編著《洪文敏公年譜》一卷,洪汝奎又在此基礎上有所增訂。臺灣學者王德義又新編《洪榮齋先生年譜》(載《幼獅學報》第三卷第二期)。2006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了淩鬱之的《洪邁年譜》,在三家譜的基礎上旁搜遠紹,對洪邁一生的主要事蹟記述比較詳備,很有參考價值。

 

二、《容齋隨筆》的版本

《容齋隨筆》自成書以來,好評如潮,並被多次翻刻。

 

(一)古代版本

《容齋隨筆》宋刻本主要有四種:嘉定年間贛州本、建寧本以及、紹定本、臨安本。《容齋隨筆》一集十六卷完成後便刻於婺州,淳熙年間(1174-1189)傳入禁中,並得到了皇帝的稱讚。洪邁回去後經過一番查詢才弄清《隨筆》一集乃婺女所刻,賈人販於書坊中,貴人買以入。遂在此後又續寫了二、三、四、五集。到嘉定五年(1212),即洪邁去世10年後,他的侄孫洪伋以贛州司簿守章貢(洪邁生前曾守章貢),才刻印五筆為一整本書,即為贛州本,又稱章貢本,這是最早的全刻本,有何異為之作序,今藏北京國家圖書館。嘉定十六年(1223)洪伋移守建寧,又在建甯刻印了此書,稱為建寧本,已佚。理宗紹定二年(1229),周文炳據建寧本校刻,為紹定本,已佚。臨安府鞔鼓橋南河西岸陳宅書籍鋪印臨安本,已佚。

明代版本較多。鈔本有永樂五年(1407)鈔本,存《三筆》一至四卷,《四筆》十一至十六卷,現藏北京國家圖書館。還有同藏於國家圖書館的明鈔本,是黃岡劉氏藏書,這個鈔本出於多手,價值很高。

刻本主要有,會通館銅板活字本,明孝宗弘治八年(1497)刻,出自紹定本,簡稱會本,今藏北京國家圖書館。李本,為弘治十一年李瀚刻本,今藏國家圖書館。弘治本,明弘治年間覆刻贛州本,今藏北京國家圖書館。明刊本,簡稱嘉靖本,今藏北京國家圖書館。蘭雪堂仿宋活字本,今未見,王國維曾據此本校《三筆》、《四筆》、《五筆》,王氏校本今藏北京國家圖書館。

與會通館活字本、李瀚本成鼎足之勢而最有影響的是崇禎三年(1680)馬元調刊本,馬本印行以後,流傳頗廣,出現多種批校本,有名的如清何焯、陳舒批本。馬氏版本,康熙時期為洪邁裔孫璟所購得,另為修補印行,這便是康熙庚辰重修馬本。現今收藏在北京國家圖書館和美國國會圖書館的明崇禎刻本沒有標明年代。馬刻本是流傳到今天最早最完整的原刻本。明代版本很多,而且大多是比較完善的。

清代版本多依據馬本,主要有掃葉山房版和新豐洪氏十三公祠版。會通館活字本,清嘉慶年間(1796-1820)有新刻,在清亦為佳本。清代文字獄嚴重,尤其是前期、中期,影響亦波及《隨筆》清代坊刻本,書中涉及到“胡”、“虜”等字都被刪禁了,《隨筆》中諸如《五胡亂華》等篇目也被刪去了。

概括宋、元、明、清幾代各種版本的承繼關係,基本上可將《容齋隨筆》版本流傳情況分為兩個系統:

宋嘉定本(以贛州本為主)——元大德修本——明弘治李瀚本——馬元調本——清刻本。

宋紹定本——明會通館活字本——清嘉慶本。

光緒九年,洪氏刊本依會通館活字本重校,兩個系統又走向合流。《四部叢刊》本更是兩個系統的合璧。實際上,這兩個系統內容基本一致,沒什麼大的差異。

 

(二)今人整理本

據時為毛澤東管理圖書的徐中遠記載,1976年,毛澤東生前要讀的最後一本書是《容齋隨筆》。與偉人這樣一種必然抑或是偶然的聯繫,使得《容齋隨筆》不可避免地要成為暢銷書,市面上各種版本更是琳琅滿目。

比較好的有中華書局版本的。

中華書局有兩個版本,一個是唐宋史料筆記叢刊本《容齋隨筆》,孔凡禮點校,中華書局,2005年版,上下兩冊,2009年,2013年分別有重印。另外一個版本中華經典隨筆系列,冀勤評注,是一個選本,2007年出版。

第二個是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年版,編入《宋元筆記叢書》中。第三種是江蘇廣陵古籍刻印社出版的《筆記小說大觀》本,在第六冊中,1983年版。還有就是鳳凰出版社2009年出版的沙文點校的本子。

