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中醫與茶 » 中華茶文化 » 茶界名家 » 葉榮枝專訪:茶是深厚中華文化載體

葉榮枝專訪:茶是深厚中華文化載體

IMG_0163

 葉榮枝,茶文化工作者、書畫家,1977年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對茶文化和佛教文化造詣很深,對品茗興味甚有研究。其開設的「樂茶軒」供茶客聚首也提供各種中國文化活動和教育推廣。現任香港茶道協會會長,世界茶聯合會常務理事長,浙江樹仁大學客座教授,多個茶文化會顧問,香港水墨石藝術會會長,石齋之友會務拓展。並編著有《紫砂春華》、《紫壺黛墨》、《太極茶禮》、《龍子鐸書畫集》、《李東強畫集》、《墨彩東西》、《趙鶴琴印存》等,並為雜誌撰寫藝術及茶藝專欄。

一,與茶結下不解緣

一縷茶香,數碟點心,伴著談笑喧鬧,是每個香港人熟識的畫面。「飲茶」,是香港獨特的文化,大多數香港人都喜愛「飲茶」,葉榮枝便是其中之一,更因此開始了與茶的不解之緣。「這是我們中國民俗,是一種生活習慣,所謂的生活習慣,就是一種文化。」葉榮枝形容「飲茶」。IMG_9847

葉榮枝悠悠說起往事

「父親是中醫,並沒有特別喜歡喝茶,只是把茶當作保健飲品。每逢節日,便會讓我們喝一些普洱茶、神曲茶等等,用以消滯。沒有甜味,甚至有一絲藥味,因此當時也不會特別喜歡茶。對茶最大的興趣,只停留於去茶樓飲茶,關鍵還是因為點心的吸引。」

「『飲茶』是一種很好的品嚐方式,更是一種生活享受,既自由輕鬆,又可滿足口腹之欲。所以直至現在,仍十分喜愛『飲茶』。」對葉榮枝而言,「飲茶」不只是一種飲食文化、生活習慣,更對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有極好的作用。「家庭的天倫、朋友的情義、生意的關係,對各種的倫常關係發展都很好。」從小接觸飲茶文化,在葉榮枝的心中埋下種子,等待發芽。

「但真正與茶結下不解之緣,便是小學五、六年級。那時跟中學的師兄,經常在茶餐廳吃早餐,喝奶茶。那時便覺得很好喝,所以直到現在也經常喝。」地道的茶餐廳,香滑的奶茶,讓葉榮枝喜歡上茶,成為生命不可或缺的飲品。「奶茶也是香港一樣很有趣的香港文化,深厚建基於生活,特別是結合中西文化的一種飲茶方式。所以茶就成為了我每日必須飲的飲品,中國茶也好,絲襪奶茶也好。」中學畢業後,葉榮枝考進了中文大學的經濟系,並進入了新亞書院,這也成為了他人生的一個重要的轉捩點,也讓他心中的種子茁壯成長。

800px-NA-CUHK-Logo.svg

「對茶有深入了解,就是進了大學的新亞書院,新亞書院給了我很多啟發及改變。新亞書院由錢穆創立,有牟宗三教授,唐君毅教授,勞思光教授等著名學者任教。當時我很有幸,可以看到這些大師。」葉榮枝回憶起大學生活,雖然修讀經濟系,但自中學開始,便對中文很有興趣。當時中學的古文範本,例如《論語》、〈莊子‧秋水〉等等,也覺得有趣。進入中文大學後,遇到了那些著名學者,更激發了對中國文化的好奇心。「特別是牟宗三,身著一襲長衫,極具風範,便覺得很厲害。那時就選了一些哲學課,也開始看中國文化的書,例如徐復觀、唐君毅等學者的書籍,包括中西文化差異、美學等,十分吸引。其中陳蕾士老師是潮州人,每天也會用水桶取水,砌功夫茶。有時候我去到他辦公室,也會請我飲茶,也會讓我聞一些鼻煙,感覺就是舊式的文士風範,於是我慢慢就在中國文化中鑽研下去。」

