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新聞中心 » 本院要聞 » 中國華信董事會主席、中國文化院主席葉簡明的企業道:以「為天地補缺的至善」追求基業長青

中國華信董事會主席、中國文化院主席葉簡明的企業道:以「為天地補缺的至善」追求基業長青

本文來源:中華元智庫

導讀:

中國華信董事局主席、中國文化院主席葉簡明提出了「為天地補缺」的「至善」追求、「合眾人之私成一人之公」等思想,在「企業道」做出了開拓性探索,頗給人啟迪。

改革開放以來,中華元智庫認為中國企業發展經過了三個階段:一、1980年代的「比膽」階段,誰膽大敢下海做生意誰賺錢,由傻子瓜子年廣久開始,登峰造極的是牟其中。二、1990-2000年代「比術」(經營管理技能)的階段——膽+術的競爭,以術統膽,典型的如史玉柱的腦黃金和聯想的技工貿,而今「腦白金」和聯想的衰落已說明僅僅靠管理之術,已經無法擁有優勢競爭力了。三、2010年代開始的「比道」階段——道+術+膽,以道駕馭術和膽。這是中國企業已經身處國際化充分競爭,在術的競爭已經國際標準化、同質化後,只有以「中華之道」統禦「西方的術」,才能創造後來居上的新競爭優勢,成長為具有中國特色的跨國公司。其典型如中國華為、中國華信。

「企業道」是一個企業的靈魂價值觀,道可分為善道、邪道、霸道等等。「邪道」乃投機人性之惡,快速致富,但最終會引起社會厭惡抵觸;「霸道」多靠強勢特權,以勢壓人,巧取豪奪,但最終難免在權力背景變遷後,容易在內外交困中瓦解。而「善道」則是滿足國家社會的合理需求,先成就別人再成就自己,這在同仁堂等百年老字型大小基業長青中已曾得到證明。

中國華信董事局主席葉簡明提出了「為天地補缺」的「至善」追求、「合眾人之私成一人之公」等思想,在「企業道」做出了開拓性探索,頗給人啟迪。故此,我們將他的講話略加梳理,即以下均為葉簡明講話節選,以饗讀者。

中國華信董事會主席、中國文化院主席葉簡明

掌握財富首先要掌握自己的心 

民營企業要管理得好,只有用兩個辦法:第一,要建立強大的後台,制定好標準。沒有強大的後台是做不成事的。第二,後台制定好標準以後,前台可以自己去發展,自身可以光明正大地去獲取利潤。如果只靠管理制度,制度最後也會形同虛設。

民營企業的管理就是兩種方式,一種是制度化的管理,一種是人管人。人管人很重要的就是文化,這個文化就是讓人的心能歸位,如果心不能歸位,人就會肆無忌憚,制度也就管不了人。

所有的掌控力,首先要能掌控自己,而不是能掌控別人。財富也一樣,你掌控不住的都不叫財富,只是數字而已。

精神的力量是最高的力量 

人類五千年文明發展史就是矛盾鬥爭史,都是在不斷地矛盾變化和對立統一之中,最後是一個方向。凡事只要你的念頭一動,要麼是凶,要麼是吉,是陰陽互動的。吉的同時帶著凶,但即便是凶也是能逢凶化吉的,怎麼化?它就是一個方向。任何事因為有了矛盾就有變化,在這個過程中如果遇到災難就是凶,只有調整方向。這個方向最後能不能逢凶化吉,依靠的是底蘊,就是靠善的積累,靠精神的力量。最高的力量是什麼?就是你一個念頭、一個想法,沒有都會變成有,心想事成。

人與人的不同,就是你能不能比別人更加勇敢、比別人更包容、對別人更有愛,就是佛家講的慈悲之心。如果一個人,你的術非常多,但不慈悲,你一定會變成魔;如果你有慈悲之心,同樣是術,你這個人的力量就比較大,哪怕開始走錯了,最後都會往善的方向發展。這也就是我們「由力而起,由善而達」的文化。

