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Uncategorized » 王旭烽:加爾各答 — 南亞次大陸的華茶驛站

王旭烽:加爾各答 — 南亞次大陸的華茶驛站

王旭峰-2

王旭烽,浙江農林大學文化學院教授。

英國東印度公司在南亞次大陸的殖民貿易過程中,向大不列顛推送了華茶,從而使飲茶成為大英帝國子民一日不可匱缺之飲料。為掌握茶的全部主動權,英國在英倫三島經過多次種植失敗試驗後,將目光投射到殖民地印度。十九世紀中葉,終將茶葉成功種植於印度北部喜馬拉雅山南麓的大吉嶺一帶,中國、英國與印度由此構成了奇特的茶三角關係。而印度西孟加拉邦的大都市加爾各答,由於其在華茶引進過程中不可或缺的關鍵作用,被稱之為一帶一路上南亞次大陸的華茶驛站。

英國東印度公司在向南亞次大陸進行殖民貿易的過程中,向大不列顛推薦了華茶,終使飲茶成為大英帝國子民一日不可匱缺之飲料。為使茶能完全掌握在英政府手中,英國在經過多次母國種植失敗的試驗後,將目光投射到殖民地印度,終於在十九世紀中葉,將茶葉成功種植到印度北部喜馬拉雅山南麓的大吉嶺一帶,中國、英國與印度由此構成了關於茶的三角關係。而正是這三角關係中的重鎮加爾各答在華茶引進過程中的不可或缺,我們將其稱之為一帶一路上南亞次大陸的華茶驛站。簡要論證加爾各答的華茶中轉站作用,正是本文的目的。

一、英國東印度公司與加爾各答

十八世紀始,加爾各答與英國東印度公司之間的殖民關係,確立了雙方在南亞次大陸上影響世界格局的重要地位,華茶的引進正是建立在這樣的歷史背景下的。

加爾各答作為印度第三大城市,優良海港,英國殖民者入侵的起點和經濟橋頭堡,見證了中、印、英三國近代以來的興衰,故東印度公司與加爾各答之間的關係必須在此簡述。

1615年,英皇詹姆斯一世派托馬斯·羅伊爵士拜訪印度亞大陸70%領域的統治者賈汗吉爾,目的在於授予東印度公司在印度獨一無二的定居和建廠權利。東印度公司則向印度提供歐洲市場貨物。 1634年莫臥爾皇帝將他對英國商人的優待擴展到孟加拉地區。加爾各答的文字記錄歷史,於1690年東印度公司代理人約伯·查諾克在此建立貿易站始。此前兩年的1698年,東印度公司買下了印度東部3個村子的包稅權, 1716年公司耗資500萬盧比將三個村莊連在一起,並以其中一個村名「加爾各答」定名,在這裡修建了威廉大城堡,逐漸發展成為國際大商埠和工業中心。 1717年,莫臥兒帝國皇帝法魯赫·西亞爾准許英國東印度公司自由貿易,交換條件是該公司每年交付3000盧比,這一措施極大促進加爾各答的發展,各路商人蜂擁而至。 1757年印英普拉西戰役之後,加爾各答便成為英國東印度公司侵略南亞次大陸的大本營。 1772年,加爾各答被指定為英屬印度首府,第一任總督沃倫·黑斯廷斯將行署遷至加爾各答,英國最高法院開始對加爾各答行駛初審管轄權。 1858年後,它又成為「英屬印度」首都,直至1931年英國殖民當局把首都遷到新德里前,一直是英國在印度的統治中心。在大英帝國對印度的殖民過程中,東印度公司起著最核心關鍵性作用。

二、東印度公司與華茶在加爾各答

(一)加爾各答植物園
作為迄今為止全球歷史最悠久的森林公園之一,建立於1787年的印度加爾各答國家植物園,由當時英國殖民政府陸軍上校羅伯特.凱迪首創,是華茶移植在印度的首個試驗田與嫁接地。 1890年由英國人喬治.金男爵規劃,並在此成立印度植物研究院,植物園位於印度恒河西岸,佔地110.48公頃。分為25個區,每個區域都種著不同的樹種植物,園內有24個人工湖下設管道連接到恒河,設有進水口和出水口,通過恒河的自然水位調節園內的湖水。這是一個巨大植物園寶庫,內有12000棵瀕稀樹種,有大量的野生草本植物,也是南亞最大的稀有草藥培植基地。
加爾各答國家植物園,是華茶在印度的首個驛站。

