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文明对话 » 用生命点亮世界——许嘉璐先生八秩寿辰纪实

用生命点亮世界——许嘉璐先生八秩寿辰纪实

6月3日下午,许嘉璐院长在中国文化院举办了一场题为《我心中的王阳明》专题讲座,以此种特别而有意义的方式度过了他的八秩寿辰。许先生以王阳明的生平事迹为线索,向大家展现了一个有血有肉的伟人、知识分子的楷模,分享了自己学习王阳明的深刻感悟。从一个鲜活的角度揭示了阳明心学对当今社会的重要意义和价值。60余位来自各地的政府官员、专家学者、企业家、媒体记者,以及许先生的家人、学生和工作人员等,参加了此次活动。

中国文化院秘书长张武先生主持了本次活动。他在活动结束时,发表了触动心灵的感言:今天是许嘉璐先生八十周岁的生日。从去年开始我们就在筹备,我们提出了很多方案,包括召开研讨会、出一本书、举办书画笔会等等,来纪念这个重要的日子,但所有这些策划和设计都被许先生一一否决了。最后,他选择了在文化院举办一次讲座,给大家奉献一点自己学习王阳明的体会。许先生就是这样,把本应是收获和索取的重要日子,变成了无私的奉献,给我们奉献了一场非常珍贵的精神盛宴。这让我们非常感动!许先生从去年生病住院以后,身体一直不是很好,从最初的房颤,到高血压,到肠胃不适,到现在严重失眠,每天靠吃安眠药才能入睡。尽管如此,许先生仍然忍着病痛的折磨,为我们奉献了这场精彩的讲座,用心血浇灌我们的心田,润泽我们的心灵。我曾经跟先生建议,您能不能少看一点书,少写一点东西,少出席一些活动?先生回答说,看书、思考、表达思想是我的第一生命;不让我看书和思考,我的生命没有任何意义。在他心里,精神生命远远重于肉体的生命。今天先生为我们讲了王阳明的一生,我想,许先生的一生也正如王阳明一样,是践行立德、立功、立言”——“真三不朽的光辉典范。我想以王国维先生在《人间词话》中所说的三句古诗,作为献给许先生八十寿辰的寄语: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第一境界是为学明理的阶段,第二境界是依理修行的阶段,第三境界就是得道开悟的阶段。许先生就是这样一个得道之人,开悟之人,他用一生完美地诠释了人生的三重境界。在许先生这个重要的日子里,我们无以为报,只能把我们最崇高的敬意和最深厚的感恩敬献给先生!

为举办本次讲座,许先生进行了认真的准备,亲自撰写制作了52页PPT,并反复核对修改。许先生不顾医嘱“出席活动不能超过半个小时”的限制,花了近3个小时为我们奉献了一场“生命的讲座”。以下是许先生讲座和回答问题的主要内容。

对于为什么要讲这个题目?许先生说,王阳明是我的榜样,我对王阳明的崇敬之情“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心向往之。”今天所讲的王阳明,不是书传里的,也不是学术理论中的,而是从“我心目中”这一独特的视角观察他,阳明的品格,他的理论和他所作之事,无不令我敬畏和感慨。畏其人,敬其事,每一思及,感慨系之。王阳明无疑是位大英雄。由此,联想到成就中国历史与今日之先圣前哲,还有很多可以成为我们的榜样。中华民族文化的发达、人口的繁衍,生产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都是因为有这些英烈激励着我们不断传递他们的精神而达到的。王阳明就是这滚滚洪流中一颗杰出的明星。要以阳明为榜样反求诸身,豁然照见心底之私弊。我常想,如果我面对那种情景能做到什么程度?距离良知几何?于是让我激奋毅然,改过前行。这就是我读王阳明的收获之一,亦愿与诸位共鸣。

今天跟大家分享我心中的王阳明,没有术语。因为心目中,向往时,心中无术语。王阳明一生著述不多,思想的东西,一落文字就不是自己想要表达的了。我们随便观察一下历史,无论东西方,各种伟大的教义、理论、伟人的思考,总是只能用有限的词来勉强表达无限之涵义。因此要靠“心领神会”。他在50岁时曾言:“某于此良知之说,从百死千难中得来,不得已,与人一口说尽。只恐学者得之容易,把作一种光景玩弄,不实落用功,负此知耳。”我为了更好地理解王阳明,曾经反复看王阳明年谱和传,当我看到良知二字是从百死千难中来时,以及王阳明在龙场驿所受的苦和危险,以及群小嗷嗷,口水差点把他淹死,或者皇帝的斩刀差点把他砍死,他仍然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时候,我不止一次地悄悄流下眼泪。我也是从诸多苦难中悟出的王阳明的价值。

 

