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中醫與茶 » 中國醫學 » 許嘉璐院長開幕致辭:中醫發展應以中國哲理作為根基

許嘉璐院長開幕致辭:中醫發展應以中國哲理作為根基

0001

0002

由中國文化院、北京師範大學人文宗教高等研究院和中國中醫藥信息研究會共同主辦的第二屆中醫養生論壇,於10月18日在成都隆重開幕,第九、第十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中國文化院院長、北京師範大學人文宗教高等研究院院長許嘉璐在開幕致辭中指出,舉行中醫養生論壇的根本目的,是以此展現、深化和弘揚貫穿在其中的中華民族的理念,即對人生、對宇宙、對主客觀關係的認識,這些是中華文化的核心和根本。

許嘉璐院長指出,中醫,從來是醫療與養生緊密結合的。在全世界多種醫學中,中醫具有獨特的個性和優勢。這種優勢的根基就是從其發生之時起就貫穿於其中的中華民族的哲理:整體論、有機論、二元辯證論、天人合一論以及與西方現代迥異的人生價值觀、倫理觀等等。

許嘉璐院長認為,西醫的一些優點是明顯的,但局限性也逐步顯現,並已滲透到中醫教學、施治和種藥製藥等所有方面,甚至與其他領域一起,形成範圍甚為廣泛的西式固定理念,在養生保健領域也是受影響。在中國醫療事業中,中醫的地位如果要逐漸上升,並且進而為世界做出貢獻,就應該以中國的哲理作為根基,同時不斷學習西方醫學,從中汲取于我有益的營養。這是中醫在21世紀能否成為中華民族特色醫療體系和理念的關鍵。這一體系和理念的形成才是真正意義上的中西醫結合。

許嘉璐院長表示,希望我們所堅持弘揚的中醫“正知”聲音,能夠逐漸地響亮起來,論壇能對公眾正確地養生與保健起到積極作用,並表示衷心期望“中醫與養生”論壇以其更貼近百姓日常生活的優勢,在促進中醫更好地發展和普及方面盡到一點力量,為形成充分發揮中國傳統醫學優勢、形成具有原創性的養生保健科學和相關產業方面盡到一份責任。

以下為第九、第十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中國文化院院長、北京師範大學人文宗教高等研究院院長許嘉璐開幕致辭全文:

第二屆中醫養生論壇開幕致詞
中國文化院院長 許嘉璐
(2014年10月18日,四川成都)

各位專家,各位來賓:

歡迎大家來到天府之地共同舉辦第二屆中醫養生論壇,歡迎各位來賓懷著莫大興趣熱情參與。這屆論壇得到四川省中醫藥局和成華區等領導部門、成都中醫藥大學等院所的大力支持,我謹代表與會專家和所有來賓表示衷心的感謝。會議由浩福實業有限責任公司承辦,我們應該感謝他們的遠見和慷慨。

中國文化院和人文宗教高等研究院之所以連續邀請專家們研討中醫與養生這個專題,最根本的期盼是以此展現、深化和弘揚貫穿在其中的中華民族的理念,即將對人生、對宇宙、對主客觀關係的認識,眾所周知,這些,是中華文化的核心和根本;對這些理念認識的深化又會反過來促進中醫與養生事業的健康發展。當然,我們也期盼在這一領域裡的探討能夠為中西醫更深入地、更廣泛地結合從學術上增加一點助力;這種高水準的結合是中醫與養生科學走向世界必不可少的條件。

現在,社會上,特別是城鎮、人們愈來愈重視養生和健康問題,養生、健康正在形成巨大產業,這是國家經濟和人民生活水準不斷提高後的必然現象。但是在出現許多以一味追逐利潤為目標的商家的市場上,魚龍混雜,良莠難分,誤導消費,真偽難辨的現象觸目可見。這不但極大地損害了養生保健事業,還可能讓人無病添病,小病變大病。在人民健康受到損害的同時,中醫與養生這一飽含中華民族智慧的科學,也蒙受了不白之冤。

解決這一問題當然主要靠市場的規範化管理,但引導社會更為科學地對待養生保健問題恐怕是更為根本的。無論是規範化管理還是消費者科學養生,都需要以學術研究成果為基礎。如果我們的這一論題能夠持續辦下去,影響逐漸增大,學術水準不斷提高,那麼我們就會在形成正常的、充分發揮中國傳統醫學優勢、形成具有原創性的養生保健科學和相關產業方面盡到一份責任。

中醫,從來是醫療與養生緊密結合的,甚至可以說二者是不可分割的一體。在全世界多種醫學中,中醫具有鮮明的個性和優勢。這種優勢的根基就是從其發生之時起就貫穿於其中的中華民族的哲理:整體論,綜合論、有機論,二元辯證、天人合一、以人為本以及與西方現代迥異的人生觀、價值觀、倫理觀,等等。是不是可以說,在中醫看來,無論治療還是養生,醫、患雙方實際上已經形成了一個整體,需要緊密配合,積極互動:醫者關愛,被醫者信賴;醫者精誠,被醫者樂觀,治身與治心統一,於是乎形神和暢,療效增倍。

在這次論壇上,各位專家將就著中醫的獨特風格,以及人體與環境、飲食與保健、天人相應、中和理念等方面發表弘論,這些內容幾乎涵蓋了中醫養生的全部。我希望,我們堅持弘揚中醫的“正知”的聲音,能夠逐漸地響亮起來,論壇的成果能夠引起社會關注,對公眾正確地養生與保健起到積極的作用。

西醫100多年前進入積貧積弱、平民百姓無醫少藥的中國,因其慈善行醫、雪中送炭、療效較快,也由於西醫和宗教並行、我國許多知識精英盲目崇洋,還因為當時在中醫界混雜了不少庸醫假醫,社會聲望下降,於是西醫迅速成了中國醫藥領域的主流。中醫曾經幾乎被明令封殺,雖經中醫界人士抗爭而得以倖存,但已經淪為附屬,僅僅活躍於民間,特別是農村。百餘年來,特別是近幾十年來,西醫的發展速度大大超過了中醫,更加劇了中醫中藥的危機。

西醫的一些優點是顯然的,有的已經被中醫所吸收。但是,隨著經濟全球化的迅速擴展,西醫所憑藉的聲光電技術的突飛猛進,西醫在迅速發展的同時,其局限性也逐步顯現,並為越來越多的人所知;毋庸諱言,這些局限性早已滲透到中醫的教學、施治和種藥、製藥等所有方面,甚至與其他領域一起,形成範圍甚為廣泛的西式固定理念,養生保健領域當然也難以倖免。

在我看來,中醫,包括養生保健事業,如果要在中國醫療事業中的地位逐漸上升,並且進而為世界做出貢獻,就應該以中國的哲理——在這裡我有意不用“哲學”一詞——作為根基,這是中醫之所以為中醫、中醫之最為可貴的地方,是中醫能不能成為一個獨立的主體和中國主體性醫療的關鍵;同時,我們要不斷地、努力地學習西方醫學,從中汲取于我有益的營養,使二者有機地而不是補償式地結合起來。這是中醫在21世紀能否成為中華民族特色醫療體系和理念所必須的。這一體系和理念的形成才是真正意義上的中西醫結合。我衷心期望,“中醫與養生”論壇以其更貼近百姓日常生活、便於在世界面前展示其獨到之處的優勢,在促進中醫更好地發展和普及並走向世界盡到一點力量。

謝謝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