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中華國學 » 《國學新視野》雜誌 » 【國學新視野2016春季號】考古之幸——記南昌西漢海昏侯墓

【國學新視野2016春季號】考古之幸——記南昌西漢海昏侯墓

考古之幸——記南昌西漢海昏侯墓

王亞蓉

南昌西漢海昏侯墓園是我國迄今發現的保存最好、結構最完整、功能佈局最清晰、擁有最完備祭祀體系的西漢列侯墓園,對於復原西漢列侯葬制和園寢制度 巨大,在中國的考古學史上還是第一次。

 

2011年3月,江西省新建縣觀西村附近一座被盜掘的古墓引起有關專家的注意,經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報經國家文物局批准,2011年4月開始對墎墩墓葬進 行搶救考古發掘。

南昌墎墩漢墓位於江西省南昌市新建縣大塘坪鄉觀西村老裘村民小組東北約 1000米的墎墩山。其東北面為漢代紫金城城址和漢代昌邑城址,東南面為鐵河漢代古墓群。結合文獻記載,基本確認鐵河漢代紫金城城址為漢海昏侯國都城,紫 金城面積約3.6平方公里,分內城和外城,內城位於城區東部,為宮殿區,面積約12萬平方米(約20畝)。陵墓區的周邊發現約13處貴族墓地和大量的平民墓葬,其面積約1.4平方公里,而南昌墎墩漢墓應為海昏侯墓。

根據國家文物局專家組的意見,經國家文物局批准,由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南昌市、新建縣文博單位,西安、洛陽、安陽三支鑽探隊等共同開展對紫金城城址、列侯墓區、貴族和一般墓葬區的鑽探工作,並制定了五年規劃。

為了完好的保護墓葬,使其能以完整面貌重現天日,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 所、中國國家博物館、北京大學等單位也陸續參與到考古發掘當中。歷時 4 年多的發掘過程中,十分注重多學科介入和現代技術手段,實驗室考古、植物考古、動物考古等手段被綜合應用到對紡織品、金屬器、簡牘等文物保護的方案之中,與此同時航空拍攝、三維掃描等數位化採集及記錄手段也被大量應用。截至2015年11月,對這座距今2000多年前的西漢墓葬的發掘保護已有了重要的階段性成果。

南昌西漢海昏侯墓園是我國迄今發現的保存最好、結構最完整、功能佈局最清晰、擁有最完備祭祀體系的西漢列侯墓園。該墓發掘所揭示的以西漢海昏侯和侯夫人墓為中心的祠堂、寢、廂房和墓園牆以及道路和排水系統等各類地面建築 基址,規模宏大的侯墓本體,覆斗狀封土、甲字形墓穴、回字形槨室以及回廊形藏合內清晰的功能區劃,對於復原西漢列侯葬制和園寢制度價值巨大,在中國的考古學史上還是第一次。

图1南昌海昏侯墓结构图南昌海昏侯墓結構圖

截至2015年10月,南昌西漢海昏侯墓園內共出土金器、青銅器、鐵器、玉 器、陶瓷器及簡牘、木牘等珍貴文物萬餘件,大量工藝精湛的錯金銀、包金、鎏 金車馬器、樂器和圖案精美的漆器,顯示出西漢時期手工業高超的工藝水準。而出土的大型真車5輛,馬20匹,反映了西漢列侯車輿、出行制度,這在我國南方地區尚屬首次發現。

•••

 、關於墓主海昏侯

在出土的文物中包含有大量書寫「昌邑九年」、「昌邑十一年」字樣的漆 器,還有數以千計的竹簡和近百版木牘,使多種古代文獻 2000 年後重見天日,這 是我國簡牘發現史上的又一次重大發現,也是江西考古史上的首次發現。此外, 考古人員還在一件青銅豆上,發現其清晰的刻有「南昌」二字,這是關於「南昌」城的最早、最珍貴實物資料。專家根據已掌握的線索推斷,南昌西漢海昏侯墓主人應該是西漢中晚期的某一代海昏侯墓。由於竹簡和木牘還在認定中,棺槨已經被損毀,現尚不能認定墓主人具體是哪一代海昏侯,需待主墓區開掘及實驗室分析後,方有結論。

