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中醫與茶 » 中華茶文化 » 茶萃天地,碗藏宇宙 — 專訪澳門中華茶道會羅慶江會長

茶萃天地,碗藏宇宙 — 專訪澳門中華茶道會羅慶江會長

羅慶江 — 中國國際茶文化研究會榮譽理事、寧波東亞茶文化研究中心榮譽研究員、河北省茶文化學會專家顧問、澳門中華茶道會會長、澳門春雨坊茶文化研習中心總監、茶席設計活動的先行者。獲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頒授2009年度文化功績獎狀以嘉許其對澳門茶文化的貢獻、2015年獲選為「國際10大傑出貢獻茶人」。

優雅精美的宋代茶文化

中國茶文化源遠流長,一片茶葉,在不同時代皆散發著氤氳茶香。「宋代文化十分輝煌,可以說達到了文化鼎盛時期。大家都知道陶瓷、清明上河圖,可以看到宋代的文化十分繁榮鼎盛。他們的審美觀進入了一個優雅、簡潔的年代。」每個朝代都有其文化特色及審美觀,如漢之淳厚質樸,唐之瑰麗雄奇,而之於宋代,羅慶江則以「優雅簡潔」視之。錢穆先生曾評道宋代為「積貧積弱」,但綜觀歷史,宋朝在文化、科技、農業、工商業、手工業等諸多方面都達到了中國封建社會的巔峰。「宋朝的畫作是中華文化中的一個很有代表性的特徵。宋朝的書法也是相當好,蔡襄、蘇軾等人的書法都非常有名。不僅如此,從宋朝出土的文物可以看到,宋代的五大名窯官窯、哥窯、汝窯、鈞窯、定窯都已經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各種文化在宋代都有了很好的發展,那麼茶文化到了宋代又有何發展呢?

自唐代陸羽著《茶經》後,茶文化有了系統化的發展。《茶經》涵蓋了茶葉生產的歷史、源流、現狀、生產技術以及飲茶技藝、茶道原理,可謂是茶文化百科全書。宋代在這個基礎上檢討,化繁為簡,繼續發展。例如茶具從唐代的25件到了宋代只剩下12件。而說到宋代茶文化,就不能不提宋代最具特色的貢茶—龍團鳳餅。「龍團鳳餅的製作非常奢華,奢華到什麼程度呢?在一個三吋丁方左右的茶餅上刻出龍鳳紋的圖案,有時還會貼金,製成有金線、金箔的龍鳳圖案。」羅慶江悠悠介紹宋代獨特的龍團鳳餅,精巧優雅,一如宋代氣象。可惜隨著喝茶方式轉變,散茶風行,龍團鳳餅日漸式微。及後明代朱元璋下詔廢除,龍團鳳餅便正式停製。而談到龍團鳳餅,便不得不提蔡襄。

龍團鳳餅圖樣(圖片來自網絡)

「蔡襄是一位茶文化的專家、藝術家,他將龍團鳳餅介紹給了皇帝。後來得到了皇帝的指令,在福建北苑裡面建了一個貢茶院。這是中國歷史上最大的皇帝貢茶院,在這裡製作龍團鳳餅供應朝廷。」蔡襄,是中國北宋時期的政治家、書法家和茶學專家,對茶極有研究,著有《茶錄》。《茶錄》分上、下篇,上篇論茶,下篇論茶具,對茶的色、香、味,茶具的種類、材質、顏色等均有研究,也為我們揭示了宋代對茶盞的審美觀。他在《茶錄》中記載︰「茶色白,宜黑盞,建安所造者紺黑,紋如兔毫,其坯微厚,熁之久熱難冷,最為要用。出他處者,或薄或色紫,皆不及也。其青白盞,鬥試家自不用。」

羅慶江為我們解釋︰「由於當時的茶色是白的,所以最好是用黑色的茶盞,而福建做的茶盞顏色會更黑一些,黑中帶有青綠色。紋如兔毫,其胚微厚。這個就是宋朝的要求。為什麼?因為要『熁之久熱難冷』,也就是讓這個碗更易保溫。那有什麼用呢?蔡襄也說了,『最為要用』。其它的碗很薄的或者顏色是紫色的,都不合適。青色、白色的茶碗,懂茶及鬥茶的人是不會用的,他們一定只用黑色。另外茶匙也重要的,茶匙要重,擊拂有力。以黃金為最佳,銀鐵次之。當時的茶匙是要用來打茶粉,就類似打雞蛋這樣,到激發茶粉末變成泡沫的作用。」