在中文大學,葉榮枝遇到了一批優秀的學者,他們的魅力吸引著葉榮枝,也把葉榮枝引進了中國文化的殿堂。受到了中國文化的影響,葉榮枝發覺經濟系並非自己想讀的科目,於是導修了許多哲學、歷史、藝術的課程。於畢業後,更重新修讀藝術系。

b

牟宗三(左)及陳蕾士(右)

其後,他留在中文大學的中國文化研究所做助理研究員,主要研究古物,開始學習古物及收藏,並對此極感興趣。此時,一次機遇,讓葉榮枝投入了茶文化的研究。「巧合的,當時羅桂祥先生來到我們學校,想找人研究一批紫砂茶壺。學校便委派我負責。這是我的工作,於是我便系統地找資料。研究紫砂茶壺,就無可避免接觸到茶文化。在1978年,我於中文大學舉辦了香港第一個茶具展覽,做為我的工作報告。」一次機會,葉榮枝認識了羅桂祥,並與羅桂祥參觀宜興的紫砂工廠,接觸了顧景舟、朱可心等陶藝大師,也看到很多美麗的茶壺,不禁驚嘆。「當時文化大革命後,香港看見到大陸很多東西都很普通,遠不及書本及博物館中所見的美輪美奐,不免感到失望。去到宜興才發覺好的東西竟然全在這裏。」這次的參觀,讓葉榮枝大開眼界,亦讓他感到惋惜。工廠裏很多精美的紫砂茶壺,因為銷售流程問題,而未能銷售出口。「工廠的出口公司在南京,負責這些工藝品的銷售出口。出口公司每年也會設定一個製造數量給他們。工廠便按計劃生產,結果做來做去都是很普通的款式。而且沒人訂的成品,只能留在工廠,不會銷售出口。」

15592290668221769512

羅桂祥

images

顧景舟

這個情況讓葉榮枝想起中學五、六年級時收藏紫砂壺的情況,「中五、中六時,突然很喜歡紫砂茶壺。雖不清楚是什麼,但覺得很精緻有趣,於是見一個買一個。當時一個茶壺也只是幾毫到幾塊。每逢見到有新款式便會買,可是來來去去也只有數十款式。」當時葉榮枝看著如此多的精品棄置於工場中,跟羅桂祥提及,都惋惜不已,認為若能引入香港,必然很受歡迎,亦是一種文化傳承。他們幾經波折,聯繫了南京方面的公司,訂了一批紫砂茶壺,並於1981年亞洲藝術節展出。其時更邀請了當時南京博物院院長宋伯胤及紫砂壺大師顧景舟。而顧景舟帶了兩個徒弟徐秀棠及高海庚,在香港做了一個紫砂茶壺的展覽和研討會。其後,羅桂祥與葉榮枝成立了一家公司,負責管理這些紫砂壺,於是「茶」成為了葉榮枝的工作、事業。


IMG_9817

樂茶軒的茶壺藏品

小時候「飲茶文化」的影響、小學時茶餐廳的奶茶、中學時對古文的興趣、大學時的學者魅力,畢業後的機遇,一步步把葉榮枝由經濟系的學生引入中國文化的大殿堂。由對茶的喜愛,到對茶具的研究,再到投入茶文化的工作,彷如命運的安排。「覺得很多東西都是命運安排了,你自己的選擇其實並不多。」回憶自己的經歷,葉榮枝如是說。

自此,葉榮枝盡心盡力投入於茶的事業。

二,茶香氤氳千年

談到茶的歷史,葉榮枝如數家珍,滔滔不絕。他每一個觀點、看法,都充滿了人文智慧及對中國文化的深切透析。「茶在中國歷史非常悠久。據考古發現,浙江發現七千年前茶樹的根。根的佈置有規律,並非野生。這證明了七千年前人已經開始學習種茶。」葉榮枝的話彷彿把我們拉回七千多年前,聞著亙古純厚的茶香。但為何古人會種茶、喝茶?

