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中華國學 » 《韓非子》:抱法、處勢、用術

《韓非子》:抱法、處勢、用術

韩非子-高华平、王齐洲、张三夕译注

 

按下標題閱讀完整文章

《韓非子》:抱法、處勢、用術

(此文已獲得許可於本網站發佈。)

 

《韓非子》:抱法、處勢、用術

張三夕(華中師範大學國學院副院長、文學院教授)

張三夕老師照片(補《韓非子》講稿)
王葉遲(華中師範大學文學院研究生)

457

 

韓非,戰國時期韓國都城陽翟(今河南省禹州市)人。原為韓國貴族,與李斯同師荀卿。繼承和發展了荀子的法術思想,同時又吸取了他以前的法家學說,成為法家的集大成者。多次上書韓王變法圖強,不見用,乃發憤著書立說,以求聞達。秦王政慕其名,遺書韓王強邀其出使秦國。在秦遭李斯誣害,死獄中。比較各國變法得失,提出“以法為主”,法、術、勢結合的理論,集法家思想大成。今存《韓非子》五十五篇。下面我們來深入瞭解有關《韓非子》的知識內容。

 

一、生平與版本

1、韓非生平

《史記》中的《老莊申韓非列傳》、《韓世家》、《秦始皇本紀》、《李斯列傳》、《六國表》有其相關資料,可大體看出韓非的生平和有關事蹟。
生卒年考訂:

A錢穆《先秦諸子系年》認為:西元前281年前後——前233年
B陳千鈞《韓非新傳》認為:西元前295年——前233年
C陳奇猷《韓非子集釋》認為:西元前298——前233年

2、《韓非子》版本(此處參考陳奇猷、張覺《韓非子導論》(巴蜀書社,1990年版,下同)一書第一章第三節)

從秦到宋,稱之為《韓子》。《漢書•藝文志》著錄《韓子》五十五篇,《隋書•經籍志》、《舊唐書•經籍志》、《唐書•藝文志》、《宋史•藝文志》、晁公武《郡齋讀書志》、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四庫全書總目》均著錄“《韓子》二十卷”(此處可參看中華書局新編諸子集成《韓非子集解》書前《考證》一篇,甚詳)。

由於宋以後學者們往往尊稱唐代的韓愈為“韓子”,為了避免混淆,所以有些人就將《韓子》改成為韓非子,像宋代晁公武《郡齋讀書志》便是這樣。

從此以後,或稱《韓子》,或稱《韓非子》就沒有定準了。像元代何犿、明代陳深、門無子、茅坤、趙世楷、清代的《四庫全書》等都稱《韓子》;而宋代黃三八郎、明代張鼎文、王世貞、張榜、淩濛初、汪道焜、清代吳鼒、王先謙、王先慎等都稱《韓非子》。

到現代,則大多稱《韓非子》,但也有稱《韓子》的,如尹桐陽的《韓子新釋》、梁啟雄的《韓子淺解》。

A、乾道本

據清代人的序跋,我們知道乾嘉時代的一些學者曾經看到過宋版《韓非子》,被他們看到並由於他們的影抄、刊刻而得以流傳的宋版《韓非子》只有一種,這就是南宋時所刻的“乾道本”。該書在序裡題署“乾道改元中元日黃三八郎印”,可知它印於西元1165年農曆七月十五。這個版本在清代又有兩種不同的傳本。一種是李奕畤(字書年)所藏的原印本,其中缺第十四卷第二頁。一種是黃丕烈所藏的清初錢曾(字遵王)述古堂影鈔本,其中缺第十卷第七頁。

李書年所藏的黃三八郎原印本現在已經亡佚了,但是此書還有兩種影鈔本傳世。一是揚州太守張敦仁曾經向李書年借閱,叫人影抄寫了一部,還請顧廣圻覆核了一遍。但後來未加刊刻,所以影響不大。一是吳鼒在嘉慶年間,借到李書,叫人影抄寫了一部,後又刊刻並由顧廣圻負責校刊,於嘉慶二十三年五月刻成,書前有吳鼒的序和黃三八郎的序。這個就是大家習慣所稱的“乾道本”。

吳鼒本《韓非子》是清代著名的精刻本,也是學術界所公認的善本。光緒年間,浙江書局刊刻“二十二子全書”,其中《韓非子》就是根據吳鼒本重刊的。1936年中華書局編印 “四部備要”,其中的《韓非子》便是根據浙江局本重刊的。

至於清初錢曾述古堂鈔本的乾道本《韓非子》,黃丕烈買到後根據李書年所藏的原印本進行精心校勘,將不同的地方都用朱筆寫在述古堂影抄本上。此書後為上海涵芬樓所藏,1919年上海商務印書館編印“四部叢刊”,便是根據黃丕烈校過的述古堂影抄本影印的。這就是習慣上所稱的“叢刊本”《韓非子》,這個本子很能反映乾道本的真實面貌。

