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25 上午 11:59
zh-hantzh-hansen
Home » 新闻中心 » “21世纪中华文化世界论坛”在奥地利成功举行

“21世纪中华文化世界论坛”在奥地利成功举行

11月4日至5日,由中国文化院、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北京外国语大学联合主办,维也纳大学孔子学院承办的“21世纪中华文化世界论坛”第八届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成功举办。中国文化院院长许嘉璐,中国驻奥地利大使赵彬,奥地利外交部亚洲事务处处长威利•多科,维也纳大学副校长法斯曼教授、教务委员会主席库斯科,中国文化院院长助理兼北京办主任张武,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张希清,维也纳大学孔子学院外方院长李夏德、中方院长马晓燕,以及来自中国、奥地利、德国等十多个国家的七十余位学者出席论坛。本届论坛的主题是“中欧文化交流的过去与未来”,许嘉璐院长先后在论坛开、闭幕式上致辞,并作了题为《共同应对人类的危机》主旨发言。

许院长指出,中欧文化交流的过去和未来,是一个值得深入研究的课题,它也为中欧人民开辟未来提供最好的借鉴。在“过去”和“未来”中包含着我们为之付出无数精力的“现在”,过去实践的因果影响就存在于当下之中,我们应该面向事件的整个过程,以动态和发展的思维研究规划现在和未来。过程哲学告诉我们,事件在纵向地发生、发展、终结的同时,也在横向地共生、扩展。因此我们的终极目的并不是为了哪个单一国家或人群,而是为了整个地球、为了全人类,是为了我们的子孙万代。我们研究中欧文化交流的过去和未来,不是要逃避现在,而是要回答当下所面临的种种难题。

近代中欧间的文化交流可分为三个阶段:前现代200年、现代200年和从当下以至无限的未来。前现代阶段,中欧之间基本属于隔绝状态,只有欧洲的传教士和旅行家在牵线搭桥。由他们带回的文献、资料和信息,引起欧洲启蒙思想家们的兴趣。他们写下了不少对中国文化、特别是伦理文化的赞美之辞。

工业革命发生后,欧洲迅速崛起,原料、市场和利润促成了遍及四大洲的殖民运动,力量的强盛培育了文化中心主义和狂傲之心,欧洲兴起之路被错认为是具有普世性的规律。整个地球,在欧洲中心之外的所有地方都被视为野蛮、蒙昧、落后之地,中国当然也不会例外。在这个阶段的200年中,中西的交往相对频繁起来,欧洲文化优越论也占据了上风。例如黑格尔认为,“中国的历史从本质上看是没有历史的,它只是君主覆灭的一再重复而已。任何进步都不可能从中产生。”黑格尔是用文艺复兴形成的所谓“理性”思维作为标准来认识和衡量中国的,因此他得出和莱布尼茨截然不同的结论。

经过20世纪残酷现实的洗礼,人们开始质疑自己已经习惯了的物质生活和文化思维的范式。西方近300年的传统,日益造就了人们所不愿见到的景象,经济全球化的趋势加速了现代性对各个民族、地区和国家原有传统文化的冲击。整个地球都在承受着贫富差距拉大、环境恶化、资源枯竭、伦理丧失、冲突不断、“市民社会”异化解体等等灾难的折磨。

在这种情势中,全世界思想界发出了两股相互呼应、先后叠加的声音。一个声音是强调人类文化的多样性,不同文化应该平等、互敬、对话,这将有助于人类文明的进步和各个民族文化的丰富和发展。另一个声音是在“后现代主义”的基础上加强建设性,构建人类共同伦理。汉斯•昆以及许多学者着眼于世界各个伟大的宗教与信仰,从中寻找它们之间的共同点,以期推进构建人类共同伦理。这一潮流可以视为中欧文化交流的第三阶段,这是双方命运相连,相互深入认识、欣赏和学习的阶段,是携手共同解决人类和地球危机的阶段。

中欧之间的文化交流对人类文化多样化语境下的未来负有特别的责任。欧洲文化,曾经为确立人类理性的地位和科学技术的发展做出了极大贡献,推动了历史前进的步伐。中国,作为一个文明古国,几千年来积累的东方智慧至今还存在于人们的日常生活和工作中。欧洲与中国发展水平不同,面临的挑战与威胁各异,但是二者的危机却是同质的。我们要紧紧地联起手来一起应对这一危机,挽救地球,挽救人类。

人类共同伦理是当今世界人心之所急需,而人心是一切危机的主要根源。探讨这一课题,需要不同的宗教和信仰坐下来对话,一起深入到各自的元典和初始教义中,在那里找到并重温先圣先哲的教诲。这样,不论是何种宗教和信仰,都可以为人类共同伦理贡献自己的智慧。

20年前的“世界宗教议会”发表了《世界伦理宣言》,后来联合国发布了《通向未来之路》的号召。我们要以此为基础,在中欧学者中为构建人类共同伦理呐喊、呼吁。我们也不能限于学理研究,应“超越对话”,有所行动。一种理论,只有当它成为广大民众共同的心声时,才是有力的。

第八屆國際學術研討會在奧地利首都維也納成功舉辦 第八屆國際學術研討會在奧地利首都維也納成功舉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