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25 上午 11:59
zh-hantzh-hansen
Home » 新闻中心 » 中国学者要敢于“亮剑”——许嘉璐谈尼山论坛建设与世界文明交流

中国学者要敢于“亮剑”——许嘉璐谈尼山论坛建设与世界文明交流

编者按:2月9日,尼山世界文明论坛组委会工作会议在中国文化院召开,许嘉璐院长出席会议,并就尼山论坛建设与世界文明交流发表讲话。讲话内容文字整理如下。

 

许院长指出,尼山论坛的风格要有个大的改变,主题和发言表述都要旗帜鲜明、分析到位;运用我们的话语权时当然要介绍中华文化,但既要避免重复西方汉学家已经深入研究领域的话语和方法,一味跟着人家跑,也要防止运用那些连中国读者(甚至包括学界人士)都感到晦涩难懂的语言。选题要宏观多于微观;内容应矛头直指西方文化,批判文化霸权主义。我这里所说的西方文化,是指希伯来—希腊·罗马—盎格鲁撒克逊文化。为什么要强调旗帜鲜明?因为以前的论坛(不限于尼山)的话语太温吞,引古多,涉今少,很难显示出中华文化与西方文化的本质差异和对当代人类走向的影响,不能清晰鲜明地揭示世界正在发生的300年来世界格局的第一次大转变,因而也就难以触动国人和世界学界的心灵。如果语言表述明朗,就说明中国学人正在用科学的方法透视当今人类精神及其环境的状况和正在经历的根本性变革,在这方面我们已经跟上了西方学者的步伐。
从发生“占领华尔街”以来,全世界发生了大约74场大大小小的占领运动。深层分析,这是多国各地老百姓发出内心诉求的表达方式,是一种探索。近年的英国脱欧、特朗普当选、意大利公投失败以及德国、法国、东欧一些国家左中右多个派别争夺“大位”的混乱,都只是表象。在这些事件背后有一个带有本质性的问题是,从企业家、政客一直到出租车司机,老年、青年、家庭主妇,大半个世界的人们都迷茫了,一切都在“不确定”当中。从20世纪中叶冷战时期开始,西方的一批精英就开始怀疑自己200多年以来的传统。其实占领华尔街、百万人大游行反战,不过是1968年“巴黎学生起义”换了时空之后的一种表现。巴黎学生起义的本质是要改变资本主义的现状,参与者不乏社会主义者。苏东解体之后,美国国内的经济发展了,财富增加了,生活水平提高了。可是,殖民者的贪欲是无限的。主要是通过商品、科技、能源、文化(价值观)、政治种种手段,以和平、支持、友好的面貌,他们把世界的经济命脉抓在手里,财富集聚到少数家族手中。对各个国家,特别是新兴国家,极力地刺激和鼓励人们对物质的贪欲。胃口越来越大的欲望需要财政的支撑,于是大放贷款,“量化宽松”也就是随意印票子,恶性循环必然酿成我们亲见的世纪之交连续发生的两次金融危机。是西方,稍严格点说,是美国,制造了自己的和世界的贫富不均,培育的新自由主义成为了资本主义的掘墓人,也就是六十年代开始他们自己吹嘘的中产阶级。“中产阶级”在我看是一个伪命题,他们并不实际占有任何生产资料,其收入和社会地位也是飘浮的。上世纪中叶,首先是法国学者,接着德国学者,也包括意大利、西班牙的学者,开始质疑从17世纪以来的西方传统,到上个世纪80年代形成了高潮。而这个时候,我们还在全面照抄美国,从麦当劳到思想意识。几十年来,全世界供养着3亿美国人,造成了环境污染、不平等加剧、资源枯竭,以及由于经济利益、政治利益的驱动,他们又披上宗教的外衣,把中东搞得乱七八糟。到了上个世纪末,很多外国学者笔墨已经直指“美帝国主义”。
尼山论坛要把视角放到300年来世界格局第一次大变化中来,这次大变化将是世界性的“文艺复兴”。全世界从自然科学到人文科学,从人们思想到研究方法等等,都在变化。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从实用性角度看,是商贸经济的往来,而其本质也是为了迎接和应对世界格局的大改变。所以,尼山论坛的风格也必须要做出相应的改进,例如,多请一些善于并敢于指出世界弊端、危机和应对之策的中国学者和说过很多针对现状尖锐批判的西方学者,敢于发出有别于西方主导思想的不同声音。我们要直面当今世界的问题,敢于坦率批判西方价值体系,敢于直面对抗美国霸权主义,提出具有东方智慧的中国方案。在此过程中,我们并不回避自己身上存在和不断出现的不足。这样,我们就可以团结世界各国的更多学者,帮助更多的各国学者和人民认识到社会的不稳定性、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及其根源,努力使世界逐渐正常有序。这样,尼山论坛在世界上的影响会越来越大。我们讨论内容的多样性也是引人注目的,环境是人人感知的,冲突是人人担心的,资源枯竭虽然是感知不到的但却是实实在在的,世界性不平等是无可奈何的,还有世界各国的历史问题、科技问题,这都能促进人们更多的思考,甚至促进人文科学和自然科学相融合,真正交叉、综合、跨越的新学科的产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