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中醫與茶 » 中華茶文化 » 李陽泉專訪︰千古茶香一書藏 — 在許嘉璐先生指導下匯纂《中國茶文獻集成》始末

李陽泉專訪︰千古茶香一書藏 — 在許嘉璐先生指導下匯纂《中國茶文獻集成》始末

李陽泉

李陽泉,學者,北京同願堂文化創辦人,《中國茶文獻集成》總策劃兼執行編輯

茶文獻計四百餘種,上起西漢,下至民國間,是有史以來茶文獻的最全面也是最權威的選本。成書總計50冊,所收內容共分為五編:古代茶書、古代茶法、域外茶書、民國茶書、民國茶期刊。

 

 

李陽泉出席於寧波舉行的「第三屆茶文化高峰論壇」期間,接受了中國文化院專訪,全文如下︰

 

問︰請談談匯纂《中國茶文獻集成》的緣起,中國歷史文化文獻很多,為何選擇匯編茶文獻?

答︰中國歷史文化,門類繁多。我們同願堂一直以來以匯纂佛學文化作為主要著力點,陸續整理了多部佛教文獻,其中包括宣紙線裝《趙樸初寫經集》,這部書的主編是許嘉璐先生。也正是因為編纂這部作品,我才得以和許先生有了較多親近的機會。

許先生接見我多次,多在中國文化院北京辦公室,唯有一次在孔子學院接見我。也許正是因為這個特殊的地點,在那次會談中,先生除了對《趙樸初寫經集》給予較為具體的指導,還專門談到中國文化的海外傳播。有一段話,我聽之難忘,先生說,中國的儒釋道文化是「體」,中醫和茶文化為「兩翼」,共同構成中國文化輸出「一體兩翼」的傳播觀念。為什麼要以中醫和茶文化為「翼」?這是因為,在中華文化無數文化形態中,最全面、最系統、最具體、最切身的,當屬這兩項。他還專門強調,茶文化之所以有順天遂人的特性,一靠中華民族對其生長規律的認知的聯想,二靠人們對茶性及其與人體關係的深入瞭解和體悟。

先生的這個表述,讓我感到很興奮,我提出來能否在先生指導下編一部大型的茶文獻。先生說,這件事情他想了很久了。好多年前就有這個心願,但是,茶文獻不像《四庫全書》《乾隆大藏經》一樣有固定的體量,即便不在一個地方收藏,想辦法找齊就可以說完成了一個出版工程。茶文獻,歷朝歷代究竟出過多少,誰也不掌握全部目錄,要想整理好這樣一部書,需要有專門團隊、專業團隊,下大力氣,雖然也曾經為此事接觸過一些出版機構,但終因條件不成熟而不得不擱置下來。

我見先生這樣講,便沒有馬上跟進。在不久之後的又一次見面時,我帶去了我們團隊整理的《中國漢文大藏經補編》和《歷代名僧墨寶大觀》等書的樣本,許先生非常讚歎我們所做的工作,當他進一步得知,我們多年來和國內各大藏書機構、民間收藏家有著比較深入的合作後,對我們建立了信心。我當即再次提出,希望在先生領銜主編和指導下我們來具體執行《中國茶文獻集成》的整理工作。先生再三推辭主編一職,只說願意幫助我們完成這套書的編纂。

那次會談,先生給我們開列了一個書單,這些書單基本都是有關茶文化的研究專論,他希望我們仔細閱讀,根據專家們的視野,按圖索驥,儘量做到掌握最多的歷代茶文獻出版資訊。

先生強調說,歷代茶文獻的匯纂,意義重大。將線上歷史上各個時期茶文化發展的脈絡和時代特徵,必將推動中國茶文化的發展,讓越來越多的人熱愛茶文化、投身茶事業。

中国茶文献集成假书单本

問︰《中國茶文獻集成》匯纂是一個龐大工程,過程經歷了什麼困難,如何收集第一手資料?

