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Uncategorized » 招祥麒︰〈粵語吟誦探微〉( 中 ) — 「吟誦的本質與功能」、「吟誦與台詞誦」

招祥麒︰〈粵語吟誦探微〉( 中 ) — 「吟誦的本質與功能」、「吟誦與台詞誦」

招祥麒

培僑中學校長

論文提要

本文論述「吟誦的淵源和發展」、「吟誦的本質與功能」、「吟誦與台詞誦」及「古詩文吟誦要素」四點,以期廓清粵語吟誦學習的難點,讓更多人明白,只要稍加奶努力,即有可觀成績:在課堂上,能活躍互動氣氛,提高教學效能;在誦壇比賽上,能因難見巧,出奇制勝。

關鍵詞        粵語吟誦    吟誦特色    吟誦本質    吟誦功能    吟誦方法    吟誦推廣

前言

吟誦的傳統由來久遠,久已成為教師傳授語文的必要手段。教師示範,學生隨誦,一代傳一代,無有間斷。當今廣東省嶺南地區,以至香港、澳門及於海外的華人,日常生活運用粵語(廣府話)的超過一億人。然而在語文學習和教學上懂得「吟誦」的極少。香港朗誦的風氣頗盛,每年學界比賽動輒十多萬人次。從藝術分類而言,朗誦可分「台詞誦」和「吟誦」兩種。我擔任評判多年,接觸的參賽者大多以「台詞誦」演繹,很少採用傳統的「吟誦」。是不能,故不為也。

2008年,江蘇省常州市的「吟誦調」被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這是當地一些有心人努力進行搜集、整理,出版專集,製作光碟,對常州傳統的吟誦作出保護的成果。

常州方言,有七個音調,一定程度的保留了中古時代的讀音,這對吟詠古代詩、詞、曲、散文等,較之用普通話更見優美。

我們試看嶺南的粵方言,擁有陰平、陰上、陰去、陰入、陽平、陽上、陽去、陽入及中入九個聲調,完全與中古時代相同,不單比現在的普通話只得四個聲調優勝,較常州方言也多出兩個音調,演繹古典作品可謂更見靈活、變化優美而多姿多采。結合用粵方言吟誦的嶺南文化傳統,如果沒有有心人發起保護和發揚,然後引起政府關注及支持,粵語吟誦,勢必日漸萎縮,甚至在可見的將來消失,殊為可惜。

本文從「吟誦的淵源和發展」、「吟誦的本質與功能」、「朗誦的表現方式:台詞誦與吟誦」及「古詩文吟誦要素」四方面論述粵語吟誦的由來和發展,其本質與功能,其與台詞誦的異同,以及於古詩文吟誦的要素。由於篇幅所限,某些問題或廣度不足,或挖深不夠,祈請方家指正。

二、吟誦的本質與功能

論及吟誦藝術的本質,固然以聲音為首,由聲音而帶出感情,由感情而帶出動作,最後三者相浹相和,融為一體。然而,聲音的節奏以至於情感的流露和動作的配合,都須服從於文學條件的限制。吟誦是一門綜合藝術,但這門藝術一定要以文學為基礎、為起點,然後結合歌唱與戲劇成分,才能催生最好的化學作用,才能避免聲、情、態的浪費與失真。因此,吟誦一篇作品之前,必須進行分析,細問當中每一個「字」的讀音和意義,然後整合為句、為段、為全篇,了解作家在作品中敘述的「事」、描寫的「景」、抒發的「情」和討論的「理」,從內容的深究,到寫作技巧的探討,以期獲知作者為什麼寫?寫什麼?怎樣寫?當文學條件通過以後,才運用歌唱和戲劇技巧,重現作家的心畫、心聲。

一篇好的作品,能經時代的洗禮而得以保存,必然有它的光芒,耀人眼目,或出於內容的豐富、思想的純正,或出於技巧的高超、筆力的千鈞。涵詠其間,已能脫離一己所處、所困的狹隘空間與短暫時間,進入另一時空領域,神交古人。吟誦的高境界,直化身為作者,以「我」就是「作者」的身分直道所見、所聞、所思、所感。