除此之外,還有各種各樣的版本,品質不一。北京燕山出版社,2008年出版四冊繡像本,線裝書局2011年馬松源譯注本,也是四冊。除此之外,還有中國三峽出版社,內蒙古大學出版社,中國戲劇出版社分別有文白對照精裝四冊本。這些都是五筆全本。

還有一些是選本,例如中州古籍出版社國學經典叢書系列,王興亞譯注,2010年出版。崇文書局國學經典文庫系列,段青峰譯,2012年出版。雲南人民出版社王輝編,2013年出版。鳳凰出版社古代文史名著選譯叢書,羅積勇譯注,2011年出版。

還有一些做成線裝書,但是品質不高。江蘇廣陵書社有限公司2010年出版6冊線裝本,是選編本。萬卷出版公司在2012年也出版“崇賢館藏書系列”6冊線裝本,可笑的是居然是簡體豎排本。

 

三、《容齋隨筆》的內容

《容齋隨筆》是洪邁半生的讀書筆記。《容齋隨筆》的寫作開始于洪邁使金受挫,罷官歸鄉時期,正好與他宦海沉浮的後半生相始終,從40歲動筆,“始予作《容齋隨筆》首尾十八年、《續筆》十三年、《三筆》五年,而《四筆》之成不費一歲”,差不多40年時間寫成。洪邁考閱典故,涉獵經史,博覽群書,其中自經史典故、諸子百家,以及詩詞、文翰、醫蔔、星算之類,凡意有所得,即隨手劄記,《四庫全書總目提要》稱:“南宋說部,終當以此為首焉”。因為其條目先後,無複詮次,因此取名為“隨筆”。

《容齋隨筆》中分為《容齋隨筆》、《容齋續筆》、《容齋三筆》、《容齋四筆》、《容齋五筆》五個部分,前四筆每筆十六卷,篇首都有洪邁寫的小序,簡要說明情況,第五筆十卷,一般認為是絕筆之作,未成而逝,所以集前沒有小序。《隨筆》329條,《二筆》249條,《三筆》248條,《四筆》259條,《五筆》135條,共74卷,1220條。內容駁雜,條目之間內容跳躍性很大,想要更好地瞭解這本書的價值,應該對這1000多條的筆記進行歸類。清代耿文光在《萬卷精華樓藏書記》有一條《跋<容齋隨筆·四筆>自序》,其中有一句話說“壬辰春日多暇,因取《五筆》,選其詁經者為一卷,考史者為一卷,記朝章典故者為一卷,評詩文者為一卷,終以異聞為一卷,共五卷,頗便觀覽。”這是耿文光在閱完全書後作出的分類,基本上囊括了《容齋隨筆》中筆記的全部內容。

《容齋隨筆》大致可以分為五類,即詁經、考史、評詩文、記朝章典故、異聞雜著。

 

(一)詁經

詁經,字面意思看是對於經典的訓詁,凡是與儒家經典有關的筆記都歸入這一類之中。除此之外,小學也歸入這一類之中,關於語言文字方面諸如詞意考源、詞義辯證、古籍釋詞、古方言、俗語、文字演變、音韻等等,都是詁經的範疇。據粗略統計,“詁經”在全書中大約有107條,占全書的8.8%。

如《隨筆》卷五《詩什》是對《詩經》的訓詁,解釋《詩經》中題名“某詩之什”的“什”,引用陸德明的說法是詩歌比較多又不是一人所為,多數以十篇為一卷,所以稱為什,而不是人們所認為的稱譽他人所作的為佳什。《隨筆》卷三《三傳記事》是訓《春秋》的,通過“春秋三傳”對於秦穆公襲鄭和晉國接納捷菑比較,認為在記錄秦穆公這件事上,谷梁赤的記錄紆徐有味,而在晉國這件事的記載上,當屬左氏言簡意賅。《四筆》卷二《諸家經學興廢》講了經學史等等。

洪邁學識淵博,對《周易》也有著獨到的理解。詁經內容中有17%的內容是在講《周易》以及與之有關的內容。《續筆》、《三筆》、《五筆》中零星分佈,主要集中在《隨筆》之中。例如《隨筆》卷五《六卦有坎》,洪邁認為,屯、蒙、需、訟、師、比這六卦中都有坎,其深意是聖人防患備險之意。又如卷十一《屯蒙二卦》,解釋了屯為貞,蒙勿用,士人守身居世,應該以此為鑒。

小學方面,例如《隨筆》卷五《字省文》中稱“禮”是“禮”在《說文》中的本字,“與”是“與”在《說文》中的本字,對於今天研究繁體字,是有意義的。再如《五筆》卷八《禮部韻略非理》中稱官修的“《禮部韻略》所分字,有絕不近人情者,如‘冬’之與‘東’,‘清’之與‘青’,至於隔韻不通用”。

 

