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中华国学 » 所有中国城市都建成「水泥化」,把原来有意思有趣味的建筑全部拆光了……这是一个世界的悲剧,我感到特别沉重。

所有中国城市都建成「水泥化」,把原来有意思有趣味的建筑全部拆光了……这是一个世界的悲剧,我感到特别沉重。

所有中国城市都建成「水泥化」,把原来有意思有趣味的建筑全部拆光了……这是一个世界的悲剧,我感到特别沉重。

——挪威汉学家何莫邪(Christoph Harbsmeier)

(见《国学新视野》2012年秋季号,页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