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中医与茶 » 中华茶文化 » 李阳泉专访︰千古茶香一书藏 — 在许嘉璐先生指导下汇纂《中国茶文献集成》始末

李阳泉专访︰千古茶香一书藏 — 在许嘉璐先生指导下汇纂《中国茶文献集成》始末

李陽泉

李阳泉,学者,北京同愿堂文化创办人,《中国茶文献集成》总策划兼执行编辑

茶文献计四百余种,上起西汉,下至民国间,是有史以来茶文献的最全面也是最权威的选本。成书总计50册,所收内容共分为五编:古代茶书、古代茶法、域外茶书、民国茶书、民国茶期刊。

 

 

问︰请谈谈汇纂《中国茶文献集成》的缘起,中国历史文化文献很多,为何选择汇编茶文献?

答︰中国历史文化,门类繁多。我们同愿堂一直以来以汇纂佛学文化作为主要着力点,陆续整理了多部佛教文献,其中包括宣纸线装《赵朴初写经集》,这部书的主编是许嘉璐先生。也正是因为编纂这部作品,我才得以和许先生有了较多亲近的机会。

许先生接见我多次,多在中国文化院北京办公室,唯有一次在孔子学院接见我。也许正是因为这个特殊的地点,在那次会谈中,先生除了对《赵朴初写经集》给予较为具体的指导,还专门谈到中国文化的海外传播。有一段话,我听之难忘,先生说,中国的儒释道文化是“体”,中医和茶文化为“两翼”,共同构成中国文化输出“一体两翼”的传播观念。为什么要以中医和茶文化为“翼”?这是因为,在中华文化无数文化形态中,最全面、最系统、最具体、最切身的,当属这两项。他还专门强调,茶文化之所以有顺天遂人的特性,一靠中华民族对其生长规律的认知的联想,二靠人们对茶性及其与人体关系的深入了解和体悟。

先生的这个表述,让我感到很兴奋,我提出来能否在先生指导下编一部大型的茶文献。先生说,这件事情他想了很久了。好多年前就有这个心愿,但是,茶文献不像《四库全书》《乾隆大藏经》一样有固定的体量,即便不在一个地方收藏,想办法找齐就可以说完成了一个出版工程。茶文献,历朝历代究竟出过多少,谁也不掌握全部目录,要想整理好这样一部书,需要有专门团队、专业团队,下大力气,虽然也曾经为此事接触过一些出版机构,但终因条件不成熟而不得不搁置下来。

我见先生这样讲,便没有马上跟进。在不久之后的又一次见面时,我带去了我们团队整理的《中国汉文大藏经补编》和《历代名僧墨宝大观》等书的样本,许先生非常赞叹我们所做的工作,当他进一步得知,我们多年来和国内各大藏书机构、民间收藏家有着比较深入的合作后,对我们建立了信心。我当即再次提出,希望在先生领衔主编和指导下我们来具体执行《中国茶文献集成》的整理工作。先生再三推辞主编一职,只说愿意帮助我们完成这套书的编纂。

那次会谈,先生给我们开列了一个书单,这些书单基本都是有关茶文化的研究专论,他希望我们仔细阅读,根据专家们的视野,按图索骥,尽量做到掌握最多的历代茶文献出版资讯。

先生强调说,历代茶文献的汇纂,意义重大。将在线历史上各个时期茶文化发展的脉络和时代特征,必将推动中国茶文化的发展,让越来越多的人热爱茶文化、投身茶事业。

中国茶文献集成假书单本

问︰《中国茶文献集成》汇纂是一个庞大工程,过程经历了什么困难,如何收集第一手资料?

答︰汇纂这样一部大型类书,目录体系非常重要。诚如许先生所说,我们没有现成的目录,需要进行海量的阅读和研究才可以逐渐完善。

北京同愿堂的总编辑于海波,曾在国学数典论坛非常活跃,对资料的整理相当有经验,他担纲这个项目执行层面的总负责人。那段时间,他的书桌上摆满了与茶有关的书籍,其中比较重要的有《中国茶叶大辞典》、《茶酒辞典》、《中国茶文化大词典》以及各种有关茶的论著。

印象中,目录体系的初步建立,是在这工程启动后两个月了。当时的表格列了二百多行,文献收录的下限是一九四九年。我们拿着这个初步成果,再次走进许嘉璐老先生在中国文化院的办公室。

