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中醫與茶 » 中國醫學 » 党毅專訪:中國文化是中醫藥的水之源,木之本

党毅專訪:中國文化是中醫藥的水之源,木之本

IMG_0396-2

党毅,畢業於北京中醫藥大學中醫系,獲醫學碩士學位。後考入中國協和醫科大學,獲博士學位。從事中醫養生康復、營養食療教學與研究30餘年。曾任北京中醫藥大學教授、英國Middlesex大學客座教授、韓國高麗大學客座教授。主編30餘部教科書和參考書,發表40餘篇論文,並曾赴美國、斯洛文尼亞、瑞典、挪威、荷蘭、新加坡、韓國、臺灣等國家和地區講學。

「中醫藥學理論體系是在中國古代文化基礎之上建立起來的。離開了中國文化,中醫藥就是無源之水,無本之木。中醫藥學理論中最神奇的地方是它的哲學方法,即中國古代哲學思想,具體內容主要包括:整體觀念、精氣學說、陰陽學說和五行學說等。道、佛、儒更加豐富和促進了中醫藥的發展。古往今來,很多醫家也是道家、佛家、儒家的研習者。」香港浸會大學中醫藥學院党毅博士最近接受我們專訪時如是說。

党姓比較罕有,党毅笑着說。其實,在《百家姓》中是有的(聞莘党翟 譚貢勞逄)。根據史書的記載,党姓是夏禹的支裔,故党氏後人奉夏禹為党姓始祖。

談起中醫藥和中國文化的關係,党毅博士娓娓道來。

首先,中醫藥用語高度文學化,例如:她在〈中醫古籍寓詩歌—-感受《黃帝內經》詩歌語言之美〉一文中,就總結出《內經》詩歌般語言的9種美:美在精煉、美在層次分明、美在含蓄、美在朗朗上口、美在樸素、美在意境、美在節奏、美在醫理、美在養生之道。以「美在含蓄」為例:《內經》中詩歌般的語言沉穩含蓄,給人以豐富的理解空間。2012032313144227

例如:《靈樞 · 本神篇》曰:「故生之來謂之精,兩精相搏謂之神,隨神往來者謂之魂,並精而出入者謂之魄,所以任物者謂之心,心有所憶謂之意,意之所存謂之志,因志而存變謂之思,因思而遠慕謂之慮,因慮而處物謂之智。故智者之養生也,必順四時而適寒暑,和喜怒而安居處,節陰陽而調剛柔。如是則僻邪不至,長生久視。」如此精煉簡短的文字,通過對「精」、「神」、「魂」、「魄」、「心」、「意」、「志」、「思」、「慮」、「智」這些含義豐富、深奧字詞的解釋,引申出養生的哲理和原則,突出了人的精神思維活動在養生長壽中的重要意義。

此外,中醫藥與詩歌的關係也是水乳交融的。例如:為便於記憶,中醫方劑也常用詩歌來概括藥物的性能和功效,像這樣的例子很多。例如:中醫藥與書法(一些老中醫的處方就是一件書法作品。)、中醫藥與繪畫(清明上河圖中就有許多醫療畫面);還有,中醫藥與茶文化、中醫藥與酒文化、中醫藥與粥文化等,不勝枚舉。這些都體現了中醫藥學的中國文化基因。」

圖002党毅博士於中藥標本室

可能是受益於愛讀書的習慣,又有幸沐浴中醫藥文化的陽光,加之長年在海外任教,党毅的氣質也給人以中西合璧的印象,既像古典女子溫文爾雅,又很開明豁達。早在20多年前,她就充當了文化交流的使者,把中醫藥文化帶到海外。當問及她與中醫藥結緣及研究經歷中什麼事印象最深刻時,党毅首先回想起這段經歷。

「1991年,我受美國大學婦女聯合會亞太地區傑出專業婦女人才獎的資助,到夏威夷大學醫學院做訪問學者。業餘時間也給私立中醫學院講課,當時主要講《中醫基礎理論》、《中醫診斷學》、《中藥學》。聽課的都是美國人。後來,我所任教的北京中醫藥大學又派我到英國Middlesex大學任客座教授,為五年制本科生講授《中醫診斷學》,學生都是來自歐洲的一些國家。我也曾應邀到韓國高麗大學講學,以及瑞典、挪威等國家的私立中醫學院任教。最近十幾年主要在香港從事中醫藥的教研工作。」在海外教學初期,党毅沒想到西方人對中醫這麼感興趣。所以印象特別深刻。她說,來香港也差不多16年了,在港大和浸大都教過中醫藥,特別是中醫養生方面的課程。雖然學生主要來自香港和內地,但浸會大學每年都有400多名來自世界各地的海外學生,他們當中有一些人很喜歡中醫藥。她就用英文給他們講授中醫藥。在香港會英文的人很多,學中醫藥的人也很多,但要用英文把中醫藥理論和方法解釋清楚,尤其是一些專業術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每年2屆,她講了10餘屆,雖然很辛苦,自已卻能不斷總結經驗,改進教學方法,并樂此不疲,深受學生的好評。

