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新聞中心 » 主題活動 » 中國陽明心學高峰論壇 » 許嘉璐:喚醒良知 真學實修

許嘉璐:喚醒良知 真學實修

編者按:9月15日,「第二屆中國陽明心學高峰論壇」預備會在中國文化院舉行,許嘉璐院長出席會議並發表重要講話。現將許先生講話的主要內容整理如下,未經本人審閱。

許先生指出,王陽明在龍場悟道以後,一直在做的一件事就是走向民間。首屆中國陽明心學高峰論壇取得了很大成功,希望論壇的成果能夠盡快地走進學校、企業、社區,甚至走進監獄。那些犯錯的人到了這個時刻,他們才知道「悔」,「悔」就是良知的反應。如果有人去點化,就能更有效地促進他們轉化。我們學習陽明心學,首先要學習王陽明做人!一個社會的民心所向,關鍵在於社會精英做出表率。社會精英既包括知識分子,也有企業精英和國家幹部。他們要把自己的心得,特別是自我超越、自我批評的心得,把真正的“致良知”傳達給別人。在無數人的踐行中顯示出陽明心學的社會價值,做到這樣才是真正的弘揚。
我們的論壇要為學習和踐行陽明心學提供知行的路徑和次第。我們今天學習陽明心學和陽明所處的時代又有所不同,儒與釋、道之間明暗、真假的對立,在社會層面基本不存在了,但理是相同的,因為心只有一個,「心即理」。先聖先哲在向世人傳授真理時常常現身說法,王陽明亦不例外,他的百死千難、前後三變,都是心學實踐的最有力證明。我們完全可以藉用歷史的資源和真實的案例來說明陽明心學的有效性。
推動陽明心學落地,可以使學術界在推廣普及陽明心學的環境中不斷創新、提高、發展。學術的發展有賴於教學相長。一門學問的普及程度直接影響到它所能達到的高度。只有把陽明心學撒到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的男女老少門前,我們才知道陽明心學的道理還有哪些地方沒有弄懂參透,哪些地方需要進一步深入研究。

許先生指出,本屆論壇的三個分議題,共同指向了「喚醒良知」,落實下來就能夠讓更多的人「真學實修」,只有這樣才真正符合陽明心學的三大特徵——實踐性、開放性、總結性。
陽明心學是實踐的學問。實踐需要理論的剖析和指引,而理論的剖析和創新卻又容易沉入概念之海,這也是陽明心學後期陷入的困境。細枝末節的東西多了,就容易掩蓋、沖淡、淹沒它的實踐性特徵。不單是陽明心學,古今中外的猶太教、希臘羅馬哲學、基督教、伊斯蘭教在實踐中都有這種共同的趨向。我們必須認識到問題所在,並想辦法突破這種羈絆。倡導陽明心學走向民間,不僅不會妨礙、反而能夠促進理論上的精深研究。
陽明心學是開放的學問。如果王陽明固守自己的見解,沒有自己否定自己,就不會有前後三變,也不會有系統的陽明心學理論。開放性還突出體現在儒家對佛家和道家的態度上。這就是為什麼中國能夠成為以儒釋道為主,各種宗教、甚至原始信仰並存共榮的社會。開放的學問不應該拒斥異己,應該把這些理論都納入到理性的研究範圍中來,在求同存異中前進、創新。
陽明心學是總結性的學問。細數中國文化的發展脈絡,從夏商的「天至上」,到周代「天」的地位悄悄下降,「人」的地位明顯上升,才有了孔夫子用「仁」來闡述人與人的關係。再到孟子、韓愈、李翱、柳宗元對「道」和「性」的重新提起,經過北宋的胡敬國、張載、二程、朱熹的不斷創新、整理、總結,在明朝急速衰落的歷史現實刺激下,王陽明透過對社會生活的觀察,對倫理狀況的思考,再到形而上的理論提煉,最終誕生了陽明心學。陽明心學是對兩千年儒學的總結,它的餘蔭至今籠罩著我們,滋潤著我們。 21世紀,我們進入了一個喜憂參半的時代,有良知者都為各種不良的社會現象憂心忡忡。我們要思考如何在陽明心學之上再跨進一步,從指導生活到提倡倫理,從形而下到形而上,都需要有符合我們這個時代的創新。

許先生對當代學者提出了三點期許:首先,要置身其中,跳出界外。既關注社會的行為和背後的「知」,又要跳出現象界思考它的「理」。 「心即性,性即理」是對現象界的高度概括和剖析。第二,學為人師,行為世範。我們不是教育者,我們是學習陽明學的先覺者,還應該成為踐行其學說的典範。我們是知行合一的履踐者,是百姓表裡如一的伙伴,是在百死千難中的磨礪者,要永遠敢於自我剖析,自我否定,自我超越。第三,要把陽明心學推向民間,走出國界。陽明心學是中華文化的瑰寶,已經沉澱到中華民族的血液裡。陽明心學曾經影響了東亞很多國家,但工業革命之後,西方思想獨霸世界,雖然科技日新月異、物質極大豐富,但也帶來了人心混亂、物慾橫流,讓人類迷失了前進的方向。現在正是把陽明心學貢獻於國家,貢獻於世界的良好機會。這不是文化輸出,而是當今世界的需要。前幾天在泰國孔子學院總部召開了亞洲「一帶一路」沿線孔子學院大會。 77所孔子學院不約而同地提出「我們需要中華文化」,這種客觀的倒逼一天緊似一天。 「走出去」是對我們的考驗,文化的傳播有國別性、宗教性,需要了解對方的信仰、教派、社會焦慮、不同階層的關注點等。當前需要一批中青年學者學會轉換話語體系,用平白簡易的話語表達陽明之心、中國之心。佛教傳入中國時的格義是可以藉鑑的歷史經驗。藏傳佛教在歐美影響較大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有一批掌握幾種語言的精英。中國的儒學、陽明心學要想走出去,需要一大批精通外語、了解對方文化、善於進行話語轉換的精英。
最後,許先生期望本次大會的成功舉辦,成為中國陽明心學發展的一個拐點,成為中國人文科學發展的一個拐點,成為中華文化走向世界的一個拐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