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25 下午 12:42
zh-hantzh-hansen
Home » 新闻中心 » 许嘉璐院长会见杜维明先生

许嘉璐院长会见杜维明先生

11月19日,中国文化院院长许嘉璐在北京办会见美国社科院院士、北京大学高等人文研究院院长杜维明,就不同文明间的对话与普世价值等问题进行了交流。中国文化院院长助理兼北京办主任张武、北京师范大学人文宗教高等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朱小健等陪同座谈。

杜维明谈到,不同文明间对话的开展,源于20世纪末德国神学家孔汉思对普遍伦理的设想,即通过对话建立世界不同文明间都能接受的原则。孔汉思希望建立的是一种“薄”的普世价值,要求抛开各自的文化背景展开对话,产生了很大的局限,所以很快被边缘化。通过探求儒家思想可以发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才是最合适人类的伦理准则,这是一种“厚”的普世价值。不同文明的对话应该在尊重对方结构和价值的基础上展开,对话双方要深入到对方的内部,相互了解,才能形成共识。因此,要培养“听”的能力,避免将“对话”变为“传教”,这样才能真正扩展视野,提高对自身文化的反思能力。

在西方,基督教有极大的排他性,世俗的人文主义则否定宗教,这两种倾向在如何“做人”问题上都过于武断。文明是多样的,做佛教徒或者基督徒是可以选择的,但我们不能不选择做一个人,学做人是比宗教更具普世性的问题。儒家的人文精神超越了西方世俗的人文主义,并具有很大的包容性,具有尊重宗教的特点,关注的是“学做人”的问题,因而可以为世界公民的基本素质提供丰富的文化价值。

许院长指出,不同文明对话的进程中面临着两方面的干扰。一是欧洲中心论,西方妄图以其自身文明的标准作为世界的普世价值。只有尊重文化多样性才能真正展开对话,相互了解。在此过程中,还要避免“多元”文明的陷阱,“多元”意味着其中一元可以是占据主导地位的统治者,背离了平等性原则。二是西方对普世价值的政治化利用。西方所提出的“自由、平等、博爱、人权”等内容过于抽象,并垄断了“定义权”和“解释权”,使得西方可以把普世价值作为打压异己的工具。我们应提倡普世价值抽象概念的具体化,通过具体化可以在不同文明间产生张力,推动对话的展开。

不同文明间的对话,要以解决人类共同面对的难题为目标,将不同文明的精神财富贡献于人类未来道路的探索之中。其中“关爱地球”是当前具有现实意义的重要问题,也是所有文明都要面对的普世性问题。地球是全人类共同的资源,人类对地球的破坏是难以修复的。在对地球关爱的论述中,不同文明可以充分展开各自的信仰与理念,达成跨文化的平等对话,儒家“天人合一”、“和而不同”等先进理念也能够借机得到传播,在世界上发挥更大作用。

会谈中,许院长和杜院长还就全国书院联盟的筹备,2015年国际哲学院士会议,以及儒学如何走出去等事宜进行了探讨。

杜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