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新聞中心 » 許嘉璐院長談大型紀錄片《水潤淮安》

許嘉璐院長談大型紀錄片《水潤淮安》

中國文化院和淮安市委共同策劃的大型紀錄片《水潤淮安》日前已正式開機。 6月27日,該紀錄片第三次座談會在江蘇淮安舉行。中國文化院秘書長張武主持會議,淮安市有關領導、央視編創團隊負責人等出席。許嘉璐院長參加了會議,並就該紀錄片的主題構思、文化內涵、特別是淮安人的優秀品格和精神追求等發表了重要談話。

 

許院長對記錄片的故事腳本和創作理念給予很高評價。他指出,第一集《運河之都》的創意非常好。京杭大運河與萬里長城並稱為中國古代兩大工程的奇蹟。與長城的隔離和保護的功能不同,京杭大運河的功能是貫通和交融。運河從空間上貫穿南北,從時間上貫穿古今。這種貫通和交融的價值,既有經濟上的,又有人文方面的,還有民族國家統一的。水,作為生命之源,具有無數優點,上善若水、平等無私、謙卑包容……,水之功大矣!歷代中國之所以興盛,創造出燦爛的文化,大運河功不可沒。而淮安作為大運河的心臟、要塞,它的歷史地位和價值可見一斑。縱觀歷史,特別是隋唐以後,國家興衰的關節點就在江淮。江淮興,則國家興;江淮衰,則全國衰。所以毛主席發出號召「一定要把淮河治理好」。之所以叫淮安,是因為這裡不安,面對經常氾濫的黃淮水患,淮安人戰天斗地,想方設法疏濬河道,發明建造了各種水利工程。面對天災人禍的挑戰,不是躲避,而是知難而上,勇敢迎戰,這正是中華民族自強不息的精神寫照。在這些多災多難的挑戰歷練中,中華民族變得更加聰明智慧,勤勞勇敢,成為一個優秀的、強大的民族。

 

關於第二集《故事之城》,許院長稱讚導演的構思巧妙,角度新穎。他指出,與其說中國的神話時代過早中止了,不如說「中國文化是一個早熟的文化」(引自梁簌溟),而相比之下,西方文化是晚熟的。公元7世紀的《古蘭經》內容還是以神話為主,直到文藝復興前,整個歐洲都處於中世紀神學的籠罩之下。從武王伐紂開始,中國文化較早地進入到理性時代,從以想像力為主的文化變成了以思辨力為主。但這不代表想像力不存在了,或者受到了束縛,而是體現在詩詞歌賦裡。到了明中葉以後,市民階層出現,文化開始向大眾普及,形成了最早的「書屋」,也就是說書,這種文學形式激活了民間存在的想像力。與此同時,王陽明提出了心學,這極大地解放了人們的思想,讓學術從廟堂走向了民間。正是在這種文化向民間普及的大勢之下,以《西遊記》為代表的民間文學應運而生。陽明心學思想的核心是「致良知」和「知行合一」,我們再看《西遊記》主人公孫悟空為什麼能夠經歷那麼多苦難,仍然要保護唐僧西天取經?支撐他的就是「良知」,是責任感,是在菩薩面前發的願和對現狀的超越,是心的解放!

 

許院長還特別提出,紀錄片要對淮安人的優秀品格和精神追求進行提煉和昇華。淮安人的「靈魂」,既要從淮安歷史上的代表人物和英雄人物中去發掘,也要從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中去尋找。淮安人性格兼承南北,細膩而剛強,要從淮安人吃苦耐勞、堅毅不拔的個性中,發掘淮安人的文化底蘊和人心根本,從而折射出整個中華民族的優秀傳統文化及其綿延五千年從未中斷的內在原因和要素。

 

最後,許院長對紀錄片製作團隊的辛苦付出和取得的成果表示讚賞,對淮安市政府的全力支持和配合表示感謝。他指出,現在這個時代,能夠真正沉下心來,做一個震撼人心的東西是很不容易的。希望這部紀錄片能夠成為精品,以淮安的一滴水,照見中華文化之魂。希望這部記錄片不但讓國人感到震撼,也能夠走出國門,照亮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