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新聞中心 » 許嘉璐:當今世界文明格局中的中華文化

許嘉璐:當今世界文明格局中的中華文化

 

文章來源︰人民日報文藝

 

中華民族從傳統文化及民族集體記憶中汲取了那些特色突出、保證民族幾千年延續壯大、最適合這塊國土上人民理想追求和風俗習慣的因素,一起開掘之、熏習之、人人樂而道之。

一、

當代自然科學愈益證明,宇宙是個整體、一切事物的共同源頭;組成宇宙的各個部分,彼此有著極其複雜奧妙的一致性和關聯性。但是人類卻越走越背離這一真理,人類的自殘也日益加重。多國的知識精英已關注到這一令人類沮喪的問題,並反復指出:21世紀,世界文明已經走到一個180°的拐點,面臨一個全面覆蓋人類社會活動的空前變革:經濟、政治、軍事、科學,社會結構、國際關係、人文思想……無遠弗屆。

這一巨變的實質是什麼?前因後果何在?人類應該如何應對?中國人在其間應該並且能夠為人類做些什麼?

世界文明的這一轉向來得並不突然,也非偶然,尤其是在慣於和善於洞察世事古今的智者眼裡,一點不值得驚詫:事態本該如此。這是因為,西方自中世紀神權高於一切歐洲大地暗無天日之時已經埋下並孕育了這一切的種子;隨後的「文藝復興」以恢復古希臘智慧為旗幟,催生了西方式的「民族國家」和「工業革命」——即學界所說的「現代」。

現代一路順風,從17世紀中葉起就與「殖民」、侵略、屠戮相伴而行,猶如一個硬幣的兩面。工業化本由歐洲崛起,一戰之後「現代」科技、經濟、文化逐漸變成美國獨大,尤其是二戰後,「民主」「自由」「進步」「對人類的責任」構成了「美國夢」的內核、軟實力的主力軍,一時間,人類文化美國化的聲調壓倒了一切。但好景不長——200多年的「現代」所得出的經驗和「科學認知」怎麼能徹底推翻人類幾千年的文明積累?當資本主義走向極端、個人中心主義擊毀了社會結構、被壓榨多時的殖民地漸漸蘇醒、各民族的信仰和傳統岌岌可危時,「物質第一」「技術至上」的神話就破滅了。

五大洲眾多民族日益看清了經濟全球化的定義並非只有一種。「硬實力」舉世無雙的美國,喊著人類「多元文化」的口號,幹著「文化一元」的實事。經濟、軍事、科技等等都離不開文化,「硬實力」和「軟實力」不是二元的,更不是對立的;同時,多元,其中就暗示著可以有一元是領袖,是楷模,是霸主。因此,近些年「文化多樣性」一語漸有取代「多元化」之勢,越來越多的民族發出了搶救、保護、弘揚本民族文化傳統的強音,紛紛採取了多種行動。

開啟了現代科技時代的牛頓、笛卡爾那幾代精英、偉人,自認為他們苦苦探尋到的客觀世界規律是「絕對真理」,絕對不會料到僅僅過了200多年,他們開創的新時代,就把人類控制自然、掠奪自然、崇拜物欲推到極致。原初並沒有真正泯滅的祖先對宇宙、對群體、對人生樸素的體悟再次長出了新的枝丫,而從牛頓到玻爾的巨大貢獻也被作為營養物留下,起到了催生、助長的作用。

二、

在回顧全世界的情況後,再來簡略地看看中華民族文化在「現代」演變過程中的情況。

中國是在被肢解、殘殺中被動地跨進「現代」的,而真正能夠主動地、按部就班地,在民族優秀傳統文化的基礎上,虛心地向外部學習,進行自身的現代經濟建設,是在獲得了真正意義上的獨立後才開始的,大規模的全國性現代工業建設還是等到上個世紀80年代才得以實施。換言之,在我們逐漸開放與改革時,正碰上西方資本主義的最極端形式——新自由主義最得意忘形的階段。與誘人的「經濟全球化」相伴出現的,則是法蘭西斯·福山的《歷史的終結與最後的人》一書的問世。福山這部大作或許被許多人視為對美國式制度和文化的慶功歌,不成想,竟成了文化一元化、世界美國化和新自由主義的安魂曲。西方,尤其美國的經濟屢屢跌跤,地球資源日益枯竭,生態環境急劇惡化,許多國家貧富差距迅速拉大,無處不在的不平等不停地引發社會騷亂、衝突和戰爭……這讓很多民族清醒了——原來,在發展、「進步」的另一面,還有著欲望膨脹、道德淪喪、傳統丟失等等惡劣現象,如果任它如此下去, 「一元文化」將壟斷人類的靈魂,地球上除了少數的「最後之人」,其他種姓、民族和階層都將淪為科技時代的新式奴隸。

中華民族,是吞食苦澀甚多而恢復最快的民族之一,無論城鄉居民、國家領導層,都從傳統文化及民族集體記憶中汲取了那些特色突出、保證民族幾千年延續壯大、最適合這塊國土上人民理想追求和風俗習慣的因素,一起開掘之、熏習之、人人樂而道之。反思過往百餘年,環顧世界五大洲,凡跟風而視自己傳統如垃圾者,大多暴起而速落,陷於種種「主義」旋渦難以自拔。「他者」的覆轍教育了中國人:民族傳統丟不得,只有在自己的文化土壤上種植的樹木才能根深葉茂,不懼風暴雷雨,永世常青。

三、

中華文化也面臨著自身的發展問題。其一,民族傳統文化的傳承主要靠師生相承、家庭薰染、文獻文物、禮儀風俗。弘揚優秀傳統,四者不可缺一。而今,人才的培養,尤其是大家、通家的培養乏力;家風、家規的形成尚需時日;文獻、文物的保護研究亟須加強;禮儀風俗的養成招數不多。改善這些方面的窘境,關鍵在政府的引導和扶持以及專家的無我奮力。其二,中華傳統文化的三根主幹是儒、釋、道,影響城鄉百姓。如果塾師、和尚、道士,滿口經典中語或「行話」,多數聽者大概就會掉頭而去,在這點上儒家更應注意。現在到了學者向老百姓講清楚優秀傳統文化的時候了。其三,世界如此糟糕,根源就在損人利己的資本主義、新自由主義扭曲污染了原本清淨的人心。幸虧歷史造就了中華文化,當今又一次煥發青春,我家之寶可以對治世界之所缺。而中國有著貢獻民族智慧於世界的義務,是根據「推己及人」「和諧萬邦」「天下大同」等世俗的偉大信仰所歸結出的責任感。

但是,我們還沒有做好盡這份責任的準備。首先,認識到歷史和現實賦予我們的責任者太少。其次,善於深入淺出,把民族文化的真諦表達出來的人也少。此外,精通一門以上外語、深刻把握中華文化而又瞭解某一國家或地區文化的人尤其少。要之:缺人才!這是斷了母親乳汁太久了的緣故,也是百餘年來「重理輕文」的必然後果。永記歷史,一秉初心,立德樹人,埋頭苦幹,這或許是我們強身的總體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