(二)考史

考史,是《容齋隨筆》中對於歷史考察和評述的筆記,其中包含了洪

邁深厚的學識和功力,具有很高的價值。“考史”的條目在全書中分量最重,粗略統計,約有590條,占全書的48.3%。

首先是評史,即對歷史事實的評論。致力於討論國家政權的興衰的《容齋隨筆》的一大主題。例如《隨筆》卷二《秦國用他國人》,通過秦用魏人商鞅、張儀,韓人呂不韋等,講了治國要善用人,“卒之所以兼天下者,諸人之力也”。而《續筆》卷五《秦隋之惡》則深入研究了亡國的原因,“賦征無度,竭民財力”,使得民不聊生。評史的另一個表現就是對歷史人物的評價。如《續筆》卷三《漢文帝受言》,《三筆》卷七《光武苻堅》、《赦恩為害》等等,都進行了客觀具體的分析。

其次是記史。《容齋隨筆》對歷史事實的記錄很豐富,例如《三筆》卷三《北狄俘虜之苦》講金人慘無人道地虐待漢人俘虜。《五筆》卷六《李彥仙守陝》記述了李彥仙建炎年間孤軍抵抗金入侵,最後壯烈殉國的事蹟,這可能與洪邁使金失敗的心境有關。《三筆》卷十二《再書博古圖》以及卷十四《政和文忌》揭露了蔡京當政時期的文化專制政策等等,都有強烈的現實意義。

洪邁是一個考據功力深厚的史學家,絕不會僅僅停留在歷史記錄上,而是皓首窮經,對歷史進行深入細緻的考察和訂正。例如《三筆》卷十四《官會折閱》考察了會子即當時的紙幣,在宋高宗、孝宗、甯宗各朝的施行情況,是對經濟狀況的深入考察。除此之外,還有對於避諱和姓氏的考察。例如《隨筆》卷九《古人無忌諱》,說古代的人是不避諱的。而到了唐代,避家諱就特別嚴格了,《續筆》卷十一《唐人避諱》舉了很多例子,包括李賀避父親名諱而不能參加進士考試。而如《三筆》卷二《漢人希姓》記錄了前後《漢書》中著錄的當時有但是後世卻沒有了的姓氏。《四筆》卷九《姓源韻譜》是對姓氏之書的考證,等等。洪邁還致力於古今地理的考察,包括一些地方名稱的由來、沿革、分野、交通等等。例如《隨筆》卷三《四海一也》考察了大海,認為所謂的東、北、南三海其實是一個。《隨筆》卷六《州縣失故名》是對地名沿革的考察。《四筆》卷十六《郡縣用陰陽字》考察了古代郡縣名字中帶有陰和陽字的地名,等等。

 

(三)評詩文

洪邁的名聲推重當時,如范成大稱他為“平生海內文章伯”,陸遊說他“筆近反離騷,書非支諾皋。豈惟堪補史,端足擅文豪”,可見,洪邁之所以有如此地位,不僅僅因為他豐富的史學知識,還因為他的文學成就。洪邁在晚年光宗紹熙年間,輯錄了《萬首唐人絕句》,儘管這本詩集後來備受議論,但當時獲得孝宗的盛讚“選擇甚精,備見博洽”。

《容齋隨筆》中約有240條詩文評論,包括詩話、文話、詞話等,占全書的19.7%。清人把這些評述詩文的筆記挑出來,輯錄而成《容齋詩話》,論四六的部分編為《容齋四六叢談》,可見評論詩文的內容很受關注。

《容齋隨筆》中評詩文類,最多的是對詩的評述。有的是對詩文的記錄,如《隨筆》卷二《唐重牡丹》記錄了很多唐代寫牡丹的詩句,如白居易《秦中吟》中《買花》:“共道牡丹時,相隨買花去。一叢深色花,十戶中人賦”,再如卷四《詩中用茱萸字》,王維有“遍插茱萸少一人”,王昌齡有“茱萸插鬢花宜壽”等。《續筆》卷二《歲旦飲酒》、《存歿絕句》、《唐詩無避諱》,《三筆》卷二《題詠絕唱》等等。還有一類是直接對詩篇發表議論的,例如《隨筆》卷一《樂天新居詩》從白詩中觀唐代風俗,《五筆》卷七《琵琶行海棠詩》認為蘇軾《海棠詩》是效仿白居易《琵琶行》而作,《三筆》卷十六《樂府詩引喻》議論樂府詩體,認為樂府出自南朝“子夜四時歌”等等。還有一種是詩人的評述,如《五筆》卷二《元微之詩》盛讚元稹的《連昌宮詞》。而對於白居易,洪邁更是欣賞,以至於《五筆》卷八整卷都是評論白居易的。

除此之外,洪邁還有很多論述文章的。如《隨筆》卷一《文繁簡有當》,卷七《李習之論文》《韓柳為文之旨》《論韓公文》等,是討論作文之法的。《續筆》卷三《秋興賦》是考察潘安仁《秋興賦》對宋玉《九辯》的繼承。洪邁對自己的四六頗為自得,記了很多關於四六的筆記,如《三筆》卷八《四六名對》、《吾家四六》,《續筆》卷十二《天生對偶》,《四筆》卷六《用柰花事》、卷五《王勃文章》等等。