(二)在印度的華茶播種
1、印度植茶的緣由
深究原因,英國與華茶關係的最終確立,完全依賴於自17世紀中期始東印度公司於中國、印度和英國建立的那條呈三角關係的貿易航線。

眾所周知,中英兩國的華茶貿易往來造成這樣一種經濟格局,即英國每年要化數千萬兩白銀去買中國茶葉,而英貨卻不能改變中國人的消費習慣。為支付貿易逆差,東印度公司甚至不得不貸款。 1763年,東印度公司駐廣州管理會從澳門借款72000元;次年又追加92600元。年利率高達13%,1765年,東印度公司只能向廣州行商賒購茶葉。茶葉這把雙刃劍,令英國政府在享受到巨額的茶稅收入的同時,也不禁為巨額的白銀流失而擔憂。如何填補貿易逆差,成為擺在英國政府面前的迫切難題。

有什麼捷徑能使英中貿易迅速轉變為巨額順差? 1773年,東印度公司取得了在印度生產鴉片的壟斷權,機會終於到來。 18世紀的中國對鴉片的需求已十分之高,而東印度公司鴉片貿易的獨占權恰好帶來巨大商機。由於東印度公司的船隻被禁止運送鴉片到中國,所以在印度生產的鴉片要先在加爾各答出售,再轉運中國。因此,加爾各答最初與中國的關係是建立在鴉片上的。東西方兩大帝國的較量,事實上就這樣從兩種植物的較量開始。茶向英倫三島而去之時,罌粟向東方瘋狂奔來,儘管中國政府一直禁止鴉片入口,又在1799年重申禁煙,但公司仍從印度通過貿易商和中介走私鴉片到中國廣州等地,平均每年更高達900噸。 1838年,鴉片輸入中國的數量高達1400噸。通過向中國販賣印度鴉片,中英貿易形成了龐大的逆差,而1840年中國政府禁止販賣鴉片的努力,則導致了中英第一次鴉片戰爭。

然而,即便是中英之間如此激烈的較量,依舊未有改變英國人依賴華茶的現狀,實際上英國人最發曾經是試圖在本國的英倫三島種植茶園的,但未有一次成功,又由於1833年東印度公司壟斷中國茶葉貿易的合同的到期和清朝政府拒絕續訂的因素,英國國內和在印度的一批殖民主義者,更加積極地倡導在印度和南亞發展種茶。華茶種植在印度,成為英國不得而為之的目標。因此,想把中國茶葉移植到印度的設想,早在十八世紀就已經開始。 《東印度公司對華貿易編年史》記載,1787年英國政府在給第一次派往中國的使臣卡思卡特的訓令中說:「最近政府從其它歐洲各國手中奪回茶葉貿易的措施(指推出《折抵法案》降低茶稅),已經收到預期的良好效果……其次要注意到我們在印度領地的繁榮,要改進該地的產品和製品在中華帝國的銷路,同時,要使出售這種產品的貸款足以供應現在每年達130萬鎊以上的歐洲回程投資所需。」1825年,英國技術協會公開設獎,獎勵在印度或英國其他殖民地種茶最多和茶質最好的業主。

大英帝國的理想在19世紀中期一位英國經濟學家的總結中一覽無餘:大洋洲有我們的牧羊場,阿根廷和北美西部草原上有我們的牛群,秘魯送來它的白銀,南非和澳大利亞的黃金流向倫敦;印度人和中國人為我們種茶,而且我們的咖啡、白糖和香料種植園遍布東印度群島。