沒有比善更高的境界 

菩薩是什麼?菩薩是我們翻譯過來的,菩薩在梵文裡就是兩句話,第一,開悟的人,實際就是懂得天人合一的人。第二,開悟之後有慈悲之心的人,如果他沒有慈悲,開悟了反而是壞事。神和魔就是這樣,開悟了可能是神,也可能是魔,但是因為有慈悲,就變成神,變成菩薩了。所以菩薩是開悟並有慈悲之心的人。古代講大學之道,大學之道最終是什麼?就是在於明明德,最後止於至善。世界上最終的東西就是善,沒有比這個更高的境界。

 

人最大的至善是為天地補缺 

人最大的價值是什麼? 是至善,是為天地補缺!每個人到這個世界上都有一定的使命,像農民從事農業生產,是非常有價值的,如果沒有農民,人們就沒有吃的。人為什麼能活在這個世界上,為什麼會有生命體?所有生命體本身就是有價值的,他所從事的事都是為價值服務的。

名、權、利都是工具,每個人知道自己的價值,把事做成了,名、權、利自然會追隨你。如果事做不好,名、權、利都不會有,即使暫時有了也留不住,不會長久。所有的財產、名利都是空的,就像清朝末年溥儀退位被趕出皇宮,後來再把皇宮還給他,他不敢住,最後自己退出來了。

人活在這個世界上就是為天地補缺,只不過每個人格局不同,作用就不同,但哪怕是農民,一定都是為天地補缺,沒有農民哪來的糧食。我們作為中國的民族企業,一定要為國家服務,這就是我們的定位。

與天合、與地合、與人合、與己合 

在處理人與自然、人與社會、人與人、人與自己的關係上,我們要用「四合文化」。什麼是四合?天合,就是把握天時、天機。在空間和時間中,時機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把握不住就錯過了,要順勢而為,變化蘊含著機會。地合,就是要海納百川,我們要有胸懷,要能包容。人合,就是人與人要平等相待、正直友善,就是每個人在人格上是平等的。己合,就是要勇敢擔當、勇於奉獻。

宇宙之事皆由力起、由善達 

宇宙之事皆由力起,由善達。力就是各種力量,宇宙的法則首先是吸引力法則。對一個集體而言,吸引力是非常重要的。所有的力量集中在一個點上,那它就是偉大的事業。但是有了這個吸引力,大家集中在一起要幹什麼?就要達到善。善分為「大善」和「小善」。何為大善?大善是我們為國家、民族,我們做民族產業。這是我們共同追求的目標,也是我們一生奮鬥的目標。何為小善?小善就是在做大事的同時成就個人。舞臺提供給大家,這份事業越大,你付出的越多,你得到的就越多。我們講兩個成就,先成就你們,再成就華信。華信又是為國家。

 

能對自己負責, 才能對所有人負責 

任何事情離不開「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就是佛家講的體、相、用,本體之後所呈現的相和作用。相和作用都是在動的,要抓住本體,本體是不動的。做人,人格是最重要的,人格是不變的,所有東西都可能變。你能對自己負責任,就有包容,你才能對所有人負責任。對別人負責任是假的,那是相,是依附品。如果你人格出現問題,沒對自己負責任,就會左右搖擺,永遠都不知道要幹什麼。你只要對自己負責任,就敢承擔任何東西。

有一個哲學家講得很好,你要做的事只有上帝和你知道。所以無論做什麼事,你要講道理都可以講出一百個道理,但是否問心無愧,只有你自己知道。歪理也是理,但最後只有你自己良心知道。你問心有愧,你就是一個沒力量的人,最終都會失敗。所以負責任是相信自己,而不是相信別人。為什麼正道是滄桑的,但最後都能成功?因為你敢於擔當,就有足夠的胸懷,有化解一切的能力,能解決一切的危機、一切的矛盾。

公司是政府與社會之間的補充力量 

什麼叫公司?公司是政府與社會之間的一個補充力量,代表的是公權力和私有財產的結合。公司的作用有多大?它實際形成了政府與社會之間的重要調劑,解決社會財富的組織與分配問題,公司本身也是一個社會。

