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中华国学 » 我研究中国哲学文化,不是为了爱中国,而是为了爱全球性的一种哲学。

我研究中国哲学文化,不是为了爱中国,而是为了爱全球性的一种哲学。

我研究中国哲学文化,不是为了爱中国,而是为了爱全球性的一种哲学。

——挪威汉学家何莫邪(Christoph Harbsmeier)

(见《国学新视野》2012年秋季号,页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