王阳明提出心学思想的动机,是看到朱子之学统治朝廷和人的思想超过四百年,其本来目的是要使社会正常化,避免再次出现五代的混乱。但是后来失败了,原因之一就是学者们把朱熹以及古圣人的学说,搞得支离破碎,逐渐落入空谈,“假道学”就是这样产生的。阳明的心学思想也是从朱熹思想体系基础上产生的,他之所以要冒着生命危险,提出“良知说”,正是针对这种时弊。我们当今学术领域有没有这种现象?很多人研究“性”是什么?“理”是什么?“心”是什么?“心、性、理”三者的关系,能写出很厚的论文,然而问他阳明用意为何?社会作用是什么?则非其研究范围而无从谈起。久之,阳明心学最终也将难逃被肢解的命运。所以我今天不用术语,也是警策大家勿要辜负阳明先生的教诲,学习和研究理论切勿流入空虚,只玩弄概念,不联系社会。

阳明心学的三大理论:知行合一、致良知和心即理。知行合一不是王阳明最先提出的, 原义的“知”是指对事物的了解,“行”是知道了这个道理按照它去做。王阳明对“知行合一”的理论进行了改造,认为面对事物去了解它,这个过程本身就是行,知行是不可分的。其用意是针对当时知行严重分离的现象——文人们只躲在书斋里把玩这两个字,却“知”完了不“行”。“良知”一词出自孟子,阳明提出“致良知”,“致”是使之至也,让良知回到内心,不只回来,还在心里生长。良知是每个人心里本有的,只要真正坐下来反思自己,当你认识到自己不对,良知就出现了。这个良知跟天地宇宙之理是同一个,也就是孟子之“四端”。“致良知”的过程就是儒家的“慎独”,庄子的“心斋”。阳明也多次提到“心即理”,不过最后仍然归结到“致良知”和“知行合一”。

 

许先生回顾了王阳明的一生,一一举出了王阳明一生中的重要事件和重大转折。他特别指出,对王阳明的研究一定要放在当时的背景和他所处的环境之中,要真实还原彼时彼地彼景,才能够得出真实的理解和感悟。从王阳明的轶事中可以看出,在龙场悟道之前,他在学术上有三变,龙场之后又有三变,说明他永远在自我超越、自我批评,在探索宇宙和人生真理的道路上永远前行,也说明他的学说是在百死千难中一点一点悟出来的。正因为他忍人所不能忍,难人所不能难,才有了王阳明。《孟子》曰:“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王阳明的一生就是孟子这句话的生动写照。天对人的折磨,就是对人的培养,没有经历过苦难的折磨,很多事情是不能的。人是如此,对于一个民族亦是如此。多难兴邦,中国这样一个泱泱大国难题很多,例如汶川地震、东海南海问题、经济转型提升,每一件事都很难,但是都没有难倒勤劳智慧的中国人民,因为只有才能刺激人心底的东西,才能激发人的潜能。

最后,新英才集团董事长兰春先生、三智书院理事长高斌先生、凤凰网总监侯春燕女士,分别代表社会各界向许先生提出了在学习和践行阳明心学中遇到的问题。许先生一一做了解答。

问题一:为何说阳明心学是治疗当今世界癌症的一副良药?针对当今社会遇到的各种问题,阳明心学到底给我们开出了什么样的药方?

问题二:在各方关注和推动下,阳明心学越来越受到重视,在全国很多地方掀起了不大不小的“阳明热”,但也出现一些令人担忧的苗头,比如阳明心学在普及的过程中也出现了口号化、空洞化、甚至庸俗化的现象。我们应该如何避免一哄而上、歪曲阳明心学、空谈误国等现象?

问题三:在今天的商业社会中,企业家经常面临义和利的平衡问题。西方商业文明是通过基督教等来平衡义利关系,而对东方文化来说,阳明的良知学说是否是对现代商业文明一个很大的补充?

问题四:阳明心学是传统文化的集大成者,是否说明阳明心学可以代表中国文化的最高水平?阳明心学作为一种学术理论未来是否还有可以研究和发展的空间?我们在研究和传播阳明心学的过程中,也遇到一种现象,就是把阳明心学奉为终极真理,走向教条化、神圣化,甚至宗教化,请问先生我们应该如何避免这种走极端的现象?

