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嘉璐先生谈汉字之美

8月5日,中国文化院主办的“2017中华文化之旅——探寻汉字之美”结营式在北京师范大学举行。去年,中国文化院策划主办了2016“香港中学生中华文化征文比赛”,得奖者获得参加本次中华文化之旅的机会,许嘉璐院长还特为集结成书的获奖作品集亲撰序文《幼心系华夏 健笔走香江》。此次来自香港的中学生们在专家学者的带领下,参访黄帝故里、殷墟遗址、中国文字博物馆、少林寺、许慎文化园,溯本追源,切身感受历史悠久的汉字文化和灿烂的中华文明。许嘉璐先生出席了此次结营式并作即兴发言,内容如下(未经本人审阅):

我和你们是第一次见面的老朋友。我之所以说“老朋友”,是因为我在灯下一篇篇阅读了你们的作品之后,才为作品集写了序言。我还把你们的文章拿给我的家人和有些朋友看,大家都深受感动,认为中华文化的传承何愁无人。

我要对各方表示真诚的感谢:感谢支持本次活动的教授们,给孩子们传递博学的知识;感谢我们的辅导老师,以及以诗达情、激励同学的诗人们;感谢沿途为孩子们服务的人。我更要感谢我们的祖先。五千年前全世界还是一片洪荒的时候,在这块土地上生活的先民们,就开始努力地去表达内心,使人与人之间、现在与未来之间的交流超越时间和空间的限制,这就是至今还没得到确认的一些文字符号。

中国的语言文字发展到甲骨文时已经形成体系。而从陶器上一些简单的符号到形成文字系统,这之间是如何发展的目前仍然是一片空白,需要更多的考古学者去探究、发现。如果能够研究清楚从简单的符号到甲骨文的演变过程,我们就能够堂堂正正地说,我们的文字是超过五千年的。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考古学者就在山西侯马开展考古发掘,到现在已经初具规模。根据出土遗址的规格、城市的布局、不同区域的分工以及遗留下的残物考证,大多数学者认为,现在叫陶寺的地方就是尧的都城。学者们这些年来一直在进行大规模的挖掘,希望能找到文字。在一次规模不大的挖掘中,在一个不起眼的小灰坑里,出土了一片陶器,这个陶器上有一个字“垚”,这个字就是“尧”的初文,因此学者们推定这里就是尧都了。因为根据碳十四探测,这至少是四千年以上的文物。我们今天之所以能够运用文字通畅地表达思想,要感谢那些历代不知名的文字创造者。没有他们的坚守和坚持,就没有今天在世界上独树一帜的中国汉字。

有关汉字之美,老师和教授们都讲了很多,我只想补充一点。我走过世界很多国家,在参观了世界上最著名的一些博物馆之后,我得出一个结论:在全世界的文字当中,只有汉字可以构成一种艺术的品种,这就是书法。一提到书法,大家想到的就是著名书法家,但在书法最初的发展过程中绝大多数人是无名的。如果大家有机会去敦煌,看看那些大多是无名氏写的经书作品,都是非常美的,不逊色于当代的书法家。书法能够成为构成一个民族文化的品类,进而得到全世界的认同,是独树一帜的。

有关汉字之美,大家往往首先关注它的形体之美,我想补充一些内在之美,主要有以下四点:

一美,我们的文化在黄河流域生成萌发,然后吸纳了长江流域文化、巴山蜀水文化、中亚游牧文化,最后构成了伟大的中华文化。在广泛吸收不同文化、丰富我们自己文化内容的过程中,汉字无形中维系了中华大地的一统,促进和维护国家几千年的统一。任何语言都有一个特性­——不同地区的人说同一种语言,如果隔得太远、交流不够,各个地方语言就会发生变化,语音变化、词汇变化,连语法都会变化。这种变化的语言就是方言。民族需要共同的文字和语言,汉字使不同方言区的人能够避免在信息传递中可能产生的误解,使中央政令能够准确地传达到四方,因此维系了国家的一统,这一功劳本身就是美德。与此形成对照的是,人口只有中国一半的欧洲,自公元前4世纪起就战争不断,直到1618年-1648年的“30年战争”后才结束混战,建立了民族国家。

二美,正是因为长期的一统,汉字成为把越来越多的人感情凝聚在一起的粘合剂。如果大家去旅行,发现国外的某些地方街上有很多汉字,你就会产生一种感情的诱发,这种情就是对自己民族之情。汉字具有感情凝聚之力,体现了感情凝聚之美。

三美,我们的文字,越古越如此,一个字就是一个故事。每一个汉字及其所标志的语词都有着丰富的文化内涵。双音化后,以及学习了欧洲语言以后,故事就没了,但是究其根,还是能找到。文字中蕴含着丰富的中华文化,大家只要了解一些汉字背后的故事,就能感受到汉字的美。

四美,汉字及其所构成的语言成为世界上人数最多的民族的文明标志,是中华文明的主要载体,并影响到周边国家的文化。在世界各大古文明中,唯我中华文明从未中断,并仍然焕发勃勃生机,汉字具有不可磨灭的伟大功绩。

这四条既是国家的、民族的,也是家庭的、个人的。如果整个国家和民族语言文字水平下降,意味着这个民族在凋零。如果一个家庭的语言文字能力不提高,意味着文明水平、素质的不高,走向社会就会比其他家庭更困难。作为个体,一个学生,如果没把握好自己民族的语言,将来无论是求职,还是立志,还是做研究,总会存在障碍,因为语言是思维的工具。作为一名老教师,我希望大家今后能继续关心祖国的语言文字,多学一点东西,不管以后你是做一个核物理专家还是一个地质学家,它都会对你有益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