许先生很认真地看我们的目录,不停地点头。那次去,我们带了很多问题,譬如文献收录之下限,譬如民国时期刊发在非茶期刊中的重要茶论文是否收录,譬如古代茶法如何收录等等,许先生分别谈了他的观点,明确了下一步工作的诸多细节。

接下来是目录体系不断完善和资料调阅的过程,这个过程充满艰辛。茶文献的收藏地相当分散。中国国家图书馆、上海图书馆、首都图书馆、北京大学图书馆、浙江图书馆等大型图书馆只能解决一半左右的文献。相当一部分难得一见的茶古籍,并未藏于各大图书馆,而是在一些私人藏家手中,通过网络上的一些片言只语,我们按图索骥,联系上一些藏家,有的藏家听说我们在做这样一项工作,很慷慨寄来复印件。还有一些藏家,本着“奇货可居”的思想,拒绝被采录或开出天价底本费。我们针对这些藏家,展开了类似“人肉搜索”的特别行动,想办法联系上他和我们共同熟悉的朋友出面,一次一次做工作,又有了不少斩获。

不觉间,两年多的时光,一晃而过。我们边开展其他出版项目,边陆续征集茶文献,截至2015年12月,我们总共征集到的茶文献由起初的表格中200行目录,变成了400多行。我们再次向许老汇报工作的时候,许老非常满意,说了很多鼓励我们的话。也正是在那次会面时,许老终于应允担任《中国茶文献集成》的主编,并提议我们尽快结束征集工作,进入到编排环节。许先生说,他没有想到一部茶文献集成的类书,可以汇纂到50册之巨,这个成果,已经是超出很多人的想像。把成果推出来,也可以作为接下来征集资料的一个契机,未来征集到一定的体量,还可以推出补编。

作为一个文化企业经营者的李阳泉,最爱做的事情就是在忙碌一天之后,在办公室抄写佛经,他认为这样可以让自己时刻保持清醒

问︰《中国茶文献集成》很全面,既是中华典籍,具学术意义,又各种茶事无所不包,有实用价值。各部分的内容构成有什么时特点?

 答︰我们总共收集到四百多种茶文献,按照内容特点分为五大部类,合编为50册。

第一编:古代茶书。(1-13册)

古代茶书部分主要按其著作年代分类排序。

唐前本无专门茶书,今辑录四种有代表性的著作:《僮约》因“荼”字多义而有“茶”或“苦菜”的不同点,不过研究者一般认为此文是有饮茶习俗、茶叶买卖记录的现存最早较可靠的文献,而且自明清以来所刊刻的收录《僮约》的书籍中,很多已直接将“荼”改写为“茶”了,故予以收录;《尔雅》作为中国辞书之祖,其条目“槚苦荼”经由晋郭璞之注,而成为现存最早对木本茶树明确分类定义的文献,今予收录并附清代比较权威的两种注疏以供参考;《齐民要术》中所集内容虽少,但作为中国现存最早的一部农书,还是有其历史文献价值的;《艺文类聚》虽为唐初所集,但其收录内容全为唐前茶事资料,故列于唐前部分;其他书籍虽也收录有唐前茶叶资料,但其后并收后世资料,故未单独辑出。

唐代部分,《茶经》虽然历代版本众多,但其中重复翻刻者多,故选录了五种有代表性的版本,另有五种被其他茶书所收录版本,为保持原书完整性不单独录出;《松陵集·茶中杂咏》是皮日休、陆龟蒙所作的咏茶组诗,从各方面对当时茶事进行吟咏唱和,相比后世散篇或相关汇辑,殊为难得;《膳夫经》作为唐代饮食专著,用较大篇幅收录了当时各处所产茶叶种类,并作相应品评,可补《茶经》此类之不足。

宋元明清以来,典籍倍出,除原有茶书外,其他书籍也收录了大量茶叶资料。《中国茶文献集成》所辑录内容,除部分笔记文献外,主要是从历代所出版类书中辑录而得,其中篇幅较小的部分作为“类书茶篇汇辑”汇于一处,其他篇幅、内容均足以与原有茶书并列的,则按其著作年代归类其中。从历代本草文献中所辑录部分,也作为“本草茶篇汇辑”汇于一处,以供对照参考。对于茶诗、茶文等文学作品,除历来已进行过汇辑的予以收录外,因其过于分散,时间精力所限,未进行更广泛的辑录,留待日后增补。