宋代建盞殘片(圖片由羅慶江提供)

除了蔡襄外,宋徽宗趙佶也同樣記載對茶盞的要求。宋徽宗極為喜歡飲茶和點茶。他可以集全國的資源來得到他所需要的茶具,所以對具的要求更高。宋徽宗就有一本書叫《大觀茶論》,是歷史上唯一一個皇帝寫茶的專著。《大觀茶論》︰「盞色貴青黑,玉毫條達者為上,取其煥發茶採色也。底必差深而微寬,底深則茶宜立而易於取乳,寬則運筅旋徹不礙擊拂,然須度茶之多少。用盞之大小,盞高茶少則掩蔽茶色,茶多盞小則受湯不盡。盞惟熱則茶發立耐久。」

羅慶江解釋道︰「『盞色貴青黑,玉毫條達者為上,取其煥發茶采色也』,原來用青黑色的兔毫茶碗,當你擊打茶粉時,顏色會特別漂亮。『底必差深而微寬,底深則茶宜立而易於取乳』是指宋朝的茶碗不會像唐朝的那麼淺,那麼茶的泡沫像蛋糕奶油的泡沫一樣,打到可以立起來,大家當時喝的都是這些泡沫,而不是那些水。『寬則運筅旋徹』,底比較寬則磨茶的時候容易一些,如果尖底就不方便操作,打得不好。『然須度茶之多少。用盞之大小,盞高茶少則掩蔽茶色,茶多盞小則受湯不盡』是指一個比例,最重要的是『盞惟熱則茶發立耐久』。以前的茶除了用來喝,還要用來比試。宋朝的時候流行鬥茶,如何鬥呢?便是將茶打成泡沫後拿出來鬥,誰的泡沫最持久便贏,而最快露出水痕則輸。」

趙孟頫《鬥茶圖》(圖片來自網絡)

「建盞」、「天目碗」之爭

宋代流行點茶、鬥茶,對茶具的材質、形狀、顏色皆格外重視,就著鬥茶需要,宋代要求青黑厚重的茶盞,因此誕生了極具特色、精彩燦爛的青黑茶盞—天目碗。天目碗近幾年越發受到注視與研究。曾經有學者說,這種茶盞不能叫天目碗,只能叫建盞。建盞和天目碗到底哪一種才是正確的呢?

「建盞產於福建,以前只供皇帝便用,尤其是兔毫盞,最受皇帝喜愛,所以這些建盞是由官窯專門製作的,凡是不合格的,燒錯燒壞的,便要將其打爛,不能流落民間。」羅慶江娓娓道來。「福建這個地方最初不止是燒黑陶的,晚唐的時候是燒青瓷為主,到了宋朝的時候,因著鬥茶的需求,才大量燒製黑陶,也在元代以後衰落。這些是如何做出來的呢?首先一定要使用當地含鐵量很高的黏土,先拉坯,乾了之後再燒坯,之後上釉,這些釉是當地的礦石或者窯裡面剩下來的爐灰,乾了之後就可以入窯。現在由於環保的關係,這些窯都不允許經營。現在一些合法的窯多數是電窯。所以現代出產的這些,嚴格來說不能叫建盞,只能叫仿建盞。燒製這些需要大約1330攝氏左右的溫度,如果沒有合適的窯和柴火,是不可能完成的。很多人之所以失敗,是因為無法達到這樣的火力。」產自福建建窯,故名建盞。那麼天目碗之名又從何而來?