「茶第一個出現的功能做是保健功能。茶可以保健、解毒。《本草經》︰『神農氏嘗百草,日遇72毒,得茶而解之。』這個記載很正確,茶有很強的殺菌、清熱、解毒的能力。所以古人很早就從保健養生的角度看到茶的好處。所以茶能夠久盛不衰。生存是原始人類最大的問題,一不小心吃錯東西,甚至輕微感染,便很容易死亡。而茶可以將食物解毒,對繁衍很有幫助。」滿足了基本生活後,人類開始追求養生保健,審視天、地、人的關係,追求順應自然。而茶彷彿便是天地人給合的一種產物。「茶是集天地之英氣,不適合的地點與天氣都沒法種好。而人若不付心血,茶葉也會種壞。茶,質樸自然,無任何添加,集合天、地、人各種因緣,才可以有一壺好茶。」

一段話,從歷史、文化、人文方面講述了茶與保健的關聯。「除了保健,茶還是一種交誼的飲品,令中國的社會更加安定。西方的狩獵社會,比較不安定,不重視交誼。可中國是農業社會,人倫關係是必需處理的一環。所以中國很早便提出『和』的概念,包括人與人的相處、人與社會的關係。而人與人的相處需要調劑的物品,酒是其中之一,茶也是其中之一。相聚時便起了社交意義。」除了茶的功能外,葉榮枝分析了茶與中國社會的關係。正是保健及交誼兩個原因,讓古人很早便開始喝茶,歷久不衰。

「茶一直都很繁榮,只是記錄較少。」茶在中國歷史長河的記錄雖不多,但卻一直繁榮不息。「於漢之前,我相信已經有很多人喝茶。從一則漢代文獻—〈僮約〉,即是買賣奴隸的合約,可以看到奴隸的一些工作。其中有兩句︰『烹茶盡具』及『武陽買茶』便證明了茶於漢代已經甚為重要。『烹茶盡具』就是奴隸必須懂得煮茶及操作所有工具。至於武陽就是一個茶的集散地,類似於今天的茶城,奴隸其中一個職責便是要去買茶。」〈僮約〉的兩句,簡單地表示漢代茶發展的情況已有一定規模,也已然是生活的一部分。隨著時代發展,茶不但沒有衰落,而且越發興盛。

L陆羽茶经

《茶經》

「茶在唐代當然很繁榮。唐代陸羽的《茶經》,總結、整理了當時的現象,是茶的百科全書。凡事必定是先有現象,再有總結,可見茶至唐代必然已十分繁榮,才會衍生《茶經》這部百科全書。唐朝是一個『法』的時代,訂許多規章、方法,是一個立法的時代。例如書法的楷書,學習唐代顏真卿、柳公權必不可少。又如禪宗的百丈清規,也都是唐朝設立出來。」葉榮枝從整體唐代社會及文化分析,「唐朝是一個很大的朝代,是文化的大融爐。各種現象,各樣方式,如何整理、綜合,成為當時一個大課題,於是就惟有訂立法度。這是民族大團結必須做的功夫。」說至這裏,葉榮枝不禁憶古惜今︰「其實今天我們仍然必須學習這種態度,不能將漢文化凌駕其他文化,而應該與他們互相吸收,並將吸收回來的東西,保留精華,整合最好的方法。」

葉榮枝呷一口茶,繼續帶領我們踏進茶香氤氳的歷史長卷︰「陸羽將所有關於茶調查後,便訂了一個煮茶的方法。他的方法明顯不是惟一的方法。只是他認為這種方法最好。此外還有些醃茶、抹茶法等,雖然當時已經存在,但他覺得不夠好,所以沒有寫。」一本《茶經》,讓我們了解茶,也看到了盛大的唐代社會。

