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新闻中心 » 淮安:大运河上的明珠

淮安:大运河上的明珠

编者按:由中国文化院和中央电视台联合拍摄的大型纪录片《水润淮安》正在紧张制作之中。10月20日,摄制组专门对许嘉璐院长进行了采访。许院长从运河的历史文化价值及其对中华民族的影响,谈到了《西游记》、淮扬菜,还特别称赞了淮安人的品格和精神追求。以下是许院长谈话的主要内容(未经本人审阅)。

中国历史和文化中有很多世界第一和唯一。从地面上看,大规模的工程有两个,一个是长城,一个是运河。两者在功能、性质和给人的启示上是不同的。长城虽然历史上在一些文人的笔下是暴政的象征,但从人类发展史、中华民族发展史的角度去观察,长城的根本作用是防御,而非进攻或隔断,所以长城上修建了很多关隘。农耕民族和游牧民族可以通过互市,彼此不断地交通、往来和渗透。当时,农耕文明是非常吸引人的,刺激了游牧民族尽快地转向农耕文明,因此,长城促进了中国北方的民族大融合。运河的价值则在于把被黄河、长江天堑隔断的南北连接起来。南北方受气候的影响,物产、风光、人的气质都不同。环境和人们的生产方式是形成一个地区、一个民族、一个国家文化的最主要的客观条件。运河克服了古代交通的不便,用最快捷的方法——水运——打通了南北,促成了物流、人流、文化流的南北融合,造就了中华民族主体地区的一统。不仅如此,运河还把黄河、长江、汉水等一系列横向的河流汇集为一体,使国土面积稳定扩大,人心更加相通,强化了中华民族自古就有的“和谐万邦,一统天下”的思想。如果没有运河,一统的天下只包括黄河中下游的北方民族,就不会有后来的中华民族。长城在北方抵御铁蹄蹂躏农耕文明,运河则像一根血管主动脉,将中华民族的经济和文化养分输送到全身。两者对中华民族的形成都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淮安是运河上承接南北的战略支点。作为淮安人,最引以为豪的是这一千七百多公里长的运输线、战线、文化流通之线的指挥中心——漕运总督府——设在淮安,统管人流、物流、军事流。因此,淮安对于整个运河的价值和意义是沿岸任何一个城市都无法相比的。

在谈到《西游记》产生于淮安的必然性时,许院长说,因为有运河,吴承恩可以四处游历,才有了书中处处精彩的风景、环境和充满想象力的情节。《西游记》的主题思想源于人们希望摆脱一千多年的帝王统治,获得更多的权利和自由。这种需求已经扎根于百姓心中。然而在过去,文化都掌握在少数文人手中,普通百姓没有话语权。明代由于运河的充分使用,沿运河一带率先出现了一连串的城市和市民阶层。随之市民文化兴起,评书的《话本》成为四大名著中三个名著的蓝本。只有当商品经济发达、交通发达、人流频繁,人的眼光扩大,才能激发想象力,又有基本的听众和观众,于是名著迭出。《西游记》以丰富的想象糅合了儒释道,反映当时社会思想解放的潮流。小时候听大人讲《西游记》的故事,看《西游记》的小人书,特别佩服孙悟空,天不怕地不怕,认准一个道理百折不挠,很多有趣的故事情节也给人一种活泼跳跃的思维启发。希望未来有更多更好的影视作品能够把《西游记》背后的精神、灵魂表现出来。

说到家乡的淮安菜,许院长特别谈到了它的就地取材。由于淮安地处南北交界,融合了南北方的性格。既有扒猪头、炖鱼头、狮子头,“三头”这样的粗菜,又有水芹菜、菠菜、白菜、萝卜、豆子这样的细菜。大菜里面的狮子头,细菜里面的软兜,还有家常小菜酱豆子,无论哪一个级别的菜肴都很好吃。量大料足是北方人的性格,做得非常精细是南方人的特点。许院长既称赞淮安菜的好,又为淮安菜叹息。因为做工太细,所以难以推广普及。

说到淮安人的性格,许院长特别称道的是:1. 淮安人不怕吃苦,继承了北方人在艰苦环境里劳作的吃苦耐劳精神。2. 做事很细腻,各种细节考虑周到,又似吸收了江南人的特点。3. 锲而不舍的“牛劲儿”。之所以叫淮安,是因为这里不安,面对经常泛滥的黄、淮水患,一次次与洪水搏斗,一次次从头再来。周恩来总理就是淮安精神的光辉榜样,既有宏大的气度,十几岁就参加革命,为了人民的利益,为了中国的解放,历经多少危难不回头;在工作中又极为细致,对于身边接触的人,无论是工作人员、司机,还是国际友人、政界首脑,他都照顾得非常仔细。注重细节和宏观这两者常常是矛盾的,他却能兼具二者。周总理是淮安人的骄傲,也是所有中国人的榜样和楷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