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中華國學 » 中國文化特質來自於行為──專訪香港孔聖堂中學楊永漢校長

中國文化特質來自於行為──專訪香港孔聖堂中學楊永漢校長

 

IMG_01

       楊永漢,1978年入讀樹仁學院中文系。入學後,受到系主任湯定宇等老師的感染,讓他感受到濃烈的傳統文化風氣,同學、老師之間的交流也主要圍繞傳統文學,甚少談論娛樂新聞。畢業後,他考入了新亞研究所,認識到很多大師級的人物,比如全漢昇先生,嚴耕望先生,牟宗三先生等。在新亞研究所就讀碩士讀到博士將近十年的時間,讓他對文、史、哲都有了結實的根基。

        1994年,遠赴英國就讀教育學位。1996年,回到香港就讀了教育碩士。曾於樹仁學院任教文學概論,香港城市大學任教文學創作。其後,又再修讀了古代文獻的文學博士,因此對中國文史哲三方面與教育有了深入的認識。

        從獲得博士證書後,楊永漢一直堅持寫論文,範圍也越來越廣,涉及哲學、宗教、文學、歷史。當中,他是研究明史的專家。後來樹仁讓他教先秦諸子思想。因此幾乎要重閱所有先秦文獻,當中《論語》、《孟子》那些主要的中國思想文化來源,他更會反復細讀,韋編三絕。教先秦諸子的十年間,讓他對中國文化的認識更加深厚,以致日後寫作也能寫到自己的見地。

        最近,我們專訪了楊校長,請教他對中學生國學教與學的意見。楊校長認為,教師教中文、歷史,學生去學,都是希望可以承傳中華傳統優秀文化的神髓。學習中華文化,不能停留在字句的解釋,而是把作者的思想境界表現給學生。

 

孔聖堂在香港國學地位特別

IMG_04

        自建堂以來,孔聖堂舉辦很多國學演講,不遺餘力,邀請了許多碩學名儒來主講,香港著名的國學大家幾乎都來過,包括鄒魯、葉恭綽、錢穆、饒宗頤、唐君毅、牟宗三等。每次演講都會有個中心論點,例如孝道等。三十年代始,孔聖堂本著學術自由,容納不同文化,以強國利民為目的,容許不同學術思想學者、文人及不同政見之士在講堂演講。最著名的,包括於1941年舉辦「魯迅先生六十誕辰紀念會」,紀念這位反對讀經及認為禮教吃人的先哲,當日由香港大學中文系主任許地山先生致開會辭,說明魯迅先生六十誕辰的意義,並邀請名作家蕭紅報告魯迅的傳略,台上背景是魯迅先生的大型照片。當天還邀請到李景波即場演出《阿Q正傳》,出席者擠滿整個禮堂。

        同時,孔聖堂舉辦過許多大型的新文學活動,最為人稱道的,是1948年舉辦紀念五四運動座談會,邀請郭沫若進行演講。1950年4月8 及9日,「港九工會聯合會第三屆代表大會」在講堂舉行,背景是中國領導人的大型照片。由此可見孔聖堂不獨舉辦研讀傳統四書的研習班及講座,也舉辦有關新文學的運動。

        直至現在,孔聖堂仍有舉辦國學班,每個星期一日,分三班,每班約30人。以半年為一期,有不同學科,並分基礎班,深造班、研究班。基礎班的範圍以前集中講儒家思想,現在也會包括佛家、道家思想、文字學,基礎的國學常識。而深造班就會再深入,會有歷史,明史研究等。而研究班就會是專書研究,例如《文心雕龍》、《史記》等,有系統地訓練一批人對國學有較深厚的認識。在國學班中,一群志同道合的人,來自不同階層、職業,共同交流、研究,透過國學去尋回自我的道德底線。

