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中醫與茶 » 中國醫學 » 党毅博士:我和千千萬萬中醫藥學者的「人參夢」

党毅博士:我和千千萬萬中醫藥學者的「人參夢」

保健食品在中國的全面開發雖然僅有30餘年歷史,但其發展速度是人們始料未及的。特別是近20餘年,從政策管理到功能性檢測方法,從系統的文獻整理到產品開發,保健食品這一新興的學科已成為當今國際食品科學與工業領域的前沿陣地。

2014年新年伊始,我從香港回北京休假,並去看望恩師肖培根院士。簡短的問候之後,我向老師彙報了近來在香港的教學工作和研究情況。肖老師順手從身邊拿起《中藥保健食品研製與開發》一書說:「國內外保健食品的研究發展速度很快,這本書出版10多年了,我最近又看了一下,有些內容需要補充新的資料和研究進展。」我接過書大概地翻了一下,發現老師已經在上面批註了很多,並列出了一些剛發表的研究論文目錄和可以參考的著作名稱。很難想像,一位80多歲的老人,仍然這樣每天孜孜不倦地思考、研究中藥和保健食品。我深深地被老師的這種精神所感動,當時就表示:馬上著手開始這本書的第2版修訂工作。

01肖培根院士

回想20年前,我國的保健食品還處於初步開發階段。在肖培根院士的指導下,我們從1996年6月,即《保健食品管理辦法》開始實施以後,對保健食品就開始了比較全面和系統的研究。2002年,以我和北京大學醫學院的肖穎教授為主,組織編寫了《中藥保健食品研製與開發》一書,由人民衛生出版社出版後,得到中醫藥界和保健食品業界人士的廣泛關注。

目前,保健食品領域可以說是進入了一個全方位、嶄新的時代。有鑑於此,我們在多年有關保健食品研究的基礎上,進一步收集整理國內外最新研究成果,對2002版《中藥保健食品研製與開發》一書進行了比較全面的修訂。目前,《保健食品研製與開發》 (第2版) 已經完成全部編寫工作,進入出版社編審階段。

僅以人參為例。在中國,人參被當作保健食品開發的時間很早。不過,長期以來,我國一直將人參限定為藥材,不允許加入食品中。自1996年國家衛生部頒佈《保健食品管理辦法》以來,陸續發佈了「食藥兩用名單」。直到2002 年,衛生部正式公佈了「既是食品又是藥品的物品」、「可用於保健食品的物品」和「保健食品禁用物品」三個名單。然而,人參始終都沒有被當作「食藥兩用」之品。因此,2011 年,當《吉林省人參管理辦法》明確規定,「吉林人參」允許被加入到食品中以及「吉林省人工種植人參進入食品試點已經獲得國家批准」的消息一見報,立刻引起了廣泛關注。不久,人參產品真的擺上了超級市場的貨架,有亁參、鮮參、散參、人參切片等多種參產品,而包括人參茶、人參蜜片、人參酒等在內的人參產品,頗受大眾歡迎。

2012 年,衛生部發佈第17號公告,批准人參 (人工種植) 為新資源食品。這意味著人參這一珍貴的傳統中藥從藥材變身為食藥兩用之品。

韓國的高麗參在國際市場上佔有重要的位置,因此,對於中國政府的人參政策和我長期以來關於人參食療保健功效的研究,韓國的專家、學者也很關注。幾次邀請我在韓國出席人參的研討會。也使我有了一些機會,瞭解這個以出產高麗參而聞名的國家和與之有關的學者。

德高望重的朴熏教授是韓國有機高麗參學會會長、著名的人參專家。我與朴教授是2001年8月在中國寧夏召開的「枸杞子與延緩衰老國際研討會」 (International Symposium on Lycium and Anti-aging Agents) 上認識的。2002年10月,在韓國召開的「第八屆人參國際研討會」 (the 8th International Symposium on Ginseng) 上,我們又相遇了。