王旭峰-A

2、馬嘎爾尼的華茶移植

王旭烽-3
早在1780年左右印度開始首次引種中國茶籽,但沒有獲得成功。重要突破來自十八世紀末英國使團出訪中國之際。 1792年9月8日,東印度公司對作為英國使團團長出使中國的英國公使馬戛爾尼(1737-1806)信中中說:「由中國經常輸入的或公司最為熟知的物品是茶葉、棉織品、絲織品,其中,以第一項最為重要,茶的數量和價值都非常之大,倘能在印度公司領土內栽植這種茶葉,那是最好不過的了……。」 1793年(清乾隆五十八年)至中國為乾隆祝壽,但兩國企圖進行經濟貿易往來的目的並未成功。馬戛爾尼在離開北京南下的返國途中,陸路經浙江、江西,在兩廣總督長麟陪同下過仙霞古道去廣州。長麟允許使團隨意採集植物標本,並帶走茶樹苗和種子。馬戛爾尼曾在信中說:「我想弄幾株優質茶樹的樹苗。多虧廣州新任總督的好意——我與他一起穿越了中國最好的茶葉種植區——我得以觀察和提取優質樣品,……帶到加爾各答。將搭乘豺狼號前往。」 馬戛爾尼在廣州向東印度公司報告說:「我也和公司的想法一致,即如果能在我們的領土之內的某些地方種植這種植物而不是求助於中國境內,而且還能種得枝葉茂盛,這才能符合我們的願望。」正是在這次的遠征中,他們在浙江與江西的交界處,得到了茶樹的標本。 1794年2月,馬戛爾尼又給當時的孟加拉總督素爾去信說:「……有精通農業者認為蘭普爾地區的土壤適宜於種茶。」蘭普爾在印度北方邦,離西孟加拉邦的大吉嶺不遠,但無論如何必須先從口岸中轉。就這樣,這批在仙霞古道沿途採得的優質茶苗,由英國東印度公司在加爾各答植物園中培植傳播,而後,加爾各答植物園又向印度各地苗圃送去了使團挖來的中國茶苗的後代,中國浙贛交界處的中國茶種從此來到了南亞次大陸恒河流域落戶生根。

3、戈登來華
可以說,直至鴉片戰爭之後,英國人對華茶依然是非常不了解的。在《遺失在西方的中國史·倫敦新聞畫報記錄的晚清》上冊146-147頁中,刊登了這樣一張圖片,這是1857年一位英國記者繪製的,名為「中國的採茶女」,我們可以比較明顯地從樹型和葉簍中發現,其實這更像是一位采桑姑娘,可見,即便已經到1857年,大多數英國人並不知道茶樹是什麼樣子的。

王旭烽-5

另一方面,雖然英國人羅伯特·布魯斯持於1824年聲稱在印度阿薩姆發現印度野生茶樹,但並非被東印度公司真正認可。 1934年1月,英國駐印度總督,正式批准成立「印度茶業委員會」,專門負責印度引種中國茶樹的研討。印度茶業委員會當即開展了兩方面工作:一是廣泛散發通告,宣傳適宜種植茶樹的氣候、土壤和其他環境條件;二是派秘書戈登到中國,專門研究茶的栽培、製造方法,採購茶種,考察中國茶葉產製方法,並在武夷山收8萬顆茶籽送到了加爾各答種植園。吳覺農先生以為,這才算是印度真正種茶的開始。 1836年,戈登再次到廣州找到了願意前往印度的中國工人,自此他送回加爾各答植物園的8萬顆茶種也都已經發了芽。 1835至1836年,印度茶業委員會通過移植中國茶樹,以生長於加爾各答植物園的中國茶樹數万株分植於上阿薩姆、古門、蘇末爾及南印度。