圖003党毅及她的學生


五行系統聯繫內外環境

陰陽五行學說集中體現了中醫藥的智慧,體現了中國人的智慧。中醫藥和中國文化一樣,具有強大的生命力,經久不息,沿用至今,就是因為根植于中國文化這片沃土。党毅認為,中醫藥是中國人在幾千年與疾病作鬥爭的智慧結晶,把中國古代的哲學理論用到醫學和解釋人體上。例如:陰陽學說認為,「世間萬物分陰陽」、「上為陽,下為陰」、「外為陽,裏為陰」。正如《素問 · 陰陽應象大論》所言:「清陽為天,濁陰為地。地氣上為雲,天氣下為雨,雨出地氣,雲出天氣 。故清陽出上竅,濁陰出下竅……」。

再以中醫的五行生剋制化理論為例,五行是指木、火、土、金、水。五行生剋,是以五行之間的相生、相剋聯繫來探索和闡釋事物之間相互聯繫、相互協調平衡的整體性和統一性。此外,五行學說在中醫學中的應用還包括人體與外在環境之間的相互關係,也就是中醫講的「天人合一」。從而將人體的生命活動和自然界的事物以及現象聯系起來,形成了聯繫內外環境的五行系統。例如,人體的五臟、六腑、五官、五體、情志等,與自然界的五季、五氣、五化、五色、五味等相應,這樣就把人與自然環境統一起來。為了更清楚地解釋,党毅用中醫常用的一個表格概括其中的主要關係(見下表)。

五行表-2

中醫理論有兩個特點是最有代表性的。即:「整體觀念」和「辨證論治」。「整體觀念」包括三個內容:一是人體是一個有機的整體,二是人與自然是一個整體,三是人和社會是一個整體。「辯證論治」是中醫治療疾病的主要手段,分為辨證和論治兩個階段。總之,中醫始終主張要順應自然規律,要用最適合中國人的、最樸素的中醫藥理論來防病治病。

訪問中,我們提了這樣一個問題:「近代國際上流行『回歸自然』的說法,國際衛生組織亦呼籲發展傳統醫藥,您認為在全球眾多傳統醫藥中,香港中醫藥學處在一個什麼位置?」


「自我保健醫學」應運而生

党毅認為,西方的主流醫學是西醫,至於傳統醫學,除了有中國傳統醫學之外,還有日本的漢方醫學,以及韓國的、印度的醫學等。僅就我們中國而言,也有藏醫、蒙醫、苗醫等。因此,在西方人看來,所有這些都屬於傳統醫學的範疇,中醫只是其中之一。西方將其稱之為「替代醫學」。現在包括美國、英國、德國這樣一些發達國家,都越來越重視傳統醫學研究。中醫的傳統醫藥要弘揚、發展,基礎很好,因為有比較系統的理論,有悠久的歷史和文化,有幾千年華夏文明為底蘊,有豐富的臨床經驗,關鍵就是要有一個正確的觀念引導中醫藥發展。例如:中醫藥的研究要跟國際接軌,但不能丟掉本民族最精華、最靈魂的東西,不能盲目地追隨別人。在香港,西醫是主流醫學。1997年香港回歸祖國後,首次建立了正式的中醫藥高等教育。培養了學士、碩士、博士學位的中醫藥人才。十幾年的實踐可以證明,香港的中醫藥正在不斷向好的方向發展,它的地位也在不斷地提高。

党毅主張中西醫應該互相尊重,取長補短。例如:中醫在預防疾病、養生康復方面就有其長。WHO的研究結果表明,在引起慢性病的諸多原因中,個人的生活方式、行為習慣占60%。換句話說,我們是可以通過科學的生活方式預防疾病的。有鑒於此,所謂「第四醫學」,即「自我保健醫學」,又稱「生活方式醫學」應運而生。 「第四醫學」相對於第一醫學(臨床醫學)、第二醫學(預防醫學)和第三醫學(康復醫學)的最大不同是:它不再僅僅以病和病人為研究對象,而是在上述三大醫學發展的基礎上,更強調自我保健。在自我保健方面,中醫是強項,現代人已經越來越認識并接受病前預防勝於病後治療的中醫理念。

「我們生活在高科技飛速發展的時代,中醫也應該與時共進。」党毅說,她在教授《中醫基礎理論》和《中醫診斷學》課程時,就給學生舉這個例子:我們現在有現代化的診斷儀器。這個病人血壓高不高?可以用血壓計測量。頸椎病,可以用核磁共振檢查,一節節頸椎都看得清清楚楚。中醫對先進的診斷手段要接受和使用,不能排斥,以提高診斷的科學性和準確性。現在,我們在充分享受現代科技所帶來便利的同時,身心健康也受到了極大的影響和挑戰。一些過去沒有的病,比如說,鼠標手、隱形眼鏡造成的損傷等,已經比較常見了。特別是最近幾年,隨著智能手機的問世,人們的生活發生了巨大變化。分分秒秒通過微信、朋友圈、電子報刊等渠道轉來的大量信息,像洪水般湧來,爆炸似的衝擊著人們的日常起居。「手機在握,足不出戶便知天下事」的日子,使我們在不知不覺中視力下降、身心疲憊、頸椎病增加。對此,必須引起充分重視,採取有效措施,重在預防。

