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名家 · 名人访谈 » 名人访谈 » “一带一路”中的俄罗斯、中亚、东欧 ── 专访中国社会科学院”一带一路”研究中心秘书长王晓泉博士

“一带一路”中的俄罗斯、中亚、东欧 ── 专访中国社会科学院”一带一路”研究中心秘书长王晓泉博士

   

王晓泉,法学博士,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 “一带一路”研究中心秘书长、中国俄罗斯东欧中亚学会执行秘书长、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青年学会秘书长、《经济导刊》副总编辑,曾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欧亚社会发展研究所所长助理。长期从事欧亚战略、中俄关系等问题的研究,主编《 “一带一路”发展报告》蓝皮书(社科文献出版社)、《丝绸之路经济带与哈萨克斯坦光明之路新经济政策对接的问题与前景》等著作,发表研究报告和论文百余篇。最近在学术期刊公开发表论文主要包括:〈欧亚全面伙伴关系带来的历史性机遇与挑战〉、〈 “一带一路”全面推进,看人大外交的独特优势〉、〈俄罗斯的文明属性及其战略影响考论〉、〈中国国家安全的外部威胁与应对〉、〈大国战略博弈下上合组织走向何方?〉、〈西方制裁俄罗斯难以实现预期目的〉、〈经略西部视域下的上海合作组织扩员〉、〈对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战略思考〉,其中多篇被国内权威刊物转载。本文是王晓泉博士的访问,谈 “一带一路”的情况,尤其是俄罗斯、中亚、东欧在 “一带一路”中的角色。

问:谢谢王博士接受我们的访问。能否请您先谈谈 “一带一路”的目的和意义?

答:共建 “一带一路”国际倡议是在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导致世界经济持续低迷的背景下 “促进全球和平合作、共同发展的中国方案”,旨在推动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与世界各国共同搭建开放、均衡、包容、普惠的合作架构,为世界经济提供可持续增长动力。

共建 “一带一路”国际倡议的意义在于完善世界经济治理体系的结构,挖掘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发展潜力,改变世界经济秩序不公正、不合理的现状。通过共建 “一带一路”,南南合作将进一步深化,引发世界性经济危机的因素将在很大程度上被削弱。中国经济的发展也将赢得新机遇,能够同时从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受益。欧亚大陆将在该倡议影响下加快一体化进程,逐渐形成世界上最大的经济板块。可以说,共建 “一带一路”国际倡议的提出对于中国经济发展、区域经济合作乃至世界经济治理体系的完善都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正因如此,该倡议得到世界各国的广泛关注和大多数国家的积极相应,得到世界上几乎所有重要国际组织的认同,并被写入联合国大会决议。

问:您是深入研究俄罗斯、中亚、东欧的专家,相关区域在 “一带一路”上非常重要。让我们先看看在这个区域上个别有影响力的国家。俄罗斯是国土最大的国家,也是核武大国,资源如石油及天然气等非常丰富。俄罗斯积极支持 “一带一路”,为何俄罗斯会有这个取向?俄罗斯在 “一带一路”中发挥了什么作用?

答:俄罗斯对外战略中具有 “势力范围”的传统思维,因此最初曾对 “一带一路”国际倡议持有疑虑,担心该倡议削弱其对独联体国家的影响力以及其主导的独联体一体化进程。然而,中俄关系经过多年来持续稳定的发展,已经达到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水平,两国建有非常完善的沟通机制。通过这些机制,俄罗斯意识到 “一带一路”国际倡议是一种促进互利合作、共同发展的新型国际合作倡议,不但不会对俄罗斯战略利益造成损害,而且有助于俄罗斯发挥地处欧亚大陆中部的独特地缘优势,为俄罗斯经济搭乘亚洲发展快车创造条件。2015年5月8日,中俄首脑签署了《关于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与欧亚经济联盟建设对接合作的联合声明》。这说明俄罗斯已经为与中国在共建 “一带一路”的框架下开展战略合作做好了准备。该声明的签署标志着,两个相邻世界大国在不结盟的情况下彼此不争夺或划分势力范围、不设置战略缓冲区,而是在尊重相关国家主权的前提下共同维护区域和平稳定和促进区域经济发展,这在世界大国关系史上实属罕见,说明中俄形成了一种符合世界发展潮流的新型大国关系。两国通过战略协作避免了地区影响力对冲,实现了地区影响力迭加,这对于构建公平合理的区域经济新秩序尤为重要。