2011年,我受朴熏會長的邀請,在韓國抱川市舉辦的一個關於有機人參的學術研討會上做演講。

02 2011年本文作者與朴熏會長夫婦、金侖永教授在有機參研討會上

研討會期間,因為有媒體採訪,抱川市市長準備了一些水參,採訪結束後,市長就作為禮物分送給了我們幾位接受採訪的「國際代表」。因為是新鮮高麗參,我無法保留,又擔心過幾天再帶回香港,人參會變質。因此,當我拜訪朴熏教授時,我就直接轉送給了他。當我把2棵鮮高麗參送給他的時候,他非常高興,欣然接受。我也因將寶貴的人參送給了尊敬的朴熏教授而感到高興。

第二天,他和他太太邀請我去他們家作客。飯後,我驚訝地看到,他從一個蒸鍋裡拿出了那2棵已經蒸熟的高麗參,並當著我的面用塑膠密封好。朴熏教授說:「這麼大的高麗參是非常珍貴的,我們在韓國買比較方便。你還是帶回香港吧!現在我暫時存放在我們家的雪櫃裡,你走時帶走。」我被眼前發生的一切先是愣住了,接著是深深的感動,內心充滿敬意。我把那2棵蒸熟的高麗參帶回了家,也把這個高麗參的故事永遠地留在了美好的記憶中。

2014 年8 月, 我再一次受到韓國咸陽郡政府的邀請,出席2014年韓國野山參國際研討會,同時,參加在此期間舉辦的野山參節慶祝活動。

03 韓國野山參國際研討會暨野山參節

無論是在中國,還是在韓國,真正的野山參,已經難尋蹤跡了。然而,咸陽郡野山參展覽館裡展出的「野山參」,卻令所有的參觀者開了眼界。原來,這些年以來,在長白山的深山密林裡,正在發生著一場史無前例的巨大變化——用人工的辦法讓「野山參」在適合它生長的環境中安家。從此,「野山參」遍地開花了!是「移山參」賦予了野山參新的生命。

04本文作者與咸陽郡郡首

令世界矚目的是:近20多年,韓國和中國都開展了「移山參」大規模的創業工作。一位早期就從事「移山參」工作的人說:「你們知道當初做移山參的創業工作有多難嗎?」我完全可以理解這裡面的艱辛。一個新事物,在開始階段都需要付出極大的勇氣和堅韌不拔的精神,這是不言而喻的。

05「野山參」

在野山參節期間,我最深切的感受是:「野山參」已經從神,變成了實實在在的「百草之王」。人們用「野山參」配製飲料、烹調美味佳餚;用「野山參」製成「野山參酒」、「野山參茶」。金侖永教授還帶我參觀了一個用蜂蜜漬「野山參」的專賣店,老闆娘將漬「野山參」的大缸蓋子打開讓我看。我無法想像:堪稱稀世珍寶的「野山參」,居然可以用大缸來裝。此外,「野山參」的花、種子、葉子等都被開發成各種各樣的食品。

中國人參和韓國人參同科同屬,在植物學上沒有分別。然而,韓國紅參 (高麗參) 在世界上的名氣要大得多。以「正官莊」的「天」字參為例,在香港買高麗參,同樣的等級和重量的產品價格要比在韓國買貴很多。2014年,因為受一位同事之托,購買「正官莊」的「天」字參。在參觀「正官莊」生產車間時,我特意諮詢了當班的經理。得知一萬棵6年生的高麗參中才能出一棵稱得上「天」字的參,真是可遇不可求的參中極品。陪同我們參觀的一位教授兼翻譯,半開玩笑地說:「今年出廠的一盒,朴瑾惠總統送給習近平主席了。」他兩手一攤說「沒有啦!」我們大家都笑了。

06 2014年參觀「正官莊」工廠

通過這些年與人參有關的經歷,我悟出了一個道理:對於人參,我們需要質量標準、需要高科技的工藝;我們需要精益求精的精神和實事求是的科學態度;我們需要學習人參埋頭苦幹、厚積薄發的個性;我們更需要對民族、對土地、對人參深深的愛。我相信,不遠的將來,中國的人參,包括正在進行的「野山參」產業,一定會贏得世界的尊敬。這也是我和千千萬萬個中醫藥學者的「人參夢」。

07本文作者党毅博士攝於中國長白山天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