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中医与茶 » 中华茶文化 » 王旭烽:加尔各答 — 南亚次大陆的华茶驿站

王旭烽:加尔各答 — 南亚次大陆的华茶驿站

王旭峰-2

王旭烽,浙江农林大学文化学院教授 。

摘要:英国东印度公司在南亚次大陆的殖民贸易过程中,向大不列颠推送了华茶,从而使饮茶成为大英帝国子民一日不可匮缺之饮料。为掌握茶的全部主动权,英国在英伦三岛经过多次种植失败试验后,将目光投射到殖民地印度。十九世纪中叶,终将茶叶成功种植于印度北部喜马拉雅山南麓的大吉岭一带,中国、英国与印度由此构成了奇特的茶三角关系。而印度西孟加拉邦的大都市加尔各答,由于其在华茶引进过程中不可或缺的关键作用,被称之为一带一路上南亚次大陆的华茶驿站。

英国东印度公司在向南亚次大陆进行殖民贸易的过程中,向大不列颠推荐了华茶,终使饮茶成为大英帝国子民一日不可匮缺之饮料。为使茶能完全掌握在英政府手中,英国在经过多次母国种植失败的试验后,将目光投射到殖民地印度,终于在十九世纪中叶,将茶叶成功种植到印度北部喜马拉雅山南麓的大吉岭一带,中国、英国与印度由此构成了关于茶的三角关系。而正是这三角关系中的重镇加尔各答在华茶引进过程中的不可或缺,我们将其称之为一带一路上南亚次大陆的华茶驿站。简要论证加尔各答的华茶中转站作用,正是本文的目的。

一、英国东印度公司与加尔各答

 

十八世纪始,加尔各答与英国东印度公司之间的殖民关系,确立了双方在南亚次大陆上影响世界格局的重要地位,华茶的引进正是建立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的。

加尔各答作为印度第三大城市,优良海港,英国殖民者入侵的起点和经济桥头堡,见证了中、印、英三国近代以来的兴衰,故东印度公司与加尔各答之间的关系必须在此简述。

1615年,英皇詹姆斯一世派托马斯·罗伊爵士拜访印度亚大陆70%领域的统治者贾汗吉尔,目的在于授予东印度公司在印度独一无二的定居和建厂权利。东印度公司则向印度提供欧洲市场货物。1634年莫卧尔皇帝将他对英国商人的优待扩展到孟加拉地区。加尔各答的文字记录历史,于1690年东印度公司代理人约伯·查诺克在此建立贸易站始。此前两年的1698年,东印度公司买下了印度东部3个村子的包税权, 1716年公司耗资500万卢比将三个村庄连在一起,并以其中一个村名“加尔各答”定名,在这里修建了威廉大城堡,逐渐发展成为国际大商埠和工业中心。1717年,莫卧儿帝国皇帝法鲁赫·西亚尔准许英国东印度公司自由贸易,交换条件是该公司每年交付3000卢比,这一措施极大促进加尔各答的发展,各路商人蜂拥而至。1757年印英普拉西战役之后,加尔各答便成为英国东印度公司侵略南亚次大陆的大本营。1772年,加尔各答被指定为英属印度首府,第一任总督沃伦·黑斯廷斯将行署迁至加尔各答,英国最高法院开始对加尔各答行驶初审管辖权。1858年后,它又成为“英属印度”首都,直至1931年英国殖民当局把首都迁到新德里前,一直是英国在印度的统治中心。在大英帝国对印度的殖民过程中,东印度公司起着最核心关键性作用。

二、东印度公司与华茶在加尔各答

 

(一)加尔各答植物园

作为迄今为止全球历史最悠久的森林公园之一,建立于1787年的印度加尔各答国家植物园,由当时英国殖民政府陆军上校罗伯特.凯迪首创,是华茶移植在印度的首个试验田与嫁接地。1890年由英国人乔治·金男爵规划,并在此成立印度植物研究院,植物园位于印度恒河西岸,占地110.48公顷。分为25个区,每个区域都种着不同的树种植物,园内有24个人工湖下设管道连接到恒河,设有进水口和出水口,通过恒河的自然水位调节园内的湖水。这是一个巨大植物园宝库,内有12000棵濒稀树种,有大量的野生草本植物,也是南亚最大的稀有草药培植基地。