況周頤(1859-1926)《蕙風詞話》說:「讀詞之法,取前人名句意境絕佳者,將此意境締構於吾想望中。然後澄思渺慮,以吾身入乎其中而涵泳玩索之。吾性靈與相浹而俱化,乃真實為吾有而外物不能奪。[1]讀詞而使性靈能夠和前人名句意境絕佳者相浹而俱化,終於將此意境真實成為自己所有而外物不能奪。其實,讀詞如是,讀詩讀文以至其他作品也如是。前人在作品中流露的思想情感與乎修辭狀貌,果從吟誦而得到轉移,這真是語文教育由吸收、模仿到實踐創造的重要歷程,也是德性教育感染內化的有效途徑。葉聖陶(1894-1988)於《精讀指導舉隅˙前言》更指出:「吟誦的時候,對於研究所得的不僅理智地了解,而互親切地體會,不知不覺之間,內容與理法化而為讀者自己的東西了,這是最可貴的一種境界。學習語文學科,必須達到這種境界,才會終身受用不盡。[2]崔文君、韓雪在〈淺談中國傳統經典文本吟誦對大學生人格的塑造〉一文更指出:「吟誦從形式到內容,無一不是滲透著中國傳統文化,尤其是儒家文化的精神。吟誦的過程,其實就是一種感悟儒家文化的過程。吟誦是我國優秀的非物質文化遺產,是一種學習的方法、教育的方法。讓吟誦進入教育體系就是讓悠久的傳統文化,通過語言這個載體,進入精神的最深處。吟哦不僅僅是一種聲音的技巧,而是與我們自身的生命緊密相連的,吟誦經典,深入體會其中所蘊涵的感情和哲思,讓我們感悟:『仁愛孝悌、謙和好禮、誠信知報、精忠愛國、克己奉公、修己慎獨、見利思義、勤儉廉政、篤實寬厚、勇毅踐行』的傳統美德。[3]以上的說話,值得所有教者和學者重視。

陳少松(1941- )於《古詩詞吟誦研究》更具說「吟誦」的五大功能和意義:(1)鑒賞古典文學作品的重要手段;(2)吟誦是寫作的入門途徑;(3)吟誦是民族音樂的基礎;(4)吟誦是祖國的一門絕學;(5)吟誦有益於身心健康。[4]依此,我們沒理由不參與推廣吟誦的行列。

招祥麒在本院活動「粵語吟誦暨紀念蘇文擢教授逝世二十周年研討會」表演

三、吟誦與台詞誦

朗誦藝術一般分「台詞誦」及「吟誦」兩種。「台詞誦」,其重點在一「誦」字。所謂「誦」,是指「以聲節之」的意思,就是用抑揚頓挫的聲調合符節奏的將作品演繹出來。「吟誦」,重點在一「吟」字,所謂「吟」,黃仲蘇(1896-?)說:「吟之為言,呻也,哦也,唱也。」[5]這是一種沒有譜的、自我性很濃厚的哼哼唱唱,有極大的空間可以發揮創意,只要順著文字聲調去發展音樂旋律,使字調和聲腔完全結合的演繹方法。

台詞式朗誦類似舞台上的自白,依我擔任學界朗誦評判多年所見,幾乎所有參賽者都以這種方式演繹指定的作品;而選擇以吟詠(或稱吟誦、吟唱)方式演繹的,僅如鳳毛麟角,表現不理想者亦多。這種現象,固然由於台詞式誦法較容易掌握,但歸根到柢,乃由於吟誦式微之故。大、中、小學教者對此傳統,由不盡曉以至於抗拒,能應用吟誦於詩文教學者愈來愈少。教者莫名所以,學者自然不懂了。

