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新闻中心 » 许嘉璐院长开幕致辞:最有可能解决人类危机的是中华文明

许嘉璐院长开幕致辞:最有可能解决人类危机的是中华文明

10月16日至17日,30余名来自大陆、台湾、香港、澳门及海外的文化界名人齐聚榕城福州,出席由中国文化院主办、中国华艺广播公司承办的第二届“中华文化发展方略——两岸四地文化沙龙”,着眼中华民族整体利益及四地同胞共同福祉,深入探讨“两岸四地文化融合”问题。

本次“中华文化发展方略——两岸四地文化沙龙”活动秉持“求同存异、聚同融异”原则,为两岸四地认知文化多元、消弭文化隔阂、凝聚文化共识、增进文化认同探寻实践路径。与会学者围绕“促进融合增进认同”的主题,就“两岸四地文化多元与一体”、“两岸四地文化差异与互补”、“两岸四地文化共生与互利”及“两岸四地文化融合与发展”4个议题展开了深入探讨。

第九、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文化院院长许嘉璐在开幕式上致辞时表示,就中华文化整体而言,它是一个“庞然大物”,相对于这个“庞然大物”来说,两岸四地都是中华文化的亚文化,都有各自的特点和个性。当前两岸四地面临的种种社会问题,追根究底都是信仰问题、伦理问题、价值问题,也就是文化问题。这次文化沙龙顺应世界文化与中华文化的发展趋势,探讨两岸四地的文化融合问题,必将为新形势下思考、研讨、振兴中华文化提供有益帮助。

以下为许嘉璐院长在“第二届中华文化发展方略——两岸四地文化沙龙”开幕致辞全文:

从今天早上开始,“文化”和“两岸”四个字的出现频率会最高。这是由于这次会议主题关注的就是这四个字。文化发展是个过程,研讨是过程,思考也是过程,履践当然也是过程。两岸四地无论是哪一个地方的学者,恐怕都无法拿出完全可行的完善方略,因为他们都有自己的个性和视角,都在过程之中。

今天的论坛通过媒体报导,会更有效地推动文化界的思考进程,同时我们也要在思考和动员的过程中有所行动。

我想说,为什么我们的沙龙是两岸四地的,而不是大陆研讨,也不是两岸研讨呢?中华民族整体文化是一个庞然大物。两岸四地都是中华文化的亚文化。大陆还可以区分为燕赵文化、齐鲁文化、吴文化、岭南文化,湖湘文化等。

大陆文化尽管体量庞大,但不能包含台湾文化在19、20世纪所形成的个性,它是原著民和荷兰、日本、美国文化的融合。香港、澳门作为中欧文化的衔接之地,分别受到南欧葡萄牙、西欧英国文化的影响。英国在香港落脚,经过香港人民的创造,100多年来不但很多金融机构亚洲总部设在香港,而且形成了独特的中外相融的文化,这对中外双方都是有益的。

这些文化是我们的文化不断充实、丰富的财富。我们可以由小到大,由一个事件、一个叙事、一个物品透视出中国文化。也可以从大到小,从整个文化的走势谈到未来各种文化形态的发展。

今天的研讨完全符合世界文化和中华民族文化的走势。欧美智者早已对自己的文化进行反思、质疑、批判。如果从斯宾格勒算起,到今年已经整整一百年;从汤因比算起,距今也已超过50年;如果从汉斯•昆(孔汉思)算起,到现在30多年。这些人是西方未来文化的开拓者。他们共同的趋向是没有完全摆脱人类的传统因素——在质疑自己传统的同时,靠着博学发现,要解决人类的危机、解决地球未来的命运,在今天能搜寻到的文明中最有可能发挥最大作用的,是中华文明。这大体代表了西方对中华文化的思考。这发生在西方工业化200多年、雅斯贝尔斯提出轴心时代概念约50年之后。

中国大陆全面的真正严格意义上的工业化建设,是改革开放以后。经过20几年,大陆就已经发现,想完全按照工业革命的做法走,行不通。因此中华大地从北到南,从东到西,上上下下都在回归本源。

从上来说,是中央和国务院,从下来说,是工农商学兵。一些可喜现象不断涌现。例如在山东,乡村儒学已经蓬勃发展。昨天(10月15日)习近平主席会见文艺工作者,这是毛泽东继延安文艺座谈会后72年来,党和国家一号人物第一次和文艺工作者座谈。昨天新华社所报导的讲话仍然包含了回归孔子的儒学精神。

现在,大陆已经从教育、学术、宗教、社区四个方面下手,学校新一轮的基础教育和课程改革已经启动。三年前,国务院建成基础教育课程和教材改革咨询委员会。我有幸两次被聘为委员会主任,因而我知道,这一轮课改涉及小学中学的12门课程,都要围绕着一个中心:以德树人。

请看以下几件事:习近平主席亲自过问哲学、史学、文学、文艺。今年五四青年节,习近平谈到文史哲承担着什么样的社会功能,文史哲工作者应该关心当下、应该解答民众的所思所想和关注。 9月29日,习近平在参加国际儒联的会议时,接见了杜维明在内的10位外国哲学家。目前在大陆还有两个领域没着手做。第一是社区,因为是毛细管,所以不能由中央来直接做,需要一个过程。第二是宗教,去年习总书记接见了俄罗斯东正教的大主教,这是一个迹象。我相信,这两个领域不久就会跟上来。

我们需要在大势所趋的情况下从宏观到微观、再从微观到宏观地思考:中国文化怎么办?

孔汉思等西方学者的著作中,已经替中华民族思考了。我们作为中华民族文化的子孙,更应该思考。两岸四地面临的种种问题,归根究底是信仰、伦理和价值问题,是共同的,全民族的命运是一样的!

前几天我在香港讲演,说了同样的话。香港作为亚文化,和大陆所面临的是同样问题,只是表现形式不一而已。人类在受着酷刑折磨。我们同宗同文,现在对这“二同”应该从人类和地球命运的角度重新思考,这是宏观,更是根本,其他东西都是由此派生的。执其本,剩下的枝叶就清楚了,未来怎么办也就好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