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ing News
Home » 新聞中心 » 主題活動 » 2016全港中學生中華文化徵文比賽 » 獲「2016全港中學生中華文化徵文比賽」特別獎張天一〈古都漫談〉

獲「2016全港中學生中華文化徵文比賽」特別獎張天一〈古都漫談〉

中國文化院 (香港) 主辦的「2016全港中學生中華文化徵文比賽」,目的是給就讀中學的年輕朋友提供一個抒發對祖國文化認同情感的機會;同時為香港與內地學生文化交流互動提供平台。是次活動中,新加坡國際學校 (香港) 張天一同學獲得特別奬,並得到參加由中國文化院 (香港) 及海上絲綢之路協會 (海絲會) 合辦的香港大中學生「古都西安──文化探索之旅」的資格。同學們於 12 月 24 日展開為期四天的西安之行。這次活動共有 90 人參與,包括香港八大院校的大學本科生、九龍及新界部分中學的中學生。活動完畢後,他寫了一篇〈古都漫談〉,藉以抒發衷情。全文如下:

左一為本文作者張天一;左三為「2016全港中學生中華文化徵文比賽」評審之一海絲會總裁黃彥勳先生

張天一
新加坡國際學校(香港)

二零一六年聖誕節,我是在西安度過的。我走在熙熙攘攘的回民街上,手裡拿著一個熱氣騰騰的肉夾饃,上面澆著火紅的辣子,夜已降臨,鐘樓上點起了深藍色與深紅色的霓虹燈,好似曾經的烽火一樣,在這條老街盡頭燃燒。

那裏離大雁塔並不很遠。在老街盡頭的空地上張望,依然依稀可見那座紅燈高掛的古塔。我還記得從那座塔塔頂上向四下張望的時候,這座古城白雪皚皚的樣子。當燈火被黑夜點燃之後,從塔上俯視,也許這座古城會更加美麗吧。曾經玄奘翻譯天竺的古經,遠望燈火通明的長安城,大概也是這樣吧。

雖不是春節,但是這座古城卻已經有了春節的樣子,惟一不見漫天煙花——傳說春節的鞭炮從這裡傳了出去,在西方便成了那火槍火砲。

在坐車回去的時候,略為疲憊的我靠著窗戶,望著窗外這座古城的夜景。那裡的夜並沒有嫵媚的深藍色的星空,也沒有車水馬龍洋溢著霓虹色的街巷。從霧氣蒙蒙的車窗向外面望去,黑夜裡,幾盞泛著古銅色光芒的街燈稀稀疏疏地散落在每一條清冷的街道上,還未回家的行人穿著厚厚的絨衣三三兩兩地走著,街邊的餐館還沒打烊,幾個廚師正靠在外面的牆上三言兩語地聊著什麼。偶爾也會有煮紅薯的小販——大多是老人——在寒冷的街頭販賣著熱氣騰騰的紅薯,偶爾也會有行人在小攤前駐足,買上一顆剛剛煮出來的紅薯。像這樣的夜也許是北方最平常的夜吧。

就像那一顆顆的紅薯是北方最常見的紅薯一樣。

很多次都會看見老人獨自步履蹣跚地在賣東西,抑或是紅薯,抑或是石榴。這些曾經從遙不可及的新疆伊犁千辛萬苦傳來的作物,如今卻帶著時間的滄桑沈默了。隨著種子的傳播,他們的藤蔓蜿蜒在整個中華的北方。他們都靜靜地躺在老人竹子編的筐裡,一元錢一個地等待著被賣出去。一座座古城在戰火硝煙的洗禮中不復曾經的模樣,而只有他們還以最初的樣子,守護著這座古城的記憶,關於曾經西域的記憶,關於那條絲綢之路的記憶。與那些美麗壁畫唯一的不同,不過就是這些記憶早已被抹去稜角,也早已落入瑣碎的生活之中了。

做為一座老去的古都,西安將她見到的所有西方新鮮的物種都播種到了東方,也將所有東方我們熟悉的物種都播種到了西方。她也許深知自己會老去,便早早地將紅薯拋向秦嶺以北,也早早將石榴送至淮河以南。這樣最平常的恩賜,也許是她最偉大的遺產,也許一樣,不會被重演。

在北方紛飛的大雪裏,我們看見大雁塔紅燈高照,惟一不見鴻雁。

歌舞昇平的戲院裡,一曲霓裳羽衣,一輪寒月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