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名家 · 名人访谈 » 【国学名家】故宫包含了非常完备的中华文化──专访台北故宫博物院前院长周功鑫博士

【国学名家】故宫包含了非常完备的中华文化──专访台北故宫博物院前院长周功鑫博士

2017年7月,台北故宫博物院前院长周功鑫博士莅临香港书展,出席中国文化院主办的 “同根同源说故宫”文化沙龙讲座。我们藉此良机,访问了周博士,听取她投身博物馆学、博物馆管理、两岸故宫合作等方面的经历和心得,同时表达对香港兴建故宫文化博物馆的意见。

周功鑫博士

周功鑫简介

周功鑫,生于浙江,博物馆学学者,辅仁大学法文系学士,法国巴黎第四大学艺术史与考古学博士,曾任台北故宫博物院院长秘书、展览组组长达二十七年,并曾任教于政治大学、辅仁大学,于2002年在辅仁大学成立博物馆学研究所并任所长至2008年。2008年5月接任台北故宫博物院院长,至2012年7月底归建教职。

周博士于博物馆界建树良多,成就广受国际认同,所得的国际荣誉包括:1998 年获法国文化部颁赠艺术与文化骑士勋章;2007年获教宗本笃十六世颁赠银牌勋章与奖牌;2011年获法国总统颁赠 “荣誉军团军官勋章”。

投身博物馆专业从导览做起

问:首先感谢周功鑫博士接受我们的访问。能否先谈谈您从事博物馆专业的历程?

周功鑫博士(以下简称 ):我一生都服务于博物馆界。1972年我25岁,在辅仁大学做了一年助教后,考入故宫工作,从基层做起,担任英、法语导览。1972年到1999年这27年是我在故宫第一任的服务。这27年间对我来说学习很多。由于我自己本科学的是法国语文,到了典藏中华文物的故宫,就得重头开始学习中华文化、中国艺术史。那时起,也就从法文转到中国艺术领域。由于自己当时是担任导览工作,因此学习的内容非常多元。介绍故宫展览,不能只讲书或画,凡陈列室展出的文物都要能够解说。故宫导览工作给予我学习机会,在初学中国艺术史时,是非常全面的。这种全面学习中国艺术,对我影响非常深,也为我打下良好基础。后来为了让自己获得西方艺术史的研究方法,于1988年前往法国巴黎第四大学学习,并于1995年初取得了博士学位。通过这样的学习,也拓展了自己在中、法文化交流史上的研究。

在故宫担任导览工作一年之后,有十年分别为两位院长──蒋复璁先生和秦孝仪先生,担任机要秘书。在这十年期间,我从这两位不同背景与学养的院长那里,学习到博物馆的不同管理方式。从1983年到1999年,在秦院长的拔擢下,我担任了展览组组长,主要负责展览、教育和公关等业务。我的背景是艺术史,因此,在博物馆展览和教育方面的理论与经验是比较缺乏的,为求提升这方面的知识和能力,于是我利用自己的外文──英文、法文,作为工具,通过阅读和学习欧、美,尤其是美国,在博物馆教育、展览方面的专业知识,同时在工作中我也带领着同仁一起学习。这个阶段总共有十六年。

向不同年龄层推广故宫文化是台北故宫博物院的重要工作。图为台北故宫博物院外举行的青年音乐会。

在担任展览组组长期间,我重新规划故宫的教育活动,按 “分龄分众”的方式设计各类活动。针对儿童,设计 “活动与创意”,以寓教于乐的方式让小朋友从玩耍中学习;针对中学生,举办 “夏令营”, 请他们于暑假期间来故宫研习;针对老师和一般成人,我们安排系统性高的 “文物研习营”;另外还有 “妇女研习”、 “长青研习”等。此外,针对身心障碍人士,也设计了适合他们的研习,同仁学习带领这些视障、智障人士,也让他们有机会认识中华文化。通过这些教育活动,让不同的群体都能够进入故宫,参与各式各样的活动。此外,也与国际大博物馆合作举办国际艺术展览,比如:1993年我们举办了巴黎玛摩丹博物馆收藏的莫内作品展;1995年举办了罗浮宫收藏展;还有1998年的张大千与毕加索展。这些展览打开了故宫与外界的合作,除提供台湾民众对西洋艺术的学习机会,同时也拓展了民众的国际视野。