        而我與孔聖堂中學結緣是2012年。當時孔聖堂中學的校長出缺,校董會的成員見了我,討論我的教育方針,校董會的成員也給予我很大的空間,他們也認為我在這裡可以發揮我的教育理想。即使在經濟上會損失很多,但我還是願意從津貼學校轉過來,變成直資學校。因為我認為儒家思想或中國文化不僅僅是學術,而是一個行為。如果中國文化只是一種學術,只研究一下它的境界、層次等等,反而會更不明白中國文化的特質。中國文化的特質來自於行為,所以在生活上要顯示出來。來到孔聖堂中學後,我便可以名正言順推行儒家思想,所以,我提出教導儒家思想。

以學規要求學生設立道德底線

        同時,我也用儒家的道德去要求學生,例如老師訓話的時候不許反駁。如有反對,也需在老師訓話後方可。倘若覺得老師不對,便向主任投訴,覺得主任還是偏頗,就向校長投訴,但是一定要尊重老師。另外,我特別注重學生在家庭對長輩的尊重。近年來我們多了許多少數族裔同學,他們的家庭觀念和我們傳統的家庭觀念有所不同,我也對他們說要入鄉隨俗。在孔聖堂學習,道德標準、操守原則便要跟隨儒家思想,例如發成績表的時候,我們有敬茶的活動。即使對著客人也要保持禮貌,要停一停,甚至鞠躬、說早安等。值得慶幸的是大部分的學生都能做到,在生活上和行動上都能體現儒家「禮」的精神。

IMG_03

        我現在也在編寫學規,就是學生到孔聖堂中學後原則上要學到些甚麼。第一個要求就是有一個自由的思想、獨立的精神。要設立自己的道德底線,自己認真地求取自己的道德,不是人云亦云、而是內在經過反省而出現的行為,這是非常重要的。因為道德可從兩個角度看待,如果社會的道德加諸在你身上而你有反感的,這是社會的約制,道德成為枷鎖,你是痛苦和忍耐的。比如你並不想去尊敬父母,而社會卻逼你去尊重。但,如果你覺得尊重父母是基本的要求,你就會尊重父母,這就成為一個自然的態度。「禮」的理念就是源於此,孔子也說過如果禮儀只是流於形式是很痛苦的,重要的是內涵是甚麼,這是儒家思想的內化。

課程編排緊貼儒家思想

        除了編寫學規外,課程的編排我也會緊貼著儒家思想。中一至中三因為課程較廣,特別這是直資學校。非華語學生的話,學校會編寫和翻譯一些教材,先用英文學習孔孟的生平,然後再由中文老師選擇孔孟的金句教他們。他們剛進來甚至都不知道孔子是誰。我們每逢禮拜一都有《論語》、《孟子》的金句分享,明年開始會用英文、中文各讀一次然後再解釋。以往學生都要背默金句,現在打算讓非華語學生也用英文背默。因為他們的宗教因素,非華語學生並非抗拒卻也未必很樂意接受,所以,我們會強調,孔子學說並非宗教,而是人生道理,人與人間交流和應對方法。孔子說的是生活行為,放諸四海皆宜。於是,同學們便能放開心胸,更為樂意去學習。

        去年的弟子規節邀請了我們的同學背誦弟子規,有一半都是非華語學生。而高中的國學教育則偏向文學方面,分開兩個環節。高中中文會額外教詩詞,因為詩詞是中國文學的精髓,懂得作詩和填詞的話已經有不弱的文學造詣。所以,今年的國學班開了楹聯和詩詞的創作。而對華語學生就可以教得更仔細。無論非華語或華語學生,有兩點都必需做到的︰一是背誦《禮運大同》篇;二是以單元去教學。在中文科的恆常課程之外,用一段時間(如10月的一個禮拜)來作為一個單元,例如有一個單元教孔子,包括孔子生平、孔子主要思想;下學期就用一個單元教孟子。中二會有論文金句,分開不同的層次,如論仁和論孝。一學期一個單元,希望在中三結束時可以完成六至八個單元。高中因為受制於DSE課程,便比較困難。現在我正考慮舉辦國學班予學生,由於這些課程接近大學課程,所以只有高中以上才可以參加。

