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25 上午 11:58
zh-hantzh-hansen
Home » 中医与茶 » 许嘉璐院长开幕致辞:中医发展应以中国哲理作为根基

许嘉璐院长开幕致辞:中医发展应以中国哲理作为根基

0001

0002

由中国文化院、北京师范大学人文宗教高等研究院和中国中医药信息研究会共同主办的第二届中医养生论坛,于10月18日在成都隆重开幕,第九、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文化院院长、北京师范大学人文宗教高等研究院院长许嘉璐在开幕致辞中指出,举行中医养生论坛的根本目的,是以此展现、深化和弘扬贯穿在其中的中华民族的理念,即对人生、对宇宙、对主客观关系的认识,这些是中华文化的核心和根本。

许嘉璐院长指出,中医,从来是医疗与养生紧密结合的。在全世界多种医学中,中医具​​有独特的个性和优势。这种优势的根基就是从其发生之时起就贯穿于其中的中华民族的哲理:整体论、有机论、二元辩证论、天人合一论以及与西方现代迥异的人生价值观、伦理观等等。

许嘉璐院长认为,西医的一些优点是明显的,但局限性也逐步显现,并已渗透到中医教学、施治和种药制药等所有方面,甚至与其他领域一起,形成范围甚为广泛的西式固定理念,在养生保健领域也是受影响。在中国医疗事业中,中医的地位如果要逐渐上升,并且进而为世界做出贡献,就应该以中国的哲理作为根基,同时不断学习西方医学,从中汲取于我有益的营养。这是中医在21世纪能否成为中华民族特色医疗体系和理念的关键。这一体系和理念的形成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中西医结合。

许嘉璐院长表示,希望我们所坚持弘扬的中医“正知”声音,能够逐渐地响亮起来,论坛能对公众正确地养生与保健起到积极作用,并表示衷心期望“中医与养生”论坛以其更贴近百姓日常生活的优势,在促进中医更好地发展和普及方面尽到一点力量,为形成充分发挥中国传统医学优势、形成具有原创性的养生保健科学和相关产业方面尽到一份责任。

以下为第九、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文化院院长、北京师范大学人文宗教高等研究院院长许嘉璐开幕致辞全文:

第二届中医养生论坛开幕致词
中国文化院院长 许嘉璐
(2014年10月18日,四川成都)

各位专家,各位来宾:

欢迎大家来到天府之地共同举办第二届中医养生论坛,欢迎各位来宾怀着莫大兴趣热情参与。这届论坛得到四川省中医药局和成华区等领导部门、成都中医药大学等院所的大力支持,我谨代表与会专家和所有来宾表示衷心的感谢。会议由浩福实业有限责任公司承办,我们应该感谢他们的远见和慷慨。

中国文化院和人文宗教高等研究院之所以连续邀请专家们研讨中医与养生这个专题,最根本的期盼是以此展现、深化和弘扬贯穿在其中的中华民族的理念,即将对人生、对宇宙、对主客观关系的认识,众所周知,这些,是中华文化的核心和根本;对这些理念认识的深化又会反过来促进中医与养生事业的健康发展。当然,我们也期盼在这一领域里的探讨能够为中西医更深入地、更广泛地结合从学术上增加一点助力;这种高水准的结合是中医与养生科学走向世界必不可少的条件。

现在,社会上,特别是城镇、人们愈来愈重视养生和健康问题,养生、健康正在形成巨大产业,这是国家经济和人民生活水准不断提高后的必然现象。但是在出现许多以一味追逐利润为目标的商家的市场上,鱼龙混杂,良莠难分,误导消费,真伪难辨的现象触目可见。这不但极大地损害了养生保健事业,还可能让人无病添病,小病变大病。在人民健康受到损害的同时,中医与养生这一饱含中华民族智慧的科学,也蒙受了不白之冤。

解决这一问题当然主要靠市场的规范化管理,但引导社会更为科学地对待养生保健问题恐怕是更为根本的。无论是规范化管理还是消费者科学养生,都需要以学术研究成果为基础。如果我们的这一论题能够持续办下去,影响逐渐增大,学术水准不断提高,那么我们就会在形成正常的、充分发挥中国传统医学优势、形成具有原创性的养生保健科学和相关产业方面尽到一份责任。

中医,从来是医疗与养生紧密结合的,甚至可以说二者是不可分割的一体。在全世界多种医学中,中医具​​有鲜明的个性和优势。这种优势的根基就是从其发生之时起就贯穿于其中的中华民族的哲理:整体论,综合论、有机论,二元辩证、天人合一、以人为本以及与西方现代迥异的人生观、价值观、伦理观,等等。是不是可以说,在中医看来,无论治疗还是养生,医、患双方实际上已经形成了一个整体,需要紧密配合,积极互动:医者关爱,被医者信赖;医者精诚,被医者乐观,治身与治心统一,于是乎形神和畅,疗效增倍。

在这次论坛上,各位专家将就着中医的独特风格,以及人体与环境、饮食与保健、天人相应、中和理念等方面发表弘论,这些内容几乎涵盖了中医养生的全部。我希望,我们坚持弘扬中医的“正知”的声音,能够逐渐地响亮起来,论坛的成果能够引起社会关注,对公众正确地养生与保健起到积极的作用。

西医100多年前进入积贫积弱、平民百姓无医少药的中国,因其慈善行医、雪中送炭、疗效较快,也由于西医和宗教并行、我国许多知识精英盲目崇洋,还因为当时在中医界混杂了不少庸医假医,社会声望下降,于是西医迅速成了中国医药领域的主流。中医曾经几乎被明令封杀,虽经中医界人士抗争而得以幸存,但已经沦为附属,仅仅活跃于民间,特别是农村。百余年来,特别是近几十年来,西医的发展速度大大超过了中医,更加剧了中医中药的危机。

西医的一些优点是显然的,有的已经被中医所吸收。但是,随着经济全球化的迅速扩展,西医所凭借的声光电技术的突飞猛进,西医在迅速发展的同时,其局限性也逐步显现,并为越来越多的人所知;毋庸讳言,这些局限性早已渗透到中医的教学、施治和种药、制药等所有方面,甚至与其他领域一起,形成范围甚为广泛的西式固定理念,养生保健领域当然也难以幸免。

在我看来,中医,包括养生保健事业,如果要在中国医疗事业中的地位逐渐上升,并且进而为世界做出贡献,就应该以中国的哲理——在这里我有意不用“哲学”一词——作为根基,这是中医之所以为中医、中医之最为可贵的地方,是中医能不能成为一个独立的主体和中国主体性医疗的关键;同时,我们要不断地、努力地学习西方医学,从中汲取于我有益的营养,使二者有机地而不是补偿式地结合起来。这是中医在21世纪能否成为中华民族特色医疗体系和理念所必须的。这一体系和理念的形成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中西医结合。我衷心期望,“中医与养生”论坛以其更贴近百姓日常生活、便于在世界面前展示其独到之处的优势,在促进中医更好地发展和普及并走向世界尽到一点力量。

谢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