為國家為社會才能基業長青 

任何集體的發展都蘊涵著一個理。只有理佔居道義的制高點,事業才能通達。歷史的發展也呈現這樣的軌跡,像明朝,為什麼那麼多勢力,最後朱元璋能勝利?其實開始他是最弱的。為什麼元末明教興起?因為當時漢人被作為最末一等的人,最不滿、也最具反抗性,明教用神的旨意把他們內心的勇氣激發出來。但朱元璋覺得這個理最終是行不通的,所以打到南京以後,他馬上換了一個口號,提出驅除胡虜,恢復中華。他的這個理,站在了道義的制高點,也最具影響力,所以他成功了。

一代商人胡雪巖,前半生為國家服務,做了很多貢獻,包括為收復新疆做出貢獻。當時左宗棠沒錢,他自己承擔利息去貸款,買武器給左宗棠。當時,他根本不知道,錢會不會還,因為清政府根本拿不出錢,這時候他的戰略定位很清楚,是為國家的,所以成功了。後來他把全國的蠶絲都囤積起來不賣。為個人的名和利,損害國家利益,他必死無疑。他本來控制了那麼多蠶絲,而且有跟滙豐銀行打交道的買辦的國際戰略思維,本身能為國家做更大的事,但是他沒有。這個理一變,你再強大最終也會被打倒。

只有為國家、為社會,你的理才是通的,你的基業才能長青、永恆。我們華信以拓展海外資源為戰略,為國家服務,我們一切的佈局,從戰略到文化,都提倡善,緊隨國家戰略服務國家。我們還設立了這麼多非營利、非政府組織的公益平臺,甚至為此犧牲很多的利潤。中國華信的理是通的,所以我們是會成功的。如果我們是為個人服務的,那肯定也走不遠。

真正為社會創造了價值 就一定可以得到社會認可 

人活在這個世界上,往往把自我的價值實現作為第一追求。你的價值在哪裡?你所做的事業就是你的價值,通過你的能力、你的智慧,為社會創造價值,得到社會的認可。企業也是一樣。只要真正為國家、為民族做了貢獻,創造了價值,就一定能得到社會的認可。我們這個意識已經上升到最高的格局。我們是這麼說的,也一直是這麼做的,而且很多事已經幹成了。

「厚德載物」就是「先成就別人再成就自己」

古人講厚德載物,「德」字的另外一面就是「得到」的「得」。一個叫「果得」。「果得」就是你的言行一致,就是你說出的話跟做的事一定要一致。作為人和企業都是這樣。第二個就是欲得,欲得就是讓萬物得其所欲。要學會成就別人。這兩個「得」才是大德,所有的事就要由善去治理,先成就別人,後成就自己。

道義的制高點是為國家服務 做信用的代表 

企業要能凝聚人心,才能把事情幹成。要贏得人心,企業的管理就要以人性為中心,人性就是理要通。「理」分為四個層次:首先是天理,天理就是良心;其次是推理,就是要來推斷事物的發展趨勢;再次,尋求共識後,就成了定理;最後,成了定理以後,事情就成功了,所有人都認可和接受,那就變成真理了。所以,做事就要從天理、推理、定理,最後形成真理。華信「理」的最高格局是為國家服務、做信用代表。只有佔領了這個道義的制高點,才能讓大家的心都走在一起。

人性的理能通,還在於既知道自己,也知道別人,知道每個人的價值,知道每個人的本性。人性的本能首先是為私的,但是我們要合眾人之私,成一人之公,就是我講的先成就別人,再成就自己,你把別人的私都成就了,合起來為一個公,這個公是為國家利益,做民族企業,這就是我們的定位。

善是企業最重要的信用

對企業而言,「善」最重要的一點是信用。企業要以和為貴,不要用手段、用謀略去對付別人,華信更多是用善、用慈悲去感化別人。文化最重要的是影響作用,我們到任何一個國家投資,都堅持「善」文化先行,用「善」的文化凝聚了他們的很多精英,用「善」做了公益、慈善,所以他們跟華信合作很容易產生認同。在具體的工作中用「善」的手段,又建立了信用的標準。信用的標準一旦建立了,人家相信你了,你自然能去影響他們。