加尔各答国家植物园,是华茶在印度的首个驿站。

(二)在印度的华茶播种
1、印度植茶的缘由
深究原因,英国与华茶关系的最终确立,完全依赖于自17世纪中期始东印度公司于中国、印度和英国建立的那条呈三角关系的贸易航线。

众所周知,中英两国的华茶贸易往来造成这样一种经济格局,即英国每年要化数千万两白银去买中国茶叶,而英货却不能改变中国人的消费习惯。为支付贸易逆差,东印度公司甚至不得不贷款。1763年,东印度公司驻广州管理会从澳门借款72000元;次年又追加92600元。年利率高达13%,1765年,东印度公司只能向广州行商赊购茶叶。茶叶这把双刃剑,令英国政府在享受到巨额的茶税收入的同时,也不禁为巨额的白银流失而担忧。如何填补贸易逆差,成为摆在英国政府面前的迫切难题。

有什么捷径能使英中贸易迅速转变为巨额顺差? 1773年,东印度公司取得了在印度生产鸦片的垄断权,机会终于到来。18世纪的中国对鸦片的需求已十分之高,而东印度公司鸦片贸易的独占权恰好带来巨大商机。由于东印度公司的船只被禁止运送鸦片到中国,所以在印度生产的鸦片要先在加尔各答出售,再转运中国。因此,加尔各答最初与中国的关系是建立在鸦片上的。东西方两大帝国的较量,事实上就这样从两种植物的较量开始。茶向英伦三岛而去之时,罂粟向东方疯狂奔来,尽管中国政府一直禁止鸦片入口,又在1799年重申禁烟,但公司仍从印度通过贸易商和中介走私鸦片到中国广州等地,平均每年更高达900吨。1838年,鸦片输入中国的数量高达1400吨。通过向中国贩卖印度鸦片,中英贸易形成了庞大的逆差,而1840年中国政府禁止贩卖鸦片的努力,则导致了中英第一次鸦片战争。

然而,即便是中英之间如此激烈的较量,依旧未有改变英国人依赖华茶的现状,实际上英国人最发曾经是试图在本国的英伦三岛种植茶园的,但未有一次成功,又由于1833年东印度公司垄断中国茶叶贸易的合同的到期和清朝政府拒绝续订的因素,英国国内和在印度的一批殖民主义者,更加积极地倡导在印度和南亚发展种茶。华茶种植在印度,成为英国不得而为之的目标。因此,想把中国茶叶移植到印度的设想,早在十八世纪就已经开始。《东印度公司对华贸易编年史》记载,1787年英国政府在给第一次派往中国的使臣卡思卡特的训令中说:“最近政府从其它欧洲各国手中夺回茶叶贸易的措施(指推出《折抵法案》降低茶税),已经收到预期的良好效果……其次要注意到我们在印度领地的繁荣,要改进该地的产品和制品在中华帝国的销路,同时,要使出售这种产品的贷款足以供应现在每年达130万镑以上的欧洲回程投资所需。”1825年,英国技术协会公开设奖,奖励在印度或英国其他殖民地种茶最多和茶质最好的业主。

大英帝国的理想在19世纪中期一位英国经济学家的总结中一览无余:大洋洲有我们的牧羊场,阿根廷和北美西部草原上有我们的牛群,秘鲁送来它的白银,南非和澳大利亚的黄金流向伦敦;印度人和中国人为我们种茶,而且我们的咖啡、白糖和香料种植园遍布东印度群岛。

