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新闻中心 » 主题活动 » 养生保健与生态文明——第三届中医养生论坛综述

养生保健与生态文明——第三届中医养生论坛综述

养生保健与生态文明——第三届中医养生论坛综述

9月5日至6日,由中国文化院、伦敦南岸大学共同主办,伦敦中医孔子学院承办的第三届中医养生论坛“养生保健与生态文明国际研讨会”在英国伦敦成功举办。中国文化院院长许嘉璐,英国医学院理事会主席迈克尔•狄克逊,中国文化院执行董事兰华升到会致辞,英国王室威尔士亲王、查尔斯王子殿下发来视频致辞,伦敦南岸大学副校长保罗•艾维、战略利益发展中心主任麦克•西蒙斯主持开闭幕式。伦敦中医孔子学院外方院长许亦农,中国文化院执行董事兼秘书长张武、执行董事吴建芳等领导出席研讨会。20余位来自中国与欧洲的专家学者以及数百名听众共聚一堂,就中医与生态文明、养生保健等进行了两天的研讨。

1许院长在养生保健与生态文明国际研讨会上发言养生保健与生态文明国际研讨会场。中国文化院许嘉璐院长(左)。

一、 活动宗旨与意义
许院长在开幕致辞中指出,人类正在疾步走向悬崖,用我们的双手毁坏生育、抚养我们的地球。半个世纪前,美国人雷切尔•卡森以《寂静的春天》一书,开启了人类对生态环境认识的新纪元,引起了人们对现代性、当代技术的反思。但现在的情况比当时还要严重,生态的恶化直接关系到所有大洲、国家和男女老少的生命安全,成为危害到我们子孙的巨大危机。无论是中国医学还是西方医学,都从自己的临床经验和病理研究中得知,人体和环境的关系至为密切。我们应该反思过去的道路,并进一步思考以下问题:在当前生态环境下,如何确保人类的健康和永续?在思考和研究未来的时候,是不是应该反思我们祖先的智慧?在提倡生态文明和促进人类健康的问题上,人类如何加强交流与合作?
逐步解决人类未来生存的难题,是社会知识精英的天然职责。中国文化院已经成功举办了两届中医养生论坛,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在许院长倡议发起下,中国文化院在伦敦举办“养生保健与生态文明国际研讨会”,开展中西方医学的交流、对话,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次突破,标志着中医及其代表的中国传统文化正走出国门,被世界上更多种族和文化背景的人所理解和接受,促进更多的欧洲人关注中医、了解中医、体验中医,开启了中欧关于生态文明与人类健康对话的新航程。