改革故宫和增购馆藏

1999年,有鉴于台湾在博物馆较缺乏专业人员,而本身在故宫有二十七年难得的学习与经验,自己认为已是到了可以为博物馆界培育博物馆专业人员的时候,于是辞掉了故宫的工作,回到了母校辅仁大学创立博物馆学研究所。

辅大博物馆学研究所于2002年成立。为求学生对博物馆有全方位的认识,有关博物馆各项功能及相关理论皆设有研修课程,诸如博物馆经营管理、文物典藏管理、保存维护、教育、展览、观众研究、博物馆多媒体科技运用等等相关课程。我自己担任的是博物馆管理、展览和营销课程。1999年到2008年在辅仁大学任教的这九年,对于我来说是教学相长,提升了自己在博物馆学的理论方面的基础。前二十七年我积累的是博物馆经验,而这段时间我带着学生,加强对博物馆学的理论认识。之前所阅读的资料有限,多数是从经验中累积,而在辅大教学中则是系统的学习和介绍理论,比如展览要怎么策划、教育理论内涵等。由于在故宫实务工作的二十七年和辅大博物馆专业理论教学九年,这两段经历让我后来回任故宫院长时得以充分发挥。

故宫南院70公顷规画图

2008年5月20日,我回任院长第一天,即着手改革故宫的组织架构,让它更合乎专业运作。在那之前立法院刚刚通过故宫的组织法,在此新组织法中很多职务划分不清。我回任第一天,即予调整,经改造后,合于专业,有助于故宫发展。组织就有如人的身体结构,若位置错置,将影响其发展。组织改造完成后,接着带领同仁面对问题,并设法解决故宫所存在的所有问题。

第一个棘手问题即2002年民进党政府核定建设的嘉义故宫南院。从2002年已核定到2008年5月20日我到任,六年以来此建地仍是一片荒芜,工程丝毫没启动。故宫南院建设工程停滞,经仔细检视文件后,发现南院的博物馆建筑体部份,原编列预算是台币三十亿,可是美国APA建筑师团队所设计的南院建筑因以台湾玉山为意向,需要数百根原木柱来支撑出玉山的外观形象,也因此造价高达五十八亿,远超过原来所编列的预算,在我之前的故宫院长无法解决,我到任后,这烫手山芋落到自己手中,自然需要面对及解决。我上任后不久,监察院有位委员质询我,她从专业角度问我: “假设政府愿意提供五十八亿去让故宫依照这位美国建筑师所设计的南院建筑去建造,你认为是否值得?”这位委员问得真高明,提醒我从专业本质去面对南院建筑问题,一想到这数百根大木柱将建筑内的空间,尤其展览空间分割得零碎至不适用于展览,我立即回答: “不值得。”既然不值得,于是立即与美国APA建筑公司解约,启动南院工程建设修正计划。这时又遇上难题,解约容易,但是如此大型建设计划的修正若无正当理由,诸如不可抗拒的天灾,政府是不会通过的。因此,虽已与美国建筑师解约,然而整个修正计划无法往前推动。直到2009年8月8日 “八八水灾”嘉义县淹水严重,整个南院园区水位高过两米,给了我们修正计划的好理由。这时,南院建设工程计划得以修正,工程重新启动,也就有了现在的南院。

故宫南院全景

从2008年至2012年我回任故宫的四年中,带领故宫同仁,将故宫的博物馆专业功能一项一项地恢复,其中值得一提的是重启故宫文物征集工作。故宫有一段时间,完全不购买文物,主要因为购买文物涉及采购法,如果程序出瑕疵,会触法,为免于触法,同仁们也就不购买文物。然而藏品是博物馆的核心价值,文物征集也是博物馆重要任务之一,一个博物馆如果不购买文物,其研究和收藏就无法提升与成长。为让同仁去除心理障碍,我们于是从故宫文物征集办法中去解决,让其步骤更缜密,以保障同仁们在购买文物时不致触法。故宫收藏品也因此获得大大成长,在四年内,藏品征集数量高达三万多件。

故宫南院建筑

更新数字典藏及提升故宫国际声望
故宫因藏品多,业务也繁杂多元,故宫数字系统在维持故宫运作上是极为重要的核心设施。为求数字系统运作稳妥,我上任后,就整顿、更换整个系统,以免大量文物数据在系统上出问题。此外,为检视故宫藏品状况并办理故宫文物清点,我利用近四年时间,清点七十多万件文物。当时为求取得社会公信,特别邀请院外学者与专家参与清点。