4、羅伯特·福瓊與「茶葉大盜」
王旭烽-5.1前期的華茶移植行動,因運輸損害,水土不服、缺乏種植經驗等原因,到最後似乎都不怎麼理想,羅伯特·福瓊應運而生。此人兩次來中國與茶打交道,第一次在1842年鴉片戰爭後的《南京條約》簽訂後,1843年7月,受英國皇家園藝學會派遣到達中國,於1846年5月回到倫敦。 1848年9月第二次到達中國對茶最為關鍵,他完全扮成中國人,包括剃了頭,換了裝,找了中國僕人,到了江浙滬,遍訪華茶,茶種包括浙江,江蘇,徽州,福建等各地。故今人稱其為「茶葉大盜」。 1849年1月,福瓊把第一批茶苗、茶籽發出,運往印度。第二趟是到武夷山茶。從武夷山回到上海,福瓊收到了來自印度的壞消息,他的茶苗和茶籽幾乎全軍覆沒。寄出的上萬株茶苗,還有幾箱茶籽從香港出發,在海路上被耽誤兩個月,三月船才到加爾各答,然後沿恒河逆流而上,又耽擱了一個月,五月才到達喜馬拉雅山區蘭普爾茶園。東印度公司打算在這里大面積種植福瓊從中國運來的茶樹。福瓊寄出的茶苗和茶籽到達加爾各答的時候還狀況良好,中途好奇的警官犯了一個極大的錯誤:他打開了運送茶苗和茶籽的箱子。等貨到了蘭普爾茶園,13000多株茶苗只有1000株存活,且都佈滿黴菌,當地負責人執意要給茶樹澆水,又把大部分茶苗澆死,最後只剩下80株大難不死。福瓊運過來的茶籽則全部發霉爛掉。

為順利把茶種運至印度,福瓊用茶籽做實驗,放在種桑樹苗的土壤裡,再把桑樹苗裝進「沃德箱」玻璃箱,結果非常成功,所有的茶籽都發芽。 1851年2月,福瓊從上海啟程。他把兩萬株茶苗和茶籽地放進沃德箱,帶上製作茶葉需要的全套工具:火爐、炒鍋、鍋鏟,以及種植茶樹的各種農具。準備了製茶時為了添加香味經常使用的植物:茉莉、香檸檬,還僱傭了八個手藝精湛的茶農,這八個茶農都來自偏僻的山區的種茶世家,他甚至找了兩個專門做茶具的巧匠。因為他知道印度生產的茶葉之所以品質不佳,有一個原因就是貯存茶葉的容器太過粗糙,密封性不好。

1851年3月15日,此行首先到了中轉站加爾各答。 4月來到蘭普爾茶園,此時所有的茶籽都發芽了,至少有12000多株茶樹移居到喜馬拉雅山區茶園。 1856年,印度堪察爾與大吉嶺開始植茶。此後不到20年的時間,印度大量種植茶樹,培育出了大吉嶺等世界一流的紅茶。中國對茶葉的壟斷地位從此被打破了。

西方植物學家對福瓊有許多學術評價,其中一條是關於他糾正的一個錯誤:因為他發現了紅茶與綠茶其實出於同一種茶,只是加工方式不同,因此挑戰和糾正了西方對茶葉的錯誤認識。

三、華人與茶在加爾各答

(一)趁著茶船來印度的阿釗公
中印兩國接壤的國境線有3 000多公里,自古人與物資的交流就很頻繁。 18世紀以後印度與中國的貿易趨於繁盛,許多珠江三角洲出身的廣東人開始赴印貿易,也出現了定居加爾各答的華人。太平天國和辛亥革命時期,因國內處於動亂之中,從中國逃往印度的人增多。十八世紀的加爾各答,因英屬東印度公司的控制和影響,形成了一個國際商港,當時的印度盧比曾比中國流通的貨幣貴十倍,對華人來說,到印度去,就是發家致富的象徵。目前居住在印度加爾各答的中國人,很多都是客家人,來自於中國的廣東、江西和福建。他們在加爾各答居住了至少230年,其歷史可以追溯到18世紀。

加爾各答並不是一個種茶之地,但是一個茶的集散地,茶人組織地,也是華茶在印度的首個落腳地,其中華人在這當中起到了重要作用。第一個來到加爾各答的華人,便是與茶一起結伴而行的。

1849年9月29日,倫敦新聞畫報212期刊登了一張速寫,名為「加爾各答的華人陵園」,還有一篇專文,文中記載到:「幾天前的一個早晨,我在加爾各答英塔利一個偏僻的地方散步,忽然注意到,在一堵頹敗的圍牆和路邊熱帶叢林般的灌木叢後面隱約可以看見一些白色的墓碑頂部。從一個打開的門走進去之後,我驚奇地發現,這兒原來是一個華人的陵園。」這位英國記者始終不知道那裡葬著什麼樣的華人,但他看出來了,墓園顯然是有等級的,其中有一座大墳非常氣派。