又呷一口茶,長卷舒展,由盛氣漢唐到了纖細的宋代。「到了宋代,文人興起,加上皇帝的喜愛,茶文化更加幼細豐富。宋徽宗喜歡喝茶、喜歡鬥茶,並會派官員造茶。當時未有文人階級,只有士人階級,茶去到士大夫階層,變得更綜合性。當時讀書人最主要是做好官職,對蒼生百姓有所交代。其次便是官員間的交誼。特別是結黨時,必須有東西作為調劑,茶就成為其中之一。所以我們能看見許多文獻,記載文人互相贈茶或一同喝茶,成為一種聯誼方式。於是,茶逐漸成為一種優雅的生活方式。宋朝有所謂四雅事︰品茶、掛畫、焚香、插花。」宋代重文輕武,文雅成為時代風氣。亦因如此,茶於宋代也染上了優雅的味道。

「到了明朝,文人自覺成為一個階層,所以他們有很多著述。」不覺間,葉榮枝已說到明代。「當時政治黑暗,所以文人經常聯成黨派,團結力量,可是這也將茶的特色發揮極致。他們聚會通常會有一種生活方式的追求,所以茶作為一種交誼方式,也有了深入發展。他們對品飲藝術做了許多研究,同時創建許多工藝。例如綠茶,很多人以為很早便出現,但其實直到明朝才出現,紅茶、烏龍茶亦如是,各類的茶都是明朝時成熟。」明代繼往開來,茶文化得以鼎盛發展,甚至奠定了現今茶文化重要里程碑。

「到了清朝,茶開始進入各階層生活,普及於大眾,反而無甚特色。其時老百姓經濟發達,也可以享受到喝茶。」清代與各個時代不同,沒有太多深度鑽研,基本傳承了明代的發展,而是從廣度發展,深入各階層。茶,就成了很多老百姓的日常用品。

葉榮枝帶我們穿越了一遍歷史長河,看見了茶的歷史發展,更品味了藏於茶香中的社會現象、文化。

IMG_9866葉榮枝闢述著茶的歷史

 三,文化載於一葉

每一葉茶,也承載著沉厚的文化。說到文化,葉榮枝也有自己精僻的見解。「茶為國飲,有兩個層次。第一,正如剛才所說,具有普遍性。自清代後,幾乎每個人都喝,極為流行,有廣闊的基礎。第二,茶代表了一些民族性格、思維方式。首先是『儉』。南北朝許多人崇尚奢華,譬如何曾,食日萬錢,猶曰無下著處。但說到茶,便可以很節儉。所謂節儉,不僅是金錢上的節儉,更是氣質、修為上的節儉,代表著簡單儉樸的生活。陸羽《茶經》提到︰『為飲,最宜精行儉德之人』。精行,便是行事精練規範。儉德,便是節儉的德性,不事浪費。其次,清淨雅潔。這是中國人追求的生活目標。後來文人階級出現,更為著重、追求這種品性。於是自宋朝開始,茶就成了文人必須的修養。第三,虛。茶本身不會飽腹,反而幫助消化。茶不會影響食物味道,但可以清新口腔。所以茶是減的原素,也可以說是虛的原素。這與道家哲學相契合。特別是茶講求餘韻,留於口中的韻味。甚至可以提升到個人境界層面。雖然虛無飄渺,但也去到了更加深刻的層次,從表面的感官就去到自己的思維修養。」

儉、雅潔、虛,是葉榮枝對茶的透徹分析,無一不與中國文化契合無間。

「嚴格來說,茶文化基本上不存在。」葉榮枝喝一口茶,話鋒一轉,不禁使人疑惑。「其實茶是一個載體,承載了中國人各種感情、文化素養、思想方向,包羅萬象。最重要的是茶外功夫,一杯茶,體驗什麼東西,蘊藉什麼感情,承載什麼歷史文化背景,這個才最為重要。」葉榮枝緩緩解釋。對葉榮枝而言,中國所有文化都是綜合相通,我們眼中的一杯茶,在他眼裏,是整體中國文化的縮影。