 

(四)記朝章典故

洪邁對朝章掌故了然於心,《容齋隨筆》中有很多記錄法律、科舉、曆法等等之類的筆記,可以作為一個類別。這一類約有120條,占全書的9.8%。

如《隨筆》卷十一《漢誹謗法》,《續筆》卷三《諡法》,《三筆》卷七《五代濫刑》是講法律的。《續筆》卷一《田宅契券取直》,《三筆》卷十《納絹尺度》,《續筆》卷四《田租輕重》講的是田租賦稅。還有一些關於官名的記載,例如《隨筆》卷七《將軍官稱》、卷九《漢官名》、卷十《省郎稱謂》,《續筆》卷一《漢獄名》、《三筆》卷四《樞密稱呼》、卷五《郎官員數》,《四筆》卷四《今日冗官》、卷十五《官稱別稱》都是對古代和當世官制的考察和記錄,對於瞭解中國古代官制有一定的作用。

洪邁生活在宋金對峙的特殊年代,南宋王朝內憂外患,洪邁很痛恨朝廷內部的冗官,這種情緒一而再地在《容齋隨筆》中得到體現。例如《續筆》卷四《宣和冗官》,《三筆》卷四《舊官銜冗贅》、卷七《冗濫除官》、卷十六《醫職冗濫》,《四筆》卷十四《王元之論官冗》等等,一再揭露冗官對於朝廷的危害。

除此之外,作為一名封建文人,洪邁對於和文人命運息息相關的科舉多有論及。例如《隨筆》卷三《進士試題》記載了唐代科舉作弊,卷九《高科得人》,《續筆》卷十二《唐制舉科目》、卷十三《科舉恩數》《下第再試》《金花帖子》,《三筆》卷二《秀才之名》、卷十《詞學科目》《唐夜試進士》,《四筆》卷六《乾甯複試進士》、卷八《省試取人額》、卷十三《科舉之弊不可革》《宰執子弟廷試》等等,多方面介紹了科舉制度。

 

(五)異聞雜著

還有一些筆記是考察風俗異聞以及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這些都放入異聞雜著之類裡面。這一類約有163條,占全書的13.4%。

有考察風俗的,例如《隨筆》卷八《沐浴佩玉》,《續筆》卷三《鳥鵲鳴》、卷八《姑舅為婚》、卷十《唐諸生束脩》、卷十三《民俗火葬》,《三筆》卷二《介推寒食》,《四筆》卷五《饒州風俗》、卷六《洗兒金錢》,《五筆》卷一《風俗通》等等。

有記錄異聞的,例如《隨筆》卷一《郭璞葬地》、卷六《宣發》、卷九《翰苑故事》,《續筆》卷一《雙生子》、卷十《天下有奇士》,《四筆》卷一《西極化人》、卷二《城狐社鼠》,《五筆》卷一《雙生以前為兄》等等。

有考察宗教的,例如《續筆》卷七《代宗崇尚釋氏》、卷十四《瞬息須臾》,《四筆》卷十三《金剛經四句偈》《四蓮華之名》《黑法白法》《多心經偈》等是記述佛教的。

有記載金石的,如《三筆》卷十二《紫極觀鐘》、卷十三《鐘鼎銘識》《十八鼎》等。有記載動植物的,如《隨筆》卷十《玉蕊杜鵑》,《三筆》卷三《兔葵燕麥》是記載植物的,而《隨筆》卷十三《蟲鳴之智》、《五筆》卷三《瀛莫間二禽》是講動物的。還有記載醫藥的如《四筆》卷三《雷公炮炙論》《治藥捷法》等。還有如《續筆》卷十二《婦人英烈》是講烈女的。

 

四、《容齋隨筆》的價值

(一)史學價值

  1. 以史為鑒、求實致用的歷史意識

中國傳統社會歷來重視對歷史的考察和借鑒,強調“以史為鑒”。

洪邁在長期的廣博的閱讀中,深感當時的宋朝廷百弊叢生,他在《容齋隨筆》中從國家和社會,尤其是國家方面不同的側面提出了借鑒。例如他對冗官現象深惡痛絕,《三筆》卷七《冗濫除官》中,列舉了自漢以來很多朝代的冗官,比如漢代更始帝劉玄時有“灶下養、中郎將,爛羊頭,關內侯”,《北史》記錄在周代常常“員外常侍,道上比肩”,到了五代,周行逢據守湖湘的時候,有“滿城司空、遍地太保”的諺語,可見歷代冗官的眼中。與前代相比,宋朝廷當時的冗官之嚴重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的,甚至到了觸目驚心的地步,他在《四筆》卷四《今日官冗》中痛陳當朝冗官的病無可救,乾道間,“大使臣六千五百二十五員(比索熙增一千三百四十八員)。小使臣一萬八千七百五員(比索熙增七千四百員),而今年科舉、明年奏薦不在焉,通無慮四萬三千員,比四年之樹增萬員矣,可不為之寒心哉!”“病在膏肓,正使俞跗、扁鵲持上池良藥以救之,亦不及已。”冗官太多,既消耗了政府的有效財力,又嚴重影響行政效能,進而影響到整個政府的有效運作,關係到國家的生死存亡,洪邁這般近乎絕望的痛心疾首也就不足為怪了。