很關鍵的一點,是要讓人感受到你的信用,如果別人感受不到,這個信用也就無法體現出力量。很多人把信用當作不值錢的,實際最後是自欺欺人。因為信用的價值是無限放大的。你為了博取這個信用,會為自己不斷加碼,人提升的動力就在於信用。為什麼別人能信任他,而不能信任你,這就是一種信用的積累。

中國華信是講情義的企業 

很多人在管理上缺少感情,更多的是在乎意識形態。實際上,人與人之間處理任何事情還是要講感情。我們做任何事情都是抱著一個「義」字,一顆感恩之心。一個企業如果不講感情,那這個企業還有什麼生命力?我們都是用「善」的手段處理問題,所有的制度設計都要在感情的基礎上。人家以為我們懦弱,實際不是。華信是講感情的,但華信的利益要高於一切,一切的目標得為華信整體的利益服務,包括我在內。華信是不忘恩的,這也是我們的文化,對我們做出貢獻的人我們都不能忘恩。我們掌握不了任何人的命運,我們只是說我們能成就別人。做任何事憑良心,只求問心無愧,實際這就是真理。


中國華信是講情義、重信用的企業

用善的手段解決企業發展中的矛盾 

不發展可能就沒有現在這麼多矛盾。解決矛盾的根本辦法在於什麼?在於文化,在於我們的本性。究竟是用善的手段,還是惡的手段?每個人只要不是傻瓜都有手段。惡的手段很多,但只有用善的手段,才能建立集體的榮譽感,才能讓全體人融入,並且心是在一起的。

中國華信最好的文化就是沒有整過人。不是沒有整人的手段,「因為我們做的是企業,是提倡善的文化,企業就要以和為貴,就要善。但如果你成為阻礙企業發展的石頭,我肯定要把你搬開,我們也會找到這塊石頭另外的價值,做假山就可能很漂亮。」

信用是基業長青的根本保障 

企業最重要的、最有價值的就是信用。什麼是文化、文化精神?信用就是第一。很多人把信用當作是不值錢的,實際最後都是自欺欺人。信用是可以無限放大的,它是最大的價值。能取信于別人,取信於天下,就是最大的力量。信用是中國華信基業長青的根本保障。「華夏魂,信用本」,簡稱華信。我們要做中華民族信用的代表,通過商業信用和金融信用的有機結合,最終達成國家信用、民族信用的信用體系。

員工心裡不滿意,怎麼對外? 

不要感覺職工不重要,要重視這項工作。得人心者得天下。職工如果心裡不滿意,他影響的是一個家庭,一個家庭影響的又是一批人。凡事都是由內而外,內都不行,怎麼去對外?

 

不忘仁愛、不忘道義、不忘感恩、不忘信實 

佛學說:諸法都是虛空相,人本無我。過去的我已不是我,現在的我才是真我。所以我們都要把握當下的我。何為真我?要堅持四個不忘準則:一是要立志,遵循志向過程中不忘仁愛;二是兵法曰上兵伐謀,運用智謀時,不忘道義;三是事業發展需眾人相助,得道者多助,名譽和功業隨之而來時,不忘感恩;四是當你發達富貴了,開口說話時,不忘信實。

只要走的是正道  哪怕困難重重 

企業首先要有正氣、好的文化。我們走的是正道,整個文化和對所有員工要樹立這種正氣。但是正氣一定要有制度的保障。這是一陰一陽,文化、正氣是陰的、虛的,制度是陽的、實的。但是,如果有制度,不樹立正氣,沒有這個文化,等於沒有靈魂,也是不行的,這兩者一定要結合。

世界上看起來好像有千萬條路,實際上就是一正一邪兩條。走了邪路,可能讓你短期成功,但結局一定是失敗的。只要走的是正道,哪怕困難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