王旭烽-6

這個加爾各答的華人墓地直到今天依舊存在,被稱之為「四邑山莊」。「四邑」為廣東的著名僑鄉開平、新會、恩平和台山,印度華僑常稱自己是「四邑」人。

王旭烽-7.1

歷史記載,第一個從中國來自印度長期工作定居的華人,是一個名叫楊太釗的中國人。 1780年,他乘坐著一艘中國茶商船來到加爾各答,因此被稱為有文字記載的來加爾各答的第一位華人。今天的加爾各答華人都稱他為「阿釗」或「大伯公」。

阿釗所在的商船從中國運送茶葉和糖,開進孟加拉灣時遇到了大風暴,船在巨浪中猶如風中的羽毛,水手們被無助和恐懼佔據了心靈,紛紛向船上的兩尊木主(木製神像)祈禱,結果船被不可思議地吹送到了加爾各答海岸。阿釗是船上少有的能讀會寫之人,他相信這一定是天意,於是決定長期定居下來,他們立刻在胡格利河岸為兩位神明——土地公和土地婆修建了一座寺廟,並決定留下來工作生活。

阿釗在距今加爾各答市區50公里的巴奇巴茲鎮(Budge Budge)創辦了華人在印度的第一家糖廠,總面積650畝,儘管有110個工人日以繼夜地工作,糖廠還是不能滿足所接受的訂單,於是阿釗給當時的英國駐加爾各答總督沃倫·華斯廷斯(Warren Hastings)寫信以請求允許帶來更多華人勞動力。英國人欣賞華人吃苦耐勞的精神,很快答應了他的請求,「阿釗」後來又帶來了一百多名華人,在加爾各答開辦糖廠,用甘蔗榨汁製糖。以致糖廠規模進一步擴大。這些華人中也有很多人開辦皮革廠,做皮革生意。這些華人逐步定居在了塔壩,這里後來發展成了加爾各答的唐人街。

當時東印度公司在西孟加拉邦北部的大吉嶺茶園以及印度西北部阿薩姆茶園大量招收華人勞工,有許多人便從加爾各答遷往茶園,從事種茶採茶工作。

阿釗在他抵達加爾各答三年之後與世長辭。他的紅色的馬蹄形墳墓,就在當初修建的那座土地公神廟旁邊。每年春節,許多華人家庭會湧向墓地拜祭「大伯公」,也去土地神廟祈求全年的保佑。

(二)加爾各答的飲茶習俗

王旭烽-9.1
1、奶茶
印地語叫Chai,發音源自廣東話的茶,所用之茶按中國的茶分類,當屬發酵型的紅茶。與中國傳統紅茶不同的是加工時將茶葉切碎,飲用時加奶加糖。煮茶簡單,一個煤油爐加一口小鋁鍋,哪裡都能開張。將焦糖放進奶鍋,加少量的水煮至糖汁呈金黃色並冒出焦香味,倒入鮮牛奶,不斷攪拌,加紅茶入鍋煮沸後,加入香料,改用小火煮1分鐘,然後放入奶油攪拌幾下,再以小火煮約2分鐘,過濾裝杯,也可依照各人口味,添加少量的胡椒或巧克力醬。加爾各答街頭茶攤奶茶所用之奶,是每天清晨送奶工專門送來的最新鮮的牛奶或奶粉,由於奶的分量十足,所以口感醇厚柔和。筆者2016年1月在加爾各答街頭尋訪過一位名叫安納塔亞米的奶茶大叔。他是電視紀錄片《茶,一片樹葉的故事》第四集裡出現的印度街頭經營小奶茶攤的印度茶人。二十年前他搬到加爾各答以賣奶茶為生,每天早起,為客人們沖泡新鮮的奶茶,用六分錢一杯的奶茶來換取他三個孩子的學費。我們品飲了他親自為我們沖泡的奶茶,相當可口。