宋王朝南渡之後,士大夫都在反思宋朝的潰敗,洪邁便是其中之一,洪邁對當時的高宗朝士“哀其不幸,怒其不爭”。靖康之難,秦檜為奸,以致紹興和議,宋對金稱臣,面對時局,洪邁哀歎不已,他對古時候賢臣名將保疆衛國的功勳事蹟唏噓不已,《隨筆》卷十三《拔亡為存》:“古之人拔亡為存,轉禍為福,如此多矣。靖康、建炎間,國家不競,秦、魏、齊、韓之地,名都大邑數百,翦而為戎,越五十年矣。以今准古,豈曰無人乎哉?”其實就是“怒朝廷之不爭”,呼籲有志之士奮起抗金,保家衛國。《隨筆》卷十三《孫吳四英將》中,洪邁認為三國時,孫吳能雄踞江左,抗衡中州,是在於有周瑜、魯肅、呂蒙、陸遜等人相繼推薦,忠心為國,孫權信而用之,因而發揮了很大作用。其意在暗諷兩宋之際奸相秦檜謀害岳飛等國之棟樑,而宋高宗不能知人善任,不能容賢,以致造成奇恥大辱。

 

  1. 辯證的歷史觀

洪邁主張以史為鑒,但絕不會全信歷史,他始終有著一種懷疑批判精神,能夠辯證地看待歷史。

洪邁博學多才,對很多事情有自己獨到的看法,因此他的歷史觀充滿著批判懷疑的精神。例如《隨筆》卷十五《張天覺為人》中,根據張天覺為官時的所作所為,否定了世人心中張天覺忠誠正直的形象,認為他是個非常奸險的小人。再如《續筆》卷十《孫堅起兵》,裴松之認為孫堅最有忠烈之心,因為“董卓盜國柄,天下共與義兵討之,唯孫堅以長沙太守先至,為卓所憚,獨為有功。”但是洪邁卻認為孫堅“是以區區一郡將,乘一時兵威,輒害方伯、鄰守”,況且“劉表在荊州,乃心王室,袁術志於逆亂,堅乃奉其命攻之”,孫堅怎麼能夠稱得上是“勤王”呢?而他最後的失敗也只能說是自取滅亡。總的來說,《容齋隨筆》對於歷史事件和任務的懷疑與批判是有合理因素的,也是有進步意義的。

辯證的歷史觀還表現為洪邁的通變思想。通變思想的邏輯思路是從觀察社會入手,達到致用的目的。洪邁認為無論是用兵打仗,官位授予,地方官員辦公,還是日常生活,都要懂得通變,以達到“變則通,通則久”的效果。

例如《續筆》卷一《晉燕用兵》中,晉國和燕國所用的計策是相同的,都是去挖對方的墳墓,但最終結果卻大不相同,晉國獲勝是因為懂得變通,只是假裝挖敵方的墳墓,而燕國卻真的去挖敵方的墳墓,激怒了對方人民,最終導致燕國失敗。又如《四筆》卷十三《國初救弊》,宋太宗平定江南之初,各州獲罪之人大多是禁錮起來押送朝廷,使得很多人在路上就丟了性命。張齊賢擔任江南西路轉運使後上書朝廷,要求只往京城遣送罪犯本人,不必株連他人。此後,江南向京城押送的犯人減少了一大半。洪邁認為往京城押解犯人的弊端都是各州的官吏因循舊習而形成的,張齊賢進行了變更,是有益於百姓的。

 

  1. 實錄直書精神

實錄直書精神起于董狐、南史氏,西漢司馬遷撰寫《史記》也秉持實錄直書精神,《漢書·司馬遷傳》對史記評論道:“然自劉向,揚雄博極群書,皆稱遷有良史之才,服其善序事理,辯而不華,質而不俚,其文直、其事核,不虛美,不隱惡,故謂之實錄。”可見,“實錄”的標準是“文直”,即史文質直地表達史事,以及“事核”,“不虛美”,“不隱惡”,這樣才稱得上“良史之才”,這一觀點對後世史學發展影響深遠。到唐代,劉知幾的《史通》中有“直書”一節專門討論實錄直書的問題。實錄直書是根植于中國古代史學傳統的,反映了傳統史學的求真觀念。