關於海昏侯,大致情況如下:公元前74年6月5日漢昭帝病故,因昭帝無子,霍光等大臣遂迎立昌邑王劉賀為皇帝。劉賀帶着200多人進京即位後,天天跟這班人飲酒作樂,淫戲無度,即位27天內,就幹了1127件荒唐事,將皇宮鬧得烏煙瘴氣。據《漢書‧霍光金日磾傳》記載:「(劉賀)受璽以來二十七日,使者旁午,持節詔諸官署徵發,凡千一百二十七事。」霍光見劉賀如此不堪重任,和大臣們商量之後,便奏請上官皇太后(上官氏)下詔,於當月便廢了劉賀,劉賀僅在位27日,是漢族政權史上在位時間較為短暫的皇帝,僅次於在位僅26日的南宋正安帝(趙構之子元懿太子趙旉)。霍光於公元前74年8月14日廢黜了他,並親自送他回到封地昌邑(今山東省巨野縣昌邑鎮),保留王號(昌邑王),令劉賀 食邑兩千戶。元康三年(公元前63年),劉賀被貶斥到了今天的江西省永修縣一帶做了「海昏侯」。劉賀史稱漢廢帝、昌邑王,生三子── 劉充國、劉奉親、劉代宗。劉賀被廢為海昏侯後不久去世,本應由長子劉充國繼承侯爵,但劉充國還未來得受封就死了,不久劉奉親也死了。漢朝廷認為這是天意要絕昌邑王族,便廢除了海昏侯國。直到公元前48年漢元帝即位,才又封劉賀的兒子劉代宗為海昏侯。此即海昏厘侯(也作海昏僖侯)。海昏厘侯劉代宗傳位給兒子海昏原侯劉保 世,劉保世傳位給兒子劉會邑。王莽(新朝建興帝)代漢時,海昏侯國被廢除,劉保世被削藩貶為庶民。後來劉秀重建大漢王朝,恢復劉氏天下,劉會邑又獲恢復為海昏侯。東漢以後,海昏侯家族情況不詳。昌邑王家族後裔,主要分佈在今江西地區。

•••

二、關於南昌海昏侯的墓葬狀況

南昌西漢海昏侯墓封土高約7米,呈覆斗形,封土下有大型夯土基座,平面呈方形,與文獻記載中的「堂壇」相印證。封土基座共二層,下層基座和位於其東面的侯夫人墓共用,且共用一個由寢和祠堂構成的禮制性建築,屬同塋異穴合葬。墓室平面為「甲」字形,東西長約17 17 ~ 17.34、南北寬約17.09 ~ 17.15米,深約8米,其中槨室深約2米,墓道南北長約15.65 ~ 16.17、東西寬約5.92 ~ 7.22 米,墓室總面積約400平方米。

墓葬槨室設計嚴密、佈局清晰,由主槨室、回廊形藏合、車庫和甬道構成。中間為主槨室,周圍環繞以回廊形藏合,在主槨室與藏合之間闢有過道,將主槨室與藏合分隔開。甬道位於槨室南部中央,其南、北兩端用門與主槨室和墓道相通。藏合分東南西北四個功能區,各功能區由隔板分隔。北藏合分為錢庫、糧庫、樂器庫、酒具庫。西藏合從北往南分為衣笥庫、武庫、文書檔案庫、娛樂用 器庫。東藏合主要為廚具庫(「食官」庫)。甬道主要為樂車庫。甬道東、西兩 側的南藏合為車馬庫。

