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新闻中心 » 主题活动 » 中国阳明心学高峰论坛 » 第二届中国阳明心学高峰论坛闭幕论坛在绍兴举办

第二届中国阳明心学高峰论坛闭幕论坛在绍兴举办

618日,主题为唤醒良知 此心光明的第二届中国阳明心学高峰论坛闭幕论坛在绍兴隆重召开。 本届论坛由绍兴市人民政府、北京三智文化书院、中国文化院主办。原浙江省省长吕祖善,中共绍兴市委书记马卫光、市长盛阅春,中华文化促进会主席王石,论坛组委会副主席王守常,中华社会文化发展基金会执行副秘书长蒋晔,贵州省文史研究馆馆长顾久,中国文化院执行董事兼总经理、论坛组委会副主席陈强,三智书院理事长、论坛组委会秘书长高斌,中国文化院副秘书长、论坛组委会秘书长白海燕等,以及来自大陆、台湾、韩国、日本、美国、俄罗斯等国家和地区的五十余位阳明学专家学者,一百多家书院代表,社会各界精英等一千余人参加了绍兴闭幕论坛启动仪式。

上午,与会专家学者和嘉宾六百余人前往阳明园拜谒了阳明先生墓地,追思先贤、洗涤心灵,表达了对先生的崇敬之情;在启动仪式上举行了中国阳明心学高峰论坛永久会址的授牌仪式与专家学者的主旨演讲。在主旨演讲环节,陈强总经理宣读了论坛组委会主席许嘉璐先生特意为大会撰写的文章《共促阳明心学 进入新境界》。18日下午,日本咸生书院理事长难波征男、台湾中央研究院中国文哲研究所研究员林月惠、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李承贵、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倪培民、贵州省文史研究馆馆长顾久、陕西师范大学教授丁为祥等阳明学专家对阳明学的知行合一学说,以及阳明学国际发展现状等内容做了分享。

一、拜谒仪式

18日上午,举行了天下同念——王阳明先生墓地拜谒仪式。绍兴市政府领导、专家学者、参会嘉宾与媒体代表共约600人参加了拜谒仪式。马卫光书记、王石主席代表敬献了花篮,王守常院长、蒋晔副秘书长、陈强总经理、高斌理事长、顾久馆长恭敬上香,盛阅春市长等敬酒,教授董平恭读了祭文。

二、启动仪式

马卫光书记首先代表中共浙江省绍兴市委,对大家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马书记指出,本届论坛自去年11月启动以来,历时7个多月,跨越5省市,是规格最高,规模最大,影响最广的一次阳明心学闭幕论坛。绍兴闭幕论坛必将成为阳明心学研究的重要转折点和里程碑。作为王阳明的故乡,绍兴将肩负起历史责任,进一步完善王阳明文化传承保护发展工作,充分依托阳明文化研究院等机构的研究实力和组织资助,着力提升研究实力。

王石主席认为,学术和思想建立在传统社会的基础上,其思想是魂,传统社会是体。从前的社会产生了王阳明和阳明思想,它的体是传统社会。500年之后的今天,中国已进入了现代社会。如果我们将传统思想称为灵魂,它的体在哪里?如果我们不能把它融入当代生活,那就叫做魂不附体。所以创造当代的阳明精神非常重要。

高斌理事长首先回顾了阳明论坛的整体情况。201610月首届中国阳明心学高峰论坛在京成功举办,次年,第二届中国阳明心学高峰论坛如期举行。北京开幕论坛后,组委会历时7个月分别在江西、浙江、福建、广东等地举行了不同形式的分论坛。北京开幕论坛及其各地分论坛的举办,是弘扬阳明心学的拐点,是中国人文科学发展的拐点,也是中国传统文化走向世界的拐点。

白海燕副秘书长指出,绍兴与阳明先生有着极深的渊源,不仅是阳明先生的归宿地,保留了大量阳明先生的遗迹、遗存,更是产生了著名的天泉证道,这里是阳明思想圆融之地。第二届中国阳明心学高峰论坛的闭幕论坛在此举办,具有非常特殊的意义,这将预示着阳明思想将会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助力民族复兴,同圆中国梦的征程中发挥重要作用。正如许院长所期许的那样,绍兴闭幕论坛将成为继承和弘扬阳明心学的转折点。

顾久先生指出:阳明先生生长在浙江,悟道在贵州,从而使得文化发达的浙江和边缘的贵州有了文化上的联系。认为阳明心学的传播,应该从三个方面共同努力:一是党政的倡导,二是学者的勉励,三是民众的参与。

