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新聞中心 » 不同地區學者在「和平文化研討會」上共話和平

不同地區學者在「和平文化研討會」上共話和平

 

由中國文化院主辦的「紀念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系列活動:和平文化論壇、圖片展與音樂會2015年12月7日在香港城市大學舉行。來自兩岸三地及海外超過七百名學術界、文化界、商業界、傳媒界知名人士以及學生代表參與了是次活動。來自香港、南京、台灣、德國、哈蕯克斯坦、日本的歷史學家、哲學家等學者,在主題為和平文化,天下大同的「和平文化研討會」上從不同角度反思二戰歷史,共謀維護世界和平策略。

1(由左至右)南京大學歷史學系院長張生,哈薩克斯坦漢學家克拉拉院士,台灣國史館呂芳上館長,香港中文大學中國文化講座李歐梵教授,德國慕尼黑大學哲學系君特•策勒教授,東方財經雜誌社楊彥春副總編輯,日本東京大學綜合文化研究科村田雄二郎教授

這次研討會舉辦的宗旨,力求超越國界和意識形態,多角度討論如何共同以史為鑒、面向未來的課題,尋求天下大同的路徑。所以,大會邀請的學者代表具有代表性:從中國主戰場到台灣、到香港,到兩個挑戰國日本、德國,以及前蘇聯。他們是:香港中文大學中國文化講座李歐梵教授、南京大學歷史學系張生院長、台灣國史館呂芳上館長、哈薩克斯坦自然科學院克拉拉•哈菲佐娃•薩伊蘇爾丹諾夫娜院士、德國慕尼黑大學哲學系君特•策勒教授、日本東京大學綜合文化研究科村田雄二郎教授。各學者的演講摘要如下:

1香港中文大學中國文化講座李歐梵教授香港中文大學中國文化講座李歐梵教授

李歐梵教授:戰爭與回憶:從文學和文化角度探討八年抗戰

李教授從大量非官方的資料中選取幾個文本,特別是小說、電影和個人回憶,來探討這些來自民間的文本與國共兩黨“大敘述”的不同之處,並借用西方對於第一次和第二次大戰的各種有關回憶和紀念的理論資料,作為比較參考。最後還解讀其父李永剛先生在抗戰時期所寫的日記,作為“一手材料",來分析一個典型的流亡知識份子的心路歷程。同時,他提出中國作家的大部分著作都只從軍事和政治角度來敘述這場戰爭,卻少講述一般老百姓的作品,所以他呼籲這方面應該有更多傳承。

1哈薩克斯坦自然科學院克拉拉•哈菲佐娃•薩伊蘇爾丹諾夫娜院士哈薩克斯坦自然科學院克拉拉•哈菲佐娃•薩伊蘇爾丹諾夫娜院士

克拉拉院士:世界反法西斯戰爭中的哈薩克斯坦

克拉拉院士說,在1941年至1945年的蘇聯衛國戰爭中,哈薩克斯坦作為前蘇聯的一個加盟共和國,為世界反法斯戰爭取得最後勝利做出了重要貢獻。數以百萬計的工程師、技工、專家、婦女和兒童從俄羅斯、白俄羅斯、烏克蘭、德意志、韃靼和車臣等疏散到哈薩克斯坦;數百家廠礦企業搬遷到哈國,生產出的軍備物資為戰爭勝利提供堅強的物資保障。這些疏散者為哈薩克斯坦科學文化和社會經濟發展做出了巨大貢獻,為哈國國民經濟各產業、自然和社會科學各學科的建立發揮了奠基性作用。她指出,哈薩克斯坦與中國有1700公里的共同邊境。自古以來,偉大的絲綢之路便將兩國人民聯繫起來。二戰中,哈國更接納中國大音樂家冼星海。冼星海經常到牧區,根據哈薩克民間音樂創作了大量大型音樂作品,極大鼓舞了哈薩克斯坦人民反抗德國法西斯的意志。