图2南昌海昏侯墓主墓椁室三维影像图南昌海昏侯墓主墓槨室三維影像圖

图3墓室结构图墓室結構圖

回廊形藏合中共出土金器、青銅器、鐵器、玉器、漆木器、陶瓷器、竹編、草編、紡織品和簡牘、木牘(遣策和奏章副本)等各類珍貴文物6000餘件 (套)。其中漆木器約2300餘件,竹簡、木牘約3000餘枚,金屬文物包括金銀器、青銅器和鐵器等約500餘件,玉器包括寶石、瑪瑙、綠松石等約30餘件,陶瓷 器包括漆皮陶等約100餘件,紡織品5件。

藏合是經過周密設計的,最能表現墓主人身份和財富的北藏合是藏合中最中心、最隱秘的部位。北藏合成功提取了整套樂器,包括編鐘2套,編磬1套,完整的琴、瑟、排簫,以及近200件伎樂木俑等。這些器物的排列方式、懸掛特點、與其他樂器的搭配組合都清晰可辨,顯示了西漢列侯用樂制度的基本組合。北藏合錢庫出土的10餘噸五銖錢(有200萬枚),成功獲得了漢代銅錢以1000文作為一個基礎單位的重要資訊,首次以考古方式證明唐宋以來以1000文銅錢為一貫的校量 方式最遲起源於西漢。在這裏還發現大型的青銅蒸餾器、青銅火鍋及數十件陶瓷 器及陶胎漆器儲酒器。值得一提的是,青銅蒸餾器裏裝滿板栗、荸薺、菱角等植物果實,可能與釀造果酒有關,青銅火鍋內還殘留有板栗的果實遺存。還有兩件 青銅雁魚燈,也是我國漢代考古中的文物珍品。

東藏合出土大量的鑄有「食官」二字的青銅器、漆木器。漆木器有供案、 几、盒、笥、耳杯、盤、奩、勺等。青銅器有鋗、壺、尊、鼎、釜、臼、杵、勺和計時用的銅漏、屬度量衡類的銅權等,有的青銅器上有「昌邑食官」、「籍 田」等文字。

西藏合出土了鎧甲、大量青銅兵器以及漆木器。漆木器有圍棋盤、琴、盒、 笥、耳杯、盤、奩、鑲玉金樽等,有的漆盒內還裝有蟲草類的名貴藥材。青銅器 有博山爐、各式造型燈、鹿鎮、龜鎮、雁鎮和帶有「漢」字的銅印。有的青銅鎮和銅鏡還鑲嵌有瑪瑙、綠松石和寶石。最為慶幸的是,在西藏合內清理了數以千 計的竹簡和木牘,以及有文字的漆笥、耳杯,還有大量書寫「昌邑九年」、「昌邑十一年」字樣的漆器,這更是珍貴的無價之寶。其中木牘文字墨書,屬漢隸,在全國漢代考古中是最集中的一次發現,它們為我們判定墓葬主人身份指明了方向,還為我們提供了一份漢代歷史文化藝術科技的全新資料。刻有「南昌」二字 的青銅豆也出土於此。

在南藏合的東西兩側車庫內,發現了多部偶車。甬道內主要出土與出行有關的車馬、隨伺俑等,這裏發現了十分珍貴的三馬雙轅彩車和模型樂車,樂車上有實用的青銅錞于和建鼓,以及四件青銅鐃,完全印證了文獻關於先秦樂車上錞于 與青銅鐃和建鼓搭配組合的記載,是我國漢代樂車的首次發現。整個甬道相對封閉,可能還有漆畫作為裝飾,這些都是我國漢代考古的首次發現。

•••

海昏侯墓葬之幸

2011年3月23日,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接到群眾舉報,新建區大塘坪鄉觀西村老裘村民小組東北約1000米處的墎墩山上,一座古代墓葬遭盜掘。專家組現場查看發現一個直徑半米,深度14米的盜洞。同年,一名文物販子在市場準備出手一條純金金龍,後被警方調查得知,該金龍來自南昌海昏侯墓區。