吕祖善先生认为,浙江文明的精髓首先是自强,其次是文化的包容,最后靠创新的文化。从秦汉时的穷乡僻壤到现在繁荣的浙江,包括改革开放40年来,浙江很多经济现象背后都是文化的渊源在起作用。

经过绍兴市人民政府申请,论坛组委会审核通过,中国阳明心学高峰论坛永久会址落户绍兴。在论坛启动仪式上,举行了永久会址的授牌仪式。论坛组委会主席许嘉璐先生特别代表陈强先生授牌,盛阅春市长接牌并合影留念。中国阳明心学高峰论坛永久会址落户绍兴,对于绍兴这座具有2500多年历史文化底蕴的城市是一大盛事,也是中国阳明心学高峰论坛的盛事。永久会址的建立以及后续工作的展开,将为保护阳明遗存、传承阳明心学、践行阳明精神、 整合优秀传统文化资源,建设国学高地、打造中华心学圣地发挥重要作用。

主旨演讲

陈强先生代读了论坛组委会主席许嘉璐先生的文章《共促阳明心学进入新境界》,文中以探寻究竟,契理契机为核心内容,指出在绍兴举行的闭幕论坛将成为继承弘扬阳明心学的转折点,并强调了传承弘扬阳明心学应以学术为基础,以历史为背景,以人民为中心,以创新为化古,这四项既是这一转折的标志,也是其必备的条件。许先生提出,在传承弘扬阳明心学的领域中最急迫和重要的有两点:一是如何在不断深化研究的同时,润物细无声地把王阳明这位近代文化伟人的思想、事迹渗入亿万大众心中。二是如何在祖国各地、多个机构和团体越来越重视阳明心学的形势下,能够涌现很多以展示、传承、弘扬阳明心学为宗旨的基地或中心。

蒋晔先生在主旨发言中首先回顾了阳明论坛永久会址申请、考察、建立的过程和原因,解读了绍兴精神。认为绍兴作为中华民族心学圣地的原因是王阳明的知行合一和浙江精神一脉相承。

杨国荣教授在主旨发言中谈到:王阳明的心学展现了深沉的哲学智慧,在今天依然还有它的作用。概括而言即是深度的创建,创造性的观念,追求行为的合理合度,超越道德的麻木,万物一体走向天下共同体。这些观念在今天依然具有它的意义。

四、学术讨论会

18日下午,论坛举行了阳明心学学术研讨会。来自大陆、台湾、韩国、日本、美国、俄罗斯等国家和地区的十多位阳明学专家学者在学术研讨会上发表了主旨演讲。日本咸生书院理事长难波征男、台湾中央研究院中国文哲研究所研究员林月惠、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李承贵、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倪培民、浙江大学教授董平、北京大学教授张学智等阳明学专家,对阳明学的良知之说、知行合一论、阳明学国际发展现状、阳明的立志之学等义理做了分享。

五、国学颁奖晚会

当晚,第二届中国阳明心学高峰论坛组委会在绍兴大剧院举办了国学颁奖晚会。为传播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做出突出贡献的个人和集体颁发了阳明心学践行奖”“国学传承奖”“国学传习奖国学终身成就奖,以表彰他们传承和践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精神和事迹。陈强先生代表许嘉璐先生将国学终身成就奖颁发给了以弘传中国儒释道优秀传统文化为己任,影响和教化了一代人的南怀瑾先生(由其子南一鹏先生代领)。与会嘉宾还观看了具有绍兴地方特色的、精彩绝伦的文艺表演,深深感受到绍兴的文化底蕴、文化传承和文化氛围。

许嘉璐:共促阳明心学 进入新境界

编者按:618日,第二届中国阳明心学高峰论坛绍兴闭幕论坛在浙江绍兴举办。中国文化院院长许嘉璐先生专为大会撰写了题为《共促阳明心学  进入新境界》的文章,倡导弘扬阳明心学应探寻究竟,契理契机。许先生因病未能亲临现场,中国文化院执行董事兼总经理陈强代为宣读,全文如下:

各位专家、各位企业家、各位领导、各位阳明心学的热爱者和实践者:

我因养疴未痊,医嘱少动多静,不宜外出,所以此次第二届阳明心学高峰论坛绍兴闭幕论坛的盛事,只好告假缺席了。现勉力为一小文,委托中国文化院执行董事兼总经理陈强先生代为宣读。为此,我要向与会的朋友们表示歉意,并且向陈强先生表示感谢!