答︰匯纂這樣一部大型類書,目錄體系非常重要。誠如許先生所說,我們沒有現成的目錄,需要進行海量的閱讀和研究才可以逐漸完善。

北京同願堂的總編輯于海波,曾在國學數典論壇非常活躍,對資料的整理相當有經驗,他擔綱這個項目執行層面的總負責人。那段時間,他的書桌上擺滿了與茶有關的書籍,其中比較重要的有《中國茶葉大辭典》、《茶酒辭典》、《中國茶文化大詞典》以及各種有關茶的論著。

印象中,目錄體系的初步建立,是在這工程啟動後兩個月了。當時的表格列了二百多行,文獻收錄的下限是一九四九年。我們拿著這個初步成果,再次走進許嘉璐老先生在中國文化院的辦公室。

許先生很認真地看我們的目錄,不停地點頭。那次去,我們帶了很多問題,譬如文獻收錄之下限,譬如民國時期刊發在非茶期刊中的重要茶論文是否收錄,譬如古代茶法如何收錄等等,許先生分別談了他的觀點,明確了下一步工作的諸多細節。

接下來是目錄體系不斷完善和資料調閱的過程,這個過程充滿艱辛。茶文獻的收藏地相當分散。中國國家圖書館、上海圖書館、首都圖書館、北京大學圖書館、浙江圖書館等大型圖書館只能解決一半左右的文獻。相當一部分難得一見的茶古籍,並未藏於各大圖書館,而是在一些私人藏家手中,通過網路上的一些片言隻語,我們按圖索驥,聯繫上一些藏家,有的藏家聽說我們在做這樣一項工作,很慷慨寄來影本。還有一些藏家,本著「奇貨可居」的思想,拒絕被採錄或開出天價底本費。我們針對這些藏家,展開了類似「人肉搜索」的特別行動,想辦法聯繫上他和我們共同熟悉的朋友出面,一次一次做工作,又有了不少斬獲。

不覺間,兩年多的時光,一晃而過。我們邊開展其他出版項目,邊陸續徵集茶文獻,截至2015年12月,我們總共徵集到的茶文獻由起初的表格中200行目錄,變成了400多行。我們再次向許老彙報工作的時候,許老非常滿意,說了很多鼓勵我們的話。也正是在那次會面時,許老終於應允擔任《中國茶文獻集成》的主編,並提議我們儘快結束徵集工作,進入到編排環節。許先生說,他沒有想到一部茶文獻集成的類書,可以匯纂到50冊之巨,這個成果,已經是超出很多人的想像。把成果推出來,也可以作為接下來徵集資料的一個契機,未來徵集到一定的體量,還可以推出補編。

作为一个文化企业经营者的李阳泉,最爱做的事情就是在忙碌一天之后,在办公室抄写佛经,他认为这样可以让自己时刻保持清醒

問︰《中國茶文獻集成》很全面,既是中華典籍,具學術意義,又各種茶事無所不包,有實用價值。各部分的內容構成有什麼時特點?

答︰我們總共收集到四百多種茶文獻,按照內容特點分為五大部類,合編為50冊。

第一編:古代茶書。(1-13冊)

古代茶書部分主要按其著作年代分類排序。

唐前本無專門茶書,今輯錄四種有代表性的著作:《僮約》因「荼」字多義而有「茶」或「苦菜」的不同點,不過研究者一般認為此文是有飲茶習俗、茶葉買賣記錄的現存最早較可靠的文獻,而且自明清以來所刊刻的收錄《僮約》的書籍中,很多已直接將「荼」改寫為「茶」了,故予以收錄;《爾雅》作為中國辭書之祖,其條目「檟苦荼」經由晉郭璞之注,而成為現存最早對木本茶樹明確分類定義的文獻,今予收錄並附清代比較權威的兩種注疏以供參考;《齊民要術》中所集內容雖少,但作為中國現存最早的一部農書,還是有其歷史文獻價值的;《藝文類聚》雖為唐初所集,但其收錄內容全為唐前茶事資料,故列于唐前部分;其他書籍雖也收錄有唐前茶葉資料,但其後並收後世資料,故未單獨輯出。

唐代部分,《茶經》雖然歷代版本眾多,但其中重複翻刻者多,故選錄了五種有代表性的版本,另有五種被其他茶書所收錄版本,為保持原書完整性不單獨錄出;《松陵集·茶中雜詠》是皮日休、陸龜蒙所作的詠茶組詩,從各方面對當時茶事進行吟詠唱和,相比後世散篇或相關匯輯,殊為難得;《膳夫經》作為唐代飲食專著,用較大篇幅收錄了當時各處所產茶葉種類,並作相應品評,可補《茶經》此類之不足。

宋元明清以來,典籍倍出,除原有茶書外,其他書籍也收錄了大量茶葉資料。《中國茶文獻集成》所輯錄內容,除部分筆記文獻外,主要是從歷代所出版類書中輯錄而得,其中篇幅較小的部分作為「類書茶篇匯輯」匯於一處,其他篇幅、內容均足以與原有茶書並列的,則按其著作年代歸類其中。從歷代本草文獻中所輯錄部分,也作為「本草茶篇匯輯」匯於一處,以供對照參考。對於茶詩、茶文等文學作品,除歷來已進行過匯輯的予以收錄外,因其過於分散,時間精力所限,未進行更廣泛的輯錄,留待日後增補。