台灣製木葉天目碗(圖片由羅慶江提供)

「在臨安附近有一個地方叫天目山。此地久負盛名,韋陀菩薩是在天目山得道成佛的。當時的中國在唐宋期間,達到了文化國力的鼎盛,所以外面的許多人就要到中國來朝聖、學習,日本、韓國等國家都會派出僧人到天臺山學佛。日本的和尚要來天臺山,要先坐船到寧波登陸,然後再問路。但天臺山很遠,他們就會問附近有什麼,當地人會告訴他們附近有天目山,於是他們就去了天目山。他們在天目山學佛時,也學了一些中國人的生活習慣,尤其是中國佛教徒。於是,他們也將宋代的飲茶的方法和用具都帶回了日本,並稱這些用具為『我從天目山帶回來的碗』,最後就叫它們做『天目碗』了。」

文化交流,讓中國的茶道傳至日本,也賦予這種精美燦爛的茶盞一個名字—天目碗。「那麼到底建盞和天目,是怎麼叫的呢?有學者說不應該叫天目,因為天目是日本人的叫法。此物是在我國福建的建窯裡面出產的,應該叫建盞。但我認為這樣的應該叫做天目釉,而在福建建窯中生產出來的叫建盞。當時日本人帶這些茶器回國後,說這些是從天目山帶回來的,叫天目碗。就等於我們講普洱茶一樣,普洱這個地方是賣茶葉的集散地,我們以前是講『去普洱買茶』,講著講著後來就成了『去買普洱茶』。但大家不要忘記,四川、湖南、廣東甚至泰國都有一模一樣的茶和茶餅。同樣的道理,我們現在說的天目釉,是指的一種形式的,用這樣的方法燒出來、有這類圖案和紋路的碗,泛稱為天目釉。而天目釉中在福建建窯中生產出來的那些,叫做天目釉中的極品—建盞。」對於天目碗與建盞的爭論,羅慶江以普洱茶為例,說出自己的看法。當時其實並非只有福建出產天目碗,例如江西的吉州窯也有曾出產過不同種類的天目碗,因此建盞一名不足以代表這種茶盞。所以羅慶江覺得以宋代那種形式、方法燒出來、有這類圖案和紋路的茶盞,可泛稱為天目釉,使用天目釉燒成的便是天目碗。而當中只有福建建窯生產的,才是建盞。

內藏宇宙的天目釉

但不論這種茶盞叫何名字,也無法影響它煥發千年的光彩。每個天目碗的背後,都凝聚了製作者的心血,因此每一個都散發出獨特的魅力。「天目碗就像人一樣,每個人有不同的指紋,天目碗也沒有任何兩隻是相同的。雖然它們的材料是完全一樣的,只不過是在同一窯裡的不同位置燒製成的。因為窯中的溫度稍有變化,剎那間就會產生不同的化學反應。而天目碗上面的花紋並非畫上去的,是燒出來便如此,便更難控制。燒成油滴後降溫,便會形成結晶,這時爐忽然再升溫,再降溫,就會產生分離的現象,因為在燒到某個溫度時,裡面的分子材料突然間產生了一種無法融合的現象,在這個時候忽然噴出來,在噴出來的瞬間,又冷卻、融合了,便會形成這種圖案。如果在燒成油滴的時候,忽然間升溫,又馬上降溫,就會出現一種很像薄膜和耀眼太陽光反射的那種七彩光線,這種現象叫做曜變。」羅慶江為我們講解了天目碗的花紋的產生過程。雖不曾親眼窯變的過程,但羅慶江栩栩如生的描述,彷彿讓我們看見了一塊陶泥在窯裏慢慢成形,再迸發出無限力量,在碗上點上七彩斑斕的光芒,揮散不去,最後成為出窯萬彩的天目碗。

 

台灣製現代天目—金油油滴盞(圖片由羅慶江提供)

然而,或許誰也不曾想到,除了碗上的花紋,小小天目碗當中更蘊藏著巨大的宇宙。一次偶然的機會,羅慶江拿起了一些建盞殘片,仔細端詳研究。先是以放大鏡來看,依然覺得不過癮,於是他突發奇想,便找了個顯微鏡來看,結果卻發現了天目碗中的宇宙。「不看不知道,一看很興奮!」談到這個發現,羅慶江依舊難掩飾心中的激動,拿出了一張照片,興趣地為我們介紹︰「你們看這隻殘片,看起來就一般般的兔毫,黑灰色的,沒什麼特別,但是在五、六十倍甚至一百倍左右的顯微鏡下,我卻看到了很多種顏色。這才發現原來每一塊碎片,雖然釉幾乎是一樣的,但裡面的結構卻都不一樣,也沒有人知道這是一種什麼化學變化。」

100倍顯微鏡下的宋代建盞殘片(圖片由羅慶江提供)

100倍顯微鏡下的宋代柿天目殘片(圖片由羅慶江提供)