在提升故宫的能见度、提高故宫的国际声望及吸引年轻人进故宫,在我院长四年任内皆获拓展。其中,最令人瞩目的是两岸博物馆交流中的几个重要的展览,诸如2009年的雍正展、2010年的南宋展、2011年的山水合璧──黄公望与富春山居图展、2012年的康熙与路易十四展等。此外,因2009年2月14至17日的两岸故宫正式交流关系成功建立,也带动了两岸博物院建立了实质的交流与合作,同时也成就了故宫展览的多元化,以及提升国际能见度。2012年7月,伦敦的《艺术报》(Art Newspaper)做了全世界博物馆评估,台北故宫被列为全球最受欢迎博物馆的第七名,同年 “山水合璧──黄公望与富春山居图特展”更获得了全世界最受欢迎展览的第三名,此展甚至获得美国博物馆协会评为第一名。

两岸故宫各具特色宜多交流
问:非常精彩的经历。可否请您介绍一下台北故宫收藏上的特色以及比较两岸故宫的收藏?

周:台北故宫的收藏,从时间的角度来看,文物从新石器时代到清朝皆有。藏品中,有些是原来宫中的收藏,而另一些是来自购买或捐赠等方式征集而来的。故宫博物院包含了非常完备的中华文化,从教育、展览中都可以让民众获得很好的学习。故宫的收藏丰富、多元、多样、系统性强,所以它是宣传和推广中华文化极好的地方,当然这也是它的使命。

台北故宫新馆落成时之院景鸟瞰

故宫博物院于1925年成立,自1931年 “九一八事变”之后故宫重要文物南迁,当时南运文物共13491箱。1948年春,故宫藏品有四分之一约3000箱左右运来台湾。故宫运台的文物多属体积小、质量精致、易于运送者。因此,以宋、元时期的重要书、画以及宋代及清代早期名贵的宋瓷及珐琅彩瓷为多。当年运送时, 很多大型文物不方便运送,大都保留在北京或南京。北京故宫保有部分宫中收藏,尤其清代收藏相当完备。此外,后来征集各地的考古发掘文物,以及购买民间的收藏,成就了北京故宫的大量藏品。若从数量来看,台北故宫有七十多万件文物,北京故宫有一百八十多万件文物。

今日的台北故宫博物院,国际知名,游人如鲫。

台北故宫于1965年在台湾外双溪正式重新开放。自此之后,培养出各方面专业人员。在我回任、整顿之后,专业人员的发挥面更大,使不同的观众来到故宫都能够获得不同的学习与参观经验。同时,故宫展览多元,并在国内、外各地举办。从两岸故宫收藏的质与量而言,都是介绍中华文化最好的地方。

问:两岸故宫在您任内的交流情况如何?

周:在2009年2月14至17日,我带领台北故宫同仁前往北京拜访郑欣淼院长及北京故宫的工作人员。那是一次破冰之旅,两岸故宫第一次进行正式交流。为求建立两岸故宫实质的交流,当时我们讨论方向,采取务实的态度及作法,并避开敏感的名称载示及法令的涉及。因此,在名称上,以两岸故宫并称或台北故宫及北京故宫互称。在法令上,凡涉及法令的交流都不谈。同时,达成八项实质交流共识,包括:人员交流、共同举办学术研讨会及研究专题、图书馆图书赠送、网络连接、专业题目的共同研究、文创品互相设点等。自2009年开始两岸故宫学术研讨会连续举办了数年,两岸故宫做了很多实质、有益的交流。

周功鑫任院长期间,两岸故宫曾建立友好合作关系。图为她访京时与时任北京故宫博物院院长郑欣淼合摄

 “山水合璧──黄公望与富春山居图特展是两岸故宫其中一个重要合作项目,广获好评。

香港故宫有助填补中华文化空缺

问:是不是文化应超越政治?

周:是的,文化是超越政治的,政治和文化应该分开考虑。政治是一时的, 而文化是永恒的,中华文化是全球华人共有的资产。香港是一个经济高度发展的商业都市,过去英国殖民时期,偏向西方文化,香港人缺乏系统学习中华文化的环境。西方文化不是不好,若能齐头并进,就非常理想。我一直认为香港可以走出它的特色,它的经济和文化应该可以同步发展,而中英文化也应该可以在这里同步并进。英国文化在这里已经有了一定基础,那如何加强中华文化呢?

