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嘉璐先生談漢字之美

8月5日,中國文化院主辦的「2017中華文化之旅——探尋漢字之美」結營式在北京師範大學舉行。去年,中國文化院策劃主辦了2016「香港中學生中華文化徵文比賽」,得獎者獲得參加本次中華文化之旅的機會,許嘉璐院長還特為集結成書的獲獎作品集親撰序文《幼心系華夏健筆走香江》。此次來自香港的中學生們在專家學者的帶領下,參訪黃帝故里、殷墟遺址、中國文字博物館、少林寺、許慎文化園,溯本追源,切身感受歷史悠久的漢字文化和燦爛的中華文明。許嘉璐先生出席了此次結營式並作即興發言,內容如下(未經本人審閱):

我和你們是第一次見面的老朋友。我之所以說「老朋友」,是因為我在燈下一篇篇閱讀了你們的作品之後,才為作品集寫了序言。我還把你們的文章拿給我的家人和有些朋友看,大家都深受感動,認為中華文化的傳承何愁無人。

我要對各方表示真誠的感謝:感謝支持本次活動的教授們,給孩子們傳遞博學的知識;感謝我們的輔導老師,以及以詩達情、激勵同學的詩人們;感謝沿途為孩子們服務的人。我更要感謝我們的祖先。五千年前全世界還是一片洪荒的時候,在這塊土地上生活的先民們,就開始努力地去表達內心,使人與人之間、現在與未來之間的交流超越時間和空間的限制,這就是至今還沒得到確認的一些文字符號。

中國的語言文字發展到甲骨文時已經形成體系。而從陶器上一些簡單的符號到形成文字系統,這之間是如何發展的目前仍然是一片空白,需要更多的考古學者去探究、發現。如果能夠研究清楚從簡單的符號到甲骨文的演變過程,我們就能夠堂堂正正地說,我們的文字是超過五千年的。從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考古學者就在山西侯馬開展考古發掘,到現在已經初具規模。根據出土遺址的規格、城市的佈局、不同區域的分工以及遺留下的殘物考證,大多數學者認為,現在叫陶寺的地方就是堯的都城。學者們這些年來一直在進行大規模的挖掘,希望能找到文字。在一次規模不大的挖掘中,在一個不起眼的小灰坑里,出土了一片陶器,這個陶器上有一個字「垚」,這個字就是「堯」的初文,因此學者們推定這裡就是堯都了。因為根據碳十四探測,這至少是四千年以上的文物。我們今天之所以能夠運用文字通暢地表達思想,要感謝那些歷代不知名的文字創造者。沒有他們的堅守和堅持,就沒有今天在世界上獨樹一幟的中國漢字。

有關漢字之美,老師和教授們都講了很多,我只想補充一點。我走過世界很多國家,在參觀了世界上最著名的一些博物館之後,我得出一個結論:在全世界的文字當中,只有漢字可以構成一種藝術的品種,這就是書法。一提到書法,大家想到的就是著名書法家,但在書法最初的發展過程中絕大多數人是無名的。如果大家有機會去敦煌,看看那些大多是無名氏寫的經書作品,都是非常美的,不遜色於當代的書法家。書法能夠成為構成一個民族文化的品類,進而得到全世界的認同,是獨樹一幟的。

有關漢字之美,大家往往首先關注它的形體之美,我想補充一些內在之美,主要有以下四點:

一美,我們的文化在黃河流域生成萌發,然後吸納了長江流域文化、巴山蜀水文化、中亞游牧文化,最後構成了偉大的中華文化。在廣泛吸收不同文化、豐富我們自己文化內容的過程中,漢字無形中維繫了中華大地的一統,促進和維護國家幾千年的統一。任何語言都有一個特性­——不同地區的人說同一種語言,如果隔得太遠、交流不夠,各個地方語言就會發生變化,語音變化、詞彙變化,連語法都會變化。這種變化的語言就是方言。民族需要共同的文字和語言,漢字使不同方言區的人能夠避免在信息傳遞中可能產生的誤解,使中央政令能夠準確地傳達到四方,因此維繫了國家的一統,這一功勞本身就是美德。與此形成對照的是,人口只有中國一半的歐洲,自公元前4世紀起就戰爭不斷,直到1618年-1648年的「30年戰爭」後才結束混戰,建立了民族國家。

二美,正是因為長期的一統,漢字成為把越來越多的人感情凝聚在一起的粘合劑。如果大家去旅行,發現國外的某些地方街上有很多漢字,你就會產生一種感情的誘發,這種情就是對自己民族之情。漢字具有感情凝聚之力,體現了感情凝聚之美。

三美,我們的文字,越古越如此,一個字就是一個故事。每一個漢字及其所標誌的語詞都有著豐富的文化內涵。雙音化後,以及學習了歐洲語言以後,故事就沒了,但是究其根,還是能找到。文字中蘊含著豐富的中華文化,大家只要了解一些漢字背後的故事,就能感受到漢字的美。

四美,漢字及其所構成的語言成為世界上人數最多的民族的文明標誌,是中華文明的主要載體,並影響到周邊國家的文化。在世界各大古文明中,唯我中華文明從未中斷,並仍然煥發勃勃生機,漢字具有不可磨滅的偉大功績。

這四條既是國家的、民族的,也是家庭的、個人的。如果整個國家和民族語言文字水平下降,意味著這個民族在凋零。如果一個家庭的語言文字能力不提高,意味著文明水平、素質的不高,走向社會就會比其他家庭更困難。作為個體,一個學生,如果沒把握好自己民族的語言,將來無論是求職,還是立志,還是做研究,總會存在障礙,因為語言是思維的工具。作為一名老教師,我希望大家今後能繼續關心祖國的語言文字,多學一點東西,不管以後你是做一個核物理專家還是一個地質學家,它都會對你有益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