511日为此次论坛召开的筹备会上,我曾经匆匆地说过,在绍兴举行的闭幕论坛将成为继承弘扬阳明心学的转折点。这当然也是我的期盼。我这样说,既是因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在经济、文化等诸多领域的改革和发展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也是我在回顾了儒学发展史和阳明心学传播过程的波澜起伏之后而大胆提出的。

简约言之,21世界的中国和世界,需要一种在悠久传统基础上生发出的,也就是经受过长期锤炼和检验的,适合人类和谐相处、适合人与自然共存的话语、理论和文化。阳明心学,应15-16世纪中国社会现实的精神需求而出现,其思想体系、话语表达完全符合上述三方面条件。自王阳明生活的时代到今天,宇宙、地球、人体和文化运行的轨道,也就是天、地、人之未变,因此阳明心学的根基、核心仍然适用于今日之中国乃至全世界。但是,毕竟时过则境迁,五百年来世事、科学、人文、语言变化之巨,为任何前人所不及料。我们所秉持的传统、理念、信仰,包括阳明心学在内,所面临的是一个自然科学空前发达的世界,是一个大众化、多元化、个性化,电子化、快捷化、直观化的社会。当年王阳明传道解惑的对象,主要是受过儒家学说教育的;阳明心学在当时和后代的影响主要是通过这些人分散地、自发地去宣说传授。即使阳明心学没有跻身于朝廷认可的官学,有时还受到固守派的诬告,但是却已波及、浸润到许多城邑农村,已经成为中华民族文化基因的重要成分。今天,我们是在中央关于大力传承弘扬发展优秀传统文化的统一规划、加强领导等等一系列明确精神下宣传阳明心学,面对社会的现实状况,解决人们心灵问题,其力度和影响当然应该与阳明时代有着天壤之别。这就要求我们意识到,并努力促进、形成这一转折。

这一转折的标志是什么?实现这一转折的条件是什么?我在511日的筹备会上提到,我认为,传承弘扬阳明心学应以学术为基础,以历史为背景,以人民为中心,以创新为化古。这四项是不是可以视之为这一转折的标志,同时也是其必备的条件呢?这还需要大家进行批评、探讨和议论。

所谓以学术为基础,是因为任何信仰、伦理都需要以学术的精神、视角和方法证其理、究其实、寻其源、观其变。因此,学术基础与历史背景密不可分。例如,阳明心学其来有自,前有孔孟导夫先路,中经多朝多代,积二千载而至明;稍早于阳明,又有陈献章、湛若水一脉孜孜以求,层层积淀,方有了阳明心学的横空出世。西方史学家在论及时间边界模糊不清的现代时,有些人(例如德国的于尔根·奥斯特哈默Jürgen Osterhammel)提到,在美国占主流地位的中国史研究者和越来越多的中国历史学家提出自16世纪中叶起直到19世纪末,中国处于晚期帝制时代。帝制的晚期就是现代的前期。照这种理论,阳明心学是不是已经预示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即将到来?在他一生所留下的精神遗产中是否存在着适用于后帝制时期的成分?再例如,王阳明之出现于绍兴余姚,和地域的文化传承、社会结构、经济贸易状况有无一定的因果关系?又例如,五百年间阳明心学在海峡两岸,在曾得其润溉的日本和朝鲜半岛都曾经历过起伏兴衰,个中的原因为何?我们从中可以得到些什么启示?像这类问题,还有有待我们深究的空间。

以人民为中心,意思无需再次多说,我只想强调,在向社会传播阳明心学时,照本宣科固然可能不可完全避免,但要紧的是,我们要了解三百六十行职业中,千百万种岗位上的人们,在其奋斗的酸甜苦辣中,随时随地变化着的心态,包括木然、困惑和波动。阳明学最宝贵的一点是具有极大的实用特征。新时代的中国人民,在工作、生活中在在体现着知行合一、致良知的灿烂光彩,这对就着而传播弘扬阳明心学的人来说,既是活生生的资粮,也是净化我们自身、深化阳明学研究的助力。

新时代要有新气象、新作为。在传承弘扬阳明心学的领域我所期盼的事情中,自以为最急迫、最重要的有两点。一是如何在不断深化研究的同时,润物细无声地把王阳明这位近代文化伟人的思想、事迹渗入亿万大众心中。这当然就需要食古而化之,当然也就需要实现话语转换,并在转换中创新。二是如何在祖国各地、多个机构和团体越来越重视阳明心学的形势下,能够涌现一个,乃至两个、三个以展示、传承、弘扬阳明心学为宗旨的基地或中心。临近此次论坛开幕,欣闻绍兴市领导和人民拟将绍兴建成阳明心学高峰论坛的永久会址,并有建设中华心学圣地等一系列举措,我忭喜无既,深觉这乃是浙人之荣、绍兴之幸,当然乐襄其事,乐见其成!

再次向绍兴市领导、全体与会朋友致歉,并感谢大家耐心听完这篇似乎有些冗长的小文。

2018611 书于榻侧