洪邁繼承了前輩優秀史學家的良史之德,在長期擔任史官編修史書及寫文章的過程中,秉承著直筆實錄的史德,主張要據史直書,而不任情褒貶。例如《續筆》卷四《周世宗》,洪邁一方面對周世宗柴榮推崇有加,“英毅雄傑,以衰亂之世,區區五六年間,威武之聲,震懾夷夏,可謂一時賢主”,但是另一方面,又客觀地指出周世宗的短處,“然考其行事,失於好殺,用法太嚴,群臣職事,小有不舉,往往置之極刑,雖素有才幹名聲,無所開宥,此其所短也。”這樣我們就看到了一個比較全面的周世宗的形象。

洪邁在收集、整理史料和編寫著作的時候,總是力求求真存信,仔細辨別考證史料,錯訛者正之,脫漏者補之,不清者明之。《五筆》卷一《陶潛去彭澤》中,考辯陶淵明解印綬去彭澤令的緣由,《晉書》及《南史》都說“潛為彭澤令,素簡貴,不私事上官。郡遣督郵至,縣吏白:‘應束帶見之’。潛歎曰:‘吾不能為五斗米折腰,拳拳事鄉里小人’即日解印綬去,賦《歸去來》以遂其志。”認為陶潛辭官是不願為五斗米折腰,而且後人傳為美談而不疑。洪邁據其辭序雲:“尋程氏妹喪于武昌,情在駿馳,自免去職,在官八十餘日”,指出陶淵明解印綬去官是以妹喪而去,不緣督郵。

洪邁在長期的修史實踐中成長為一名優秀的史學家,秉承前輩史學家以史為鑒的優秀傳統,抱著求實致用的功利目的,辯證觀照,據事直書,在《容齋隨筆》中給我們留下了許多出色的史論文章。

 

(二)文學價值

 

  1. 詩學觀

洪邁論詩的基本觀點,仍是中國傳統的觀風化、言情志的風雅興寄觀。中國自《詩經》、《漢樂府》到唐代近體詩,從未離開這一軌跡。抒情言志的現實主義詩歌理論是人們對詩歌藝術規律的認識,洪邁的詩學觀正是深深根植在這種傳統詩學觀之上。

用近體詩反映社會現實,在晚唐現實主義詩人手中得到發展,宋詩繼承了這一傳統。《五筆》卷十《農父田翁詩》:列舉了張碧的《農夫》詩和杜荀鶴的《田翁》詩,感歎“讀之詩人愴然,以今觀之,何啻倍蓰也”!他認為詩歌應該有“監戒規諷”的“風人之旨”。也因為這種觀點,所以他在《連昌宮詞》中稱讚《連昌宮詞》有“監戒規諷”之意,非《長恨歌》所能比,強調的就是詩的“美刺”作用。

在品評詩人詩作的時候,注意作品與詩人生活思想的聯繫,從而考察作者的立意。孟子在詩歌閱讀方面很早就提出了“知人論世”和“以意逆志”,要求解釋作品的時候要“知其人”“論其世”,不能“以文害辭”“以辭害志”。到宋代,蘇軾又強調“立意”的重要性,要求讀者要深入領會作者意圖,並進一步完善了孟子的主張。洪邁對這一詩歌欣賞理論很重視。如在《五筆》中《琵琶行海棠詩》一則,洪邁指出:“白樂天《琵琶行》一篇,讀者但羨共風致,敬其詞章,至形於樂府,歌詠不足。遂以謂真為長安故倡所作。予竊疑之。”這段議論還指出,白居易《琵琶行》的立意在於借琵琶女“寫天涯淪落之恨”,並非“真為長安故倡所作”,確為深得其旨。

洪邁詩論中不少篇幅是從藝術上著眼的,反映了洪邁對詩歌藝術的審美要求,也可以看出同時代文學思潮的影響。洪邁詩論既重視詩歌的現實主義精神和社會功能,也重視詩的文學特徵,即詩的形象性。他在《古行宮詩》一則中讚賞元微之《行宮》詩“語少意足,有無窮之味”,《司空表聖詩》一則講蘇東坡稱讚司空圖詩高雅,得“味外味”,這些都表達了洪邁對“詩味”“含蓄”的趣味和要求。又如《詩能改字》一則,記載了王安石改“春風又綠江南岸”中“綠”字的故事,可以看出洪邁對於詩歌語言的嚴格要求和審美理想。另外,通過《詩要檢點》《得意失意詩》《杜詩命意》《東坡三則》等,可以看出洪邁對詩歌應形象生動、含蓄蘊藉、旨趣深遠、用語本色、自然巧妙而不傷於雕琢的要求。

洪邁的詩評多不因襲成見,而是根據他對詩歌內容、藝術的要求進行鑒別,得出自己的結論。例如《徐凝詩》一則中寫中唐詩人徐凝,徐凝曾經受白居易賞識,到了宋代卻因為“瀑布界破青山色”之句被蘇軾指為惡詩,因此不為世人稱說。洪邁考察他的事蹟,發現很多好的地方,肯定這些詩“皆有情致,宜見知於微之、樂天也。”反之,即使是白居易、蘇軾這些大家,對他們詩中不妥之處也大膽指出。這種不以人廢言,實事求是的態度,對正確開展文藝批評無疑是有益的。