讀萬卷書行萬里路

        同時,我們也提倡學生要擴闊眼光,見識世界,所以孔聖堂中學極其注重課外活動。比如交流活動每年都不少於5、6次,有些直資學校甚至每年10多次。包括訪問其他學校、交流團等。去年10月,我們邀請了德國的學生來校上課,而12月我們的學生又到了德國上課兩星期,明年1月我們將會邀請丹麥的學生來上課兩個星期。我們也參加了一些世界性的活動,比如世界中學生音樂工作坊,明年3月將參加世界中學生水資源研討會。我們希望每個學生在6年的學習中最少有一次對外的交流。這並非普通旅行,學生們到德國後會住在德國的人家中住宿、上德國的中學。兩個禮拜的遊學中,加強了學生的獨立性和自律性,全部學生經過交流後無論是在對人態度上,還是上進心都有了改變。每次的國際交流,明顯都增強了學生自信心,其中有一次要他們用英文向人們介紹孔子思想,他們雖然很困擾,但還是硬著頭皮完成。他們用英文講了數十分鐘,加強了講英文的信心,同時對孔孟思想有了更深的認識。

IMG_02

        除了外國,我們也會到訪內地。而且無論去到何處,都必定會探訪當地學校。比如到山東交流的時候,訪問一家中學,與當地學生交流,了解內地的教育體制。而且我們訪問的學校都是當地比較出名的學校,所以,學生們會覺得內地的教育也很好。訪問大學則對他們的上進心有很大的幫助,他們到了大學以後會發現大學真的很漂亮,很大,所以內心就會想無論如何都要上大學,便會自我奮進。我們到了青島大學、西安工程大學、復旦大學、交通大學,他們到了都覺得只能用雄偉來形容這些學校。

        透過課程與課外活動的結合,對學生的幫助才能最全面,最細緻。但這麼多的交流,難免會對一些家境較差的學生造成負擔,記得剛任校長時,約有七成的學生都是要拿半額或全額津貼,家境並不富庶。所以我同太太成立了一個基金,參加交流活動時,對有經濟困難的學生,便會在基金撥款,盡力幫助他們。不能因為金錢的問題讓學生失去交流的機會。

不學歷史如何承傳中華文化

        說到課程,香港曾有多次的教育改革。而對於中國語文教育和中史科的政策,我是反感的。因為初中的中國歷史被併入了世界歷史,或者通識教育。當時我本來以為1997年後中國歷史是必修的,甚至將中國歷史改為本國史,所以這個改革難以理解。

         新高中開始有選修科目時,也有不少老師都表示恐怕文學會沒有人選,而政府則認為有興趣的人就會選。這已經是十多年前的事,與會者很強調要「愉快學習」,讀書厲害的自然可以上到大學。然而讀書不行的學生出路又如何呢?這又變成了社會發展問題,很難再討論下去。但是,我當時認為如果中國歷史變成非必修的話,對中國的感情就會薄弱下去。

        70年代前,我尚未去過中國內地。大躍進、文化大革命等也讓人非常反感,但是我從來沒有否認過自己是中國人。我們就是因為從小學到中學的教育中認識到了國家的整體發展,所以,對整個民族有感情。但是如果不教歷史的話,我們又為何要尊崇岳飛、文天祥的氣節和人格?這些歷史人物都好像和我們沒有關係。其實這些民族英雄是中國人道德精神和愛國情懷的來源之一。

        文學更糟糕,更少人選讀。當時我也向任教中學的校長提出,無論如何都要盡量開設中國文學科,校長也承諾即便只有6個人也會開科。最後真的湊巧有6個人,我便盡力幫他們。文學是唯一具有發展欣賞能力的科目,其他科目都太過實際。我們需要全人的教育。即使他們將來讀書不成,也可以讓他們有欣賞能力。

        當年的中國語文改革取消了範文,學生必然會減低認真閱讀的意欲。考試內容是一種導向,考甚麼,學生便讀甚麼。當時政府的解釋是,中文考的是能力,讀、寫、聽、說、綜合。如果要讀作者生平、要研究文章好壞,就該去讀文學。這中間有很大的矛盾,是否不教學生欣賞能力?欣賞能力只有讀文學才能學到?

