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新聞中心 » 中國學者要敢於「亮劍」——許嘉璐談尼山論壇建設與世界文明交流

中國學者要敢於「亮劍」——許嘉璐談尼山論壇建設與世界文明交流

編者按:2月9日,尼山世界文明論壇組委會工作會議在中國文化院召開,許嘉璐院長出席會議,並就尼山論壇建設與世界文明交流發表講話。講話內容文字整理如下。

 

 

 

 

 

許院長指出,尼山論壇的風格要有個大的改變,主題和發言表述都要旗幟鮮明、分析到位;運用我們的話語權時當然要介紹中華文化,但既要避免重複西方漢學家已經深入研究領域的話語和方法,一味跟著人家跑,也要防止運用那些連中國讀者(甚至包括學界人士)都感到晦澀難懂的語言。選題要宏觀多於微觀;內容應矛頭直指西方文化,批判文化霸權主義。我這裡所說的西方文化,是指希伯來—希臘‧羅馬—盎格魯撒克遜文化。為什麼要強調旗幟鮮明?因為以前的論壇(不限於尼山)的話語太溫吞,引古多,涉今少,很難顯示出中華文化與西方文化的本質差異和對當代人類走向的影響,不能清晰鮮明地揭示世界正在發生的300年來世界格局的第一次大轉變,因而也就難以觸動國人和世界學界的心靈。如果語言表述明朗,就說明中國學人正在用科學的方法透視當今人類精神及其環境的狀況和正在經歷的根本性變革,在這方面我們已經跟上了西方學者的步伐。

 

 

從發生「佔領華爾街」以來,全世界發生了大約74場大大小小的佔領運動。深層分析,這是多國各地老百姓發出內心訴求的表達方式,是一種探索。近年的英國脫歐、特朗普當選、意大利公投失敗以及德國、法國、東歐一些國家左中右多個派別爭奪「大位」的混亂,都只是表象。在這些事件背後有一個帶有本質性的問題是,從企業家、政客一直到出租車司機,老年、青年、家庭主婦,大半個世界的人們都迷茫了,一切都在「不確定」當中。從20世紀中葉冷戰時期開始,西方的一批精英就開始懷疑自己200多年以來的傳統。其實佔領華爾街、百萬人大遊行反戰,不過是1968年「巴黎學生起義」換了時空之後的一種表現。巴黎學生起義的本質是要改變資本主義的現狀,參與者不乏社會主義者。蘇東解體之後,美國國內的經濟發展了,財富增加了,生活水平提高了。可是,殖民者的貪欲是無限的。主要是通過商品、科技、能源、文化(價值觀)、政治種種手段,以和平、支持、友好的面貌,他們把世界的經濟命脈抓在手裡,財富集聚到少數家族手中。對各個國家,特別是新興國家,極力地刺激和鼓勵人們對物質的貪欲。胃口越來越大的慾望需要財政的支撐,於是大放貸款,「量化寬鬆」也就是隨意印票子,惡性循環必然釀成我們親見的世紀之交連續發生的兩次金融危機。是西方,稍嚴格點說,是美國,製造了自己的和世界的貧富不均,培育的新自由主義成為了資本主義的掘墓人,也就是六十年代開始他們自己吹噓的中產階級。 「中產階級」在我看是一個偽命題,他們並不實際佔有任何生產資料,其收入和社會地位也是飄浮的。上世紀中葉,首先是法國學者,接著德國學者,也包括意大利、西班牙的學者,開始質疑從17世紀以來的西方傳統,到上個世紀80年代形成了高潮。而這個時候,我們還在全面照抄美國,從麥當勞到思想意識。幾十年來,全世界供養著3億美國人,造成了環境污染、不平等加劇、資源枯竭,以及由於經濟利益、政治利益的驅動,他們又披上宗教的外衣,把中東搞得亂七八糟。到了上個世紀末,很多外國學者筆墨已經直指「美帝國主義」。

 

尼山論壇要把視角放到300年來世界格局第一次大變化中來,這次大變化將是世界性的「文藝復興」。全世界從自然科學到人文科學,從人們思想到研究方法等等,都在變化。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從實用性角度看,是商貿經濟的往來,而其本質也是為了迎接和應對世界格局的大改變。所以,尼山論壇的風格也必須要做出相應的改進,例如,多請一些善於並敢於指出世界弊端、危機和應對之策的中國學者和說過很多針對現狀尖銳批判的西方學者,敢於發出有別於西方主導思想的不同聲音。我們要直面當今世界的問題,敢於坦率批判西方價值體系,敢於直面對抗美國霸權主義,提出具有東方智慧的中國方案。在此過程中,我們並不迴避自己身上存在和不斷出現的不足。這樣,我們就可以團結世界各國的更多學者,幫助更多的各國學者和人民認識到社會的不穩定性、複雜性和不確定性及其根源,努力使世界逐漸正常有序。這樣,尼山論壇在世界上的影響會越來越大。我們討論內容的多樣性也是引人注目的,環境是人人感知的,衝突是人人擔心的,資源枯竭雖然是感知不到的但卻是實實在在的,世界性不平等是無可奈何的,還有世界各國的歷史問題、科技問題,這都能促進人們更多的思考,甚至促進人文科學和自然科學相融合,真正交叉、綜合、跨越的新學科的產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