随着落实兴建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香港官方亦推出多项和故宫有关的活动, 故宫学堂讲座系列是其中之一。

现在,故宫博物院愿意把藏品送到香港来,成立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对香港民众来说,这是一个大礼物,因为博物馆的核心就是收藏,因展品来源不缺, 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能持续不断地拥有中国历代文物展出,它将是一个可以提供香港民众长期、系统地学习中华文化的固定地方。如果经营得好,通过各类主题展览与教育活动,香港人可以获得学习中华文化,接受中华文化的熏陶,长久下来影响一定深。我一直认为,中华文化是全球华人的资产,若你不要这份资产,则是否定了自己的根。有了这个博物馆,香港人可以系统地借助中华文物来学习中华文化,博物馆的参观是种 “文物的学习”,也就是视觉直观的学习,这种学习,学得快、印象深。此外,每一件文物背后都蕴涵了一连串的知识、技术与创意,以及前人的智慧。未来,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将是香港民众学习中华文化最好的地方,也是提升中华文化素养的一个很好的机会。如果硬要把这件事政治化、意识形态化,那只会让自己失去丰富的人生内涵、失去拓宽自己视野及学习前人智慧的机会。

问: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主要是与北京故宫合作,那您认为将来香港故宫和台北故宫可以合作吗?

周:如果我还任院长,我依然认为实质的合作是可以建立的。

锲而不舍地推广中华文化

问:我们知道您离开故宫后,仍续继从事推广中华文化的工作,可以说明一下吗?

周:中华文化是全世界的资产,更是华人的资产。为求全球华人尤其青少年能有机会有系统地学习中华文化,我退休后,自2013年主编 “图说中华文化故事”丛书。此丛书分成语篇与人物篇。成语篇已出版了第一辑《战国成语与赵文化》十册及《战国成语与秦文化》十册。因丛书编辑出版已稳定,目前正着手 “全球中华文化网络博物馆”的建置。此网络博物馆仍以成语故事为媒介,利用多媒体互动,有趣而又有系统,且以分龄分众的方式呈现并藉动画、图像、互动游戏引导,进入中华文化广而深的学习。另又采用扩充实境(AR)及大数据等当今高科技以方便大众学习及教学研究。此外,亦设计有实地参观与研习活动,按不同年龄及背景设计,将举办 “亲子夏令营”、 “教师研习营”、 “文化创意产业研究营”以及 “专题讲座”等,让全球人士轻松、方便、长期有系统地学习中华文化。若制作顺利,希望明年底以前上线。此 “全球中华文化网络博物馆”的建置,主要是利用网络无远弗届的效益,为全世界想学习中华文化的人提供一个学习平台。

 “图说中华文化故事丛书第一辑《战国成语与赵文化》,出版后大受欢迎。

问:能否详细介绍一下这个网络博物馆的内容?

周:我将先从 “全球中华文化网络博物馆”的前置准备及先出版 “图说中华文化故事”丛书说起。此丛书的对象是青少年。为什么是青少年?当今的青少年皆在升学压力下生活,然而这时段的青少年也正值他们心智发展及价值观建构的重要时期。如何不增加他们的压力,而让他们能轻松、有趣地获得中华文化的接触与学习?这就是我编写 “图说中华文化故事”丛书及建置 “全球中华文化网络博物馆”的初衷。于是我采用了青少年熟悉而又喜欢的漫画来让他们进入中华文化学习。通过出版这套书,我也完成了大量资料和图画的收集与整理,令后续 “全球中华文化网络博物馆”的设置工作方便了很多。在 “图说中华文化故事”中,我首先做的是成语篇,我选出了一百五十个成语,五十个战国、五十个汉朝,剩下还有唐朝、宋朝的。五十个战国时期成语我又系统地出版,十册赵文化、十册秦文化、十册楚文化、十册齐文化、十册韩魏燕文化,当读者读完五十册,即五辑的战国成语,他们可以轻松地认识整个战国时期。此外,成语是青少年必学的,而成语又是史实,一个成语里蕴含了当时的文化、历史、人物、相关战事、生活、艺术等,所以我选择以成语作为媒介,将中华文化以活泼、生动的方式介绍给年轻人。

问:社会反应如何?

周: “图说中华文化故事”丛书出版已经第二辑,社会各方给予热烈及正面的响应。在台湾第一辑刚出版后,就有家长打电话来要求买第二辑。而在大陆Amazon网站上,网民的评价也都非常正面。目前第一辑《战国成语与赵文化》十册的繁、简体皆已是第三版。《战国成语与秦文化》十册于今年初出书,而《战国成语与楚文化》十册也将于明年初出书。各界皆予相当的肯定,我也藉此机会,代表全体工作团队谢谢读者的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