王旭峰-A

2、马嘎尔尼的华茶移植

王旭烽-3
早在1780年左右印度开始首次引种中国茶籽,但没有获得成功。重要突破来自十八世纪末英国使团出访中国之际。 1792年9月8日,东印度公司对作为英国使团团长出使中国的英国公使马戛尔尼(1737-1806)信中中说:“由中国经常输入的或公司最为熟知的物品是茶叶、棉织品、丝织品,其中,以第一项最为重要,茶的数量和价值都非常之大,倘能在印度公司领土内栽植这种茶叶,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1793年(清乾隆五十八年)至中国为乾隆祝寿,但两国企图进行经济贸易往来的目的并未成功。马戛尔尼在离开北京南下的返国途中,陆路经浙江、江西,在两广总督长麟陪同下过仙霞古道去广州。长麟允许使团随意采集植物标本,并带走茶树苗和种子。马戛尔尼曾在信中说:“我想弄几株优质茶树的树苗。多亏广州新任总督的好意———我与他一起穿越了中国最好的茶叶种植区———我得以观察和提取优质样品,……带到加尔各答。将搭乘豺狼号前往。” 马戛尔尼在广州向东印度公司报告说:“我也和公司的想法一致,即如果能在我们的领土之内的某些地方种植这种植物而不是求助于中国境内,而且还能种得枝叶茂盛,这才能符合我们的愿望。”正是在这次的远征中,他们在浙江与江西的交界处,得到了茶树的标本。 1794年2月,马戛尔尼又给当时的孟加拉总督素尔去信说:“……有精通农业者认为兰普尔地区的土壤适宜于种茶。”兰普尔在印度北方邦,离西孟加拉邦的大吉岭不远,但无论如何必须先从口岸中转。就这样,这批在仙霞古道沿途采得的优质茶苗,由英国东印度公司在加尔各答植物园中培植传播,而后,加尔各答植物园又向印度各地苗圃送去了使团挖来的中国茶苗的后代,中国浙赣交界处的中国茶种从此来到了南亚次大陆恒河流域落户生根。

3、戈登来华
可以说,直至鸦片战争之后,英国人对华茶依然是非常不了解的。在《遗失在西方的中国史·伦敦新闻画报记录的晚清》上册146-147页中,刊登了这样一张图片,这是1857年一位英国记者绘制的,名为“中国的采茶女”,我们可以比较明显地从树型和叶篓中发现,其实这更像是一位采桑姑娘,可见,即便已经到1857年,大多数英国人并不知道茶树是什么样子的。

王旭烽-5

另一方面,虽然英国人罗伯特·布鲁斯持于1824年声称在印度阿萨姆发现印度野生茶树,但并非被东印度公司真正认可。1934年1月,英国驻印度总督,正式批准成立”印度茶业委员会”,专门负责印度引种中国茶树的研讨。印度茶业委员会当即开展了两方面工作:一是广泛散发通告,宣传适宜种植茶树的气候、土壤和其他环境条件;二是派秘书戈登到中国,专门研究茶的栽培、制造方法,采购茶种,考察中国茶叶产制方法,并在武夷山收8万颗茶籽送到了加尔各答种植园。吴觉农先生以为,这才算是印度真正种茶的开始。1836年,戈登再次到广州找到了愿意前往印度的中国工人,自此他送回加尔各答植物园的8万颗茶种也都已经发了芽。 1835至1836年,印度茶业委员会通过移植中国茶树,以生长于加尔各答植物园的中国茶树数万株分植于上阿萨姆、古门、苏末尔及南印度。