        取消了範文之後,我當時的學校自發出了一本範文,許多學校也有如此做,因為都覺得這個制度是有問題的。我們選擇的篇章和範文都包涵了文學特色、人生感悟和哲理。你從課文本義逐字去教便會變得沉悶,但若從哲理上去教,將作者生平跟作品結合,除了課本那篇章,也可舉出作者其他作品,將他的境界合而為一,也可以令學生對中國的語文發展有一個概念。除此以外,當時社會背景、歷史文化、士人特質行為等也應該多談及,這樣學生對整體的中國文化、社會發展等有全面的體會。例如說明代貪污舞弊嚴重,然而晚明時郤出現了如楊漣、左光斗、顧憲成這些人物。世間一定有壞人的,但是同時也有無數的好人堅決維持的道德界線?楊漣頭上穿釘而死,但他仍然擇善固執。同學聽到都很激動,無法想像有些這樣的人。

蘇東坡胸襟令人佩服

        2018年的DSE中文科將會重新考十二篇範文。但十二篇還是太少,而且在DSE考試比率低。學生會否認真讀便成疑了,甚至連背誦也未必能做到,背誦是欣賞文學的基本要求。文學是要欣賞的,但是不認識又如何欣賞呢?我與學生到訪蒙古的陰山,導遊就吟詩「秦時明月漢時關,萬里長征人未還」,這就是感性,詩歌可以觸動你的情緒。比如失戀時就「林花謝了春林,太匆匆」,「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別是一般滋味在心頭」,背的時候可以將情緒排遣出來,這就是人生的感悟。人要對外在環境產生觸覺,如果不是就和動物沒有甚麼分別,動物是根據自己的感受做出反應,餓了就吃、累了就睡,它的情緒是受制於環境,但是人的情緒是受制於內心。

        現在十二篇範文中,《出師表》、《醉翁亭記》、《始得西山宴遊記》等,都是有代表性的文章。古文中講究用字、氣勢、順序,背後有很深的意義。比如《醉翁亭記》,歐陽修當時也未到50歲,就自號醉翁,這是心態老、壓力大;而他「在乎山水之樂」、「寓於酒」增強山水之樂,這是生活的感性,受挫折之後如何去排遣憂鬱。這些背後都有深層次的境界。又例如《岳陽樓記》范仲淹當時是被貶謫的,其中有一句是整篇的金句,他用四時之景去描寫被貶謫的心態。這整個篇幅都是借題發揮,最後的一句是他對人生的看法:「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無論如何,在國家有難的時期,知識份子應該先站出來,人人得到滿足後才滿足。這句雖然簡單但是前面用了很長的篇幅去形容四時景物和早晚的景色變化,最後是人生的看法,而范仲淹也確實做到了。

圖片搜尋結果 (圖片來源:轉載自互聯網)

        當中,我個人最喜愛蘇東坡。詞本是婉約派,以抒發感情為主。可去到蘇東坡之時,氣魄一改。「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一念便氣勢磅礡,不得不佩服他駕馭文字的能力。他經過生活的困擾、仕途的波折,而當中尚是悠然自得,如此胸襟更讓人佩服。就算去到黃州當團練副使,他也是做得開心,不管任何地方,他也是認真做事。所以去到海南島,他衣著變得很奇怪,既穿當地人服飾,亦會穿士人服飾,這令當地人容易親近他,同時不失宋代士人的氣質。由《念奴嬌‧大江東去》這一首詞,你可以看到蘇東坡整體性格和生命的結合。在他看來,凡事終將過去,不需太著重,我相信蘇東坡是這樣想的。縱然腰纏萬貫,又有誰能帶走分毫。蘇東坡背後便是有這種道德情操,所以他對於逼害,貶謫比較能看得開。

        所以,我們去教這些文章時,一定要想想,希望傳遞到哪些東西。不僅僅停留在字句的解釋,而是把作者的思想境界表現給學生。

文字:余振威

攝影:陳嘉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