俄罗斯因素是 “一带一路”建设无法回避的最重要外部影响因素之一。中俄作为发展中国家中仅有的两个联合国常任理事国能否深化战略协作,直接关系到 “一带一路”的前途。俄罗斯横跨欧亚大陆,领土面积世界第一,是中国最大的邻邦。俄追求成为未来多极化世界中的重要一极,利用原苏联时期形成的与独联体国家在经济、政治、文化、安全等方面千丝万缕的联系推动独联体一体化,其主导的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和 “欧亚经济联盟”在中亚安全与经济合作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俄对外影响力较强的中亚地区位于 “丝绸之路经济带”中心区, “一带一路”六大经济走廊中,中俄蒙经济走廊、新欧亚大陆桥、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途径俄及其对外战略重点区域。

俄罗斯与东盟的关系发展迅速,双方在1994年对话伙伴关系基础上创建了 “俄罗斯──东盟峰会”。2016年5月举行的第三届 “俄罗斯──东盟峰会”,通过了2016至2020年推动东盟与俄罗斯合作的行动计划,深化双方在政治安全、经济、社会文化及发展等领域的合作”。俄与扼守着 “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咽喉要道的越南保持着传统友好关系。越南成为首个与 “欧亚经济联盟”签署自贸区协议的非独联体国家。俄印关系在苏印时期 “特殊关系”基础上继续发展,在经济、安全、军工等领域的合作日益深入。俄是平衡印度与西方国家关系、促使印度支持欧亚大陆一体化进程进而支持 “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因素。

“一带一路”建设离不开和平稳定的域内环境,而俄军力雄居世界第二,对 “一带一路”域内几乎所有安全问题都有着不同程度的介入和影响。俄积极推动阿富汗和平、和解进程,与叙利亚、伊朗等国密切合作,有效打击了 “伊斯兰国”等极端势力,成为与美主导的国际反恐联盟平行的国际反恐新体系主导国。俄是防止核武器及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的重要力量,也是朝核问题六方会谈的重要一方。

中俄在 “一带一路”建设中的战略协作日益深化,两国政府沟通深入、本国区域发展战略和对外战略对接合作顺利,莫斯科—喀山高速铁路等重要基础设施建设项目逐步展开,欧亚经济联盟也提出了39个基础设施建设的项目列表。中俄还在航空、航天等尖端科技领域加强合作,在金融领域的合作亦非常顺利,中国在莫斯科开设了人民币清算行,从而推动了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俄罗斯大力推动的 “大欧亚伙伴关系”倡议实质上有助于实现域内和平稳定与发展,为 “一带一路”建设创造良好环境,因此得到了中国的支持。

一带一路先锋论坛专家学者演讲环节

问:我们看到,1980年代后期的前苏联及1990年代的俄罗斯,都积极向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示好,包括主动裁军、1990-91年在联合国安理会上为美国出兵伊拉克开绿灯、1990年代跟从西方的模式推动 “震撼疗法”式经济改革等等。然而换来的却是北约东扩、多个俄罗斯周边国家爆发颜色革命、乌克兰反俄、经济制裁、多次大型经济危机等等。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

答: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经历几次大起伏。在叶利钦和普京总统执政初期都曾出现过俄美关系蜜月期,梅德韦杰夫担任总统期间,俄美关系出现了 “重启”,俄欧开始共同构建 “四个统一空间”。然而,俄罗斯融入西方的希望始终落空,俄美关系的蜜月最终被历史证明只是虚幻。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西方始终将俄罗斯视为威胁,总是试图弱化俄罗斯力量甚至肢解俄罗斯。深层次原因是俄罗斯文明具有东方文明属性,其崇尚权威和集体主义,压制资本的权力,这些与西方文明差异巨大。西方向俄罗斯移植的政治和经济制度一方面水土不服、难以成果,另一方面为西方在俄罗斯实现政治操控和经济掠夺创造了条件。因此,普京总统对内大力整肃寡头,强化垂直权力体系,增强政府宏观经济调控能力和对战略性经济资源的控制,同时加强军事力量,对外实行积极防御政策,在俄格战争、乌克兰事件、叙利亚内战中果断出击,化 “危”为 “机”,有效地保障了国家安全,但也因此将与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的关系推向了低谷。所以,俄罗斯与西方之间存在结构性矛盾,其决定了双方的关系始终处于激烈博弈之中,所谓的蜜月期其实也是双方博弈的另一种形态而已。在结构性矛盾没有得到根本性的缓解之前,双方的关系也不会出现根本性好转。

问:俄罗斯近十多年来,外交上明显转向对西方强硬、与中国友好,今后俄罗斯的外交政策还会有什么趋势?这对 “一带一路”有什么影响?