1台灣國史館呂芳上館長台灣國史館呂芳上館長

呂芳上館長:“中國的二戰”與“二戰的中國”戰爭結束七十年省思

呂館長指出,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整整七十年,戰爭勝負已是歷史,但實質上,戰爭的結果,交戰國往往是兩敗俱傷,所以回憶與紀念戰爭,最重要的目的是在思考戰爭付出的代價,記取戰爭獲致的教訓。他認為,二戰之中中國有幾層反思:第一,大家原本認為中國必敗,最終能取勝,靠的是全員參戰;第二,抗戰雖然勝了,由於內戰的爆發,猶如敗了;第三,抗戰和內戰的關係,中國的近代化之路至少慢了半個世紀。他還指出了抗戰遺留未解決的問題。第一,由於日本的統治以及兩岸分治,台灣的中國認同面臨困擾;第二,戰後由於美國轉而支持日本,戰爭責任至今未得到完全清算;第三,南京大屠殺的史實中日存在分歧;第四,兩岸都應該以民族的角度看問題,推進史料的共享。

1德國慕尼黑大學哲學系君特•策勒教授德國慕尼黑大學哲學系君特•策勒教授

君特•策勒教授:戰爭與和平──德國古典哲學思考

君特•策勒教授的演說從戰爭說到和平,再以德國古典哲學思考深入探討關於國際法和政治的議題,並特別提到一篇極有影響力的文章,是由伊曼努爾‧康德所撰寫的《走向永遠的和平》。他提到由1795年起,在自然狀態之下,個體的人的戰爭條件以及個體的國家的戰爭條件之間的類比。最後,他還從國家和國際層面,探討這種類比在建立一個「公民」社會和建立法治之間的限制。

1南京大學歷史學系張生院長南京大學歷史學系張生院長

張生院長:東亞的琉球──衝突之源還是和平之源?

張院長指出,從1874年到1945年,沖繩(沖繩歷史上是琉球國的所在地)曾是中日70年前衝突的源頭。但從二戰結束到如今,又一個70 年過去了,雖然沒有戰爭,但沖繩始終在戰爭陰雲的籠罩之下。從釣魚島問題、東海防空識別區和日本防空識別區交叉問題、日本國會解禁集體自衛權等情況來看,其起步令人沮喪。雖然沖繩附近海域、空域,密集地存在著世界上GDP居前三位的國家,但俄羅斯的角色也不能忽視,其爆炸性並不遜於1874年。同時他認為,琉球是亞洲的地中海,是東亞地區和平的關鍵,中日美三個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在此角力,所以問題的解決是難上加難。

1日本東京大學綜合文化研究科村田雄二郎教授日本東京大學綜合文化研究科村田雄二郎教授

村田雄二郎教授:超越富國強兵之夢──近現代東亞的四個“戰後”

村田雄二郎教授指出,今年正值《馬關條約》締結120周年,《二十一條》100周年,以及抗日戰爭結束70周年。這期間,東亞各國及地區經歷了許多由戰爭引發的革命、動亂和佔領。雖然戰爭結束了70年,帝國日本的侵略和殖民統治所帶來的心理創傷至今尚未痊癒鄰國對當今日本政府的嚴厲目光,也令國民間的和解愈發困難。村田教授說,若從戰後的角度來反觀日本的近現代史,便會發現戰爭與民主化實際上緊密地糾纏在一起。每次戰爭,戰時體制都會形成促進戰後民主化的社會基礎,導致“戰後民主”(post-war democracy)制度化。對日本尤為重要的是,除了“戰後”之外,“戰後民主”同日本的軍國化及對外膨脹主義一體推而進之。他還分析了甲午中日戰爭、日俄戰爭、第一次世界大戰和亞洲太平洋戰爭(二戰)的四種不同“戰後”性質,並就戰爭對各國的內政所引起的巨變,特別針對社會的平等化和政治的民主化,進行初步的理論性概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