王旭烽-12.1

2、拉茶
拉茶多用一口滿是沸騰牛奶的大鍋,和一個裝煮好釅茶的大銅壺,銅壺帶龍頭,常畫上一隻豎眼和三道扛,象徵主神濕婆(Shiva),有時還裝飾著新鮮的茉莉花串。拉茶時先要把茶倒在一隻茶杯中,然後再用另一隻茶杯,雙手握茶杯,反复循環倒茶,且越倒距離拉得越遠,茶水形成一股水流,越拉越長,技藝高超者甚至能夠蒙上眼睛拉茶,如雜技一般。拉茶常見於印度南部、新加坡、印度尼西亞和馬來西亞,茶有一種很獨特的濃醇香味,非常吸引人,其拉茶的過程技術含量很高,堪稱印度茶藝,是一項可以觀賞的品飲藝術。

3、黃泥小瓦杯
印度人品茶,用一種專門的黃泥小茶杯,因此誕生了一種專作這種茶杯的茶杯工,這種專為飲茶配置的黃泥小瓦杯使用量巨大。因為這些茶杯都是一次性的,從窯裡燒好直接送到用戶手裡。顧客買茶時,賣茶者順手拿起小黃杯,倒敲一下,把粉塵敲掉,然後把煮好的奶茶倒在小黃泥杯中,交給飲茶人。待飲茶者喝完了,朝後一扔,摔碎了,來自塵土,歸於塵土,不用洗。

王旭烽-14.1

三)從加爾各答灑向印度產茶區的華茶後代
當年從加爾各答送往各地的茶苗,今天已蔚為大觀。印度全國22個邦均生產茶,年產量在95萬噸以上,其中最重要的有以下幾個茶區。

1、大吉嶺 ( DARJEELING ) 茶區
大吉嶺位於印度與中國交界處,近喜馬拉雅山脈,終年被雲霧籠罩,雨水充沛,長年低溫,環境極適合茶樹生長,茶樹生長於海拔約1500公尺處,屬於中國小葉種,產季為3 ~11月,因為含有許多黃金蕊之稱的新芽,故又被稱為「紅茶的香檳」。大吉嶺茶葉極容易辨認,呈褐黃色,不似一般紅茶葉來得烏黑。茶湯亦偏淺,與一般紅茶顏色大不相同。據印度大吉嶺地Meghma茶葉公司總經理Madan Tamang介紹,大吉嶺地區的很多茶葉品種是來自於中國安徽省。

2、阿薩姆 ( ASSAM ) 茶區
阿薩姆地處印度北部喜馬拉雅山麓的廣大草原地帶,無論是自然環境或氣候條件,都是理想的紅茶產地。阿薩姆紅茶最大的特點是茶味濃烈,有甘醇的餘香,素有「烈茶」之稱。非常適合加入牛奶飲用,也適合以牛奶熬煮製成皇家奶茶。

3、杜阿滋 ( DOOARS ) 茶區
產地位於印度東北部,阿薩姆以西,茶色較大吉嶺茶濃,沒有強烈的澀味,但香氣也較淡,其特徵是口感佳而味道濃。

4、尼爾吉里 ( NILGIRI ) 茶區
尼爾吉里茶樹栽種在印度南部平緩的丘陵地帶。因為產區地理環境及氣候條件與斯里蘭卡相近,因此風味與斯里蘭卡茶相似,另因氣候良好適合茶樹生長,所以全年皆有生產,而12月到隔年1月所採收的茶葉品質特別優良。

結語

以加爾各答為華茶驛站中轉、移植的茶籽茶苗,成就了今日印度茶。印度政府把茶葉產業作為國家農業經濟發展的重要支柱產業,設有專門的印度茶葉局,全印度的茶業都歸其管理,印度的茶葉生產實行許可證制度,茶葉質量得到政府認可,才能得到印度茶葉局頒發的「印度茶」這一標識,這是印度茶的一種品牌的象徵,同時也是質量的一種保證。

而關於「印度茶」的一切,是從加爾各答的華茶開始的,這個南亞次大陸一帶一路上的重要城市,毫無疑問,堪稱為名符其實的華茶驛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