许先生指出,阳明心学是指导身心实践的学问,而不是象牙塔里的学术。心学二字也不是阳明提出的,而是后人命名的。事实上,了解本心,悟出自性本体,是需要学习的。这“学”就是“知”,也就是“行”。大家提出来的社会现象也是一些人的实践问题。这些都是很重要的问题。

为什么说阳明心学是中国哲学的集大成者?儒学是中华文化的骨干,早在孔子之前就有儒学,孔子是那个时代儒学的集大成者。为什么朱熹在孔庙里成为配祀?因为朱熹又将孔孟之学推向一个高峰,在我看来,程朱理学达到了中国哲学的顶峰,甚至可以说是当时世界哲学的顶峰。当时,西方正在讨论三位一体的问题。上帝是唯一的,是至善至美全能的,同时又是先验的。而圣父、圣子、圣灵究竟是三个还是一个?并为此进行了大量的论述,欧洲很多的三一学院就是因此而得名。而我们到宋代就已经完成了天地人不是先验的,是一个整体,要不断探索、不断实践的理论体系。王阳明之所以称为中国文化的集大成者,是因为他把儒学从孔子,包括孔子之前的史实和经典,一直到朱熹,接续由理学向心学过渡的陈宪章,又向前发展。他涉猎非常广泛,对军事、仙道、释道、辞章都有研究,因此才有龙场驿的厚积薄发。他常引用佛道两家的术语,而不是排斥他家。他认为佛、道也是在追求真理,只要说得对,不管是哪一家都应该大胆借鉴。阳明之所以能够做到这些,是因为他一生都在追求真理,但任何人都无法脱离他所生活的时代,因此,我认为真理是无极限的。

关于义利的平衡问题,以及企业家如何践行阳明心学,许先生指出,给西方重商主义打下根基的是亚当·斯密,提供哲学理论支撑是马克斯·韦伯。现在西方历史学家提出了现代性的反噬现象。之所以反噬,是因为原本内部就隐藏着否定性的因素。例如,西方从工业化以后提倡的自由、平等、人权理论,而这套理论实际上是建立在屠杀了几千万印第安人基础上的。那些印第安人的人权何在?现在残存的印第安人和黑人的权益何在?所以人们提出了对现代性的反思,现在又出现了新自由主义,或极端自由主义,西方社会出现的绝大部分危机都源于此。人们逐渐背离了耶稣对人们“爱”的教导,美国前几届联邦政府竟公然宣布:联邦政府的本质职责是为少数富人服务。而中国的传统是重农主义,随着农业发展逐渐形成自己的商业理念。最初商人在儒家眼里是低层的,我有一个论断,这个论断需要求证:如果1840年,不是鸦片加大炮把中国的大门打开,由中国自己发展,由明代中叶到清代中叶,慢慢会形成我们自己的农商主义。可是随着几声炮响,南京条约、马关条约等中断了我们自己的进程,设想如果沿着以儒家为主,释道两家支撑的文化继续发展的话,到一定时候我们也会形成靠着技术、机械而强大的中国,我想不会是美国的样子。当然,历史不能假设,但是可以论证。现在我们学术界缺少从明中叶到清末这一段的研究,应该把它重新拣起来。改革开放以来,浙江的民企为什么那么厉害?与宋代出现的儒家浙东学派不无关系,代表人物之一是叶适,提出义利兼收。虽然后来宁波五口通商,我们开始学习西方,只要气候一到,立刻发展起来。我们受西方学术影响,对这段思想史没有好好研究,以为都是西方的理论,其实自己已经有萌芽了。

企业家是引领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特别是民营企业家。很多企业、工业和商业发展的创新模式,都是民企启发国企。现在国企的体制、机制也在向民企学习。如何让公司员工受到良知的熏陶?要知道一个人就能影响一个家庭。企业家责任重大啊!义利其实不冲突,关心国家、关心弱者、关心职工,在整个单位营造一种心往一处想的文化等等,要靠我们自己创新。路在何方,就在脚下;路在何方,就在你我的心中。

对于弘扬阳明心学过程中出现的种种问题,许先生指出,阳明心学出现神化问题、宗教化问题、碎片化问题等,都不奇怪,要以平常心待之。什么东西当它一窝蜂起来的时候,就会出现良莠不齐,各有各的看法,各有各的需求,关键什么是主流?只有符合天理,符合时代要求才是主流。时代的要求就是让中国文化走向世界,来改变世界格局。这样一个伟大的事业必须由共产党来领导,由政府来引导、支持。大家可以关注一下中国华信集团的体制机制,他只是2000万民企中的一个,像这样的企业在逐渐增加,这些企业应该适时请人研究、总结自己的企业文化,不是为了做广告,而是给阳明心学添砖加瓦,给中华文化添砖加瓦,给“一带一路”添砖加瓦。

世界上的事物是非常复杂的,可以复杂到无限;也是非常简单的,可以归结为一个字——“资本主义是以资本为生产手段,马克思主义是以生产力和生产方式作为手段。西方基督教文化、伊斯兰文化、犹太教文化、天主教文化,是把心交给上帝。而启发每个人心里的良知,利我的同时利他,是中华文化的方式。孔子曰:“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王阳明又把它表述为“致良知”。如此对比来看,我相信,中华文化是有光明的前途的,人类是有光明前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