那麼這種變化只有天目釉才有呢?「我找了一個普通的花瓶放大看一下,卻什麼都看不到。而高溫燒成的中國瓷器也一樣什麼都看不到。再看一個台灣的瓷器,表面上有彩色的變化,可以看到裡面有一些結質,但表面上的釉產生了一種耀斑,光線直射就有,但很灰淺。鈞瓷號稱『入窯一色,出窯萬彩』,同樣用顯微鏡放大約100倍來看,卻只可以看到很多霧狀的氣泡。而澳門以電窯燒的高溫瓷,放大看是有花的,但除了花,卻也沒有更多深層次的內容了。所以高溫瓷產生的結晶,是不會有那種結果的。我們又拿日本做的仿建盞做對比,同樣也是表面上有些姿色,但沒有深層次的了。」羅慶江拿了幾種的瓷器做比較,卻發現只要天目碗裏擁有這樣奇妙的變化與深層次的光彩。「想不到中國瓷器竟然可以用顯微鏡來看,這些結構看得人停不下來,生怕自己錯過什麼精彩部分。這一切美好圖案的產生只在一瞬間,這一瞬間是控制不了的天意。」看著照片呈現的顏色,宛如銀河中的一片片星雲,也是天賜予人間的禮物。

100倍顯微鏡下的現代金油油滴天目(圖片由羅慶江提供)

100倍顯微鏡下的台灣製現代金油油滴天目(圖片由羅慶江提供)

 

  • 專心致志的匠人精神

小小的天目碗,彷彿代表了整個宋代的茶文化—優雅、簡潔、精美,背後承載是一種精神,一種專心致志,一絲不扣工匠精神。奈何隨著時代更迭,文化變遷,龍團鳳餅、鬥茶、點茶、天目碗都漸漸息微。這是值得婉惜,同時值得我們去思考。「天目是值得看的,但宋代輝煌的茶文化如何恢復?我們如何在中華文化的歷史長河中找到這種工匠精神?他們最初做出來的都是偶然,但堅持了下來,才造就了天目碗的精彩。」從事茶工作二十多年,羅慶江經常會思考這個問題,如何在現今世代能夠傳承傳統茶文化,去蕪存菁,將其發展得更好。

「我在日本的時候很喜歡去茶館飲茶。有一次,我在京都的一間茶室飲茶,看了一下裡面的相片和畫,我發現原來那間茶室竟然有八百年歷史。八百年前它是在一條河邊,現在它是在一座城市裡。外部的變化並沒有影響他八百年都堅持做一件事,日本人已經將天目看做是一種神聖的東西。如果你去參觀過日本茶館,你會看到日本人都是恭恭敬敬地拿著碗過來,你喝完後如果不把碗放下,慢慢欣賞的話,他們還會跟你講解這隻碗的歷史,他們是如何得到這隻碗的?有什麼長處?你不能把碗拿的太高,必須只能輕微離開榻榻米去欣賞。日本人並不是來中國拿了一隻吃飯的碗回去就覺得好好,他們是確實得瞭解到了我們中國文化的精深博大,並崇拜之。」羅慶江在日本中找到這種精神,也帶給我們很深的啟示。如果我們一代一代地堅持下去,一定能做出更好的事。在觀賞這些陶瓷器的同時,我們不應單單去欣賞,更應該去思考、去傳承、去發揚。

「宋朝時的製茶技術已經失傳,現在我們的土壤、空氣、水都有變化,甚至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污染。現在的茶樹長出來已經不是宋代的那個樣子;我們的建窯天目碗也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樣製作出來,它們已經成為了歷史。我們如果不珍惜,一切都將成為歷史;只有我們珍惜,現在的一切才能長留給下一代。希望大家都能珍惜這些茶碗!」

有人說過,茶薈萃天地之精華。在茶中,羅慶江尋找到安定,也尋找到快樂。與茶同行廿載,他對每一片茶葉、每一個茶盞,每一件茶具都有深厚的感情。因此他多年來致力推廣茶文化,開茶會、辦教學、設講堂,以不同方法、從不同角度介紹精彩的茶文化。在羅慶江身上,我們彷彿看到這種堅持、一絲不苟的匠人精神、茶人精神。也正因著羅慶江對茶道的堅持與熱愛,我們才能看到隱藏在天目碗中的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