 

  1. 文章觀

洪邁論文主繁簡適當,偏于尚簡,認為作文應該學習古文的簡而有當,推崇《左傳》、《史記》、《漢書》等筆力。例如同是記載秦穆公襲鄭這件事,洪邁對比了《左傳》、《公羊傳》、《谷梁傳》,認為《谷梁傳》記載的曲折有趣,而記載晉納邾捷菑這件事,《左傳》則語言簡潔而真切。洪邁對當時文士寫文章大堆空話、套話很厭惡,在《隨筆》卷十五《蔡君謨帖語》中,“此帖語簡而情厚,初無寒溫之間……”對蔡襄寫給韓絳的一封信大加讚賞,稱其讓當時喜講空話,套話的文士汗顏,可謂針砭時弊之舉。

洪邁論文推崇韓愈、柳宗元、蘇軾等人的文章,也認同他們論文的觀點,反對模擬,主張大膽創新,強調構思和佈局要新。他在《隨筆》卷七《七發》……認為韓愈,柳宗元別有新意的創作起到了糾正當時文弊的作用,使那些了無新意、不忍卒讀的模仿之作黯然失色。洪邁推崇韓愈、柳宗元的為文之旨,認為學習寫作的文士應當認真思考領悟,學習韓文創作經驗,如《隨筆》卷七《韓柳為文之旨》。

洪邁繼承和發展了有宋一代文人“文以載道”的傳統,強調文章的內容很重要,不能光講究華麗的文辭,文章寫出來要能載“道”,“道”是本,認為寫文章不是小事情,而是背負著教化天下的重任,他在《隨筆》卷十六《文章小伎》中用一連串的排比句道出文章非小事,聖王之道、孔孟之道都是以文相傳的,這就是文所要載的道,這足以說明寫文章非小事,筆鋒直斥後世那些以為做文章為小技的人,這些人以為追逐詞章的華美,寫出來的文章華而不實,內容空洞,忽略了作文要載道這一根本目的。

洪邁推崇樸實的文風,而不喜誇誇其談,他強調為文務必不能矜誇過實,讚美過甚或貶抑太低都是要不得的,應當實事求是,而在現實當中,矜誇過實往往是文士們作文時的一個通病,洪邁就舉了古文大家韓愈的一個例子,《隨筆》卷四《為文矜誇過實》……讚美時吹捧上天,貶低時一無是處,這等浮誇之風連韓愈這樣的文章大家也不能免。

 

(三)小學價值

音韻、訓詁、文字,古人謂之“小學”,屬於經學範疇,古人把小學看成是進行學習和繼承文化遺產所必備的基礎知識。《容齋隨筆》中也體現了洪邁在訓詁、音韻等方面的成就。

 

  1. 訓詁

詁學是解字釋詞的學問,自先秦就已經開始,到漢代基本形成。洪邁《容齋隨筆》中關於訓詁方面的論述,包括了很多方面,見解獨到。郭在貽先生在《訓詁學》一書中說:“宋人所著文集筆記中,也有不少散在的訓詁資料,零璣碎玉,往往可采。”並稱南宋文學家洪邁所著《容齋隨筆》為“較著者”。

首先是注意詞義的考源與辯證。如《五筆》卷六《俗語放錢》條考察了“放錢”的由來:《漢書·穀永傳》顏師古注認為富人油錢,把錢拿出來放與他人,以收取利息。又如《五筆》卷一《俗語有出》記錄了俗語“攤”字的含義:今人賭錢,以四個為一數,叫做攤。

而如《五筆》卷七“騫鶱二字義訓”則仔細辯證了“騫鶱”者兩個形似字的含義,從讀音、注釋、用途方面考證,並發出了小學繁瑣的感歎。

第二,意識到詞有多義,釋多義詞。古人解釋字義,多是一字一義,洪邁卻意識到詞有多義。如《三筆》卷九《孟子義訓》,關於“孟”字的義項,洪邁歸納為以下幾個:“最長最先之稱”如“孟侯”、“孟孫”等;“勉”;“蜀語謂孟為弱”;“魯之寶刀曰孟勞,不詳其義”。又如《隨筆》卷八《任務以義為名》,歸納了“義”的義項:公正合宜的舉動;大家都尊戴的;與大家一起共用;行為、舉措有過人之處、指認做親屬的;用於人的“義”還可引申到用於事物或動物。

第三,注意到了可以利用古籍進行釋詞。有些字詞非語言能直接解釋,洪邁注意到可以利用古籍中的記載、史籍裡的故事對字詞進行形象化的解釋。如《五筆》卷五《狐假虎威》條,用《戰國策》、《新序》所在解釋諺語的意思。又《五筆》卷三《石尤風》條,利用唐詩解釋“石尤風”的意思和用法。