第二编:古代茶法。(14-17册)

茶法因主要关涉经济与法律,在对茶文化的研究中,并未受到足够重视。历史上单独成书的有宋沈括《本朝茶法》,原为《梦溪笔谈》中论及茶法内容的一部分,元末陶宗仪编《说郛》时,选录其中部分内容而单独成书。清陆廷灿著《续茶经》附录中辑录了历代茶法。清陈梦雷所编类书《古今图书集成》,于“茶部汇考”中用四卷篇幅辑录了历代茶法。此外其他茶书中对茶法都较少涉猎。

经济与法律作为社会历史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广义的茶文化研究来说,是不应该将茶法文献的整理和研究排除在外的。《中国茶文献集成》对历代文献中的茶法资料进行了较为广泛的辑录,以供研究参考。

因资料来源文献之间有比较明显的相关性,或所论及内容有比较明显的相似性,古代茶法部分主要按文献类别进行分类,包括:正史·食货志、会要、会典、通考、通典、通志、律例、奏疏、茶马、经世文、类书等。对于不易归类的部分则汇总于“其他”类中。各类文献内部则按著作年代排序。

对于前面谈及的《本朝茶法》,因只是《梦溪笔谈》中论及茶法内容的一部分,故于此处辑录《梦溪笔谈·茶法》,而未单收《本朝茶法》;《续茶经》、《古今图书集成·茶部》中的茶法部分,为保持原书完整性,在此处未单独辑出,可参看原书。

第三编:域外茶书。(18-22册)

茶文化在中国产生、发展与成熟,同时也向国外广泛传播,结合当地风俗习惯而逐步形成各自不同的茶文化风格,从而也诞生了各自的茶文化著作,《中国茶文献集成》对域外茶书进行了收录,由此可窥见中国茶文化对世界文化的影响与贡献。

域外茶书部分分为古代撰著和近代译本两类:

古代撰著主要收录日本古代的汉文茶叶专著,其中荣西的《吃茶养生记》是日本的第一部茶书;兰叔的《酒茶论》,与中国唐王敷《茶酒论》、明邓志谟《茶酒争奇》均为茶酒争奇型寓言故事,在题材、体裁上有明显的相关性,对照可见其间的影响和发展;一树斋《茶教一源》,是日本古代农学家野本道玄的茶道专著,从多角度深入阐述了茶事、茶理与茶道,突出了日本茶道的精神特质;另收录了《卖茶翁茶器图》、《石山斋茶具图谱》、《茗壶图录》、《青湾茗醼图志》,可补中国茶书图例缺少之不足;日本古代茶道论著众多,但多为日文,故未予收录。
近代译本部分,《茶务佥载》为清末胡秉枢所著,被翻译为日文而产生较大影响,这在中国近代茶书中是比较少见的,故虽为日文亦予收录;此外收录日本近代茶书四种,英国、锡兰、印度、美国近代茶书各一种,均为清末民国时期翻译出版的,多为茶叶生产制造论著,与民国茶书同观可知,近代茶书论著的重点已从生活习俗、文化艺术向科技生产、经济贸易方面转变了。

第四编(23-44册)和第五编(45-50册)分别是民国茶书和民国茶期刊。

民国以来,随着科学技术、经济贸易的大力发展,茶叶领域也受到了巨大影响,这一时期所产生的茶叶论著,多为茶叶的生产制造、国内外茶业经济贸易方面的专著,间有部分茶文化著作。《中国茶文献集成》对民国茶书、民国茶期刊作了较全面的收录,以见近代以来中国茶业的繁荣与发展。其中期刊部分,主要收录了茶类期刊,也辑录了部分散见于其他期刊的茶论文。民国部分著作主要按其出版年代进行排序。

民国时期的茶专著和期刊中,抗战是一个鲜明的主题。著名经济学家冯和法著有《战时茶业政策论》,从战时茶业政策的目标、现行茶业体系的实况、当前茶业改造的原则、中央茶业行政的设施、地方茶业管理的内容等方面,全面地介绍了战时茶业政策的基本内容,语言通俗易懂,方便茶人及相关工作人员全面了解自己的工作内容和意义,更积极地投入到工作中,促进战时茶业的发展。很多创办于抗战时期的茶期刊,在发刊词中鲜明指出发展茶经济,抵抗外侮。

群书

问︰「域外茶书」部分,重点论述中国茶文化向海外传播,从古代到近代,从东方到西方,茶文化的传播方式以及外界对中国茶的认识发生了什么变化?