答:俄罗斯始终对西方心存幻想,始终没有放弃融入欧洲。真正对西方强硬是在因兼并克里米亚而受到西方制裁之后。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俄罗斯也没有放弃与德国、法国等西方国家寻求妥协。近年来,俄罗斯对外战略出现东向转型,究其原因,一方面是俄罗斯难以从欧洲获得发展所需动力,因而希望从亚洲获得更多发展机遇;另一方面是俄罗斯希望通过与亚洲国家加强合作强化对欧博弈力量。比如,2014年中俄签署了总价值高达4000亿美元的天然气供应协议,大大增强了俄罗斯对欧洲的天然气议价能力。可以说,东西相对平衡的对外战略符合俄罗斯国家利益。今后,俄罗斯将继续以独联体国家为对外战略的优先方向,加强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和欧亚经济联盟的建设,加强与亚太国家首先是中国的战略合作,与东盟、印度等国家加强合作关系,推动上海合作组织的发展,同时谋求与西方改善关系。

俄罗斯有望成为共建 “一带一路”的最重要战略依托力量。中俄将在 “一带一路”建设中深化战略协作,共同推动区域投资和贸易便利化、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从而成为区域经济新规则倡导者和推动者,新秩序的引领者。 “一带一路”建设将在中俄不断深化战略协作的过程中加速推进。

问:另一个积极响应 “一带一路”的国家哈萨克斯坦斯坦,是中亚大国,您认为哈萨克斯坦斯坦在 “一带一路”有什么角色?

答:哈萨克斯坦斯坦地处 “丝绸之路经济带”中心区, “一带一路”六条经济走廊中的两条途径。哈是中亚头号经济体,基础设施建设和承接产业转移的条件较好。中国已成为哈第一大贸易伙伴和进口来源地,第二大出口市场。

中哈积极建立和完善对接合作工作机制,双方十多个部门密切合作,统筹协调两国合作规划。中哈先后签署《关于共同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谅解备忘录》、《关于加强产能与投资合作的框架协议》、《 “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与 “光明之路”新经济政策对接合作规划》等重要文件,在投资和贸易便利化等方面的谈判进展顺利。中哈在基础设施建设、贸易便利化和产能合作等方面成绩斐然。霍尔果斯国际边境合作中心建设、新欧亚大陆桥建设进展顺利。 “西欧—中国西部”公路(双西公路)哈境内部分已大部分竣工,2017年可实现全线通车。中哈(连云港)物流基地、连云港上合组织国际物流园区、 “霍尔果斯—东大门”经济特区等物流基地建设已正式启用,霍尔果斯铁路口岸开始运营。产能合作 “早期收获”项目列表共包括51个项目,总投资额268亿美元,涉及纺织、食品、工程机械、汽车等传统优势产业以及新一代生物、新能源及新材料等新兴产业。

中哈战略理念相通、战略处境相似,战略默契度高,已结成全面战略伙伴。哈是有一定影响力的中亚地区大国,与域内外大国保持着相对均衡和友好的关系。2017年哈萨克斯坦斯坦成为联合国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举办了上合组织阿斯塔纳峰会和世界博览会,还成功地推动了解决叙利亚问题的阿斯塔纳进程。中国支持哈发挥好大国作用,中哈《关于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新阶段的联合宣言》中明确指出, “中国支持哈萨克斯坦斯坦提出的旨在建立欧亚大陆平衡与建设性关系、巩固地区及世界和平与稳定的国际倡议”。中哈在地区事务中的合作主要聚焦在维持地区的和平、安全与稳定等方面。两国明确支持各国拥有自主选择符合本国国情的发展道路的权利,反对干涉别国内政,共同致力于促进本地区政治互信和加强打击 “三股势力”等安全领域合作。哈萨克斯坦斯坦发挥好大国作用,有利于维护 “一带一路”域内和平稳定,保障 “一带一路”中心区率先开创互利共赢、共同发展的经济合作新局面。

哈萨克斯坦斯坦是多种文明与文化的交汇之地,民族众多、文化多元。哈萨克斯坦人开放友善,能够与不同文化背景的民族和睦相处。哈位于中亚十字路口,欧亚大陆的东西和南北两大通道都经过哈,哈与周边国家和民族的文化交流非常密切,伊斯兰文化、东正教文化、突厥文化、欧洲文化在哈汇集。因此,哈文化的传播性、包容性和辐射性强,有条件在促进 “一带一路”民心相通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王晓泉在一带一路先锋论坛演讲

问:中亚和俄罗斯都有一个共同特色──地广人稀。中国虽然地大,但人口近14亿,而且人口分布极不平均。中国与俄罗斯及中亚接壤,应如何利用自身的庞大人口及中亚、俄罗斯的广阔土地,更有效地推动 “一带一路”?