考古專家張仲立介紹說:「盜洞打的位置很準,就在棺槨的正上方。棺槨外層覆蓋了多層木頭保護,盜洞已深至第4層木頭,再深入1至2層就將觸及主棺。所幸及時制止了盜墓者的行為,未傷及棺槨內部文物。」

而保護了海昏侯墓室的卻是海昏侯夫人的墓,8米多的盜洞直達墓底,除墓葬形制、建造程式等還有繼續研究的價值外,其餘陪葬品徹底不存。圖中紅圈位置 即為海昏侯墓的盜洞,開在了槨蓋板的中間位置,盜洞深14.8米,已經打穿了兩 層槨蓋板,據棺木僅有5釐米距離。好在海昏侯墓的棺室位置偏移(尚不知是入葬時有意偏離,還是後期外力偏移)。

图4盗洞盜洞

图4-2盗洞位置 盜洞位置

海昏侯墓與海昏侯夫人墓為同塋異穴合葬,兩座墓的封土基座共用,西邊為海昏侯墓,東邊為海昏侯夫人墓。以坐北朝南的方位來看,符合漢代以右為尊的慣例。因海昏侯夫人墓的封土堆現存部分比海昏侯墓的要大,故被盜墓賊誤認為是主墓,先被盜掘,在無法避免的盜墓破壞中,海昏侯墓的未被盜掘是其幸之一。

而地質與氣候條件對墓穴同樣影響重大,地殼運動造成了棺槨的坍塌,棺槨內無法如人們期望的那麼完整;而充足的地下水在對墓園內壁等進行沖刷的同時,又對墓穴起到了一定的保護作用,事實上,古墓存在2000多年以來,已有不少盜墓賊躍躍欲試,試圖打開棺槨。張仲立說:「早期人盜墓,發現墓穴注滿水,不知如何處理,只能作罷。」而大量上湧的地下水,在使得長達868米,墓園面積達到4萬平方米的南昌西漢海昏侯墓園大多數墓穴都被泡在水中的同時,隔絕了氧氣,阻礙了微生物的生長,墓內的文物腐蝕程度不高,得以較好地保存。

1,多單位、多學科、跨地域的合作

除了在墓葬留存過程中的客觀條件外,對於墓葬的發掘,可謂集全國之力。 從現場看,除國家文物局委派和江西、南昌當地的專家學者外,還有中國社會科學院、國家博物館、陝西省考古研究院、湖北荊州文保中心等單位的專家學者; 陝西省考古研究院的前院長(之前稱為陝西省考古研究所)焦南峰先生,是國內漢代帝陵研究的頂級專家,長期主持關中帝陵的考古工作,此次發掘的漢代高等級貴族墓葬正是其專長;荊州文保中心是南方文保工作的重鎮,尤其是在出土飽水木漆器、簡牘保護和出土絲織品文物保護修復等方面具有突出的技術優勢,這也正好對應了此次發掘中大量出土的簡牘、漆器等;紡織文物方面,則是由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化遺產保護中心紡織考古部保駕護航。

正是有了充足的專家準備、技術準備,此次發掘才能在現場就展開文物的應急性保護,這也是今後考古發掘的一個發展方向,即在現場開展及時有效的文物 應急保護,而不是等到器物運回室內。

图7考古发掘现场

图8考古发掘现场發掘海昏侯墓葬,集合了全國考古精英。圖為考古發掘現場。

2,使用機械設備

此次發掘,安裝了帶滑輪的機械吊臂支撐鋼架構工作平臺。因墓室內佈滿了隨葬品,工作人員無法下腳,為保證出土遺物的原始位置等資訊,安裝了這一機械平臺,大大方便了清理工作。同時,對墓壁進行了鋼結構永久加固,紅膠泥土的特性決定了它容易坍塌,方形的墓穴經過幾場雨,往往能坍塌成橢圓形。這次對墓壁的整體加固,也為其他大型墓葬的安全發掘提供了參考。