圖-004党毅於浸會大學中醫圖書館


喝凉茶要對症辬清體質
 

中醫和日常生活息息相關。雖然涼茶已被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作為一個中醫養生專家,党毅對港人喝涼茶的習慣,認為要根據個人體質。她說:「初來香港時,我對街上的涼茶鋪感到很新鮮。出於好奇,一天,我站在一家位於中環的涼茶舖不遠的地方「觀察」。當時正值中午休息的時間,街上人來人往,好不熱鬧。只見人們一個又一個地來到舖前,熟練地要一杯黑棕色的「茶」,表情輕鬆自然,就如同在飲一杯咖啡。不過速度比較快,三口兩口飲完之後,杯子往一個盛空杯的桶裏一扔,「飲茶」人就消失在茫茫人海中了。僅僅不到20多分鐘的時間,那個盛放空杯的桶就已經滿了。我被眼前所看到的一切驚異不已。我走上前去,也要了一杯,喝了一口:這哪里是什麼「茶」,分明就是一杯中藥湯。這一幕深深地留在了我的記憶中。」

「喝苦涼茶一定要對症,因為中藥有寒熱溫涼之別,例如:金銀花就很寒涼,長期吃會影響脾胃功能。」她引述一項調查結果顯示,香港有1/4的人屬於氣虛體質,這與港人貪涼的習慣有關。例如:喜歡呆在有空調的房間里,不讓自己出汗;喝涼茶太多;愛喝加冰的可樂,吃冰激棱等,這些全是寒凉的東西。一些香港人相信自己身上有熱氣。但寒涼的飲食是容易損傷脾胃的。脾胃一出毛病,身體整體都會受影響。涼茶,以及廣東地區比較流行的「老火湯」都是好的食療方法。但一定要辨清體質才能吃得對。

党毅1998年來香港,當時香港浸會大學還沒有中醫藥學院的大樓,他們曾在被人們戲稱是「七個小矮人」的平房實驗室里工作。當時的浸大校長謝志偉先生積極推動發展香港中醫藥事業,并做出了重大貢獻。2008年9月17日,党毅曾經對謝志偉校長進行過一次訪談(見《大公報》2009年1月5日中華醫藥版)。

圖005-與原香港浸會大學校長謝志偉博士党毅與原香港浸會大學校長謝志偉博士(左)

党毅採訪謝校長時,問他盡全力推動香港中醫藥高等教育工作的緣由時,謝校長說:「浸會所辦的各種學科都可以很出色,但要在世界上名列前茅就很不容易。中醫藥卻是例外,倘若辦得好,真的可以在國際上出人頭地。我當時就感到,開辦中醫藥的教育可以使香港浸會大學更具特色,是非常有利於學校的未來發展的。憑着這一點信念,我努力尋求香港賽馬會的支持,終於獲得他們同意,撥款港幣一億元給浸大作建築中醫藥大樓之用。同時,賽馬會決定撥出五億元推動中醫藥的發展,也引發了各大學爭相發展中醫藥課程和研究的熱潮。」沉思片刻,謝校長像自言自語,又像若有所思地接著說:「我想,真正促使我全力推動香港中醫藥事業,推動浸會大學中醫藥教育的動力,還不完全是這個原因,可能是來自於我對中國文化有非常特殊的感情,而中醫藥就是我們中國人的醫學,就是我們中國文化的一部分。」

作為香港中醫藥發展的一名見證人,党毅非常看好香港中醫藥的未來發展。她說:「香港中醫藥今天的現狀與十幾年前相比,可以說是天壤之別,而且發展勢頭越來越好。以我所工作的香港浸會大學中醫藥學院為例,短短十幾年的時間,就發展成為集教學、科研、臨床為一體、在國內外很有影響的中醫藥高等教育基地。今天的局面,得益於香港回歸後政府積極發展中醫藥的政策,也與香港人對中醫藥有感情,相信中醫藥有直接關係。這是一種已經融入到中國人血液的對中國文化的感情。有這塊適合中醫藥發展的沃土,香港中醫藥的未來一定是光明的。」

圖006-党毅於埃及紅海 (1)党毅於埃及紅海

採訪即將結束時,党毅說:「香港這些年引進了為數不少的中醫藥高等教育專業人才,這在過去是沒有的。這些人受過正規中醫藥大學高學位專業培養,對香港中醫藥的高等教育,起到了質變的作用。目前,一大批香港本土的中醫師已經培養起來了,有的已成為香港中醫藥的棟梁之才。他們大學畢業獲得學士學位之後,有的又讀了碩士,還有的讀了博士。他們將在香港中醫藥未來的發展中擔當重任,也一定能擔起這個重任。這就是我對香港中醫藥未來發展充滿信心的原因所在。」

 

                               文:本站記者 林衛平 余振威

                               圖:本站攝影記者 陳嘉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