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中華國學 » 《王陽明全集》:聖人之學致良知

《王陽明全集》:聖人之學致良知

5

按下標題閱讀完整文章

《王陽明全集》:聖人之學致良知

(此文已獲得許可於本網站發佈。)

 

《王陽明全集》:聖人之學致良知

 QQ截图20141003110223

張三夕(華中師範大學國學院副院長、文學院教授)

7

鄧凱(華中師範大學文學院研究生)

 

一) 陽明先生生平簡說

王陽明(1472-1529),名守仁,字伯安,自號陽明子、陽明山人,世稱陽明先生。明成化八年九月三十日,他生於浙江余姚,嘉靖七年十一月廿九日,卒于江西南安。陽明先生一生的文治武功都著稱於世。他先後平定了寧王朱宸濠及其它叛亂,被朝廷封為新建伯,隆慶時,追贈新建侯,諡文成。當然,陽明先生對後世影響最大還是他所創立的學說,叫“陽明心學”,或稱“陽明學”、“王學”。陽明先生在萬曆十二年還獲得了從祀於孔廟的殊榮,稱為“先儒王子”。

陽明先生逝世後,他兒子王正億請湛若水作墓誌銘。湛若水,這位陽明先生最重要的朋友,指出陽明先生早年有“五習之溺”:“初溺於任俠之習;再溺於騎射之習;三溺於辭章之習;四溺於神仙之習;五溺於佛氏之習。”(王守仁撰:《王陽明全集》,吳光等編校,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下文引此版本簡稱作“《全集》”,第1538頁。)我們不妨以此為線索追溯陽明先生成長、成才、成功的歷程。

陽明先生十三歲時,幫(中過狀元的)父親王華入考場評卷,公平公正。當時聽說石英、王勇,湖廣石和尚作亂,他還寫了一封信,準備要上奏朝廷,請往征討,後來被父親強力阻止。可見陽明先生的“任俠”之氣。可貴的是,陽明先生的“任俠”對事不對人。先生四十六歲時,在征討地方叛亂中抓獲酋長謝志珊。這個謝志珊算得上是地方武裝的總頭目,他自號“征南王”。所以陽明先生就問他,你怎麼能夠得到這麼多人跟從你?謝志珊說,這也不是一朝一夕容易做到的是呀。先生繼續問,為什麼?謝志珊說,我一生中見到世上好漢,從不輕易放過,千方百計要招攬過來。好酒的,就以好酒相送;碰到急難的,一定全力幫助。等到這些好漢對我感恩戴德了,再提出招攬入夥,就沒有不答應的。陽明先生聽後,對門人說,我們一生廣交朋友以切磋進取、建功立業,不也可以用這樣的辦法嗎?(《全集》第1376頁。)

陽明先生很早就留意騎、射、兵法,並日趨精通。在弘治十二年(1499)考取進士,授兵部主事。當時,朝廷上下都知道他是博學之士,但提督軍務的太監張忠認為先生以文士授兵部主事,便蔑視他。一次竟強令先生當眾射箭,想以此出醜。先生再三推辭,張忠不允。守仁先生只得提起弓箭,拉彎弓,刷刷刷三箭,三發全中紅心,全軍歡呼,令張忠十分尷尬。至於兵法,先生卓著的軍功便是極好的驗證。

陽明先生十一歲時就隨口作了一首流傳千古的詩,叫《蔽月山房》:“山近月遠覺月小,便道此山大於月。若人有眼大如天,還見山小月更闊。”(《全集》第1346頁。)儘管有點像打油詩,但是可見小孩子想法的大膽、靈氣。陽明先生後來還寫作了相當數量的詩賦、散文,據學者研究,對明清文學還產生了影響。

陽明先生是在三十一歲時才漸漸感悟到修仙、學佛的不對。在此之前,他早已認識到“溺於辭章之習”的壞處,因此告病回去築室于陽明洞,學習導引之術,漸漸地達到了能“先知”的程度。據說有一次他的朋友王思輿等四人來拜訪,還在很遠的路上,陽明先生就吩咐僕人去迎接,並說明這四個朋友要經過哪些地方。僕人順著路線走去,果然接到。大家都很震驚,以為先生已經得道。但是陽明先生久久思考後認為,這種“神鬼之術”並不是人世正道。大概是因為在陽明洞中靜修的時間長了,產生“離世遠去”的想法,只是心裡放不下祖母和父親,因此猶豫不決。又過了一段時間,先生感悟到這種對至親的懷念不舍是孩提就有的,如果這種念頭都可以去除,小孩子一個個都出家,人種就斷了。於是放棄了“出世”的想法,從陽明洞裡出來,移居到錢塘西湖。(《全集》第1351頁。)當時,有個禪僧坐關三年,什麼也不說,什麼也不看,先生聽說後過去劈頭蓋臉地大喝道,你這和尚整天口巴巴地說什麼!整天眼睜睜地看什麼!這個禪僧被驚嚇得站了起來,馬上睜開眼睛和陽明先生對談。先生問他家裡是否有親人,僧人說有母親在。先生又問他是否想念母親。僧人答不可能不想念。於是先生跟這位僧人講子女想念至親是人的本性等道理,把他說得痛哭流涕,第二天就還俗了。

陽明先生體悟到佛教、道家的本質是“出世”,歸根結底是個人追求解脫,這對人類的現實社會來說,並不具有建設性。作為一個“用世”的人,又該如何做呢?這個問題直到先生三十七歲時,經由“龍場悟道”才得以逐漸給出解答。先生說,千古聖學之秘只在於“良知”二字。三十八歲時,先生開始論述知行合一;五十歲,先生揭示“致良知”之教。(《全集》第1411頁。)五十六歲,先生指示“四句宗旨”,這就是後來常講的“四句教”。次年,先生逝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