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新聞中心 » 期待結合東西方智慧解決人類生存難題–許嘉璐院長在「養生保健與生態文明國際研討會」開幕式上致辭

期待結合東西方智慧解決人類生存難題–許嘉璐院長在「養生保健與生態文明國際研討會」開幕式上致辭

1 ‘SºŒË-‘∫ÈLÏ∂È_ƒª÷¬fio≠hπù ◊œ»∞l—‘許嘉璐院長於開幕致辭環節首先發言

尊敬的邁克爾﹒迪克遜主席,
尊敬的大衛﹒菲尼克斯校長,
尊敬的科伊爾議員,
女士們,先生們,朋友們:

非常感謝查爾斯王子殿下為這次研討會特意拍攝了視頻,我們將從中感受到會王子殿下對人類健康和生態文明的深切關注;非常感謝南岸大學及其孔子學院為這次研討會所做的周到準備,使我們盼望已久的這次會議得以按時舉行。

半個世紀前,美國賓州的雷切爾﹒卡森小姐出版了她那本不朽的著作《寂靜的春天》。她的一聲孤獨的吶喊,開啟了人類對生態環境認識的新紀元;由此,人們對於現代性、對於當代技術迷信的質疑,增添了一個現實的話題。卡森小姐離開這個世界已經51年了,她所堅決反對的滴滴涕已經基本絕跡,但是,毒性超過滴滴涕的種種農藥和其他化學品的使用卻增長了無數倍。這一駭人聽聞的事實,在阿爾﹒戈爾先生為卡森所寫的序裡已經有足夠的揭露,無需我在這裡描述,雖然這篇序寫於20多年前。

2

中國文化院許嘉璐院長(左二)。 中國文化院蘭華升執行董事(左三)

 

女士們,先生們,
我之所以一開始就提到《寂靜的春天》,是想說,我們人類正在疾步走向懸崖,在用我們的雙手毀壞生育、撫養我們的地球。現在的情況要比半個世紀之前嚴重多了。雖然生態的惡化只是人類幾大危機之一,但是這卻是直接關係到所有大州、所有國家、所有男女老少的生命安全,甚至危及到我們子子孫孫的巨大危機。

200多年來,工業化,包括近​​幾十年新興國家的快速工業化所造成的對土地、河流、空氣的污染,以及比人類更為古老的地球居民——野生動物的瀕臨滅絕的情況,越來越觸目驚心了。我們是不是應該在為“摩爾定律”鼓掌歡呼的同時也思考一下,我們習以為常的思路有沒有什麼不對頭的地方?

無論是中國醫學還是西方醫學,都從自己的臨床經驗和病理研究中得知,人體和環境的關係至為密切。這當然是我們越來越重視生態文明的主要原因;而以下幾個問題似乎也是不應該忽略的:

在當前的生態環境的情況下,如何確保人們的健康和人類的永續?

現代醫學的常規藥品,不外抗生素和化學合成劑。其負面影響已經逐漸顯現。由此可以讓人想到:技術能夠解消除技術的惡果嗎?

通過醫療保健系統(醫院、社區、NGO)如何喚起人們對生態的關注,並普及有關全人類是生命共同體的知識?

在思考和研究未來的時候,是不是應該反思我們祖先的智慧,而不是一味覺得我們已經掌握了全部真理?

在提倡生態文明和促進人類健康的問題上,人類如何加強交流與合作?

女士們,先生們,
逐步解決人類未來生存的難題,是社會知識精英的天然職責。我贊成查爾斯王子殿下一貫堅持的,把“常規醫學”和“補充醫學”(也就是現代醫學和傳統醫學)結合起來,把東方和西方的智慧結合起來,開闢嶄新的天地。我還要強調一點,即專家們應該向社會廣泛告知行之有效的解決方案。我們期待著各國專家在接下來的兩天裡無保留地貢獻出自己的成果和智慧,希望這次會議能夠成為中-歐關於生態文明與人類健康對話的新階段的開始。

謝謝!(中國文化院王智、劉辰子倫敦報道)

3

會場主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