2许院长在养生保健与生态文明国际研讨会上发言中国文化院许嘉璐院长(左二)作开幕致辞。中国文化院兰华升执行董事(左三)。

二、 研讨会主要观点
本次研讨会分为“文化情境与健康”,“老年人的健康”,“公众健康与促进健康和疾病预防”,“可持续性、健康和环境”等四个专题,专家们从多角度、多视角阐释了中医养生的独特价值以及与生态文明的内在关系。
(一)文化情境与健康
关于中西方健康维护的文化差异,山东中医药大学名誉校长、山东省政协副主席王新陆教授谈到,中西方文化的发展和完善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的—让人类更幸福。在对待健康维护上,东方文化表现出来的是对整体的维护和调理,比如阴阳的平衡,西方文化表现出来的是对特定部位的完善。东西方健康维护方式和思想取长补短、相互融合,将会促进两种文化的快速发展,也将对全人类的健康起到更好的保障作用。
关于针灸与科学,伦敦南岸大学健康与社会护理学院课程主任黄易安表示,在西方国家,针灸和中药是具有争议的话题,其根源在于中医理论与科学之间的冲突感知。由于中医的基本哲学与还原主义无法兼容,无法采用科学方法研究中医,这限制了对中医的理解,因此使一部分西方人失去一个能更加具体地了解疾病、健康和幸福的机会。
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医药信息研究所张华敏副所长谈到文化自觉与弘扬中医药。人类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健康危机状态,这不是单纯的医学问题,其根源是文化冲突。面对健康的危机,需要认识人类发展过程中不同民族的文化价值,提倡不同民族文化之间的包容和融通。人类的健康和谐需要不同文明之间的沟通、交流,东学西学兼收并蓄,中西医的融通共进,才能构建统一的医学、药学。
英国约克大学健康科学系高级研究员休•麦克佛森介绍了针灸治疗慢性颈痛的长期效果。采用随机对照试验方式,通过对517名受试者的长期治疗,证明采用中医诊断方式和针灸治疗,对于慢性颈部疼痛具有明显效果。
德国柏林洪堡大学下属医科大学中国生命科学理论•历史•伦理研究所所长文树德教授谈到医疗的商业化。当今时代,医疗系统已经转型为市场经济的行为主体,今天的治疗过程是基于投资回报率的思考与行动,因此疾病被认为比健康更有经济价值,应当寻求更有效的模式解决医药产业问题。
(二)老年人的健康
中国中医科学院临床基础研究所王燕平研究员谈到,在老龄化成为世界各国发展普遍规律的情况下,老年中医药健康服务有望发展成为一种普世性的健康文化,中医治疗老年病具有广泛的社会基础和更好的患者依从性。中医重视“养生”及“治未病”,可延缓老年病的发生。针对老年发病的不同阶段或病机特点,可同病异治或异病同治。
奥地利格拉兹医科大学格哈德•李彻教授展示了心率变异与不同年龄的相关联系,以及采用针刺等中医预防方法,可以缓解疲倦综合症和精神压力。
中国中医科学院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宋春生研究员谈到老年男性的中医养生智慧。老年养生以静为首务,应遵守下列原则:起居有常、食饮有节、劳逸有度、房事有制、宽心制怒、排泄通畅、谨慎用药、个体差异。
关于精神修养与老年健康,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医临床基础医学研究所张志斌研究员谈到,重视精神修养是中国古代养生中最有文化韵味的一个部分。中医精神修养的内容十分丰富,其总的原则是“养神为本”。心和少欲,知足常乐,是历来修心养性的重点内容。对于老年保健,最为重要的是精神方面的调摄,应提倡老有所乐,老有所事。
(三)公众健康与促进健康和疾病预防
伦敦南岸大学健康与社会护理学院尼克拉•罗宾逊教授阐述了如何通过整合方式促进健康。个性化医疗方式具有很多附加值,应鼓励“自我帮助”医疗技术的传播,提倡低成本的中医和医疗保健方式。
黑龙江中医药大学国际教育学院院长王爱萍教授谈到中国中医药高等教育现状及国际教育模式。中国中医药人才培养是以学制学位为核心构建中医药高等教育的层次体系,实行医教协同,开展5年制+3年住院医师的规范化培训。课程设置体现了传统医学知识与现代科学知识、中医学科与西医学科、人文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相互渗透的特点。
伦敦南岸大学健康与社会护理学院珍妮•威尔斯教授谈到如何解决中国和欧洲肥胖人口数量增加的问题。超重率和肥胖率的增长是一个重要的公共卫生问题。肥胖是导致众多健康问题的危险因素之一,欧盟国家正在试图通过改变生活方式来解决肥胖的根源问题。中国政府也已意识到肥胖和超重人数增加的问题,但出台的干预措施很少,希望中国政府采用监管和财政税收等措施,引导人们选择更加健康的食品。
成都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院长段俊国阐释了“治未病”思维与中医眼诊在慢性病防控中的作用。传统的治疗型医疗模式已解决不了慢性病对社会造成的沉重负担,中医“治未病”的预防为主思维将是破解慢性防控的利器。中医认为,五脏六腑、十二经脉、三百六十五络,其血气皆上注于目,基于视网膜图像技术的“眼诊”不仅可用于健康评估、疾病预测、早期诊断、疗效判定,也可对人体进行辨体质、分阴阳,是慢性疾病防控的关键技术,具有广阔的应用前景。
(四)可持续性、健康和环境
中国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科技司曹洪欣司长讲解了天人合一与养生保健的关系。人在天地宇宙之中,与大自然息息相关,天人相应是养生的首要原则。天地、四时、万物对人的生命活动都会产生影响,想求得自身的平衡,要遵循自然界正常的变化规律,也要发挥主观能动性的作用,以进取的精神去探索和追求人类的健康长寿。
中国黑龙江中医药大学副校长王喜军教授介绍了中药效果物质基础的系统分析方法。利用统计学方法建立症候模型,通过数据分析评价治疗效果,建立中西医沟通的有效途径。
北京师范大学人文宗教高等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朱小健教授讲述了中华传统物候观与人类健康的关系。物候是人与自然互动的节点,尊重物候即是尊重自然与生命。注重物候,各国皆然,但将此观念与人类生命结合,顺应自然,维护健康,则为中医所独有。
英国中医师学会会长马伯英教授阐述了中医学是优质的全生态医学理论及其临床实践。“气–阴阳—五行”理论是中医理论和临床的核心,是在“三才哲学”基础上建立的,是全生态的医学理论。中医师诊治疾病的手段与西医迥然不同,但疗效是肯定的,应当明确中医全生态医学理论的价值。
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医药信息研究所崔蒙研究员谈到生态环境与健康维护。中国哲学主张生态地认识、把握宇宙世界,追求一种人与自然的和谐。中西方文化在认识自然上的不同哲学观,导致其对待自然的态度上的不同立场和主张。东方文化并非完美无缺,西方文化亦非一无是处,集人类文明成果之大成,才能引领人类走向生态文明。