4、罗伯特·福琼与“茶叶大盗”
王旭烽-5.1前期的华茶移植行动,因运输损害,水土不服、缺乏种植经验等原因,到最后似乎都不怎么理想,罗伯特·福琼应运而生。此人两次来中国与茶打交道,第一次在1842年鸦片战争后的《南京条约》签订后,1843年7月,受英国皇家园艺学会派遣到达中国,于1846年5月回到伦敦。1848年9月第二次到达中国对茶最为关键,他完全扮成中国人,包括剃了头,换了装,找了中国仆人,到了江浙沪,遍访华茶,茶种包括浙江,江苏,徽州,福建等各地。故今人称其为“茶叶大盗”。1849年1月,福琼把第一批茶苗、茶籽发出,运往印度。第二趟是到武夷山茶。从武夷山回到上海,福琼收到了来自印度的坏消息,他的茶苗和茶籽几乎全军覆没。寄出的上万株茶苗,还有几箱茶籽从香港出发,在海路上被耽误两个月,三月船才到加尔各答,然后沿恒河逆流而上,又耽搁了一个月,五月才到达喜马拉雅山区兰普尔茶园。东印度公司打算在这里大面积种植福琼从中国运来的茶树。福琼寄出的茶苗和茶籽到达加尔各答的时候还状况良好,中途好奇的警官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他打开了运送茶苗和茶籽的箱子。等货到了兰普尔茶园,13000多株茶苗只有1000株存活,且都布满霉菌,当地负责人执意要给茶树浇水,又把大部分茶苗浇死,最后只剩下80株大难不死。福琼运过来的茶籽则全部发霉烂掉。

为顺利把茶种运至印度,福琼用茶籽做实验,放在种桑树苗的土壤里,再把桑树苗装进“沃德箱”玻璃箱,结果非常成功,所有的茶籽都发芽。 1851年2月,福琼从上海启程。他把两万株茶苗和茶籽地放进沃德箱,带上制作茶叶需要的全套工具:火炉、炒锅、锅铲,以及种植茶树的各种农具。准备了制茶时为了添加香味经常使用的植物:茉莉、香柠檬,还雇佣了八个手艺精湛的茶农,这八个茶农都来自偏僻的山区的种茶世家,他甚至找了两个专门做茶具的巧匠。因为他知道印度生产的茶叶之所以品质不佳,有一个原因就是贮存茶叶的容器太过粗糙,密封性不好。

1851年3月15日,此行首先到了中转站加尔各答。4月来到兰普尔茶园,此时所有的茶籽都发芽了,至少有12000多株茶树移居到喜马拉雅山区茶园。1856年,印度堪察尔与大吉岭开始植茶。此后不到20年的时间,印度大量种植茶树,培育出了大吉岭等世界一流的红茶。中国对茶叶的垄断地位从此被打破了。

西方植物学家对福琼有许多学术评价,其中一条是关于他纠正的一个错误:因为他发现了红茶与绿茶其实出于同一种茶,只是加工方式不同,因此挑战和纠正了西方对茶叶的错误认识。

三、华人与茶在加尔各答

(一)趁着茶船来印度的阿钊公
中印两国接壤的国境线有3 000多公里,自古人与物资的交流就很频繁。18世纪以后印度与中国的贸易趋于繁盛,许多珠江三角洲出身的广东人开始赴印贸易,也出现了定居加尔各答的华人。太平天国和辛亥革命时期,因国内处于动乱之中,从中国逃往印度的人增多。十八世纪的加尔各答,因英属东印度公司的控制和影响,形成了一个国际商港,当时的印度卢比曾比中国流通的货币贵十倍,对华人来说,到印度去,就是发家致富的象征。目前居住在印度加尔各答的中国人,很多都是客家人,来自于中国的广东、江西和福建。他们在加尔各答居住了至少230年,其历史可以追溯到18世纪。

加尔各答并不是一个种茶之地,但是一个茶的集散地,茶人组织地,也是华茶在印度的首个落脚地,其中华人在这当中起到了重要作用。第一个来到加尔各答的华人,便是与茶一起结伴而行的。

1849年9月29日,伦敦新闻画报212期刊登了一张速写,名为“加尔各答的华人陵园”,还有一篇专文,文中记载到:“几天前的一个早晨,我在加尔各答英塔利一个偏僻的地方散步,忽然注意到,在一堵颓败的围墙和路边热带丛林般的灌木丛后面隐约可以看见一些白色的墓碑顶部。从一个打开的门走进去之后,我惊奇地发现,这儿原来是一个华人的陵园。” 这位英国记者始终不知道那里葬着什么样的华人,但他看出来了,墓园显然是有等级的,其中有一座大坟非常气派。