招祥麒出席本院活動「第五屆紫荊盃全港小學德育及公民教育朗誦比賽」

傳統吟誦依賴口耳相傳,老師傳藝於學生,父兄以移子弟。有些學者,為了推動吟唱,提倡隨個人的偏好,套入各種曲譜的調子諸如 福建流水調、宜蘭酒令、恒春調、鹿港調、常州調、客家調、天籟調、江西調、黃梅調、都馬調、卜卦調……。吟唱的人按譜行事,無論節奏快慢、旋律高低,都有定規。於是,凡屬近體詩平起平收,平起仄收,仄起平收、仄起仄收的,俱有一定調子。當然,從藝術的角度言,任何形式都可接受,而且,以現成的唱調,將某些詩歌作品套入吟詠,不失為一種方便的學習方式。可是,當遷就曲譜進行吟詠時,即顯示歌唱的成份增加,這勢必損害作品的文學成份;吟詠之時,或迷失文句意群的頓讀,或割裂詞語的完整,或加入泛聲甚至重複詞句等,受人詬病。

香港學校朗誦風氣頗盛,每年學界的大型賽事,參與者動輒逾十萬人次。蘇師自上世紀六十年代始,每年擔任評判,經常主持「朗誦講座」,其《邃加室講論集》收錄〈朗誦四講〉[6]、〈朗誦的要點〉[7]及〈朗誦與文學修養〉[8]等文。蘇師除擅長流行的台詞式誦法外,又精於傳統吟誦。他強調中國文字本身自有其清濁陰陽、平上去入的特質,台詞式朗誦法並不能完全發揮出來,特別在某些風格的作品,非吟誦無以臻乎妙境。蘇師以吟誦方式示範時,一依文字的韻律,吐音清晰,咬字準確,不加泛聲,不加詞句,與傳統一些老師宿儒任意加上泛聲和重複詞句的吟詠方法不同。蘇師為了顯示區分,名之為「韻律誦」。[9]

「第五屆紫荊盃全港小學德育及公民教育朗誦比賽」得獎者

蘇師認為無論運用哪一種腔調,誦者所需表現的藝術技巧諸如字音準確、語調恰當、感情連貫、情態得宜等並無差異。至於兩者的分別和優劣如下[10]

韻律誦

台詞誦

發音較圓潤而有韻味,聽來的感覺帶有歌唱成份。故凡具有人為音律之誦材如駢文、近體詩、詞曲之類可用之。絕不能用於語體詩文。 純屬口語化,簡直相同於舞台上的道白。故文章中如記事文、說理文、小說、戲劇,詩中如敘事詩、長篇古體之類適用之。(作品無分文白,皆可用)
以文字的平仄為節奏,傾向於音樂性。 以語言為節奏,直同戲劇性。

所表達之情感易於單一性而難於變化,故詩文風格屬於含蓄、婉約、溫柔、幽怨之類者可用之。

所表達之情態,易作急激之調整,強烈之對比。故任何風格的作品均可使用。
適宜低聲緩誦,動態不易突出,其面對之聽眾宜少,朗誦之場所宜細小。 適宜於高聲重讀,易於配合動作,可以面對較多之聽眾,較大之場合。
音步如跳華爾滋,輕盈圓捷。 發音如龍行虎步,氣勢萬千。
發音易流於輕剽。節奏易流於快速。 聽覺效果較韻律韻弱。
有個人腔調,非經長時間之練習與深入誦材,很難唸得出色。 較容易掌握。

[1] 況周頤撰,屈興國輯注:《蕙風詞話輯注》(‘南昌:江西人民出版社,2000年),頁21。

[2] 見《精讀指導舉隅˙前言》,《葉聖陶語文教育論集》上冊,北京:北京教育科學出版社,1980年,頁13。

[3] 崔文君、韓雪:〈淺談中國傳統經典文本吟誦對大學生人格的塑造〉,《大眾文藝》,2011年14期,頁250。

[4] 陳少松:《古詩誦吟誦研究》,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1997年,頁22-34。

[5] 黃仲蘇:《朗誦法》(上海:上海開明書店,1936年),頁126。

[6] 蘇師文擢:《邃加室講論集》(臺北:文史哲出版社,1985年增訂再版),頁387-421。

[7] 同上,頁423-431。

[8] 同上,頁433-438。

[9] 參招祥麒:〈溫柔在誦:蘇文擢韻律誦研究〉(未刊本)。

[10] 參見《邃加室講論集》,頁414-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