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新聞中心 » 地獄不空,誓不成佛 — 許嘉璐院長為「首屆廬山論壇——佛教與中國文化峰會」論文作序

地獄不空,誓不成佛 — 許嘉璐院長為「首屆廬山論壇——佛教與中國文化峰會」論文作序

4月22、23日,由中國文化院等主辦的「首屆廬山論壇——佛教與中國文化峰會」在江西九江召開。與會高僧大德和專家學者就議題展開深入討論,成果豐碩。許嘉璐院長特別為本次論壇的論文精粹作序,全文如下。

《廬山論壇——佛教與中國文化峰會》

許嘉璐

一千六百多年前,慧遠大師在廬山創白蓮社,立中國佛教淨土宗,其影響延續至今。淨土宗的創立,標誌著佛教作為西土異質文化在中華文化這一肥沃土壤裡開始落地生根,是佛教中國化過程中的一個里程碑。

佛教中國化是佛教思想教義與中華思想文化互為補益,和合共生的過程。這一過程既是佛教自心解脫、「普度眾生」的價值追求所致,也是中華文化以人為本、多元開放、樂於借鑒特質的體現。遠公居廬30餘年,推動了佛教理論和實踐在中土的創新發展,也為後世中華儒釋道三教圓融樹立了光輝典範。

一千六百年後,首屆“廬山論壇——佛教與中國文化峰會”在廬山之麓成功舉辦。此次峰會以堅定文化自信、推動中國佛教再次解放思想為核心旨要,為中國佛教加快「走出去」步伐提供強有力的思想支撐。峰會匯聚了眾多高僧大德、學界泰斗、宗教工作者和檀越信士,獻智獻策於佛教發展,取得了可喜的成果。如果說遠公在廬山結社已為印度佛教“走進來”做了理論與實踐的開拓,那麼,今日之廬山論壇則是在為中國佛教「走出去」凝聚共識、催己精進、解放思想、再創輝煌而奉獻智慧。

我認為,首屆廬山論壇達成了以下重要共識:

一、 堅定自信:中國是世界佛教的中心。經近兩千年的佛教中國化過程所孕育的中國佛教,早已成為中華文明的獨特標識,也早已遠播世界,澤被他國。如果說此前的中國佛教「走出去」,多是他國「取經」於中國,附以自己的闡釋,轉手而傳至亞洲之外的,那麼今後中國佛教「走出去」,就應該是我們主動地把中國人自古至今對佛教經典實踐、研究、闡發、深化的結晶「送達」於所有願意了解、接受佛教的各國民眾心中。

世界時勢風雲變幻,永無歇止,而近四個世紀變化尤為捷速。先是歐洲不同教派、民族、公國多年混戰;待各方均精疲力竭時,暫時和緩了約百年;其間逐漸出現工業化浪潮,同時靠著工業生產的武器,推行殖民主義,迅速把西方的「普世價值」撒播到地球每個角落。曾幾何時,這一「普世價值」所造成的人類災難(戰爭、道德危機),竟以比殖民運動更快的速度席捲全球,西方頹勢已見,東方活力漸顯。與此相應,西方現代文化之果——享樂主義、物質主義、個人中心主義……日益使人失魂落魄、麻木不仁;各國智者(包括宗教信徒、神職人員、專家學者等)紛紛指出,唯有擺脫物慾羈絆,認識世界真相,轉識成智,回歸人之為人的本性,了然我之為我的初心,從而有效遏制邪念惡行,人類方能得救,世界才能和平。因緣際會,顯然現在宇內所亟需者,正是中國佛教千百年來所堅持的要旨。因此,中國佛教在這一歷史階段充分自信地、懷著同體大悲的宏願「走出去」,正是中華文明和中國佛教對人類應有的責任和擔當。

二、 與時俱進,解放思想。佛教中國化的過程也是一個「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的過程。日日新,就是要在原有的本源和基礎上,隨著時、空的流轉而調整、提高、發展,以適應和此前已不一樣的現實。與時俱進,有時要改變過去已經習慣了的方式方法、規則制度。「習慣是最可怕的力量。」不突破舊的,事物就不能前進;突破之,實際上也是對自我的突破和超越。中國佛教要做到創新性發展和創造性轉化,舍突破與超越絕無他途。 “解放思想”,此之謂也。例如,正本清源,回歸佛教無神論的原旨,就需要解放思想;學習佛陀和中國歷代高僧大德的種種方便法門,少一些佛教的專門術語,多一些與當下生活、社會貼近的語言,也需要解放思想;學習遠公以「格義」方式講明佛理,何嘗不需要解放思想?打破宗教與自然科學之間的森嚴壁壘,溝通互證,共同探討宇宙和人生的真諦以服務眾生,同樣需要解放思想……。以中國佛教「走出去」為契機,中國佛教主動加強與世界其他宗教和文明的對話交流,才能夠不斷實現自我的豐富與完善。

三、培養僧才,期待大家。佛教傳入中國後,其博大精深的義理極大地提高了中國人的邏輯思維能力,加強了對無限宇宙的認識。中國每個時代偉大的思想家都曾研究過佛教義理;歷代高僧都為中華思想文化的繁榮發展做出了重要貢獻。歷史走到今天,我們應該更自覺地、更大規模地重視培養高素質、複合型僧才;中國需要貫通古今、匯通儒道、通曉中西的大家。中國佛教要“走出去”,就需把僧才培養視為短板,抓緊抓實。僧才培養的體制、機制、方式、方法也需不斷革新,在「量」的基礎上實現“質”的飛躍。期望若干年之後,在中國大地上和世界宗教思想舞台上出現多位中國當代宗教思想家——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出家、在家的大家。

四、深研教理,貢獻智慧。我們身處偉大的時代,世情、國情都在發生著前所未有的巨大變化。這一巨變的鮮明特徵就是以中國為代表的東方在崛起,以歐美為代表的西方在衰落。習近平總書記提出「共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這一命題,就是中華文明對人類未來命運的重要貢獻。中國佛教(特別是大乘佛教)精神,既關注個體和他人的覺悟,又以慈悲智慧著眼於族群和人類的覺悟。中國佛教思想中有著對命運深刻的洞見,也有著對生命價值的終極追求,其中蘊含的哲理和智慧與儒、道相融相合,是人類寶貴的思想財富,對於人類思考、探究未來的命運極具借鑒和指導意義。

兩天的廬山論壇時間雖短,但提出的論題和懇切的交流卻意義重大。如果說慧遠大師在廬山為中國佛教培植沃土,使之生根發芽,那麼今天,當中國佛教已經成長為參天大樹並結出中華文明累累碩果時,廬山論壇的使命就在於將這些碩果與天下人共享!

歷史呼喚著、期待著中國佛教的第四次思想解放,希望以此次論壇為契機,有越來越多的高僧大德、學界同仁和檀越信士能夠積極參與關於佛教思想解放的大討論,也希望相關的宗教工作者能夠重視論壇成果。思想解放非一屆論壇所能畢其役,希望廬山論壇繼續辦下去,一屆有一屆的使命,一屆有一屆的貢獻!

「地獄不空,誓不成佛。」願我輩秉承地藏法音,砥礪前行!

2017年7月18日於北戴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