王旭烽-6

这个加尔各答的华人墓地直到今天依旧存在,被称之为“四邑山庄”。“四邑”为广东的著名侨乡开平、新会、恩平和台山,印度华侨常称自己是“四邑”人。

王旭烽-7.1

历史记载,第一个从中国来自印度长期工作定居的华人,是一个名叫杨太钊的中国人。1780年,他乘坐着一艘中国茶商船来到加尔各答,因此被称为有文字记载的来加尔各答的第一位华人。今天的加尔各答华人都称他为“阿钊”或“大伯公”。

阿钊所在的商船从中国运送茶叶和糖,开进孟加拉湾时遇到了大风暴,船在巨浪中犹如风中的羽毛,水手们被无助和恐惧占据了心灵,纷纷向船上的两尊木主(木制神像)祈祷,结果船被不可思议地吹送到了加尔各答海岸。阿钊是船上少有的能读会写之人,他相信这一定是天意,于是决定长期定居下来,他们立刻在胡格利河岸为两位神明——土地公和土地婆修建了一座寺庙,并决定留下来工作生活。

阿钊在距今加尔各答市区50公里的巴奇巴兹镇(Budge Budge)创办了华人在印度的第一家糖厂,总面积650亩,尽管有110个工人日以继夜地工作,糖厂还是不能满足所接受的订单,于是阿钊给当时的英国驻加尔各答总督沃伦·华斯廷斯(Warren Hastings)写信以请求允许带来更多华人劳动力。英国人欣赏华人吃苦耐劳的精神,很快答应了他的请求,“阿钊”后来又带来了一百多名华人,在加尔各答开办糖厂,用甘蔗榨汁制糖。以致糖厂规模进一步扩大。这些华人中也有很多人开办皮革厂,做皮革生意。这些华人逐步定居在了塔坝,这里后来发展成了加尔各答的唐人街。

当时东印度公司在西孟加拉邦北部的大吉岭茶园以及印度西北部阿萨姆茶园大量招收华人劳工,有许多人便从加尔各答迁往茶园,从事种茶采茶工作。

阿钊在他抵达加尔各答三年之后与世长辞。他的红色的马蹄形坟墓,就在当初修建的那座土地公神庙旁边。每年春节,许多华人家庭会涌向墓地拜祭“大伯公”,也去土地神庙祈求全年的保佑。

(二)加尔各答的饮茶习俗

王旭烽-9.1
1、奶茶
印地语叫Chai,发音源自广东话的茶,所用之茶按中国的茶分类,当属发酵型的红茶。与中国传统红茶不同的是加工时将茶叶切碎,饮用时加奶加糖。煮茶简单,一个煤油炉加一口小铝锅,哪里都能开张。将焦糖放进奶锅,加少量的水煮至糖汁呈金黄色并冒出焦香味,倒入鲜牛奶,不断搅拌,加红茶入锅煮沸后,加入香料,改用小火煮1分钟,然后放入奶油搅拌几下,再以小火煮约2分钟,过滤装杯,也可依照各人口味,添加少量的胡椒或巧克力酱。加尔各答街头茶摊奶茶所用之奶,是每天清晨送奶工专门送来的最新鲜的牛奶或奶粉,由于奶的分量十足,所以口感醇厚柔和。笔者2016年1月在加尔各答街头寻访过一位名叫安纳塔亚米的奶茶大叔。他是电视纪录片《茶,一片树叶的故事》第四集里出现的印度街头经营小奶茶摊的印度茶人。二十年前他搬到加尔各答以卖奶茶为生,每天早起,为客人们冲泡新鲜的奶茶,用六分钱一杯的奶茶来换取他三个孩子的学费。我们品饮了他亲了他亲自为我们冲泡的奶茶,相当可口。