B、道藏本

元代也有《韓非子》的流傳,它可能是與乾道本不同的另一種宋本。明代刊行的《韓子迂評》中保留著元代奎章閣侍書學士何犿所寫的校《韓子》的序。根據這篇序和陳深重校《韓子迂評》的凡例以及現在流傳的明刻“道藏本”《韓非子》,我們可以知道這原來是朝廷的內府藏書,是一種缺刻本,只有五十三篇。脫去從《和氏》篇到《奸劫弒臣》篇的一些文字,《奸劫弒臣》篇目也脫去兩篇連成了一篇。《說林下》從篇首起脫去共十六條,其餘的連在上篇內,《說林》遂不分上下而成為一篇。

這個本子刻於何時已不能詳知,很可能就是南宋政和時所刻的“政和道藏”。此書早已失傳,但元明時根據它抄刻的本子至今還有流傳,一種是門無子刻的《韓子迂評》本(簡稱“迂評本”),萬曆十一年(1583年)刊行,雖然篇目仍為五十三,但內容已根據趙用賢本補足。

另一種是明代正統十年(西元1445年)曾經刻印的《道藏》中的版本,正統所刻的“道藏本”《韓非子》是現在所能見到的五十三篇本中最早的本子。

C、趙用賢本

明萬曆十年(1582年),趙用賢購到五十五篇的宋本《韓非子》,但發現其中的字句錯誤很多,他就依據近時流行的各種版本加以改定,然後刊出。為了存舊,他還保留了原有的舊注,這就是習慣所稱的“趙用賢本”。因為它是和《管子》合刻的,所以這種版本又稱為“管韓合刻本”。

“乾道本”和“道藏本”都有缺失,唯獨趙本是足本,並且經過趙氏校改,讀上去文從字順,在明清兩代都有很高的聲譽。趙本一出,後人刻《韓非子》就不再以五十三篇為底本了,連《韓子迂評》都按照它做了增補。自此以後,《韓非子》的五十五篇本始大行於世。

D、近人校釋本(此处參考洪光榮《中國歷代文學書目舉要》(新世界出版社,2012年版)有關《韓非子》論述)

(一)王先慎《韓非子集解》

清末王先慎《韓非子集解》(附《考證》、《佚文》)為過去通行的注本。此書除匯集古今注釋解說還兼采其同朝人王念孫、王引之父子以及盧文弨、顧廣圻、俞樾、孫詒讓等諸家校釋,並益以己見,是到目前仍較有權威的版本,已入《諸子集成》。張舜徽先生即曾稱:“清末王先慎有《韓非子集解》,頗明晰可用”(《中國古代史籍舉要》)。今中華書局收入《新編諸子集成》後重新出版。

(二)陳奇猷《韓非子新校注》

中華書局1958年出版了的陳奇猷《韓非子集釋》,該書中華書局從1958年到1964年印了5次,上海人民出版社1974年重印了一次,臺北世界書局、香港中華書局、日本等都印行過,可見流傳之廣。

2000年10月,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陳奇猷《韓非子新校注》,此書在原書的基礎上,參照出土文獻與作者收集到的新資料加以修改,使原有《集釋》不但字數大增,且注解因新材料、新思路而面目全非,遂重新定名為《韓非子新校注》而梓行於世。該書引用前人校說,皆條錄而系與原文之下。其說相同者,取其最完善之一,餘僅言某說相同,而不具引其文;其說雖同但論證不同者,仍予以並錄。所錄各家校說,皆知名其是非,其非者固加說明,而是者亦所為之疏證。正文後更有附錄十項,輯以相關資料以為參考。

(三)張覺《韓非子校注》、《韓非子校疏》

2006年5月,嶽麓書社出版張覺《韓非子校注》。本校注由題解、原文與注釋三方面的內容組成。題解出歷史背景、內容分析外,還包括對該篇真偽的考辨,旨在充實前言。至於注釋,亦盡力吸收前人成果,而其中若有相同或相襲者,一般取較早一家。對於以往眾說紛紜的解說,力求是其是、非其非;既珍視各種善說以吸取之,又不袒護各種謬論而糾駁之。內中引眾家觀點,一些日本學者亦有所涉及。

2010年3月,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張覺《韓非子校疏》,全書體例為《韓非子》正文二十卷之每卷內,均設“提要”、“校記”與“注疏”。其中“提要”系於二十卷之三十三篇,而“校記”與“注疏”系於三十三篇內之段。“提要”包括題解、本篇內容評述與真偽考辨,兼及篇題的校勘與古注;“校記”根據國內各大圖書館珍藏善本進行匯校,不專主一本,擇善而從。“注疏”注重資料和學術性,對《韓非子》宋本古注進行比勘,又對迄今的前人其他研究成果儘量吸收,辨其是非,以“覺按”字樣起首來收錄著者的考釋與糾駁。全書正文前有關於韓非子的相關論述,正文後有十項附錄,資料非常豐富,是一部很好的《韓非子》校釋本。

(四)《韓非子校注》

江蘇人民出版社1982年出版的《韓非子校注》,由《韓非子》校注組編寫,此書吸收了周勳初的研究成果,注釋簡要準確,每篇正文後附有該篇校勘。現在很多注本、譯本都借用了該書的成果,影響頗大。後此書周勳初又重加修訂,2009年8月由鳳凰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