3中欧医学专家在研讨会上发言中、欧医学专家在研讨会上发言。

三、 许院长的总结
许院长在总结发言中指出,我们在这里度过了美好的两天。围绕着“养生保健与生态文明”的议题展开了富有活力和成效、紧凑而愉快、轻松而沉重的交流。为什么说轻松而沉重?轻松是在专家的讲演和互动当中充满了笑声,和疑惑得到解答之后的愉快。沉重,是因为我们所谈的题目和它的紧迫性,它对人类永续发展的威胁,就在我们的眼前,所有从医的人都会感到要解决这些问题任重道远。
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挑战和机遇的时代。每个人在日常生活中时时感受到了严峻的挑战:工作紧张,市场无情,技能欠缺,食品安全……而如果我们从更为宏观的视野来看,对人类最具威胁的可能主要是战争的阴影,信仰的缺失,社会的离散,而生态的恶化只是其中极其重要的一端。这些挑战无疑都是对全体人类发出的。
机遇与挑战从来是孪生兄弟,机遇的发现和把握则全在于人类自身。自上个世纪后半叶起,欧美的许多智者就不断呼吁珍惜文化多样性、加强不同文化对话,以及重视生态、共同应对环境危机。现代社会的巨大灾难大都是人类活动造成的,交通和通讯技术的发达进一步促成了灾难的全球化。学者们寻根究底,认为这些灾难在主观方面的原因就是人类无限膨胀的贪欲。为了追求利润的最大化和更为舒适的生活,人类狂妄地自封为宇宙之王,认为可以任意宰割大自然。人与大自然之间不可能是零和游戏,大自然对人类发出了警告,我们遭到了报复。
挽救当前和未来,最根本性的办法是开展不同文化之间的交流、对话,促进对“他者”的理解和彼此的合作;随着视野的扩大,面对挑战的无奈,以及通过与其他文化的交流,促使我们越来越懂得,现在的我们未必比祖先更智慧;我们不断发明古人想都不敢想的新奇技术,古人则有着我们至今也没有完全领会的真理;我们对于物质的了解深入细微,而他们对灵魂的关注和深思却是我们远远不及的。现在的人们对于真理无限性和相对性的认识促进了大家越来越重视和异质文化的交往。既然挑战和灾难盘旋在所有人的头顶上,不同传统、不同信仰的人们就应该携起手来,共同应对未来。
不同文化之间的对话可以出现于多个领域、多种层次,并表现为多种形式。我们开展医学和环境科学的文化高端对话,诚如查尔斯王子殿下在视频中所说,这次会议是两种智慧的结合,是为了让更多的人享受到“‘两个世界各自最佳部分’的医疗服务”所需要的行动。除了专家们就着医学基本医理和具体案例提出许多独到见解外,我们其实已经涉及到了人们广为关注的消费与健康、发展与生态的关系,这两个世界性问题是密切相关的。“以消费带动发展”带有极大的误导性。鼓励并吸引盲目的、过分的、乃至虚荣的消费,不仅对于身、心的健康十分有害,而且已经并将继续极大地浪费我们赖以生存的、有限的动植物和土地资源,同时也破坏了本来已经很脆弱的生态环境。
中国自古就有爱人及物、勤俭节用的传统,其核心则是认为人类是宇宙的一个组成部分,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天人合一”的哲学理念。社会总是在平衡与不平衡之间寻求再平衡的过程中前进的。在中国几千年的文明史中,奢侈与俭朴、浪费与节省一直在博弈着,而简朴和节省在广大民众中终究战胜了对手,成为中华民族公认的美德。近年来,这一美德受到了巨大冲击,中国的河流、土地和空气出现了令人心焦的状况。中国人从自己的生活中看到了过度消费的后果,也意识到改变这一状况的难度。已经养成的方便、快捷的习惯以及爱好、口味,难以改变。我们需要努力在“正常消费-经济发展-生态保护”之间求得平衡。这是世界性的难题,也是人类必须解决的难题。
本次研讨会是在生态日益恶化的环境中举行的,目的是希望能够帮助人们找到维护健康、减少病痛、争取长寿的方法,了解到自己的身体和生态状况有着密切的关系。“挽狂澜于既倒”。无论现代医学还是传统医学都有相当丰富的经验;如果二者结合,必将给人们带来更多的福音。这当然是我们应该做的,我们还要继续做下去。我们有责任告诉人们,现在流行的一些生活习惯可能需要逐步改变;同时,中国的、欧洲的、世界各国的医学家应该和生态学家以及宗教学家等人文社会科学家联起手来,继续卡森小姐所致力的事业,为挽救人类和地球而齐声呐喊,并且采取一切必要的行动。希望我们有机会再次为了人类而相逢。