王旭烽-12.1

2、拉茶
拉茶多用一口满是沸腾牛奶的大锅,和一个装煮好酽茶的大铜壶,铜壶带龙头,常画上一只竖眼和三道扛,象征主神湿婆(Shiva),有时还装饰着新鲜的茉莉花串。拉茶时先要把茶倒在一只茶杯中,然后再用另一只茶杯,双手握茶杯,反复循环倒茶,且越倒距离拉得越远,茶水形成一股水流,越拉越长,技艺高超者甚至能够蒙上眼睛拉茶,如杂技一般。拉茶常见于印度南部、新加坡、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茶有一种很独特的浓醇香味,非常吸引人,其拉茶的过程技术含量很高,堪称印度茶艺,是一项可以观赏的品饮艺术。

3、黄泥小瓦杯
印度人品茶,用一种专门的黄泥小茶杯,因此诞生了一种专作这种茶杯的茶杯工,这种专为饮茶配置的黄泥小瓦杯使用量巨大。因为这些茶杯都是一次性的,从窑里烧好直接送到用户手里。顾客买茶时,卖茶者顺手拿起小黄杯,倒敲一下,把粉尘敲掉,然后把煮好的奶茶倒在小黄泥杯中,交给饮茶人。待饮茶者喝完了,朝后一扔,摔碎了,来自尘土,归于尘土,不用洗。

王旭烽-14.1

三)从加尔各答洒向印度产茶区的华茶后代
当年从加尔各答送往各地的茶苗,今天已蔚为大观。印度全国22个邦均生产茶,年产量在95万吨以上,其中最重要的有以下几个茶区。

1、大吉岭 ( DARJEELING ) 茶区
大吉岭位於印度与中国交界处,近喜马拉雅山脉,终年被云雾笼罩,雨水充沛,长年低温,环境极适合茶树生长,茶树生长於海拔约1500公尺处,属於中国小叶种,产季为3~11月,因为含有许多黄金蕊之称的新芽,故又被称为「红茶的香槟」。大吉岭茶叶极容易辨认,呈褐黄色,不似一般红茶叶来得乌黑。茶汤亦偏浅,与一般红茶颜色大不相同。 据印度大吉岭地Meghma茶叶公司总经理Madan Tamang介绍,大吉岭地区的很多茶叶品种是来自于中国安徽省。

2、阿萨姆 ( ASSAM ) 茶区
阿萨姆地处印度北部喜马拉雅山麓的广大草原地带,无论是自然环境或气候条件,都是理想的红茶产地。阿萨姆红茶最大的特点是茶味浓烈,有甘醇的余香,素有「烈茶」之称。非常适合加入牛奶饮用,也适合以牛奶熬煮制成皇家奶茶。

3、杜阿滋 ( DOOARS ) 茶区
产地位於印度东北部,阿萨姆以西,茶色较大吉岭茶浓,没有强烈的涩味,但香气也较淡,其特征是口感佳而味道浓。

4、尼尔吉里 ( NILGIRI ) 茶区
尼尔吉里茶树栽种在印度南部平缓的丘陵地带。因为产区地理环境及气候条件与斯里兰卡相近,因此风味与斯里兰卡茶相似,另因气候良好适合茶树生长,所以全年皆有生产,而12月到隔年1月所采收的茶叶品质特别优良。

结语

以加尔各答为华茶驿站中转、移植的茶籽茶苗,成就了今日印度茶。印度政府把茶叶产业作为国家农业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柱产业,设有专门的印度茶叶局,全印度的茶业都归其管理,印度的茶叶生产实行许可证制度,茶叶质量得到政府认可,才能得到印度茶叶局颁发的“印度茶”这一标识,这是印度茶的一种品牌的象征,同时也是质量的一种保证。

而关于“印度茶”的一切,是从加尔各答的华茶开始的,这个南亚次大陆一带一路上的重要城市,毫无疑问,堪称为名符其实的华茶驿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