3,全程水處理、水保護

海昏侯墓大量進水,所以墓內文物不是在水中,就是被泥包圍,泥與器物已板結一體,為了不傷文物本體且清理泥污,需採用去離子水不斷霧化噴灑處理,直到將紅膠泥板結塊稀釋掉。但大量的墓內積水,又提供了一個絕氧環境,對於 漆器等文物的保存起到關鍵作用。

•••

四,得關注的重點文物及資訊

在各方面因素的共同作用下,2000多年前的西漢海昏侯墓葬被竭盡全力地保護着,其成果眾多,有許多首次及重大的發現。

1 ,最早「孔子像」和馬蹄金

在西室發現了一組漆器屏風和兩塊馬蹄形狀雞蛋大小的金器。屏風表面寫有孔子生平的文字,並繪有孔子畫像,這可能是迄今為止我國發現的最早的孔子畫像。屏風上發現人物像和題字,題字部分「孔子」、「顏回」、「叔梁紇」清晰 可辨,應是關於孔子生平的描述。此次出土的屏風做工精緻,具有極高的藝術水準。海昏侯墓考古專家組副組長張仲立說:「這次發現的屏風並非普通的漆木屏風,漆木板的背後還有一塊同等長寬的銅背板。」目前還沒有發現明確是屏風底座的物件。但由於漆木板和銅背板之間用4個圓柱體膠合而連,中間空有半公分左 右的距離,不排除該屏風沒有底座也能直立的情況,這種由漆板和銅板共同構成 面板的屏風製作工藝為漢代考古史上的首次發現。

馬蹄金則是自漢武帝時起的獨特金餅形制,此次出土的馬蹄金上有「上」、 「中」、「下」字,可能為當時上林苑鑄造。江西省文物考古所研究員、現場發掘隊隊長楊軍介紹,馬蹄金由皇帝賞賜諸侯王,諸侯王以這個做定制,每年向皇帝朝廷進貢,或作為諸侯之間的饋贈禮品。它是一種稱量貨幣,也是墓主人的身份象徵。據史料記載,古人將「馬蹄金」視為寶物,認為放在家中可以鎮宅、辟邪。而馬蹄金一般是用於帝王賞賜、饋贈及大宗交易的上幣。除十枚馬蹄金外,南昌西漢海昏侯墓主槨室西側還出現兩盒(50餘個)金餅等,成就數量驚人的金器堆。

图9南昌海昏侯墓出土马蹄金1南昌海昏侯墓出土馬蹄金

图10南昌海昏侯墓出土马蹄金全貌南昌海昏侯墓出土麟趾金

图11金饼金餅

2,南昌海昏侯墓為中國目前發現面積最大漢代侯國聚落遺址

以紫金城為代表的海昏侯國都和以南昌西漢海昏侯墓為代表的墓葬區,是中國目前發現的面積最大、保存最好、內涵最豐富的漢代侯國聚落遺址,是研究西漢侯國歷史最獨特的大遺址。結合調查勘探和考古資料,基本可以確認紫金城城址為南昌西漢海昏侯國都城,由此弄清了以海昏侯都城、墓園區、貴族和一般墓葬區為代表的漢代侯國的基本佈局,具有重大學術意義。根據墓葬、墓園和出土文物的特點,結合文獻記載,南昌西漢海昏侯墓與南昌西漢海昏侯國存在很大關聯,墓葬主人就是南昌西漢海昏侯國的某一代海昏侯,距今有2000多年歷史。