4与会听众向专家提问问答环节听众提问踊跃。

四、 各界反响
本次研讨会引起英国社会各界高度关注,英国王室查尔斯王子发来视频致辞,他表示,英国已经有大量民众受益于中医,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中医作为治疗手段,中医已经成为了东西文化交流的重要纽带。通过中医和西医优势的结合,能够为受病痛折磨的人找到更有效的医疗方法,保证患者的利益,满足民众对持久健康的追求。期待本次会议的专家们能够结合东方和西方的智慧,传统医学和现代医学的特点,为人类的健康事业开辟出崭新的天地。伦敦南岸大学副校长保罗•艾维说:“当我们对人类健康问题认识得越深入,我们需要的诊断和治疗措施就越多,人们也希望知道更多。我们应该正视中医在过去的几千年里为人类健康作出的贡献。”
在前两届中医论坛的基础上,本次研讨会还具有以下特点:一是国际化,生态环保、养生保健等均为西方社会关注的热点议题。二是内容丰富,契合听众需求,研讨内容涵括文化情境、公众健康、疾病预防、健康与环境的关系、中医人才培养与国际化等等,这些都是贴近普通人生活的话题,更能够显示中西方文化在处理这些问题上的独特视角;三是从文化高度解读中医,拉近与听众的距离,更容易揭开中医神秘的面纱。四是现场互动热烈,观众纷纷向专家提出问题,比如老年痴呆症、精神疾病以及中医药在西方如何传播等,希望从中国传统医学中寻求答案,专家从多角度回应了提问者的疑惑。五是本次研讨会还特别组织了专家健康咨询活动,专家们精确的诊断折服了现场体验者,显示了中医的神奇和魅力。
本届论坛得到了媒体的密切关注和报道。新华社驻伦敦分社、凤凰网、英国侨报派出多名记者赴现场报道。人民政协报、中国日报、亚太日报、香港商报、剑桥东方文化学会、人民网、央广网、环球网、你好台湾网等二十余家国内外重要媒体报道了研讨会,网易、新浪等门户网站广泛转载,取得了良好的社会传播效果。

媒体报道媒体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