答︰通过历史文献记载,我们了解到中国茶文化向海外的传播,有主动行为,也有被动行为。

日本僧人把中国茶及茶文化传入日本

中国茶及茶文化传入日本,主要是以浙江为通道,并以佛教传播为途径而实现的。浙江名刹大寺有天台山国清寺、天目山径山寺、宁波阿育王寺、天童寺等。其中天台山国清寺是天台宗的发源地,径山寺是临济宗的发源地。并且,浙江地处东南沿海,是唐、宋、元各代重要的进出口岸。自唐代至元代,日本遣使和学问僧络绎不绝,来到浙江各佛教胜地修行求学,回国时,不仅带去了茶的种植知识、煮泡技艺,还带去了中国传统的茶道精神,使茶道在日本发扬光大,并形成具有日本民族特色的艺术形式和精神内涵。中国茶叶文化,在很大程度上是依靠浙江的佛教对日本的影响和日本遣使、学问僧在浙江的游历。在这些遣唐使和学问僧中,与茶叶文化的传播有较直接关系的主要是都永忠和最澄。日本荣西禅师所著《吃茶养生记》,不仅有饮茶方法的记载,还结合了饮茶与养生的诸多细节。此书被誉为日本第一部茶书,对推动日本社会饮茶风俗有重大作用。元代,日本圣一禅师将中国的“点茶法”和“斗茶”的习俗传入日本。如今,整个日本茶道艺术,无不体现出与佛教的息息相通,至今仍然散发着中国唐宋时代的文化气息,保留着浙江天台山、径山等地的佛家饮茶遗风。

中俄贸易把茶业传入俄国

在欧洲国家中,最早得到中国茶叶的是俄国。中国茶叶最早传入俄国,据传是在公元六世纪时,由回族人运销至中亚细亚。到元代,蒙古人远征俄国,中国文明随之传入。

到了明朝,中国茶叶开始大量进入俄国。早在明穆宗即位之年的隆庆元年(1567年),两个哥萨克人在中国得到茶叶后送回俄国。明代,中国使节又以小量茶叶赠送给沙皇,伊利莎白女皇时所建立的私人商队来往于中俄之间,专门运送茶叶,供宫廷和贵族享用。至清代雍正五年(公元1727年)中俄签订互市条约,以恰克图为中心开展陆路通商贸易,茶叶就是其中主要的商品,其输出方式是将茶叶用马驮到天津,然后再用骆驼运到恰克图。

英荷殖民主义者把茶业引入印度

印度是红碎茶生产和出口最多的国家,其茶种源于中国。印度虽也有野生茶树,但是印度人不知种茶和饮茶,只有到了1780年,英国和荷兰人才开始从中国输入茶籽在印度种茶。现今,最有名的红碎茶产地阿萨姆。即是1835年由中国引进茶种开始种茶的。当然,这里的茶树种的输出,相当程度上是被动的。

从最早的文化输出,到后来茶叶成为重要商贸支柱,中国茶和世界的对话与交融,对世界文化和经济的影响,历经十多个世纪。我们域外茶书部分,则更侧重于文化层面的表达。导师民国时期的一些著作和期刊,以大量调查数据和研究成果向我们展示了华茶贸易在特殊历史时期的处境,今天读来百味杂陈。

李阳泉在工作

问︰完成了50册《中国茶文献集成》的汇纂,有什么收获和新发现?下一步有什么计划,是否汇纂1949年后的文献?

答︰当下,50册《中国茶文献集成》已经编订完毕,正在做印制前的准备工作。此书关于古代茶文献的收录,堪称齐备。然而,近世以来茶文献的收集,一定有所遗漏。我们的收集工作不会停滞,我们非常希望在不远的将来,可以汇集到更多的茶文献,在条件成熟时推出续编。

关于1949年之后的茶文献,我们更关注到1978年之前。事实上,这三十年来,中国茶界一直在陆续推出各种书籍和杂志,随着时光的推移,这些文献也会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甚至早已淡出。因此,我们会在这三十年间的茶文献征集工作上继续投入,以期给茶界、学界提供更为全面的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