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ing News
Home » 新聞中心 » 許嘉璐:我們將迎來人類歷史上新的「文藝復興」

許嘉璐:我們將迎來人類歷史上新的「文藝復興」

編者按:2月20日,中國文化院召開第八屆董事會,許嘉璐院長做了重要講話,從世界格局變化,中國文化的歷史使命,談到中國文化院所肩負的責任和應有的態度。 整理如下。(未經本人審閱)

 

許先生指出,要從近兩年國內國際形勢的巨大變化中看到,當今世界格局正在進入三百年來第一次最偉大的變革。我們面臨的是人類歷史上第二次文藝復興,是要徹底否定西方文化從文藝復興一直到今天統治世界的格局,哪一個國家,哪一個政黨,哪一個團體或學者先認識到這個巨變,誰就能掌握主動,引領世界。

 

這裡所說的西方文化,特指希伯來 – 希臘羅馬 – 盎格魯撒克遜文化。文藝復興運動把人類從中世紀黑暗的「神權」統治下解放出來,催生了西方文化,這是歷史的進步。歐洲通過偶然的機遇成為工業化國家後,生產力飛速發展,進而成為人文無法駕馭的雙刃劍。在利益驅使下,他們爭奪原料、市場,在全世界進行殖民掠奪,「社會達爾文主義」文明征服「野蠻」的遊戲不斷升級,直接導致了規模史無前例的兩次世界大戰。戰爭的教訓並沒有使人類徹底醒悟,蘇聯、東歐解體之後,美國國內的經濟發展了,財富增加了,生活水平提高了。可是,殖民者的貪心是無限的。他們通過商品、科技、能源、文化(價值觀),政治種種手段,以和平、友好、援助的面貌,把世界的經濟命脈抓在手裡,財富集聚到少數家族手中。又通過「量化寬鬆」等金融騙局,極力刺激人們對物質的貪欲,惡性循環必然釀造我們親見的世紀之交連續發生的兩次金融危機。幾十年來,全世界供養著3億美國人,造成了環境污染,不平等加劇,資源枯竭,以及由於經濟利益,政治利益的驅動,他們又披上宗教的外衣,把中東搞得亂七八糟。這就是西方文化統治下的世界 – 在「民主、自由」掩蔽下的個人主義,利己主義,導致了人與人之間剝去與被剝去,壓迫與被壓迫的對立關係;在科技與基督新教掩蓋下的資本主義工業化生產方式,導致人與自然之間開發與被開發,掠奪與被掠奪的對立關係;在極大豐富的物質生活與好萊塢炮製的「美國夢」掩蓋下的放縱墮落的生活方式,導致了人類身與心,靈與肉的對立關係。

西方文化的弊端早已引起西方學者的關注和警惕,自20世紀中葉冷戰時期起,西方的一批精英就開始懷疑自己200多年以來的傳統。首先是法國學者,接著德國學者,也包括意大利、西班牙的學者,到上個世紀80年代形成了高潮,很多外國學者筆墨已經直指「美帝國主義」。其實佔領華爾街,百萬人大遊行反戰,不過是1968年「巴黎學生起義」換了時空之後的一種表現。巴黎學生起義的本質是要改變資本主義的現狀,參與者不乏社會主義者。當然,既得利益者們也從未放棄過垂死掙扎。冷戰結束後,美國作為西方世界的主導者,為了繼續維持一超獨霸的世界格局,不得不通過不斷發動戰爭來轉移國內矛盾。然而,任何人都無法阻止歷史的車輪,不平等的加劇必然帶來力量的失衡。如今對西方文化的反思已經從精英階層擴大到普通民眾。從「佔領華爾街」開始,全世界發生了大約74場大大小小的佔領運動。這是多國各地老百姓發出內心訴求的表達方式,是一種探索。而近年的英國脫歐,特朗普當選,意大利公投失敗以及德國、法國、東歐一些國家左中右多個派別爭奪「大位」的混亂,背後有一個帶有本質性的問題,就是從企業家、政客一直到出租車司機、老年、青年、家庭主婦,大半個世界的人們都迷茫了,一切都在「不確定」當中。

這個時候,中國共產黨人提出了不同於「美國夢」的「中國夢」,以不同於西方文化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為根基,治國理政,溝通世界。這正是看準這個格局轉變的重大歷史時機,看到全世界人民的需要,順應大勢,迎頭趕上。我們整個民族都要緊提黨的號召,增強大局意識,要把中國現在的政治、軍事、外交、經濟建設等放在一個縱橫交接點上,縱的是歷史,包括中外歷史;橫的是中西文化,要多多文化視角看待中華文化。誰先把工作重點放在這個縱橫交叉點上,誰就是世界的領軍人物。

這個格局的改變體現在身與心、人與人、人與自然這三個關係由對抗轉向對話。這個變化將波及全世界,並滲透到人類生活的各個領域。從自然科學到人文科學,從人們思想到研究方法等等。

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就是對話,就是要改變人與人、國與國之間這種不平等的格局。中國古代的絲綢之路,帶來的不是戰爭,而是惠及絲路沿途的各個國家,匯通中西文化。西域的藥材珠寶傳到中國,中國的四大發明傳到歐洲。同樣,在今天,我們的輪船和鐵路,帶給世界的不是戰爭而是和平,不是對抗而是對話,不是剝削而是先進的文化理念、科學技術和發展機會。

在身與心方面,文藝復興三百年來最大的問題就是把對物質的需求放在第一位,並在全世界推廣。當今全球經濟主要依靠廣告、時尚等手段,刺激民眾的物慾,我們民族也深受其害,中毒很深,要完全轉變需要很長時間。如何讓人的身心平衡發展,把人從被物慾奴役的狀態中解脫出來,需要社會很多領域進行探索和實踐,我們要努力,又要有足夠的耐心。

人與自然方面,綠色問題是世界各種危機中首當其衝的問題,可謂童叟皆知。這方面中國是有發言權的,首先我們的傳統文化是非常先進的理論武器,同時中國近些年環保方面的努力和進步,全世界都有目共睹。我們要積極地把中華文化的綠色人文理念和治理環境的成功經驗全面推向世界。

我們所做的工作的意義遠遠超出中國文化院,超出中國。希望中國文化院做好文化領域的平台、先頭部隊和智庫,待到山花爛漫時,會有人超過我們,淹沒我們,我們在叢中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