「中國文化其實是一個綜合性的文化,所以很多東西可以相通。以前在大學學習中國文化,固然極有幫助。同時,我的興趣 — 書法、太極等,同樣讓我有極大體悟。人的學問應該是綜合的學問,與現在分門別類的方式不同。我非常幸運,能有機會將我學習到的知識,或是興趣,鍛鍊成我今天思想、素養,以及事業。例如書法,講求持筆中正,鳳眼,平腕等等,初學時,卻發現毛筆中正時,腕便不平;腕平時,筆便會歪,後來學習太極時,練習抱球,發現手臂張開時,便很容易平腕,這使我深刻體會到中國文化的相通。後來我又將這種文化貫通融入茶中,舉辦了一個太極茶禮,將太極的動作放在茶裏面,使得泡茶時坐得舒服,姿勢正確,手不會受傷。所以中國很多文化便是如此的融會貫通。」

IMG_9929

葉榮枝示範持筆姿勢

IMG_9927

葉榮枝示範太極抱球姿勢

除了融會貫通,葉榮枝心中的中國文化還有極重要的一點 — 實用悠久。這兩點使中國文化散發出與其他文化不同的光芒。「西方的精神極盡精美,嚴格認真,所以分門別類,講求邏輯,沒有A便不可有B,沒有B就不可有C。一層一層去演譯,建構很精細、複雜、純粹的體系。我們中國人就從來沒有這種體系,中國人的哲學是極具生活性。例如孔子,就哲學的理論而言,並非很高的水平,但卻有深厚意義的生活文化。他會提供你生活的道德感、生活以及生命的價值,是人間世的哲學,更著重於人民的生活幸福。我們的茶也離不開這種思想,所以我們喝茶不會像日本人一樣,將泡茶成為一種儀式,或者抽象的東西。」葉榮枝覺得中國人重視生活,有極強烈的實用性質,不著重表面的華麗,而講求深遠的內涵。「茶,講求餘韻,便是過後才會慢慢浮現,卻能於口腔徘徊,久久不去。我們不在一時之間的喜怒、光華,而在於一個悠久韌性。日本人起初以為能很快征服中國,但最終失敗,便是因為中國人這種韌性。文天祥︰『時窮節乃現,一一垂丹青。』又如歲寒三友︰松之長青;竹之虛心;梅之苦寒,正是中國文化的寫照。周敦頤〈愛蓮說〉中說『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遠益清,亭亭淨植』,亦是將中國人優良的品質推廣。」說到這裏,葉榮枝也不禁感慨現今的中國人缺乏這些優良品質,反而捨本逐末。「中國傳統講求謙虛的性格,若能有這一種性格,其他人是不會討厭你。杜甫詩云︰『好雨知時節,當春乃發生。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我們不需刻意表現,但亙久不去。適合時候便會出現,出現後不會邀功,潤物無聲。」葉榮枝的觀點也許正是《老子》的︰「功成而不居,夫惟弗居,是以不去。」對葉榮枝而言,復興文化,就是要發掘中國傳統的優秀民族性格。可是現今社會,為吸引目光,不惜嘩眾取寵,使中國文化精神慢慢喪失。「我們不需要將茶弄得五光十色,例如最美麗茶藝小姐等等。這些都把茶引入邪途,捨本逐末,失去茶的精神。茶的精神不需講求華麗,也永遠不會老套。」而中國文化精神亦如是,不求外在,卻散發永恆的光彩。