答:除乌兹别克斯坦之外,中亚其他国家和俄罗斯总体上较为缺乏劳动力资源,但是 “中国人口扩张论”在这些国家仍有一定市场,导致其对于接受中国劳动力较为警惕,普遍对中国劳动力实行签证限制,这也成为制约 “一带一路”诸多重大工程进度的重要因素。解决这个问题需要从 “民心相通”入手,不能急于求成,否则将对 “一带一路”建设造成更大损害。

中亚和俄罗斯除了土地广阔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地理特征,就是地势相对平坦。欧亚大陆中部最为平坦的图兰低地、西西伯利亚平原和东欧平原都位于中亚和俄罗斯,因此这里成为了古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中国修建通往欧洲和中东的道路,途径中亚和俄罗斯的线路成本和施工难度最低。哈萨克斯坦斯坦和俄罗斯极力推动与中国的基础设施合作。哈萨克斯坦斯坦出台了 “光明之路”新经济政策,其重点就是通过强化其交通枢纽地位推动经济发展,而俄罗斯积极推动 “莫斯科—喀山”的高速铁路建设,努力实现跨西伯利亚大铁路现代化,并开始研究从德国途径莫斯科到新疆的跨欧亚高速铁路的规划。可以说,中国与俄罗斯及中亚国家在加强 “一带一路”设施联通方面具有高度共识。当然,选择具体项目时还需要严谨的可行性论证。

问:我们看到,积极支持 “一带一路”的俄罗斯、东欧、中亚,在地理上、政经上,是一个连在一起的大板块。除了针对各国的不同而制定相应政策外,中国在推动 “一带一路”时,会如何对这个欧亚大板块定立一个整体的略策?

答: “一带一路”遵循 “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则,不设立相应的国际机构,因此也能够适应各种地缘经济环境。总体而言,任何相对紧密的地缘经济板块,只要其不具备排他性,对 “一带一路”都是有利的。比如,中欧班列得益于俄罗斯主导的欧亚经济联盟,实现了从哈萨克斯坦斯坦入关到白俄罗斯出关的一站式通行,大大节省了通关时间和成本。因此,在共建 “一带一路”框架下,中国鼓励所有的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并推动各经济组织之间的合作。从目前的地缘政治与经济形势分析,中国首先与欧亚经济联盟和巴基斯坦建成一个新型区域经济秩序,而中巴经济走廊和中哈 “丝绸之路经济带”与 “光明之路”新经济政策对接合作将成为样板。同时,中俄将推动上海合作组织、欧亚经济联盟和东盟对接,共同打造较为完整的区域经济板块。当这一经济板块形成之后,将对周边经济体产生巨大的虹吸效益,欧亚大陆一体化有望由此真正得以实现。而欧亚大陆经济板块的形成,将彻底颠覆世界经济秩序。可以说,谁主导欧亚大陆一体化进程,谁就将主导未来世界秩序。

问:目前,参与 “一带一路”的国家越来越多,俄罗斯、中亚、东欧国家都积极响应,但世界上一些具重要政经地位的国家,尤其美国,态度仍未见积极。中国应如面对这个情况?

答: “一带一路”建设对现有世界经济秩序的主导国的利益造成了严重冲击。一个公正合理的世界经济秩序意味着西方国家无法继续利用对世界经济的垄断权实施经济掠夺。与此同时, “一带一路”建设对于包括西方发达国家之内的所有国家都带来巨大发展机遇,这使西方国家对 “一带一路”持有非常矛盾的心态,既不希望世界经济秩序因为 “一带一路”建设而改变,又不甘心失去通过参与 “一带一路”建设谋取经济利益的机会。

由于地缘经济特点和在世界经济秩序中的占位不同,西方国家内部对 “一带一路”建设的态度也有所不同。德国、法国等陆权国家在 “一带一路”建设中看到了推动欧亚大陆一体化的希望,其可以通过参与 “一带一路”建设加强与亚洲国家的经济关系,并有效降低美国、英国等海权国家对欧洲一体化进程和欧盟独立外交和独立防务的制约,因此其在西方国家中对 “一带一路”建设相对最为积极。英国不是世界经济秩序的核心主导国,因此也不希望失去参与 “一带一路”的机会,在西方国家中率先加入亚投行。日本出于同样考虑,派出了高级别代表团参加了2017年 “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美国既是传统海权国家,又是当今世界经济秩序的核心主导国,对 “一带一路”建设自然最为排斥。但是, “一带一路”由中国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经济增长最为强劲的新兴大国大力推动,并得到世界大多数国家的积极支持,要阻止这一国际倡议,对于世界霸权正在加速衰落、国内经济和社会问题成堆的美国而言实属天大的难事。中国推动 “一带一路”建设的关键在于不背离主旨,团结世界各国实现互利共赢和共同发展。在世界各国谋求发展的共同意愿和整体合力面前,美国等国对 “一带一路”建设的消极态度和破坏作用将显得微不足道。

王晓泉在一带一路先锋论坛演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