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新聞中心 » 本院要聞 » 世界需要東方旋律 — 許嘉璐院長會見中國音樂學院黨委書記閆拓時一行

世界需要東方旋律 — 許嘉璐院長會見中國音樂學院黨委書記閆拓時一行

12月2日,許院長在中國文化院會見了中國音樂學院黨委書記閆拓時、原院長李西安、學術委員會副主任張維良一行,就中國音樂發展與弘揚傳統文化等展開交流。中國文化院秘書長張武、北師大人宗院常務副院長朱小健陪同會見。DSC_0293

許嘉璐院長會見中國音樂學院黨委書記閆拓時一行

前幾日,中國著名笛簫大師張維良教授與中國文化院合作,在國家大劇院成功舉辦了“簫魂——張維良的笛簫奉獻音樂會”,許院長出席觀看。關於此次音樂會的效果,李西安院長談到,傳統音樂需要每一代人的創新,才能在新時期煥發生命力。五十年代起,中國的笛簫演奏家希望通過改良笛簫的結構來提升表現力,但效果不佳。張維良教授通過吹奏指法上的探索和創新,成功豐富了笛簫的音域,賦予了民族器樂更廣闊的創作和表現空間。許院長指出,古代文人以簫自吹自賞,寄託生平坎坷哀怨之情,表達內容相對有限。張教授超越了傳統框架,為當代人奉獻出了震撼人心的曲目。現場的音樂中仿佛傳來了遠古的召喚,描繪出神州大地的蒼茫、清脆和寧靜,展現著人類在大自然中開闢道路的激越。這次音樂會中的大膽嘗試,為中國傳統音樂的發展注入了活力。

關於藝術與人文科學之間的關係,許院長指出,藝術是人類發展的重要推動力量。藝術是意象的表達,是超越眼前現實的想像。藝術的創作和欣賞,極大地提升了人的思維。無論是自然科學,還是人文社會領域,人類重大突破的背後都有藝術的身影。藝術自身的發展也離不開科學和人文的支撐。遠古時期的歌舞,多是純粹的娛樂和宣洩,能把人從物質世界拉回精神世界的藝術,才是有靈魂的。沒有文化為基礎的藝術形態,只是另一種物質。在各類藝術中,音樂最具直達人心的穿透力,是塑造一個民族靈魂的力量。對比新疆維吾爾族和亞美尼亞族的音樂,儘管音樂元素相近,但維吾爾的曲調透著歡快,亞美尼亞族的樂曲中,甚至結婚曲都暗含哀傷。這種差異的背後,源於兩個民族不同的歷史故事。亞美尼亞族長期受到欺淩,在一戰中更是遭遇了種族屠殺。他們的音樂中,表達並延續著這個民族最深刻的情感。中國的先哲則實行“禮樂”之教,借助音樂培育了中華民族傳承幾千年的倫理道德,也通過文化賦予了音樂持久的生命力。

文化指引著人類前進的方向,不同民族都要處理和思考影響人類發展最重要的四個關係,即身與心、人與人、人與自然、現在和未來。工業革命以來,人與自然的距離越來越遠,人與人之間的隔膜也日益加深,種種危機引發了人們對西方“現代性”的反思。上個世紀的音樂界,興起了以刻意的不和諧音為特點的後現代音樂,劇烈地顛覆著西方古典音樂的傳統,反映了後現代主義“把傳統撕成碎片”的思潮。但在毀壞傳統的狂歡中,他們對未來走向何方流露出深深的迷茫。西方音樂表現的迷茫實質是文化道路的沒落。而中華文化最適合於人類的未來,世界需要東方的“旋律”,中國的音樂大有可為。中國不應盲從世界的潮流,但西方的文化“激素”已經深入到了中國社會的“肌體”,二元對立思維造成了藝術界和文化界的隔絕,藝術和文化的發展都感到乏力,需要振作起來。過去的中國文人,不僅深明義理,通常還是琴棋書畫樣樣精通。中國音樂的發展,要回歸到傳統文化中汲取營養,才能成為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橋樑,為人類指明一條可持續發展的新路。

DSC_0302-001

許嘉璐院長(中)與閆拓時一行合照

最後,李西安院長表示,從許院長對音樂發展的論述中深受啟發。當前不僅要有音樂演出市場的繁榮,更要讓音樂深刻地融入主流教育體系,肥沃文化的土壤。張維良教授表示,正如許院長所講,西方音樂走到今天面臨諸多困境,或許只有轉向東方才能找到答案。一位元法國音樂家談到中國音樂時,讚歎我們的音樂中沒有一絲迷茫,蘊藏著無限的想像空間。這次與許院長交流獲益匪淺,希望能有更多機會討教學習。並希望和中國文化院深入合作,共同開展中國傳統樂器的當代創新,深入探索中西方音樂的交流融合,推動中國音樂走向世界,用音樂向當代世界展現中華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