3,南昌海昏侯墓為江西省迄今發現出土文物數量最多的墓葬

南昌西漢海昏侯墓是江西省迄今發現的出土文物數量最多、種類最豐富、工藝水準最高的墓葬。迄今已出土的 1 萬餘件文物,多數文物為首次發現。特別是海昏侯墓及其車馬坑出土的9千餘件文物,形象再現了西漢時期高等級貴族的生活,具有極高的歷史價值、藝術價值和科學價值。其中,數以千計的竹簡和近百版木牘,是中國簡牘發現史上的又一次重大發現,也是江西考古史上的首次發現;出土的整套樂器,包括兩架編鐘、一架編磬、琴、瑟、排簫、笙和眾多的伎樂俑,形象再現了西漢列侯的用樂制度;出土的偶車馬特別是兩輛偶樂車與實用安車、 軺車,為西漢列侯的車輿制度作了全新的詮釋;大量工藝精湛的錯金銀、包金、鎏金車馬器、樂器和圖案精美的漆器,顯示出西漢時期手工業高超的工藝水準。

4,長江以南地區發現的唯一真車馬陪葬坑出現在南昌海昏侯墓

南昌西漢海昏侯墓是中國長江以南地區發現的唯一一座帶有真車馬陪葬坑的墓葬。車馬坑作為海昏侯墓的重要組成部分,出土了實用高等級馬車5輛,馬20 匹,錯金銀裝飾的精美銅車馬器3000餘件,反映了西漢列侯車輿、出行制度,對 於研究、認識西漢列侯等級葬制具有重大價值。

图13南昌海昏侯墓车马陪葬坑

 南昌海昏侯墓車馬陪葬坑

5,南昌海昏侯墓出土全國首例鐵編磬

南昌西漢海昏侯墓出土編鐘,兩堵架24件,保存完好,2000多年後的今天,仍可完整奏樂。此外,還有一堵鐵編磬,與以往出土的常見的石編磬有所不同, 是我國磬類考古的首例。

6,南昌海昏侯墓出土蟲草或改寫其在中國最早的應用時間

冬蟲夏草又名蟲草,是我國民間慣用的一種名貴滋補藥材,其營養成分高,可入藥,也可食用,是上乘的佳餚,具有很高的營養價值。蟲草保存的概率很低,歷時 2000 多年仍保存得比較完好,十分罕見,在江西的古墓發掘中是首次。

7,江西首次發現數以千計竹簡是我國簡牘發現史上的重大發現

海昏侯主墓的藏合中出土了數以千計的竹簡和近百版木牘是我國簡牘發現史上的重大發現,目前在海昏侯主墓的西藏合中清理出土的竹簡、木牘總數近3000枚。信立祥說,目前大致可以判定,此次出土的木牘的內容應是海昏侯及其夫人分別寫給皇帝和皇太后奏摺的副本。而根據以前高等級墓葬中出土文書的情況來看,這些竹簡有可能包含了多種古代文獻,如醫術、農書等等。解讀這些竹簡和木牘,不僅有助於確定墓主人的身份,還將幫助我們瞭解當時社會的生產和生活。

图14编钟編鐘

图15南昌海昏侯墓出土木盒内的虫草南昌海昏侯墓出土木盒內的蟲草

图16南昌海昏侯墓出土的竹简南昌海昏侯墓出土的竹簡  

图17“南昌”铭文「南昌」銘文

8,南昌海昏侯墓出土「南昌」城最早實物資料

在江西南昌西漢海昏侯墓出土的青銅豆上清晰鑄有的「南昌」二字,是目前 關於「南昌」城的最早、最珍貴的實物資料。

•••

五,賞析

江西南昌西漢海昏侯墓的發掘清理及保護研究工作經歷近5年時間,逐步進入了實驗室考古及墓區清理保護分別進行的階段,在不斷進行的工作中,肯定會有 更多的精彩呈給我們,2000餘年前的飾、食、住、行等各種生活場景在我們的面前將被逐漸撩起面紗。

图18铜镜飾:銅鏡

图29墓室住:墓室

图25青铜火锅食:青銅火鍋

图30南昌海昏侯墓车马文物清理行:清理中的馬車車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