第二編:古代茶法。(14-17冊)

茶法因主要關涉經濟與法律,在對茶文化的研究中,並未受到足夠重視。歷史上單獨成書的有宋沈括《本朝茶法》,原為《夢溪筆談》中論及茶法內容的一部分,元末陶宗儀編《說郛》時,選錄其中部分內容而單獨成書。清陸廷燦著《續茶經》附錄中輯錄了歷代茶法。清陳夢雷所編類書《古今圖書集成》,於「茶部匯考」中用四卷篇幅輯錄了歷代茶法。此外其他茶書中對茶法都較少涉獵。

經濟與法律作為社會歷史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對於廣義的茶文化研究來說,是不應該將茶法文獻的整理和研究排除在外的。《中國茶文獻集成》對歷代文獻中的茶法資料進行了較為廣泛的輯錄,以供研究參考。

因資料來源文獻之間有比較明顯的相關性,或所論及內容有比較明顯的相似性,古代茶法部分主要按文獻類別進行分類,包括:正史·食貨志、會要、會典、通考、通典、通志、律例、奏疏、茶馬、經世文、類書等。對於不易歸類的部分則匯總於「其他」類中。各類文獻內部則按著作年代排序。

對於前面談及的《本朝茶法》,因只是《夢溪筆談》中論及茶法內容的一部分,故於此處輯錄《夢溪筆談·茶法》,而未單收《本朝茶法》;《續茶經》、《古今圖書集成·茶部》中的茶法部分,為保持原書完整性,在此處未單獨輯出,可參看原書。

第三編:域外茶書。(18-22冊)

茶文化在中國產生、發展與成熟,同時也向國外廣泛傳播,結合當地風俗習慣而逐步形成各自不同的茶文化風格,從而也誕生了各自的茶文化著作,《中國茶文獻集成》對域外茶書進行了收錄,由此可窺見中國茶文化對世界文化的影響與貢獻。

域外茶書部分分為古代撰著和近代譯本兩類:

古代撰著主要收錄日本古代的漢文茶葉專著,其中榮西的《吃茶養生記》是日本的第一部茶書;蘭叔的《酒茶論》,與中國唐王敷《茶酒論》、明鄧志謨《茶酒爭奇》均為茶酒爭奇型寓言故事,在題材、體裁上有明顯的相關性,對照可見其間的影響和發展;一樹齋《茶教一源》,是日本古代農學家野本道玄的茶道專著,從多角度深入闡述了茶事、茶理與茶道,突出了日本茶道的精神特質;另收錄了《賣茶翁茶器圖》、《石山齋茶具圖譜》、《茗壺圖錄》、《青灣茗醼圖志》,可補中國茶書圖例缺少之不足;日本古代茶道論著眾多,但多為日文,故未予收錄。
近代譯本部分,《茶務僉載》為清末胡秉樞所著,被翻譯為日文而產生較大影響,這在中國近代茶書中是比較少見的,故雖為日文亦予收錄;此外收錄日本近代茶書四種,英國、錫蘭、印度、美國近代茶書各一種,均為清末民國時期翻譯出版的,多為茶葉生產製造論著,與民國茶書同觀可知,近代茶書論著的重點已從生活習俗、文化藝術向科技生產、經濟貿易方面轉變了。

第四編(23-44冊)和第五編(45-50冊)分別是民國茶書和民國茶期刊。

民國以來,隨著科學技術、經濟貿易的大力發展,茶葉領域也受到了巨大影響,這一時期所產生的茶葉論著,多為茶葉的生產製造、國內外茶業經濟貿易方面的專著,間有部分茶文化著作。《中國茶文獻集成》對民國茶書、民國茶期刊作了較全面的收錄,以見近代以來中國茶業的繁榮與發展。其中期刊部分,主要收錄了茶類期刊,也輯錄了部分散見於其他期刊的茶論文。民國部分著作主要按其出版年代進行排序。

民國時期的茶專著和期刊中,抗戰是一個鮮明的主題。著名經濟學家馮和法著有《戰時茶業政策論》,從戰時茶業政策的目標、現行茶業體系的實況、當前茶業改造的原則、中央茶業行政的設施、地方茶業管理的內容等方面,全面地介紹了戰時茶業政策的基本內容,語言通俗易懂,方便茶人及相關工作人員全面瞭解自己的工作內容和意義,更積極地投入到工作中,促進戰時茶業的發展。很多創辦於抗戰時期的茶期刊,在發刊詞中鮮明指出發展茶經濟,抵抗外侮。

群书

問︰「域外茶書」部分,重點論述中國茶文化向海外傳播,從古代到近代,從東方到西方,茶文化的傳播方式以及外界對中國茶的認識發生了什麼變化?