IMG_9989

葉榮枝最喜愛的對聯︰

「無富色無貴色無學問色,方成仕品;有琴聲有喧聲有斟茶聲,才是人間」

談到日本的茶道,給人印象是很精細,每一姿態都必須合乎規矩,極為講究。「日本茶道是由中國傳過去,屬於宋代寺院的喝茶方式。日本的榮西禪師於大約11世紀來到中國,於徑山寺學佛兼學茶,並寫了兩本重要的著作︰《喫茶養生記》、《興禪護國論》。這兩本書於日本影響甚大,於是茶開始在日本發展。」葉榮枝講述了日本茶道的起源,並接著解釋了中日的喝茶方式的分別︰「正因如此,榮西禪師很少機會接觸到民間及士人的喝茶方式,而偏重於寺院的喝茶方式。而不難發現,茶道和禪的確有很多地方相似。宗教,最重要便是戒,講求規矩,因此他們的茶道也一樣有許多戒律、方法,一步一步,清清楚楚。日本茶道中,茶不是享受的飲品,而是修煉的工具,達至茶禪不二,茶禪一味。而中國茶主要是士大夫的喝茶方式,其後再推而廣之至到平民階層,各適其式。而悠悠歲月,中國茶一直進化,從茶具、茶的種類等等。但日本人就一直保持不變。所以我們可以看到中國很多古代遺風在日本保存了。日本是中國文化的大冰箱,將中國文化保存起來。」

葉榮枝一口氣把茶背後蘊涵的文化說出,帶給我們精彩紛陳的文化。

四,一壺茶,無處不道。

看著桌上精緻的茶具,不禁談到了茶具與茶的關係。「茶與茶具有兩種關係。第一,便是如何泡好茶。茶的種類很多,有些需要高溫,有些需要低溫,因此茶具便是配合茶葉泡得更好。茶具的主要是陶瓷,現在新式有玻璃。物質性能不同,達至不同的效用。例如玻璃容易傳熱,容易散熱。而陶器就較能保溫,譬如紫砂壺。而瓷器介乎兩者中間,既沒有陶器般保溫,也沒有玻璃般散熱。不同材質,適合不同茶類。所以,我們喝綠茶或者低溫的茶,便會以玻璃、瓷器為主。高溫的茶,例如岩茶、紅茶等,便用陶器為主。第二,就是感官問題。若茶具好看,茶猶未嚐,便已經覺得好喝。茶最重要的是「品」。品字有三個口,除了喝茶的口外,還有其他感官,例如視覺感官,嗅覺感官。因此茶具可以增加整體美感,令到味道、享受更加豐富,更加高層次。」茶具不僅工具,更是茶的一個整體,對提升茶的味道、精神,有不可或缺的功用。

IMG_9851

瓷器茶具

IMG_9829

紫砂鑲錫茶壺

五,茶合天下文化

談到未來的路向,「我一直做些推廣工作,希望有一個地方,有一個機會能較少商業原素,而投入更多的文化,可以推廣我們中國人的新文化。我覺得香港是一個很好的地方,中西文化交融。東西文化的傳統、價值觀、生活方式,香港人都可以接受。可是讓我覺得痛心的是如今社會容易各走極端,而不是像唐朝一樣,文化融合,從中建立一個新的文化觀,這十分可惜。為何香港社會如此撕裂,其實大家都走錯了路,大家各說各話,互不溝通。而我覺得茶可能是一個載體,可以讓大家走在一起。我剛才說過,茶是一個倫理的潤滑劑,同時將所有中國文化可以具體表現的東西傳播。茶就是代表一種『和』的文化。希望可以在茶裏面,甚至文化方面不能各走極端,通過一個平台,可以互相包容學習,先可以有一個新的『法』出現。而不是以現在的方式。」葉榮枝對未來的冀望,充滿著文化、社會的關懷。不積跬步,無以致千里。這些年來,葉榮枝不斷參與及組織活動,例如在樂茶軒定期舉辦課堂等,推廣茶及其他文化,努力不懈,把自己的思想,一步一步實踐。

IMG_9877

樂茶軒牌匾,由國學大師饒宗頤題字。

文︰本站記者余振威、林衛平

圖︰本站記者陳嘉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