 

  1. 文字

洪邁認為文字是不斷發展演變的,應不拘字形,區分異體字、俗體字等。

首先,注意區分異體字。《五筆》卷九《委蛇字之變》條,洪邁舉出了“委蛇”二字十二種不同的寫法,並一一列舉其出處、注釋。又如《三筆》卷十三《碌碌七字》條指出“碌碌”七種不同的異體。

其次,注意辨俗體字和訛字。《四筆》卷十二《小學不講》條,洪邁根據張參《五經文字》和唐玄度《九經字樣》的考訂記載了《今人所共昧》的俗字及訛字95個,如唐宋時期,考訂古今文字的同異,辨析正字、俗字的形體,形成風氣。洪邁也意識到了這一點,在《容齋隨筆》他注意到了要辨俗體字。如《三筆》卷十三《五俗字》,沖、涼、況等五個字以水為部首,《玉篇》末亦收  部,但注雲“俗”。唐張參《五經文字》以為是訛誤。

第三,注意考本字。如《隨筆》卷五《字省文》,從字形角度,洪邁指出應把“禮”、“處”、“與”當作本字。《三筆》卷五《潛火字誤》則是辨通假字。

 

  1. 音韻

音韻學與訓詁學的關係最為重要,是訓詁學的得力工具,因為訓釋詞義,往往需要通過語音說明問題。

首先,認識到隔韻不通用。如在《五筆》卷八《禮部韻略非理》中洪邁指出了官修的《禮部韻略》中東與冬,清與青隔韻不通用。從今天流行的一些韻書來看,“東”之與“冬”,“清”之與“青”還是隔韻不通用的,洪邁的當時就能看出這一點,很有遠見。

其次,注意到了語音古今、地域的不同。洪邁指出“南北語音之異,至於不能相通”,並列舉了歷代注書的例證,同時指出地名異音是因為“土俗各有別稱者”。如《續筆》卷八《地名異音》條,記了很多《漢書·地理志》中的異音地名。

《四筆》卷八《庫路真》條也記載了方言詞,洪邁指出“庫路真”是一種器物的名稱,並推測“庫路真”一詞應是周隋年間西邊的方言。

又《隨筆》卷四《甯馨阿堵》記載的是晉宋間的語助詞,後人認為“阿堵”為“錢”,“甯馨兒”是“佳兒”的意思,這些解釋都是堆原本意思的誤用。

 

(四)考據學價值

考據是我國傳統的學術研究方法之一,它在史學研究中有著非常重要的地位和意義。洪邁作《容齋隨筆》,在筆記中兼考史實,為雜考史實的著作提供了範例。洪邁深諳考據之道,除了在史料中“求真”“求實”之外,還把考據延伸到包括文學、小學等的方方面面,具有很高的價值。《四庫全書總目提要》稱其“辯證考據,頗為精准”。

《容齋隨筆》在宋代眾多有關考據的筆記中佔有重要地位。南宋嘉定年間,寶謨閣直學士何異為之作序曰:“(《容齋隨筆》)可以稽典故,可以廣見聞,可以證訛謬,可以膏筆端”(《容齋隨筆·總序》)。明弘治年間,河南監察禦史李瀚序曰:“(邁)考核經史,捃拾典故,值言之最者必劄之”“餘得而覽之,大豁襟抱,洞歸正理,如躋明堂,而胸口樓閣四通八達也”。《容齋隨筆》在考證時考辯經典,厘訂典故,辨證考據頗多創見,具有極高的考據學成就。

  1. 洪邁生平博覽群書,對許多當時的現行文獻精熟於心,這就為洪邁利用多種相關文獻進行考證打下了深厚的基礎。觀察細緻入微,對所遇事物的細小瑕疵也不放過,每次有了想法,都會隨手記下。
  1. 考據方法靈活多樣,除了依靠文獻、史實考證,他還長於依據避諱、音韻、金石等考證文獻。
  1. 疑古與考實的學術精神,求真與存信的學術風格。

洪邁處在我國歷史上的一個史學及其相關學科繁榮的時期,其具有嚴謹的治學態度、淵博的學識。《容齋隨筆》畢邁生平所學於一書,日積月累凡四十年乃成此五集。《容齋隨筆》中國考據成果宏富,在考證時多運用他校、理校等方法,以事實、文獻、金石等為依據,頗多創見。邁還以是考察作為考據和基礎,豐富了考據學的內容。《容齋隨筆》考據方法靈活多樣,融會貫通、考證精詳,堪稱宋代眾多有關考據的筆記中的代表之作。

洪邁學識淵博,著作宏富,與其“好讀書,善讀書”是分不開的,他“聚天下之書而遍閱之”,“意之所之,隨即記錄”,“辨析精審”,獨立思考,不迷信古人說法。這種精神,正是我們今天讀書、做學問非常需要的,不僅要在閱讀中勤於思考,還要能善於捕捉這種思想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