答︰通過歷史文獻記載,我們瞭解到中國茶文化向海外的傳播,有主動行為,也有被動行為。

日本僧人把中國茶及茶文化傳入日本

中國茶及茶文化傳入日本,主要是以浙江為通道,並以佛教傳播為途徑而實現的。浙江名刹大寺有天臺山國清寺、天目山徑山寺、寧波阿育王寺、天童寺等。其中天臺山國清寺是天臺宗的發源地,徑山寺是臨濟宗的發源地。並且,浙江地處東南沿海,是唐、宋、元各代重要的進出口岸。自唐代至元代,日本遣使和學問僧絡繹不絕,來到浙江各佛教勝地修行求學,回國時,不僅帶去了茶的種植知識、煮泡技藝,還帶去了中國傳統的茶道精神,使茶道在日本發揚光大,並形成具有日本民族特色的藝術形式和精神內涵。中國茶葉文化,在很大程度上是依靠浙江的佛教對日本的影響和日本遣使、學問僧在浙江的遊歷。在這些遣唐使和學問僧中,與茶葉文化的傳播有較直接關係的主要是都永忠和最澄。日本榮西禪師所著《吃茶養生記》,不僅有飲茶方法的記載,還結合了飲茶與養生的諸多細節。此書被譽為日本第一部茶書,對推動日本社會飲茶風俗有重大作用。元代,日本聖一禪師將中國的「點茶法」和「鬥茶」的習俗傳入日本。如今,整個日本茶道藝術,無不體現出與佛教的息息相通,至今仍然散發著中國唐宋時代的文化氣息,保留著浙江天臺山、徑山等地的佛家飲茶遺風。

中俄貿易把茶業傳入俄國

在歐洲國家中,最早得到中國茶葉的是俄國。中國茶葉最早傳入俄國,據傳是在西元六世紀時,由回族人運銷至中亞細亞。到元代,蒙古人遠征俄國,中國文明隨之傳入。

到了明朝,中國茶葉開始大量進入俄國。早在明穆宗即位之年的隆慶元年(1567年),兩個哥薩克人在中國得到茶葉後送回俄國。明代,中國使節又以小量茶葉贈送給沙皇,伊利莎白女皇時所建立的私人商隊來往於中俄之間,專門運送茶葉,供宮廷和貴族享用。至清代雍正五年(西元1727年)中俄簽訂互市條約,以恰克圖為中心開展陸路通商貿易,茶葉就是其中主要的商品,其輸出方式是將茶葉用馬馱到天津,然後再用駱駝運到恰克圖。

英荷殖民主義者把茶業引入印度

印度是紅碎茶生產和出口最多的國家,其茶種源於中國。印度雖也有野生茶樹,但是印度人不知種茶和飲茶,只有到了1780年,英國和荷蘭人才開始從中國輸入茶籽在印度種茶。現今,最有名的紅碎茶產地阿薩姆。即是1835年由中國引進茶種開始種茶的。當然,這裡的茶樹種的輸出,相當程度上是被動的。

從最早的文化輸出,到後來茶葉成為重要商貿支柱,中國茶和世界的對話與交融,對世界文化和經濟的影響,歷經十多個世紀。我們域外茶書部分,則更側重于文化層面的表達。導師民國時期的一些著作和期刊,以大量調查資料和研究成果向我們展示了華茶貿易在特殊歷史時期的處境,今天讀來百味雜陳。

李阳泉在工作

問︰完成了50冊《中國茶文獻集成》的匯纂,有什麼收獲和新發現?下一步有什麼計劃,是否匯纂1949年後的文獻?

答︰當下,50冊《中國茶文獻集成》已經編訂完畢,正在做印製前的準備工作。此書關於古代茶文獻的收錄,堪稱齊備。然而,近世以來茶文獻的收集,一定有所遺漏。我們的收集工作不會停滯,我們非常希望在不遠的將來,可以彙集到更多的茶文獻,在條件成熟時推出續編。

關於1949年之後的茶文獻,我們更關注到1978年之前。事實上,這三十年來,中國茶界一直在陸續推出各種書籍和雜誌,隨著時光的推移,這些文獻也會漸漸淡出人們的視野,甚至早已淡出。因此,我們會在這三十年間的茶文獻徵集工作上繼續投入,以期給茶界、學界提供更為全面的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